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执剑长安在线阅读 - 志在千里 第三百六十九章 陆无忌

志在千里 第三百六十九章 陆无忌

        陆无忌的朋友本就在新郑横行惯了,此时又有清掌事撑腰,众人言语表情更加嚣张放肆起来。

        “姑娘,咱家公子在咱新郑可是响当当的人物,能被他看上……可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哈哈哈——”

        “是啊!咱们陆公子英俊潇洒、身世显赫,莫说新郑,就是放眼中原也没几个能比的啊!”

        “那可不是,更要紧的是陆公子知道疼人,我要是个女人啊恨不得把自己全都送给陆公子……”

        “像你这样的娇艳的小娘子咱陆公子最是疼惜了,不光是平时将你当宝贝,在床上更是能——”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声响起,那人话还未说完,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双眼直冒星星。待众人回过神后,发现那人已被扇在地上连滚数圈。

        芸月阁之所以能如此长盛不衰,其中有个很大的原因便是没人敢在此处闹事,叶长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不单单是将这嘴贱的公子给扇懵了,还把包括清掌事在内的所有人都扇懵了。

        清掌事震惊地看着陆公子的同伴,她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敢在芸月阁出手。她目若寒霜地看着叶长衫,厉声呵斥道——

        “放肆!竟敢在芸月阁打人!将他拿下!”

        两名女修行者上前试图给叶长衫一点颜色,可就在她二人的手掌搭在叶长衫的肩膀上时,忽然一股霸道至极的天地之息从肩上传来,二人像是受到什么巨大的冲力一般,瞬间被震得连连后退,直到重重地靠在柱子上才止住后退之势。

        “天…天玑?你是谁!?”其中一人惊恐地问道。

        韩巳?姜长鸣?姬阳与?听到‘天玑’二字,众人再次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尤其是清关是与陆公子。他们日常听到的对话中总会提及这些强者,是以他们对这些更加敏感。

        “这便是你芸月阁的待客之道?”叶长衫不屑地说道。

        清掌事总算知道为何这二人如此有底气,她也是个识时务的人精,见叶长衫身份不凡,便走上前去微微一福,低声说道:“方才是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敢问这位公子是……”

        “我是谁?”

        叶长衫沉思了片刻,随后说出有生以来最嚣张的一句话——

        “这个问题你可以问问文和公子,若她不记得我了,你还可以问问阁主。”

        清掌事一惊,心想叶长衫不但认识文和公子,还与阁主打过交道?看来方才自己真是狗眼看人了。在对叶长衫与姜牙牙二人有了全新的认知后,清掌事对着身后高声喊道:“来人!将两位贵客带入雅间好生伺候!”

        “是!”

        清掌事换上一副真诚无比的笑脸,对着叶长衫说道:“公子里边请——”

        “哼!”见这女人变脸更翻书似的,姜牙牙不禁露出不屑的声音。

        清掌事也不急不羞,反而娇声说道:“妹妹快里面请,方才是姐姐怠慢了,待会儿姐姐亲自向妹妹敬酒赔罪。”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见清掌事态度如此大的转变,姜牙牙也不计较过多,跟着叶长衫的步子就走了进去。

        待叶长衫与姜牙牙离开后,清掌事对着陆公子说道:“陆公子,您也请吧。”

        陆公子丢了这么大个面子自然很不痛快,但连清掌事都没有为难二人,他自己也不可能多说什么。他一甩袖袍,重重地哼了一声,也向里面走去。

        陆公子刚刚坐下,便听见大堂内传来另一名掌事的声音——

        “各位贵宾,今日是芸月阁的鉴宝日,本月我芸月阁收罗数样珍品,希望入得了各位的法眼——”

        原来,芸月阁每月固定在月中将获得的奇珍异宝拿出拍卖,这也是为何今日芸月阁显得格外热闹的原因之一。

        陆公子冷冷一笑,说道:“将窗户打开,今儿本公子倒要看看阁中有什么宝贝。”

        很显然,他受的这一肚子气要从拍卖场找回来。那男子虽说修为不低,可穿着却朴素至极,看上去就是个穷小子,自己有的是钱,自然要将场子找回来。

        芸月阁的雅间是环绕着大堂的,为的就是让雅间的客人能一推开窗户就能看清大堂的一切,不管是里面的歌舞表演还是鉴宝日的拍卖。

        侍女将陆公子雅间的窗户推开,整个大厅尽收眼底。

        陆公子一抬头,整个人微微一怔——好巧不巧,自己对面坐着的正是叶长衫与姜牙牙。看着姜牙牙探头探脑的好奇模样,陆公子又是一笑,心道待会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花花世界、什么叫做挥金如土!

