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每月能刷新金手指在线阅读 - 第739章 闷声发大财

第739章 闷声发大财

        “有人。”

        这话,不仅是周清在说,远处也有人吐出了这两字。

        周清和敖玄薇还没有上山去寻找渡真殿呢,就看见另外一个方向走过来了四个人。

        对方自然也看见了他们。

        这还是除那两只狐妖外,两人第一次遇见其他的修行者。

        “两个地境,两个尊者。”周清打量了四人一息,传音说道:

        “地境具体是什么境界看不出来,那两個尊者,都是三次炼变,都是人族。”

        “看样子,他们也要去这座山?”

        周清想了想,说道:“不管他们,我们先上山。”

        天墟就在这里,里面的各个区域也都是无主的,没有什么我来了你就不许来的说法。

        遇见其他人,那大家各自探索就是了,最好是井水不犯河水。

        路遇的修行者不起什么心思,周清也就当他们不存在。

        可如果谁主动先动歪脑筋,那就不要怪他们不客气了。

        在远处,那四人看着周清他们上山,其中两个尊者,是一男一女,看起来都是年轻人的模样。

        那男青年说道:“师父,那两个人是龙族,境界好像不是很高。”

        女尊者在旁说道:“他们也要去山上,也是听说了那个消息吗?”

        “不过两个尊者就敢来这里,这也太大胆了。”

        虽然此处没有万道殿的位置深,但也已经算脱离外围了,很危险。

        这一行人中的两个地境高手,都是老者模样,只是一个老者满头黑发,另外一个则是须发皆白。

        白发老者说道:

        “不用理会他们,两个尊者能到这里,恐怕有些手段,但我们最主要的对手不是他们。”

        “先上山,不能让其他人抢了先。”

        四人就近上山,和周清他们不是同一个方向。

        “卡嚓!”

        一缕法力从周清指尖涌出,落在附近的一棵枯木上,它瞬间就断裂了。

        “还挺结实。”

        周清有些惊讶,他什么实力,只是一缕法力的威力都不可小觑。

        而这样的一根枯木竟没有炸开,只是断裂,仅看这结实的程度,就不下于一些宝物了。

        只不过再结实,这种枯木也没有办法利用就是了。

        敖玄薇仰望高处,问道:“渡真殿的保存情况怎么样?”

        周清摇头,“很差,观中记载的渡真殿,九成的区域都已经坍塌了,比万道殿还不如。”

        “包括各种阵法禁制,也残破得厉害。”

        “而在渡真殿以及这座山峰上,除了阵法禁制以外,还有其他危险。”

        天墟内的很多地方,灾祸都是有地域性的。

        比如这里显化骨祸的时候,那么其他的血祸、尸祸等灾祸,一般就不会出现。

        天命宗的残存阵法禁制也是如此,法禁相对完整强悍的区域,其他灾祸也甚少现身。

        因为那些法禁对骨祸之类的灾祸来说,也是麻烦。

        那是天命宗遗留的法禁,虽然在漫长岁月的流逝下,被天墟力量感染,发生了一定的异变,但天命宗的印记终究是存在的,周清能用令牌打开万道殿,就是证明。

        令牌和法禁,哪怕时隔漫长岁月也仍然是天命宗的一份子。

        这尊霸主毁灭了,但它的痕迹永远存在。

        其他灾祸如果闯进去,照样会触发法禁的力量,然后被绞杀。

        只要是天命宗法禁依然强盛的区域,那么正常情况都不用担心会遇到其他灾祸。

        但渡真殿这里,法禁太残破了,其他灾祸也横行。

        “这里存在着一种非常特殊的阴灵。”周清把自己事先知道的一些告诉敖玄薇。

        “这些阴灵,看起来和外界的修行者一模一样,你只是看它们,都不会发现任何异常。”

        “它们只要和你在一起待一个时辰的时间,就会变成你的样子,然后杀死你,吞噬你的魂魄,又以你的模样在这座山上游荡。”

        “这也是为什么它们和修行者看起来没有区别的原因,因为它们的模样,的确是来自于正常生灵。”

        敖玄薇有些惊讶,“这种阴灵,难道有灵智?”

