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开局一把刀,狂扫八荒在线阅读 - 第0017章 村里有小芳

第0017章 村里有小芳

        此时风已停,雨也住了,赵炳炎出小区朝右边的街道走去,记得那里有一台取款机。

        赵炳炎迅速来到取款机前插进自己的银行卡,输入密码,立马就打开了。还好,英英并没有修改他的密码。

        他直接点击取款一千元。

        取款机提示余额不足,赵炳炎蒙了。

        难道那女人将他这些年辛辛苦苦积攒的银子都花光了?

        他不死心,查看余额。

        取款机很快弹出界面,余额:一元整。

        仙人板板,够狠呐,不但背叛了他,还将他的银子全部取走。一个身无分文,出门两眼一抹黑的男人如何在城市立足?

        赵炳炎无奈的瘫软身子,坐在取款机边上的墙角寻思咋办?

        街上,先后两个年轻人进来要取钱,看到墙角萎缩的赵炳炎都是身子一哆嗦拔腿就跑,怀疑他是守株待兔的劫匪。

        赵炳炎无奈的苦笑。

        哎,城市套路深,还是回农村吧。

        好在他的家乡并不遥远。

        他决定先回到蜀州老家,鸡冠山上的青杠镇。

        打定主意后他立即站到路边拦出租,一辆出租停下来后他马上坐了进去。

        司机问他去哪里?

        他说去蜀州的鸡冠山,司机马上胆小的说:“大哥,不好意思啊,我这里要交班啦,不跑那么远的路。”

        赵炳炎把自己的士兵证,身份证一一拿出来给他看,告诉他到家后给双倍的车费。

        司机见他赖着不下车,看过证件确认无误后说道路太偏僻了,半夜三经的他回来时没法载客,收五百块。

        赵炳炎现在只想离开,给多少钱都行,立即爽快的答应。

        司机面对着他拍照,又把他的证件拍照取证后传给同事才启动汽车向蜀州开去

        赵炳炎想不到自己沦落到如此地步,郁闷的要死,倒在椅子上小歇……

        北方,华夏帝都,超维度实验室主任正和一位年轻小帅哥在机上值班。

        两月前,实验失败后项目进入调查整顿期,后续的工作几乎停顿,美女主任百无聊赖的浏览着信息。

        突然机上传来“滴滴、滴滴”的警告声,她疑惑的检索,寻找,猛的看到一连串花粉精灵发送的红色信息,信息量太大,不断更新滚屏,美女主任惊呆啦,不相信的盯着屏幕。

        帅哥助理激动的跑过去提醒她:“老大,赶快报告呀,赵炳炎回来了,咱们的实验成功啦。”

        女主任迅速用鼠标点击页面,确认无误之后立即抓起面前的红色电话兴奋的大喊:“接一零一。”

        电话很快接通,一个沉稳的声音问道:“谁呀?”

        女主任双手颤抖的握住电话激动的说:“报告首长,回来啦,我老公回来啦,实验成功啦。”

        电话那边听得满头懵逼,叫她别急慢慢讲。

        女主任这才清醒,大声说:“报告首长,赵炳炎回来了,超诶度实验成功啦。”

        电话那头沉默三秒钟后立即干脆的说:“晓得了,封锁消息,严格执行保密纪律。”

        女主任脑子里立即显示出一丢丢的保密条例,马上回答:“是。”随即挂断电话把小帅哥叫过来交代:“记住,今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小帅哥立正回答:“是,主任,什么都没发生。”

        蓉城蜀州,赵炳炎乘坐的出租车飞快的出了市区向鸡冠山行驶,出租车司机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警惕观察。

        赵炳炎见状笑笑说:“放心开车,我不是坏人,最多就是个死过一次的废人。”

        出租车司机心里七上八下的更严重了,小心谨慎的向前开。

        汽车来到青杠镇,赵炳炎叫别停,再向前开一公里,他刚才没有说出具体地点,是在镇上的小学校。

        司机很不情愿的朝前开,终于来到路边的小学,里面却是一团漆黑。

        赵炳炎就要下车,司机叫他付钱。

        他两手一摊说:“忘了告诉大哥,兄弟没钱,要不我把这身衣服脱下来抵账,朴教授穿的,绝对名牌。”