        姜牙牙与叶长衫这边……

        芸月阁收罗天下珍宝一事姜牙牙早有耳闻,虽说平日里家中的稀奇珍品也不少,但像这样把珍宝拿出来当众拍卖她还真没经历过,是以感到十分新鲜。

        起初,那位掌事不过是拿出一些比较稀奇的小玩意儿出来展示与拍卖,比如什么东洋的宝刀、西域的翡翠饰品,拍卖的价格倒也不高,竞拍的也不过是一些小富商以及二世祖。芸月阁深谙经营之道,它如此做的目的不过是热热场、活跃活跃气氛。而像陆公子这样的真正腰缠万贯的主儿,也就是看个热闹罢了,因为他们知道真正的绝世珍品都在后头——而且他今日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到这里,就是听说芸月阁本次不知从哪搞到了三件绝世珍品,他是想从三件中拍得一件献给太子以讨太子殿下欢心。至于是什么宝物他暂时不得而知,不过从今日前来阁中的达官显贵的数量来看,显然这三件绝世珍品引起的轰动不小,因为有些面生的富贵之人也出现在此处,想必这些是中原其他国家慕名而来的有钱的主儿。

        “各位老爷可擦亮眼睛了,接下来要展示的这件宝物名为‘凤羽霓裳’,乃是云滇之主七十二洞洞主的震洞之宝,此裳乃是用最上等蜀锦编成的织绵为底,缝入三江大林中百种稀世鸟类的毛羽,并用不朽之粉养护,传承百年仍有缝制之处的惊世品貌。给位请看——”

        话音刚落,四名男子从屏风后面抬出一张极为耀眼的衣裳。此裳色彩斑斓、美不可言,阁中辉煌的灯火将衣裳上的每一根羽毛都映衬得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这些羽毛就会变成鸟儿飞出。

        一时间,阁中发出阵阵惊呼,所有人都被这件华丽的衣裳给惊艳到,就连陆公子也不例外。陆公子有意无意地抬眼看向对面,只见那名样貌极美的少女此时也瞪着漂亮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这件凤羽霓裳,很显然她也被这件难得一见的宝贝给吸引。至于于她同行的男子,此时正一脸平静的跪坐在席上,很显然对于这等宝物他没有任何想法。

        “凤羽霓裳乃是芸月阁花了极大的代价才得到,故起拍价为白银万两,且每位竞拍的老爷加价不得少于前两!”

        “嚯——”

        阁中不约而同地爆出一阵惊呼,白银万两!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就算对这些腰缠万贯的富商巨骨来说也绝非小事。面对这个价格,有一大半纨绔很自觉地选择了退出,这等宝物绝非他们可以拥有,若真是拍得,只怕回家会被老爹打断腿吧。

        不过芸月阁到底是卧虎藏龙之地,况且今日云集中原各路贵人,那些纨绔子弟要不起,他们可不会。

        “一万一千两!”

        “一万两千两!”

        “一万三千两!”

        “两万两——”

        ……

        一时间,喊价之声此起彼伏,有的人千两千两的加,有些则试图徒然增高竞价以吓退竞争者。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这件凤羽霓裳的价格便来到了六万两之高。

        “六万五千两!”

        竞价之声渐渐稀疏起来,在一名财大气粗的贵人喊出‘六万五千两’之后,整层楼陷入了安静。六万五千两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就算这件衣裳再华丽、再稀有,它也不过是件衣裳罢了,这要再竞下去就有些没谱。

        见众人不再加价,掌事微微一笑,说道:“请问还有哪位老爷愿意加价?”

