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界仙族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沉淀,低调

第七章 沉淀,低调

        午日当空。

        黄枫山杨家练武场上,轰鸣声四作,赤红的火球术与白色火焰纷飞。

        轰!

        伴随着又一道火球术被蛮牛用盾牌挡下,杨玄从空中飞落而下,出声道:

        “今天就到这里吧!”

        闻言,蛮牛愤愤不平的收回盾牌,“玄少爷,不带你这样的,我才刚动真格呢!”

        看着脸上被熏得漆黑,浑身显得有些狼狈的蛮牛,杨玄笑了笑。

        蛮牛的确很强,但武者与修士之前的优势区别实在太大了。

        俩人战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除了刚开始时杨玄显得有些狼狈,随着时间推移,对法术的运用越来越熟练,俩人之间的胜负天平便越来越偏向杨玄。

        到后面,无论蛮牛怎么攻击,始终打不到杨玄,反而杨玄的攻击全落在了他身上。

        虽然他有铁浮盾防御,但马有失前蹄,无论他如何防,最终还是让杨玄找到了破绽,轰了几个火球术在他身上。

        一直挨打,本来想等杨玄法力耗尽后反打一波,结果杨玄快没法力后直接来了一句不打了,这让一直挨打的蛮牛如何能开心。

        “蛮牛,你别不服气,你以为玄少爷就这点手段吗?

        你可别忘了,玄少爷可是还有两件法器的,特别是火云剑,那可是纹刻了十一道法禁的中品法器。

        若是玄少使用这件法器,你的铁浮盾根本防不住!”

        这时,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名壮汉,壮汉似乎看出蛮牛不服气,于是开口说道。

        壮汉的话让蛮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事实也的确如此。

        别看杨玄似乎跟蛮牛打得不相上下的样子,但那完全是因为他是真的抱着实战的想法来战斗的。

        如果想胜,对杨玄来说,真的很简单。

        武者为何只能屈尊于修士之下?

        除了武者的修炼之法几乎都掌握在修士手中外,最重要的原因其实还是修士的战斗力比武者强。

        更不要说杨玄除了战斗经验有所不足外,其手中的法器在同级中可丝毫不差。

        中品法器,在整个杨家,除了他父亲杨怀云与大哥杨厉各有一件外,只有他有。

        ……

        从练武场离开,杨玄正准备回去,刚走几步,便被那壮汉叫住。

        “玄少爷,老爷让我请您过去,他有事跟您商议!”

        “可知是何事?”

        杨玄问道。

        “属下不知!”壮汉王统领道。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杨玄心中对杨怀云让自己过去的目的有所猜测。

        王统领并没有跟着杨玄,在告诉杨怀云找他以后,王统领便主动离开了。

        杨玄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这才向杨怀云所在的书房走去。

        王统领并没有告诉杨玄杨怀云在哪!但以原身的记忆来看,杨怀云多半在他书房里。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杨玄刚到书房,便看到杨怀云正坐在书房里的书桌前,手中正拿着一本书籍在观看。

        “父亲!”杨玄行了一礼。

        “你把杨乾放了?”

        杨怀云放下书籍,问道。

        随后,不等杨玄回答,他便略显欣慰的说道:“不错,你比以前懂事多了,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了!

        只是,你不该敲诈你二娘这么多灵石!”

        闻言,杨玄有些尴尬,敲诈敲到自家嫡母头上,的确不怎么好!

        果然,这杨府就没什么事能瞒过杨怀云,杨乾去抢他筑基丹没瞒过,他敲诈二娘一笔灵石也没瞒过。

        或许是见杨玄久久不语,误以为被自己吓到了,杨怀云安慰道:

        “不用担心,那笔灵石是她自己愿意给的,就算你手段不怎么光明,但能从她手中拿到灵石,那也是你的本事。

        只不过,窝里斗从来都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你不该在答应放杨乾的情况下还出手在他体内留下手段。

        若不是我及时发现,你留在他体内那道法力,恐怕会让他变成一个废人。”

        兄弟阋墙,这绝对是一个父亲不愿意看到的。

        别看杨怀云在发现杨乾抢夺杨玄筑基丹导致他提前突破的时候怒气冲天,还说出杨玄要是有事,他就亲手送杨乾下地狱的话。

        但那多是气话,怎么说也是他儿子,让他亲手杀了他,他肯定会舍不得。

        被杨怀云发现自己在地牢的时候给杨乾下了暗手,杨玄并不奇怪。

        一道打入其体内的法力而已,并不是什么特别隐秘的暗手,只要同是筑基期的修士一探查,基本就能发现,并驱除。

        顿了一下,杨玄迟疑道:“可是父亲,您从小教育我们,对敌人,一定不能手下留情!

        您也知道,杨乾与我几乎已经势不两立,我现在不下狠手,下次就该我倒霉了!

        而且,恕我直言,似杨乾这般品行差,且蠢得无可救药的家伙,留着也是祸害!”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虽然仇恨是原身的,但既然继承了他的身体,自然也就继承了他的仇恨。

        所以,杨玄才在答应放了杨乾的同时,却在地牢里在他体内留下一道法力,目的就是让这个祸害不足为虑。

        而显然,自己的计划失败了,杨怀云并不喜欢自己的做法。

        或许是被杨玄的话刺激到了,杨怀云死死地盯着杨玄,半响才冷声道:

        “你的想法太偏激了,你现在已经是一名筑基修士,而杨乾只是练气修士,十年内,他都不可能获得筑基丹筑基,而十年后,等他筑基,你难道还原地踏步?他对你根本没有丝毫威胁!

        在世族的眼里,从来没有对错,只有利弊。我能感受到你的聪慧,但你要记住,人很容易被自己的聪明所蒙蔽,你现在要做的是沉淀与低调。

        好了,你下去吧!去藏书阁看看里面的道典佛经,好好磨磨你的性子!”

        杨怀云一挥手,转身面向墙上的书画,表明不想见到杨玄。

        沉默了一下,杨玄有些哭笑不得的告辞离开。

        天地良心,他只是留一道法力在杨乾体内给他一个教训啊!

        又没有真想杀了他。

        现在,在杨怀云眼里,好像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噬杀,且没有感情的邪恶之辈了一样。

        连沉淀与低调这种词都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