        “阴灵本身应该是没有灵智的,但被它们吞噬的魂魄却能帮助它们伪装。”周清说道:

        “观中的前辈来到这里时,研究过这种阴灵,它们的很多行为,包括语言这些方面的伪装,其实都是那些被吞噬的魂魄在负责。”

        “那些被吞噬的魂魄,与阴灵达成了一种奇异的共生状态,他们的灵性已经死了,可魂魄却还保留了下来,成为了阴灵的伪装。”

        这就像是凡间的传说中的画皮一样。

        修行者的魂魄,对这里的阴灵来说就是那张皮。

        阴灵没有智慧,但那张皮却能以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方法说话做事,以至于让阴灵好像也变得和真人一样了。

        “真是防不胜防的一种灾祸,有辨别阴灵的方法吗?”

        “在这里遇见陌生人,不要接近他,如果他执意要接近你,非要和伱待在一起,那么是阴灵灾祸的可能性很大。”

        周清说道:“阴灵必须和人待满一个时辰才能变化为他的样子,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理,但它肯定会执着的和你在一起。”

        “还有就是从一些细节方面分辨了,比如服饰、言行举止这些方面。”

        “阴灵终究不是真人,它全凭死者的魂魄在伪装,可那具魂魄终究死了,不可能天衣无缝。”

        “不过这次有我在,所以不用担心这种阴灵接近我们的问题,我应该能看穿他们。”

        金手指可不是假的。

        像刚才那四个人,周清已经看过了,无疑是真人。

        说话间,他们一直在前行。

        “那块令牌上,除了刻着万道二字外,还有一幅水池的图案,这是否有什么特指?”

        敖玄薇说道:“水池图案,会和万道令的上字,上上字是一个作用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知道的渡真殿情报里,并没有水池这样很显眼的地方。”

        周清对此也有些苦恼,“只能等我们到了渡真殿后再找找看了。”

        渡真殿,在这座山峰的最顶端,他们一直往上走就好。

        三五百米的高度,如果是在外面,那真是瞬息便至,奈何这里是天墟,只能慢慢走。

        一会儿后,又有人影出现在周清他们左侧,是一个人。

        “阴灵?”

        周清眼睛微眯,光芒划过。

        “不是,是修行者。”

        那人也远远的看着他们,最后选择转身离开。

        如果是阴灵,那早就凑过来了。

        见那人走了,周清他们也继续上路,但没过多久两人又再一次遇到了人。

        这次还是真人。

        敖玄薇疑惑的问道:“这里出现的人,是不是有些多了?”

        前前后后,他们已经遇见三拨人马了。

        周清想到了什么,有些意外,“该不会是渡真殿又异动了吧?”

        “什么意思?”

        “观中的情报记载,渡真殿保留下来的那一小部分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异动。”

        “像是阵法扭曲,或者殿宇发光之类的情况,都出现过。”

        敖玄薇一怔,“这听上去,怎么像是有宝物要出世的样子?”

        “对,这些异动的确很具迷惑性,观中不止一代前辈遇见过渡真殿异动的情况。”

        周清语气有些古怪,“但问题是,各种异动结束后,并没有什么宝物出现,一切归于平静。”

        “啊?这也太具有欺骗性了吧?”

        “是啊,如果我们不了解情况,却发现渡真殿出现种种异动,那也会很动心。”

        周清说道:“如果现在是渡真殿异动时期,那么吸引来一些人也就说得通了。”

        天墟这种地方,一处遗址突然出现各种花里胡哨的动静,谁看了不迷糊啊?

        第一反应就是有宝贝要出世了!

