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梦天书在线阅读 - 第4章 我已非我

第4章 我已非我

        “爷爷,它没事了吗?”

        “没事了。我已将五百年的竹气和道行输入他体内,他现在已经完全脱胎换骨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一种像在母亲怀抱中的安全感包围着我。我想睁眼,可实在很累,只能清一阵,糊一阵地听。有好多说话的声音,就在耳边,真实清晰。

        “啊?那-----那他不是要跟我们一样,变成妖精了吗?”咋咋呼呼的声音,一定是小迷糊。

        “是啊,小竹妖一只哦——但也总比烟消云散强。”老伯的笑声远比我第一印象中慈祥。

        “爷爷,你还没告诉我,到底什么叫做三魂七魄呀?”红璃儿的好奇越来越重,生了根一样。老伯已无方才的顾虑,饶有兴致地为大家讲解起来:

        “人的三魂七魄,分别是代表着人意念、记忆和知觉的‘天地人’三魂,和‘喜怒悲惊好恶欲’七魄。那人魂是最灵敏的魂,它虽然不能说话,但只要有它在,三魂七魄就不会散---”

        “就是刚才淡蓝色的那一只?”翠衣姐姐轻轻附和了一句。

        “对!不过,最要紧的,却是代表着人意念的天魂,方才我见到这孩子的天魂非常憔悴,只怕是撑持不了多久,这才没有跟你们说下去。你们知道吗,天魂如若消失,就算勉强集齐其余的魂魄,也会变成一只没有意念的白痴鬼了。”

        “哇,那可够糟糕的!可------可刚才,我们明明没见到有什么快要消失的天魂呀?”嘶哑如鸦鸣的,一定是那个黑衣哥哥邬小关。老伯笑道:

        “你们当然看不见,天魂是透明的,你们的道行还远远不够呢。”

        “哦,原来是这样-----”

        “宝宝--------宝宝——你在哪儿-------”正当大家说得兴高,竹林深处,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呼唤,像冬夜刮过雪地的冷风般飘来。众人皆是微微一怔,我神志猛然清醒,腾地挺身而起:“娘!——”

        “呀,他醒了!”小迷糊兴奋地呼声中,一只大手迅速伸来,掩住我的嘴:

        “别出声,孩子!”老伯的声音立时变得严肃。众人屏息不语,我茫然中微微回头,这才发现自己侧躺在老伯的膝盖上,四周或蹲或站围了好多哥哥姐姐。

        老伯的脸离得这般近,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屏息后游丝般的鼻息。这也是我这么多时候,第一次感觉到脚踏实地,心中虽有惊疑和陌生,但却本能得感到,我是被保护着的,是很安全的。

        “宝宝---------你在哪儿----------”娘亲的声音变得更清晰,却透着令我不解的森冷。将几位哥哥姐姐都吓得怔怔地。我心中焦急,想挣开老伯,却听他凑在我耳边道:

        “孩了,听话!先别出声,爷爷不会害你,听话!”他显得很焦虑,晃亮的眸子中带着一种悲悯和疼惜,不禁将急于起身呼喊的我,生生“镇压”下去。

        “宝宝----宝宝!你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听话呢-------”那阴冷的呼唤开始散发出怨意,渐飘渐远,慢慢消失。

        许久,泥塑般不敢动一动的哥哥姐姐们齐齐吁了一口气,老伯的手也松开了。

        “娘——”我再也按捺不住地冲立起来,朝唤声消失的方向跑出数步:“宝宝在这儿!——”我失去了追赶的勇气,无力地站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老伯慢慢走上来,扶住我瘦弱的肩膀道:“孩子,别哭,爷爷一定会帮你找回你娘的!”我不无怨恨地扭了扭肩,甩开他的手,转身冲他哭喊:

        “你骗人!刚才娘就在找我,你为什么不让我出声?”

        好多双疑惑的眼睛,也这般望着他。老伯挺起身子,长长的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无奈,道:

        “孩子呀,刚才那个,已不是你本来的娘亲了!------”

        我惑然,沉默------泪眼姚姚地望着老伯。

        老伯神情凝重,脸上却镌刻着带给所有人勇气的感染力。他眼望竹林深处,突而向一边的翠衣姐姐道:“纤翠,你来说!”

