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开局一把刀,狂扫八荒在线阅读 - 第0046章 一二零八年

第0046章 一二零八年

        赵炳炎收了粮草立即闪人,来到望夫崖后跌坐在望夫石边上喘气。

        不久,陈麒麟就赶到了。

        他看到赵炳炎瘫坐在地上,赶紧上去搀扶。

        赵炳炎问:“都好好的嘛?”

        陈麒麟禀报了伤亡情况,自责没带好队伍,请求汉王责罚。

        他说发啥罚,已经很不错了。先找船,迅速离开此地。

        赵炳炎艰难的站起来在兄弟们的搀扶下走去船上。

        城里,蒲寿耕带着一帮凶神恶煞的护卫冲进府衙,看到熊熊燃烧的府库,满地狼藉的尸体吃惊了,督促大批兵丁提着水桶、拉出救火的射水枪射水上房灭火。

        这厮慌张的来到自家后院,裹头瘦削男马上在房檐下找到他哥,他上去扶起哥哥,他哥耷拉着脑袋,早已死得梆硬。

        那厮嚎啕大哭,抱起他哥要走,一根细线缠住了他哥的衣服。那厮狂暴的一把扯掉。

        还没转过身来,一个盒子突然弹起,周围打着火把照亮的士兵惊呼:“暗器,有鬼呐。”

        一个个吓得纷纷趴下,东躲西藏。

        那厮身后一个黑乎乎的盒子突然弹起有两米高,轰的一声炸开,里面七百枚钢珠像一把巨大的铁扫帚,狂扫一切阻挡物。

        院子里面站着的,趴下的非死即伤,一个都没逃脱。裹头瘦削男抱着他哥被强大的气流吹出去撞到院墙上,不用使出乾坤大挪移便直接砸穿院墙进入还在燃烧的府库。

        福州外海,船工架着船小心夜航,赵炳炎休息了片刻取出急救包去查看郭襄的伤情。

        他留下程琳,叫其他人都出去,小心撕开郭襄的外衣清理创口,撒上云南白药再用疤痕修复贴将伤口贴住。

        他细心的操作,郭襄却是疼痛难忍,一手死死抓住边上的赵炳炎的小腿,手指都扣进了他肌肉。

        赵炳炎拿出一板青霉素胶囊递给程琳,叫他喂郭襄吃下,一个时辰之内务必守着,以防药物引起的不测。

        忙完出来,他救治两名皇城司人后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板上。

        陈麒麟赶紧将他扶去休息。

        三日后,赵炳炎从万宁上岸,伤员全部集中到一家临海的大院内休息。

        程琳在屋里照顾郭襄。

        郭襄问她:那小子给姑奶奶疗伤,啥都看见啦?

        程琳笑嘻嘻的反问她:“你说呢?”“还有人把人家的小腿都抓破了呀。”

        郭襄意犹未尽的说:“难怪醒来发现手指甲里还有血迹,那小子好像摸到我小兔子了。”

        程琳身子一颤,问她啥感觉?

        郭襄轻描淡写的说也没啥。

        其实,她当时就像触电似的猛一哆嗦。

        程琳看得清清楚楚,晓得她在撒谎,对着窗外说:那家伙就在槟榔树下凉快呐,不去瞧瞧?

        郭襄说:“背上疼呢,懒得动。”

        赵炳炎刚在树下喝了两口茶,刘师勇急匆匆赶来了,老远就问:“汉王受伤啦?严重不?”

