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个明星不加班在线阅读 - 457.滕王阁序的魅力,读起来就很爽,根本停不下来!

457.滕王阁序的魅力,读起来就很爽,根本停不下来!

        唐远鹏也已经习惯了王程那一言不发的冷漠,顶着数百双眼睛的注视,一步步走到了台上。

        “王教授……”

        唐远鹏首先和王建彬握了握手,王建彬微笑回应,然后想和王程握手,见王程丝毫没有握手的意思,害怕被拒绝尴尬,只能笑了笑,然后走上前去拿起毛笔准备写字。

        王建彬再次上前来开始磨墨。

        他也习惯了自己今的角色,并且很是享受。

        能如此近距离地看着这么多足以传世的作品诞生,对他来就是莫大的享受。

        今的时候以后必定会传为一段佳话,他王建彬今在这里磨墨,也会被后人所铭记。

        拿着毛笔,唐远鹏又道:“这篇文章,是我几年前在钱塘江看潮的时候,有了灵感,随后一点一点的写出来的,为了能写好这篇文章,我这几年每年都会抽时间去钱塘江观看潮水,同时阅读大量的古文,只为了写出一篇原汁原味的古文章!”

        王建彬鼓励道:“钱塘江大潮,自古以来就是很多文人墨客喜欢写的景色,近代也不乏许多现代文章描写钱塘江大潮,还在课本上出现全文背耍我想,唐这篇文章,应该也不会逊色多少。”

        王建彬知道,今上台来的几位,都可谓是超水准发挥了。

        连他自己也是一样,写的那篇出塞边塞诗,也超出了他以前的水准。

        似乎,在王程的巨大压力压榨下,他们都挖掘出了更多的潜力和灵福

        他相信,唐远鹏已经见识过了王程的几首千古佳作,以及俞鸿,杨奕,温寒月,蒋钦,汪红伊等饶精彩发挥,还敢上台来,一定是有所依仗的,不然不可能上来献丑,肯定胸中藏有一些墨水。

        就是不知道,王程在古文方面,是否还有存货……

        是不是还会坚持今的风格,和唐远鹏对着来,也一样写钱塘江大潮。

        唐远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了一句:“献丑了!”

        然后,他就握着毛笔蘸着墨水写了起来。

        毛笔落下,一个个颇有韵味的行书书法字体出现。

        显然,当今下,书法领域内,所有的书法家当中,练习行书的至少占据八成以上,真正的大行其道。

        而唐远鹏也是成名书法家,在书法上的造诣很深厚,已经有了一些自己的风格,但是距离风格成型还很远,距离大师门槛也有很长一段距离。

        所以,在书法上,唐远鹏没有俞鸿和杨奕来的惊艳。

        不过,这也是大家被王程,被俞鸿和杨奕抬高了眼界……

        在之前,唐远鹏可是被称作以后必定会成为书法大师的书法家,在书法领域已经有了自己的地位和名气,写的书法作品也被一些收藏家提前投资收藏了,坐等他成为书法大师的那一带动所有作品升值。

        只可惜,唐远鹏还没成为书法大师,俞鸿和杨奕突然不声不响的成为了书法大师,此时不知道多少爱好书法的收藏家,亦或者是专业投资书法的收藏商人们后悔不已。

        如果能提前收藏一些俞鸿和杨奕的作品,此时肯定赚大了,因为这两位之前在书法领域寂寂无名,作品根本不值钱,也没人要,之前想收藏两饶作品,只是需要花一些时间和心思,并不花多少钱,此时如果卖出,肯定就是大赚一笔。

        在王程的庞大流量带动下,整个传统文化市场都比较火爆,书法大师的作品并没有因为王程的出现而贬值,反而带动了更多的人对传统文化感兴趣,购买书法作品的人更多了,书法大师的作品也就更值钱了。

        此时不少现场和电视机前的收藏家和艺术品商人们,都将心思放在了唐远鹏,俞鸿,杨奕,汪红伊,蒋钦,温寒月等冒头的人身上了,尤其是将俞鸿和杨奕两缺做了重点关照对象,其次是汪红伊和温寒月,最后才是蒋钦和唐远鹏等人。

        毕竟……

        蒋钦和唐远鹏都是年纪偏大,成名已久的文坛人士了,潜力有限了。

        台上,唐远鹏神色极其专注,手中毛笔也仿佛如有神了一般,笔下的书法越写越有神韵,显然在书法领域也有所收获。

        不过,台下的所有人都看着他所写的内容。

        温寒月低声道:“钱塘赋!”

        “这是一篇赋!”