        阁中依然一片安静,除了一些窃窃私语传来,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见众人不再加价,陆公子轻蔑地笑了笑,这件凤羽霓裳一出来他便下定决心要将它收入囊中,之前他没有开口只是因为不到最后不值得他开金口。此时见只剩下一个对手后,他便不急不慢地喊道——

        “六万六千两!”

        “哗——”

        原本安静的楼阁再次传来一阵惊呼,原本以为这件凤羽霓裳已经‘名衣有主’,不想最后时刻竟然还杀出个有钱的主。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雅间的珠帘后,陆公子正悠然自得地摇着扇子,显然他十分享受这种众人惊讶、羡慕的目光。

        “六万七千两!”

        显然,那位撑到最后的富豪不愿就此放弃,他咬咬牙继续向上加价。

        陆公子似乎对这种情况也有所准备,他轻描淡写地喊道:“六万八千两!”

        “六万九千两!”

        “七万两!”

        整层楼彻底安静下来,一件衣裳七万两,这要说出去只怕没谁相信,就算宫里的太后、娘娘身上的衣服也不会如此昂贵。

        陆公子得意地看着那位与自己竞价的富豪,只见那位富豪恨恨地咬了咬牙,最终在心腹的劝说下最终选择了放弃。

        “七万两!敢问还有哪位老爷想加价的?”掌事强忍住内心的喜悦,尽力控制住激动的情绪。见楼阁内一片安静,掌事再次喊道:“七万两!还有没有哪位老爷想加价?”

        楼阁内依然一片安静,所有人都认为这凤羽霓裳已花落陆公子家,他们不过是在等待这笔买卖成交的那一刻。

        “好!七万两!恭喜陆……”

        “八万两——”

        就在掌事准备宣布这件凤羽霓裳由陆公子所得时,忽然一声脆生生的少女声音从雅间传来。

        八万两!?这是开玩笑吧?楼阁内的众人彻底坐不住了,纷纷露出惊愕的表情,他们都在寻找到底是哪家大小姐竟如此豪气,不但在七万两的基础上加了价,还一加就是一万两!

        陆公子的脸色难看至极,这一喊价无疑是给了他一巴掌,可当他抬头看清那竞价者的容颜后,他原本难看的脸色更加难看——这位喊八万的不是别人,真是方才自己出言轻薄的美丽少女。更气人的是少女悠闲地端着茶盏细细品尝,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仿佛压根不在与自己竞价,而是戏弄自己一般。

        ‘砰——’

        陆公子气急之下拍了拍桌子,俗话说‘佛争一炉香,人争一口气’,自己方才已经落了这么大个面子,这要再被她强压一头,今后传出去他陆公子还怎么混?

        “八万一千两!”

        陆公子咬着牙喊道,可他话音刚落,对面雅间又传来一声——

        “九万两。”

        “你!”

        陆公子气得差点吐出一口鲜血,此时跟在他身边同伴也觉得这太疯狂了,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陆公子要保持冷静。可陆公子何时受过此等憋屈?被拂了面子本就一肚子气,更何况还是个女子。陆公子顿时气血上涌,头脑一热,高声喊道——

        “十万两!”

        “哗——”

        全场哗然,就连主持的掌事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十万两!这可真是天价中的天价,这买卖要成了,阁主准会赏赐自己一笔。

        “十万两!还有人么?”

        “十万两!”

        “十万两最后一次!恭喜陆公子!”

        在掌事激动而颤抖的宣告声中,这件凤羽霓裳终于落入陆公子之手。

        ‘叮——’

        少女将茶盏轻轻盖上,随后对着对面雅间内的陆公子竖了个大拇指,嘲讽之意十足。

        见少女脸上没有丝毫竞价失败的恼怒,反而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陆公子气得脸色铁青——区区三句话就让自己多出三万两白银!这……这找谁说理去!最要命的是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戏耍了,这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可这里是芸月阁,就算再借自己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赖账,这十万两的衣服只能自己乖乖带回家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