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梦天书在线阅读 - 第8章 难脱笼囚

第8章 难脱笼囚

        第8章难脱笼囚

        一夜的浑浑噩噩,在梦中幽弱地哭泣,终于熬到了天明。

        槽窗外刚开始发白的时候,小线头就提着一坛竹叶青和一篮点心,笑嘻嘻地猫腰进来,对我娘道:

        “秦家奶奶,我们家县太老爷吩咐的酒饭我给您们送来了!”他这一去一回倒是挺“快”,态度语气称呼变得更快。娘不屑地别过头。小线头忙柔声道:

        “老爷吩咐了,您们用完了早点,就快快出去吧!昨晚上真是委屈你们了,小的替老爷给您们陪不是!”他说着,躬身行了个礼。娘本无心欺辱这些下人,咽了口气,不声不响接过那坛酒来熟练地启开,送到我嘴边。

        我早谗着那酒了,捧住了就往肚里灌,吓得小线头目瞪口呆。竹叶青的醇洌将我的气血连同胃口一起调动起来,我一阵的狼吞虎咽,娘则在一边轻责着我,心情却比昨天明显地开朗了,我终于又见到她微带愧疚的宠溺笑容。

        酒足饭饱之后,小线头又急催我们动身。娘静静地问道:

        “是老爷要你这么做的吗?他就没有说,我们娘俩去出后,该去什么地方吗?”

        “这----”小线头冷不丁地愣住了,半天方道:“这个----这个小人倒是不知道,只是,老爷今天五更天时叫府里的管家老头来传的话,叫小的务必把您们放出去,走得越远越好。----”

        “越远越好?”娘一字字重复着这句话,眼中渐渐现出了凄然的怨愤,自语道:“熊雄,你难道真忘了我们多的夫妻之情,要做这个薄情寡幸之人吗?”

        “哎呀,秦家奶奶,这话您可就说错了----”小线头突然为爹作起了辩护,他回头朝四周看了看,确认没什么人后,才小声道:

        “实话跟您说了吧,老爷他也是没办法呀。您不知道,老爷中举得了前甲第五名,京城林老太爷看中了他,硬要招她作林家的女婿,昨天那林夫人您也是见识过了,哎哟,可不是个好侍候的主儿,听说连许了八门亲都被人给退回来,这回还肯放过老爷去呀?

        老爷这次能顶上崂山县正堂这个肥缺,听说也是林家人给撑的腰呢。她挺个大肚子一路跟着老爷来上任,刚为老爷生下了一个八斤重的大胖小子。老爷正愁着该怎么去即墨接您们哪,谁曾想您们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这还得了啊,林夫人非得把你们母子给除掉不可呀。老爷怕有个闪失,这才叫小的来接应你们的!”小线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条理倒很清楚,娘亲听了呆呆出神,脸色异样的晦涩。

        “娘,爹爹是不是不要宝宝,不要娘了呀?”我隐隐约约也听懂了三分。爹爹娶了新娘,生了个弟弟,要我们母子“走得越远越好”。

        娘默然地摇了摇头,幽幽道:“不是,爹爹是想保护宝宝,是为了娘和宝宝好------”她虽说着这般宽容的话表示理解,眼泪却已无声地划下。我满心的失落和疑惑,不知道接下来,我跟娘该做些什么。

        “小哥,麻烦你了,我这就带宝宝走!走得----越远越好---”娘哽咽着抱起我,眼神纷乱地往外走。这时却听一阵急促的小跑。童老大风尘仆仆的跑了过来,冲我们堆笑道:

        “哎呀,却原来我们这儿来了秦家大奶奶呀,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们多包涵哪。外头,接您们进府的轿子已经准备好了,您们二位这就动身吧!”

        “进府?”小线头听了比我们还迷糊,不信地眨眼道:“老大,你----你弄错了吧,老爷是叫大奶奶他们离开的呀,怎么会接他们进府?”

        “嘿——这还有假?门口绿尼轿子候着,林夫人的贴身丫环杜珠儿亲自带人来接的,还会有错儿吗?”

        “啊?这个‘毒珠儿’啊?”小线头立时感到事情不妙,却不想又被童老大一个‘杀头巴掌’掴了开去:

        “你瞎掺和什么,这是老爷家里的私事!来来来,秦家大奶奶,宝少爷,您二位这就随我走吧!”他不由分说地拉了我们便往外走。娘心里虽有疑虑,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抱着我跌跌撞撞出了狱监。

        抬头间望天,天已大亮,秋高日暖,倒是个好天气。

        我一眼便望见了停在远处巷口的绿尼轿子,无知的天真,完全占据了我曾羡慕过那些坐着轿子招摇过市的达官贵人的心。

        “哦------坐大轿子噜,坐大轿子噜!”我欢呼着蹦跳到轿子前,一个摊眉吊眼,唇薄如纸的红衣姐姐冷不丁地窜了出来,我脚下一挫,狠狠撞进了她的肚子里。

        “小畜牲你想干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往后推了个跟头,一股又浓又燥的劣质水粉的味道喷了我一脸,我凭直觉猜到,她就是那小线头所说的杜珠儿。

        “哟,杜姐姐,你没给瞧仔细,他就是宝少爷!这位就是秦大奶奶!”童老大连忙上前来,站到她身边暧昧地用臂肘捅了捅她。

        杜珠儿这才微是怔惊地看了看我,眼中扫过一丝说不分时的冷漠色彩,就像林二娘看我娘时的眼神。

        “宝宝,摔着没有?”娘过来扶起我。杜珠儿立时换了张笑脸,作了个万福道:

        “珠儿该死!眼珠子让鹰给啄了去!竟不识得宝少爷,冲撞了!宝少爷不得好死!啊不不不------是珠儿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她说着满嘴恶毒得顺成了自然的话儿,嘴角不停地左右抽动。那话中藏锋,分明地不怀好意。我居然从她脸谱般虚假的笑里,感到了一种隐隐的恐惧,偎向娘的怀抱,忧虑地看着她。

        “啊,大奶奶,我们家老爷夫人特地吩咐我,来接您和宝少爷回府,您们这就上轿吧!”杜珠儿说着,向身边叉着胳膊的四个大汉使了个眼色,四人立时面无表情的向我们母子围拢过来,一齐恶狠狠地道:

        “请夫人,宝少爷上轿!”

        我和娘终于坐在了轿子里,摇晃颠跛,阴暗窒闷,再加上无知的恐惧。却原来,让我羡慕了这么多年的坐轿子,居然是如此可怕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们将被带到何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只是感觉到,娘握着我小手的掌心沁满了汗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