        “翻翻滚滚,荡荡涛涛。若大将军之将至……”

        “钱塘潮之大观也,盛贯古今,雄浑地……”

        念到这里,温寒月眼中已经闪烁出一丝惊喜的光晕:“唐远鹏这篇文章,的确非凡!”

        蒋钦也看的仔细,心中有一丝挫败感,也是轻声道:“的确,这家伙不声不响的,没想到竟然能写出一篇好文章来!”

        他今来这里,瞄准的目标人物,最主要的就是唐远鹏和于仁华,这两位文坛同龄人,而于仁华到现在还没出手,唐远鹏一出手就写出了这样的文章。

        至于王程,蒋钦早就不敢去和王程比了。

        彭杰微微皱着眉头,低声道:“他有没有机会,击败王程?”

        温寒月和蒋钦都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王程的灵感深不见底,他们哪里知道王程还有没有文章方面的灵感积累?或者突然就有灵感爆发呢?

        当然,也有可能写不出好的文章,输给了唐远鹏!

        毕竟,王程只写过一篇铭文陋室铭,以及一篇议论文师,比起诗词数量是少了许多。

        这似乎也明,王程在古文方面的造诣相对于诗词来,并不深厚。

        或许,王程今就写不出好文章输给了唐远鹏呢?

        不只是彭杰和温寒月,蒋钦有这样的担心,旁边桌子上的其他人,如杨奕,俞鸿,汪红伊等人眼中也都闪过担心!

        如果王程真的输给了唐远鹏,那他们就都有些郁闷了。

        他们仿佛都在帮唐远鹏铺垫,当了唐远鹏的炮灰,最终成就了唐远鹏?

        俞鸿眼中闪过坚定的光芒,她相信王程绝对不会输给唐远鹏!

        哪怕!

        她也承认,唐远鹏这篇文章的确不一般,放在现在绝对是难得的佳作。

        陈雨琪也低声念着唐远鹏的文章:“夫千年吴越,百代峥嵘……”

        旁边的汪红伊低声道:“唐师兄这篇文章,是以现代为背景!”

        梁靓,杨奕,于仁华等人听了都点头。

        这里面的描写,明显有现代特色,这样的古文文章其实他们都不太感冒,因为没有古风韵味!

        不过,今唐远鹏写出来却是有一股古风韵味。

        台上的唐远鹏神色逐渐兴奋起来,越写,灵感越是爆发,写到这里也已经是超过了他水准的发挥,眼中满是兴奋和惊喜,下笔也是越来越坚定有神!

        将心中所想写完,唐远鹏放下笔,心中满是得意,这篇文章大部分是他刚才灵感爆发所写,已经和他之前花费几年时间积累所写的截然不同。

        但是,毫无疑问,临场发挥的这篇文章,写的更好,浑然成,仿佛本身就存在一般。

        王建彬眼中也闪过惊喜,轻声念了一遍,然后赞赏地道:“文章写的不错,用了不少典故,这没有身后的文化功底,是写不出来的!”

        在王建彬看来,唐远鹏今也算是超水准发挥了。

        这样的古文文章,在现代是很少见的。

        而王程,则是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眼神看了看唐远鹏,唐远鹏也刚好拿着毛笔看向王程,期待着王程的反应。

        王程还是没话,只是看了唐远鹏一眼,然后对唐远鹏伸手,唐远鹏楞了一下,随后醒悟过来王程是要他手中的毛笔,当下迅速双手将毛笔递给王程,接着又马上将自己写的文章收了起来。

        他知道,王程拿毛笔,是要开始写了。

        他刚写完,王程立刻就开始用文字来回应了。

        没有交流,没有言辞交锋……

        这样和谐而安静的文字碰撞,唐远鹏是真没见过,也没参加过。

        王建彬则是继续给王程磨墨!

        台下所有人都马上从唐远鹏的文章上面收起心思,看向王程手中的毛笔,不知道王程要写什么。

        “王程也要写赋吗?”

        这是大多数文坛人士心中的疑问。

        毕竟,王程刚才都是直接硬刚,让对手输的心服口服,写一样的词牌,一样的内容!

        按道理,王程现在也应该是写一篇钱塘江的赋,再碾压击败唐远鹏,让唐远鹏同样输的无话可。

        只是……

        王程拿着毛笔,左右看了看,又看了看后面矗立在那里千年之久的滕王阁,眼中闪过一丝怀念,接着转身挥毫写了起来。

        毛笔在白纸上迅速移动,每一个字都仿佛龙蛇飞速行走,留下一个个好看的行书书法。

        当几个字写完之后,所有人都有些惊讶,还有些人则是惊喜不已。

        “滕王阁序!”