        赵炳炎真想跳起来给他一脚了,严重还能出来吃茶吗?隔老子。他摆摆手说无妨,调理一段时间就好。

        刘师勇让他放心,水师眼下出击福州还差点,但要保卫海南路,足够了。将士们日夜操练,不管是近距离直射和远距离抛射,准头都提高不少。

        他说还不能松懈,咱们人手太少,火力不足,死不起人,务必练精了。

        他提醒刘师勇,各部队必须练习集火打击,特别是守备部队,还要练习夜间作战,防止敌人派出高手搞偷袭。

        他叫刘师勇把每一次夜间执勤都当实战来训练,除岗亭执勤外不许布置明哨。

        赵炳炎对这两次袭击元军的教训太深刻了。

        若是他的队伍也和元军一样稀松的防守,府衙和队伍重要的场所根本就守不住。

        赵炳炎在万宁休养十日,将福州缴获的粮食补充一部分到各地后回到儋州,放出所有的金银和各种关子币,户部清理入库后陆秀夫大喜,一定要请他吃一顿。

        他说吃饭可以,必须是陆相自己下厨。

        文天祥笑了,都说陆秀夫千俭省、万俭省,今日舍得招待诸位必定下了很大的决心。

        次日,文天祥邀请他和陆秀夫去参加水稻丰收仪式。

        海南的秋季水稻收获了。

        文天祥欢喜告诉他各地水稻陆续进入收获时节,产量低的也在五百斤以上,多数达到六七百斤,产量高的有八百、一千斤,米饭入口糯香,百姓用它来款待客人呐。

        陆秀夫和户部的人都是一脸的兴奋,连声谢过赵炳炎赐种。

        他估计来年选种播下之后产量还有回调,提议将亩产六百斤以上的稻种由户部全部收购,培训农事官员在全岛扩大种植。

        陆秀夫不住点头,给他说户部就是这个想法,海南的水稻可种三季,一亩田要能增加一百斤的产量,算下来粮食增产都很可观。

        他笑着说土地也要休息,还是多听听老农民的意见,总结栽种经验。海南有不少可入口的粮食作物,适合种啥咱们就种啥。

        冬去春来,一二八零年到了。

        太后杨淑妃带着百官祭拜天地,发誓光复大宋。

        众人都在欢欢喜喜的过春节。

        这是南宋朝廷颠沛流离三年来最安稳的一个春节,人人都不用担心敌兵将至,生命危在旦夕。

        因为有大量的金银保障,又处在四通八达的海贸前沿,勤劳的商人总能将海南需要的物资运来,小朝廷的日子从来没有如此轻松过。

        北方的大元帝都,呼皇帝就有点吃瘪了。

        皇帝本来计划一二七九年里要彻底灭了南宋的,哪料南宋成了打不死的小强,竟然在海南路立住了。

        不仅如此,南宋的敢死队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进入广州、福州袭击府衙,焚毁他辛苦筹集的粮草、船只,让他的征讨计划胎死腹中。

        呼皇帝怒了,斥责臣工办事不力,召集军机大臣进京再谋伐宋。

        大年初二天,赵炳炎闪身来到了凤来坪,老远就看到阿香挺着孕肚忙前忙后。

        他上去扶住女人叫回去歇着,可别把他的小王子给摔坏了。

        跟在左右的亲卫立马笑哈哈的说:“是呀,还是汉王说话管用,我等的耳朵都听起茧子啦,王妃就是闲不住。”

        女人幸福的由他扶着回院子。

        赵炳炎从私人空间里放出大量的年货、衣服和日常用品,笑呵呵的叫阿香去储藏室验收,诸葛先生送过年礼物来啦。

        阿香开森的说不要不要,咋能劳诸葛武侯大驾,汉王夫君来了就好。

        他心里替阿香难受了。

        自己的女人还没得二十呐,就独自一人承担起坪上几十户人家生存,生活的担子,真是不易。

        两人坐在竹楼的凉台上吃茶聊天,阿香指着一户户人家告诉他,遭匪患焚毁的竹楼重新修好了,下山来定居的快有一百户啦,家家户户住进新竹楼,吃上稻米欢喜极了,还有十几个阿哥出去参加了近卫军呢。

        赵炳炎已经看到,新修的竹楼一栋比一栋漂亮,横七竖八的有了三条过境街道,有的人家还开上门店做起了杂货的营生,黎母峒以看得见的速度在变化。

        夜里,阿香母子振着他的胸脯甜甜的睡去,赵炳炎怕惊动了她和腹中的胎儿,一直小心侍候着。

        天亮以后,十里八乡的峒主、头人都来了。

        阿香的阿母,黎母峒主自然成了凤来坪的主人,热情的招呼左右峒主进屋吃茶。

        黎母山在大宋军队的支持下修了一条直通儋州的道路,他们可以用牛车将山货卖到儋州,从儋州轻松带回需要的货品啦。

        lwxs.net      biqudus.com      yueshuba.com      hqshu.com



        biquge111.com      xiaoshuoshu.net      lwxsw.org      5ixs.com



        shoufashu.cc      shumitxt.com      qcxs.net      dushu36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