        但周清知道真相,这就是渡真殿逗你玩的……

        可这样的情报,其他人还真未必能知道。

        这信息,玄都观能收集到,但不意味着随便一个人也有这个能力。

        来天墟的人太多了,五湖四海皆有,总有人偶然发现渡真殿,又遇到渡真殿异动,顿时惊为天人。

        可这样一来,对周清他们却不太友好啊。

        关注渡真殿的人多了,他们还怎么探索?

        如果真凭借那块令牌探索出什么东西了,岂不是会立马被人盯上,有给别人做嫁衣的风险?

        敖玄薇在了解情况后也想到了这一点,她说道:

        “不如我们等一等,后面再来?”

        “算了,现在先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当下一次遇见修行者时,周清的眼神却是一凝。

        在他们后方,出现了四个人,正在快速冲上来,气势不凡。

        但这是表面情况,在周清的眼中,那四人中的两人,不对劲。

        那两人的身形非常虚幻,被一层“壳”所包裹着,那是魂魄之壳。

        而壳下的存在,没有五官,一片苍白。

        阴灵。

        这两个字,在周清心中浮现。

        有两只阴灵,和外界的两个修行者混在了一起,并且那两个人修行者还没有发现。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那么一个时辰后,就是那两人的死期。

        双方都发现了对方,见周清神色的异变,敖玄薇很聪慧,立马反应过来有问题。

        对面那两个真的生灵打量着周清两人,看清他们的修为后,其中一人眼露轻视之色。

        “两个阴神境的修士,也敢来这里?”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开!”

        周清本来想说话的,但听见这话,就闭嘴了,拉着敖玄薇默默的让开。

        和死人没有什么好争辩的。

        那两只阴灵盯着周清,眼中光芒闪动。

        那人见周清他们避让了,冷笑一声,“算你们识时务。”

        然后他率先越过了周清两人,往山上走去,其余三人也跟上了,唯独那两只阴灵,还时不时的回头看周清,

        它们这样的表现,让周清心中微沉。

        这是看上我了?

        敖玄薇传音,“有问题?”

        周清点头,“左边那两个人是阴灵伪装的。”

        “他们好像没有发现……”

        “正常,这种阴灵的伪装本就少有破绽,不是事先了解,第一次遇见的话的确难以看穿。”

        周清语气平淡,“我本来准备提醒他们的,可看起来这两位前辈并不需要我的提醒。”

        敖玄薇笑了笑,“你说的对。”

        既然不需要自己的提醒,那周清当然不会多言。

        放下助人情结,尊重他人命运。

        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还想要我提醒?

        做梦去吧。

        周清特意在原地等了一下,估摸着那两人两“鬼”应该已经走远了,然后才继续上路。

        他可不想被阴灵缠上。

        这次没再遇到什么意外,他们直接来到了山顶渡真殿,入目所及之处,皆是废墟,只有尽头位置有矗立的宫殿。

        而果不其然,那一小片宫殿确实是在发光,阵法直接显化,不停的扭曲涌动,仿佛下一秒就会破碎一样。

        万道殿那里,阵法直接覆盖了整座万道殿,哪怕是已经变为废墟的地方也在其中。

        但渡真殿这里则是有所不同,废墟部分,是不包括在阵法内的,可以自由探索,只有那一小片相对完好的区域才有阵法守护。

        或许在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有阵法,但估计早就已经毁灭了。

        在渡真殿阵法外,已经零零散散的站了不少人,都目光热切的看着渡真殿,有种蠢蠢欲动的趋势。

        周清的目光看过去,心中却无比凝重。

        混在人群之中的阴灵……并不少。

        有五分之一的“人”,都是阴灵。

        这就有点恐怖了。

        把情况和敖玄薇说了一下,她也是一惊。

        她问道:“我们要怎么办?”