        出租车司机要衣服有屁用啊,他大骂赵炳炎就是个无赖大骗子,叫他拿钱。

        赵炳炎看到学校走廊透出后边的一丝亮光,叫司机别急,他去学校里面找老师借钱。

        司机怕他跑了,不干,下了车在校门口大吵大闹,想惊动学校里面的人出来主持公道。

        这是回到自己家乡了啊,赵炳炎怕左邻右舍的都晓得了给家里丢脸。

        他嗖的窜上去一把摁住司机,捂住他的嘴巴叫闭嘴,再叫,再叫老子弄死你。

        司机吓得浑身发软,马上老实啦。

        他松开司机,苦口婆心的说自己刚执行任务回来,啥都没带在身上,现在半夜三经的到哪里去弄钱?

        赵炳炎叫司机让他先去学校后边的宿舍试试,看看有没有认识的老师,保证把钱借来给他。

        司机没辙了,连说算他倒霉。

        赵炳炎轻松翻过学校围墙向后边摸去。

        今天正好是周五,学校放假,后边宿舍只有一盏灯还亮着,他慢慢向窗户靠近,看见里面一个体态端庄的瘦小姑娘坐在写字桌前手拿一个小木人在把玩。

        赵炳炎贴着窗户仔细看,咦,不正是村里的小芳嘛,小芳做教师啦。

        他对着窗户猛的咳嗽一声,吓得小芳把小木人抱在怀里警惕地向后退去。

        赵炳炎亲热的喊:“小芳,是我呀,赵炳炎。”

        小姑娘脸上立现惊喜之色,旋即疑惑的问:“真是炳炎哥?队伍上来人说炳炎哥失踪啦。”

        赵炳炎尽量用家乡话说道:“这事一言难尽,我走蓉城打的回来,身上没带钱,借我五百块好不?”

        小芳小心打开走廊上的路灯,关了寝室里面的灯仔细看,果然是她朝思暮想的炳炎哥,马上开了房门出来,冲上去抱住赵炳炎哭泣。

        他轻轻搂住小芳问:“好好的嘛,咋啦?”

        小芳抽泣着给他讲:“镇上很多人都说失踪就是死了,都说炳炎哥在执行任务时死了啊。”

        他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快些借我钱,得去把出租车打发走,那司机还以为我是无赖耍留氓呐。”

        小芳马上进屋取钱,找来手电和赵炳炎一起朝校门走去。

        大门口果然有一台车,两个车灯亮晃晃的连发动机都没歇火,八成是那司机胆小,害怕山里人不讲道理的找他麻烦,打定主意见事不好,一脚油门开跑。

        小芳和赵炳炎来到大门大声喊:“师傅呀,来来来,给你钱。我家炳炎哥可不是坏人,是我们山里的大英雄。”

        司机听到是姑娘的声音,放心的过去接了钱数数。

        赵炳炎说:“这一路辛苦师傅啦,多有得罪,还请师傅原谅。”

        司机把钱揣进包里笑呵呵的说:“好说,好说,走啦走啦。”启动车子一溜烟不见了影儿。

        小学校里就剩下小芳和赵炳炎两人。

        他把英英跟朴教授跑了的事情讲给小芳听,给她说:“哥没地方去了,今晚在学校过一夜行不?”

        小芳欢喜的挽着赵炳炎回宿舍,给他说:“学校里只有我一人住,害怕呢,有哥陪我睡得踏实。”

        两人边走边说回到了宿舍,进屋小芳就关了灯,一把将赵炳炎紧紧报住,抽泣着告诉赵炳炎她无时无刻不想哥,晓得哥不在了就像丢了魂儿似的。

        今晚,她无论如何也不要哥走了,要做夫妻。

        一边说一边动手扯他衣服。

        仙人板板呐,赵炳炎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热烈,儿时的玩伴竟然如追星般把自己视为神圣偶像。

        悲喜交加过后他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低下头狂稳小芳,抱起疾步朝内室走去。

        小婚床立马欢快发出有节奏的咯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