        那个名叫纤翠的姐姐也是脸色一暗,跟上前一步道:“爷爷,纤翠猜想,方才那个是怨灵!”她的语气并不沉重,可周围的空气却仿佛随即凝冻起来。老伯不语,慢慢点头。

        纤翠抬手抚理着鬓边的一缕头发,若有所思地道:

        “刚才我仔细看过竹林里的两具尸首。尸温尚在,阴府拘魂的阴差应该还没到来。可两个魂魄却已离体,由此看来,他二人必非死于常道,乃是阳寿未尽的枉死之人!小弟弟还小,心性纯良,而她的娘亲,必定心怀怨恨,因而化作了怨灵!”

        “那还用说嘛,一看就是被毒死的,七孔流血,这么惨!是我的话,也不罢休的了!——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手,真没人性!”一边满面杀气的白莫显小哥哥愤愤不平。

        “十零散!-----是十零散--------”我突然间浑身发麻,感觉满睁的眼球在不断充血,情不自禁咬紧了牙,嗓底重复着这三个可怕的字。老伯急忙扶住我,轻拍我肩膀安抚。

        “爷爷,十零散是什么呀?”一直扑闪着大眼睛,插不上嘴的小妹妹温依琳脸有惊恐地捉住了老伯的手。老伯叹了口气道:

        “‘十零散’是用十种无毒的药剂拼凑出来的,有几十种配法。少吃点会使人精神错乱产生可怕的幻觉,吃多了,就会致人毙命,是邪道的偏方。更可恶的是,这种药,根本配不出解药来!”

        “人类真可怕----------”温依琳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把头缩了回去。

        “陶爷爷,那怨灵又是什么呀?”红璃儿依旧好奇。而老伯却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心事重重地叹了口气,蹲下来替我拭干脸上残存的泪迹,柔声道:

        “孩子,你能不能告诉爷爷,你叫什么名字?”他的眼睛在月光下显现出隐隐的墨绿色,让我的心感到宁静,我收起哽咽,小声道:“宝宝!”

        “嗯。心肝宝贝嘛,是小名吧,很好听!”他先给予肯定,又装作不经意地添了句:“那姓什么呢?”

        “姓熊!”我已完全信任了面前这张五管端秀,满面慈祥的脸,有问必答。冷不妨四周同时响起了“噗”地一声轻笑。温依琳更是忍俊不禁,跺足大乐:

        “熊宝宝!哈哈哈熊宝宝——我们后山今年刚生了两只!哈哈------”她天生就是个哭哭笑笑,情绪化的可人儿。被她这一点破,众人笑声大起。

        我初时不解,细想了她的话,竟也忍不住呵呵傻笑。老伯却有些愠怒,朝她伸指一戳,立时将她缩小到地面,变回方才的灰兔模样。我着实吃了一惊。小迷糊笑着走上前去抱起它道:

        “呵,谁叫你取笑人,今晚你又甭想恢复人形了!”她朝我摆摆手道:“别怕别怕!你慢慢就会习惯的!”

        我还在忐忑恍惚中,林间突而起了一阵奇怪的大风,从西北方向我们袭进,哗啦啦大响,满地竹叶翻江倒海般卷带起来,径直扑向我们。

        “宝宝——宝宝——”是娘的声音,她竟然去而复返了!而此时,我听着她阴冷刺骨的声音,居然禁不住打了个冷战,缩进老伯怀里。

        “孩子们,来了!”老伯的声音万份惊恐,浑身作出警戒之状,指示道:“小迷糊!你抱好小琳,大家要小心了!”说着将我抱到一棵粗壮的竹子边,吩咐道:

        “孩子,你闭上眼睛靠紧这棵竹子,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开口说话!相信爷爷吗?”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老伯转身吩咐纤翠道:“快,你即刻上竹,用无望结界封锁这棵竹子!”他话音刚落,只见一道绿影窜起,纤翠姐姐已消失在我眼前,紧接着一圈水幕般半透明的屏障从竹树上垂下,将我笼罩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