        周清沉思,目光在废墟各处打量,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但很可惜,什么发现都没有。

        不同于万道殿被阵法笼罩,这里的渡真殿废墟毫无守护,是个人来到这里都能探索一番。

        所以想要在废墟位置寻找到什么好处,根本不可能。

        这片渡真殿废墟,古往今来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探索过了,毛都没剩下一根。

        “过去看看。”

        周清做出决定,接近正在异动的渡真殿,有人注意到了他们,也有人毫不关注。

        两个尊者罢了,在这里完全就是弱小的代名词,不值一提。

        在接近渡真殿后,周清突然停下脚步。

        他表面上平静如常,但心中却不能安定。

        那块渡真令牌,有变化了。

        为了防止遇到什么,来到这座山上后,渡真令就一直被周清贴身存放,没有放在空间戒指里。

        从万道殿的经历可以看出,这种令牌在正确的地方,就是信物,是通行证。

        拿着令牌,遇到天命宗的法禁时是有帮助的。

        而现在,渡真令真出现变化了。

        与此同时,阵法外五分之一的“人”,也纷纷看向周清,眼中有不明意味闪过。

        周清注意到了这一幕,他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现在看他的,全是阴灵!

        心思电转,周清立马做出了决定。

        “走!”

        他给敖玄薇传音,然后转身离开,敖玄薇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也没有犹豫,立马跟上周清。

        见两人离开,那些修行者收回目光,但那些阴灵则是一直看着周清的背影,直到他消失不见。

        “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不能过去,那些阴灵在关注我。”

        周清快速说道:“我怀疑如果我一直待在那里,等它们暴起后,会全部把我当作目标。”

        周清因为和天命宗有一定的关系,在天墟里面本来就享受特殊待遇,极拉仇恨。

        阴灵们如果真集火他,周清也不意外。

        再说了,就算没有这重原因,哪怕他和天命宗没关系,周清也不可能在明知那里阴灵汇聚的情况下,还凑过去啊,他又不是疯了。

        专门找枪战发生的地方去凑热闹是吧?

        “那我们等这里平息后再来?”

        “不,渡真殿废墟这里不用来了,我们去这座山中的另外一个地方。”

        此刻没有外人,周清面上才露出喜意。

        “那块令牌对应的地方,不是在这里。”

        在接近渡真殿,令牌出现反应后,周清就有了一种玄妙的感应。

        在这座山的另外一个地方,和令牌在呼应。

        这块令牌,不是用来打开渡真殿的!

        周清顺着感应前行,一直来到一处崖壁上。

        这里向下看,是悬崖,而背后,则是山壁,和令牌有感应的地方,正是后方的山壁。

        这道山壁看起来很正常,没有任何独特的地方,以阴神念头感应也没有发现。

        任何人路过这里,都不会多注意。

        周清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人之后,拿出令牌放在山壁上。

        然后就见山体在虚化,一个山洞出现在两人面前。

        “真有隐秘。”

        “我们进去。”

        两人直接走了进去,洞口直接消失了,再次变成严实的山体。

        山洞内部很亮,不知道哪里来的光源让这里恍如白昼,并且这里没有红雾。

        而在地面,凿出了一口池子,池水被周清他们带起的微风吹拂得荡漾起来。

        这口水池,和令牌上刻画的水池图案一摸一样。

        山洞内的其他地方,很干净,也并没有任何生灵踏足过的痕迹,可见这里是隐秘的。

        敖玄薇说道:“这口池子的池水……蕴含很惊人的力量。”

        “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是这座山峰上的好处之一。”

        周清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天命宗覆灭后,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来过这里了。”

        “我们或许是第一个。”

        看着水池,周清眼泛光彩。

        其实在看见这口水池的第一时间,周清就感觉到体内的蜕凡之种在异动。

        这口水池,或许能对蜕凡之种产生不小的帮助!

        这可真是好事啊。

        “不知道外面那些在渡真殿外等着的人,如果知道我们的发现会是什么心情。”

        周清笑了起来,“就让他们等着吧。”

        那些修行者注定白等,空手而归。

        真正的好处,在悄无声息间就被周清他们给占据了。

        什么叫闷声发大财啊!

        (本章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