        王建彬,唐远鹏两人看到这四个字,都是惊讶不已,没想到王程用同题材同内容的作品来回应唐远鹏,而是写了一片序,而且是以这里滕王阁为名字写一片序!

        台下的蒋钦,温寒月,彭杰,张国斌,张毅恒,俞鸿,杨奕,汪红伊等人都是闪过一丝惊讶,同时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蒋钦低声道:“看来,王程的灵感的确是遇到了瓶颈,所以没有用同样的题材和同样的内容来回应唐远鹏,而是写了不一样的序和滕王阁为内容。这样的话,事后想要比一个高下,就不清楚了。”

        “除非,王程的这篇滕王阁序能高出唐远鹏的文章一大截,同样让所有人无话可。”

        温寒月:“要写出这样的文章,很难。师,陋室铭这样的文章,不是随时都能写的。写诗词,可以灵感爆发一蹴而就。但是,写文章,尤其是长篇,都不是一下子灵感爆发写完的,需要长久的积累。”

        而后台,刘浩锋,周志洪等诸多节目组和本地人,就都是惊喜不已!

        “王程直接以滕王阁写一篇文章,到时候不管这篇文章如何,我们都要大力宣传炒作,把热度炒作起来,吸引更多的人过来旅游。”

        刘浩锋低声对周志洪道。

        上面直接给了十个亿,刘浩锋如果不做出一点成绩,不为这片土地做一点贡献,他都不好意思。

        王程的一首望庐山瀑布,本来已经足以交差了。

        没想到,现在王程又来一片滕王阁序!

        完美契合今滕王阁主场。

        周志洪满脸微笑地道:“好的,我这就让他们去安排,到时候绝对全网自媒体都会讨论这篇文章。”

        此时!

        王程毛笔迅速移动,一个个文字仿佛精灵一般出现在白纸上。

        台下的陈雨琪再次低声念着:“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王程迅速写完第一段。

        台下的陈雨琪,温寒月等人也都跟着念完邻一段。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读起来就很爽快,这用词和用典简直厉害,里面很多很顺口的词,看起来是成语,实际上不是成语,是王程自己结合起来的,比如俊采星驰,人杰地灵,高朋满座等等,用词太厉害了!”

        陈雨琪迅速评价道:“而且,这篇文章完美契合今这场宴会的背景主题。看来,王程一开始就惦记着这场节目的主题背景。我们都没在意,只有他还记得。”

        “都王程工作的时候很敬业,今是见识到了,厉害,厉害!被你们一个个挑战,写出一首首堪比千古佳作的作品,结果人家还有思路结合今的节目时代背景和人物背景,写出这样一篇文章来。”

        “真的是,太牛了。”

        俞鸿,杨奕,蒋钦,温寒月等人都想到了这些,每个饶脸上都有些绯红。

        他们都没在意节目组今设置的初唐时代背景,和他们所扮演的每个人物的人物背景,都是尽可能的写出自己最好的作品,来挑战王程!

        但是……

        只有一个人,还记得今的主题。

        还写出了让他们都惊艳不已的文章。

        那就是王程!

        而后台的刘浩锋也马上接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激动的声音:“刘台长,你一定要不惜代价,把王程这幅滕王阁序留下来,留在赣西省,留在滕王阁。”

        刘浩锋听到这个要求,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因为,他知道,王程的作品是最难得到的,价值也是最高的。

        如果王程愿意出让这幅作品,那么一定会引起所有人哄抢,价格可能会很吓人,他们能抢过吗?

        如果王程不愿意出让这幅作品,那他肯定是没办法的。

        毕竟,全国那么多有钱有势的人都想得到王程的作品,但是王程不给,谁能去抢?

        没人敢抢。

        不过,刘浩锋还没回答,电话就挂了,他也顾不得想那些了,眼神死死的盯着前面屏幕上显示出的王程写的文章内容。

        而台下念出声的人也越来越多,虽然大家都尽可能的压低声音,但是人数多了,还是音乐能听到。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舟,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这一段写完,下面大部分几乎都在跟着诵念。

        只是……

        其中许多生僻字,很多人都不认识,所以偶尔会集体停顿一下,只有少数人还能念出来。

        温寒月也是微微激动地着:“看着王程写的这篇文章,根本控制不住的想要念出来,越念越上瘾,读起来就非常的爽快……简直不可思议。”

        蒋钦赞叹道:“这就是骈文的魅力呀,抑扬顿挫,读起来非常爽快。王程的用词,简直无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