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开局一把刀,狂扫八荒在线阅读 - 第0055章 小公主零花

第0055章 小公主零花

        赵炳炎再提第三个议题,要户部下去整顿码头市泊,皇城司协助查处贪墨。

        以后的海贸进出口都只收取一次的赋税,还要逐年往下降,那样的话各地海贸商人就愿意到大宋来做营生。

        他说:工部要有专人研究码头、港口建设,让海船进出方便,货物装卸快捷,海商们看到这些实实在在的好处岂有不来做营生的道理。

        杨淑妃很有体会,频频颔首。

        过去大宋之所以有银子花,很大程度就是因为海贸发达。

        众臣都是附议。

        赵炳炎陪着诸公议毕公事,去给杨淑妃辞行,要回一趟海南路,他担心大元准备了那么久,就要攻岛啦。

        刘嬷嬷笑呵呵的说:“太后才来升龙,汉王就要走,都没好生叙过话呐。”

        赵炳炎看到杨淑妃幽怨的眼神心中一荡,莫非此女对他真有想法?

        他不敢继续往前想,老实巴交陈述军务紧急,不敢耽误,还请国主恩准。

        杨淑妃笑盈盈的说军国大事为重,炳炎还是要注意休息,快去快回。那安南小公主既已抬进王府,择日完婚吧。

        赵炳炎正要将小公主送去海南她父母身边呢,此女竟然叫他赶快成亲。

        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成亲,入洞房,他想都不敢想,搁在后世可是祸害儿童的大罪,要吃牢饭的。

        他没有答应,说姑娘还小,他打算带回海南,送去她娘家人照看着,他日再轮婚嫁之事。

        杨淑妃竟然十分欢喜,笑盈盈的说此乃炳炎弟家事,弟弟自行作主,此去路途遥远,小心为上。

        赵炳炎当即告辞离去。

        刘嬷嬷欣喜的说:汉王并非传言的那么号色,换做别的王公大臣,家中有个水灵灵的小娘子,怕早就开苞啦。

        杨淑妃噗呲笑出声来,随即抛出一句:“嬷嬷真会说话。”。

        旋即她又叹息一声叫沐浴更衣,哀家困了。

        赵炳炎走进府邸,朱静怡立刻上前挽住他禀报:大将军和咱爹爹在茶厅等候多时啦。

        他疾步进去问张世杰,啥事急的?非要等本王回来商议。

        朱静怡的干爹朱公公呈报:安南各路反贼逃去清化,啸聚山林,有成气候的征兆。

        皇城司已经查到线索,原安南昭武王在咸子关前诈死,幕后策划谋反,意图重建安南王国。

        张世杰给他讲:南边的清化民风彪悍,安南昭武王秘密逃脱后在清化树起反旗振臂一呼,周围的叛逆都往南边去了,势头愈来愈猛,捣毁了我们不少的公所驿站,已经占领一座县城。

        安南的清化,其实是一个非常贫瘠的州,当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赵炳炎颔首思考一阵后说:“无虑,把刘大力的第六旅开过去练兵,叫各个旅把特战队都开过去操练,划片包干,剿灭叛逆。”

        他认为昭武王这样做最好,反贼都去清化,其他地方就清净多了,正好精细治理。

        大军南下堵死反贼的通道后分片剿灭,又正好磨炼新军。

        张世杰点点头说派出去的官员害怕城池失守,中途打道回府,都不去了,他要去清化坐镇,灭了昭武王。

        赵炳炎摇摇头说:“一个晃晃如丧家之犬的手下败将就要大将军出马,太抬举那厮了。

        不去,就让刘大力去坐镇剿灭。”

        他让张世杰不要给前方限定时间,只要求削弱叛军,认真练兵。剿匪,不可能还越剿越多噻。

        赵炳炎提醒张世杰,他说咱们还有一个法宝,就是均田令。

        清化的百姓只要分了地,就不会再跟着啥武王、文王跑,谁愿意拼命给地主当长年打工?

        张世杰明白了,赵炳炎的意思就是利用叛军来练兵。

        赵炳炎给朱公公讲:下一步皇城司应该把手伸向大理和广南西路。大理国已被大元划作云南行省多年,我们再不下手,大理人都不晓得曾经是我大宋的属国啦。

        朱公公马上回禀:“属下遵命。”

        张世杰心里却觉得这里才拿下安南,尚在稳定之中呢,又要夺取大理,步子走得太快了吧。

        次日,他去皇城司密室单独询问朱公公,是不是给朱静怡交代了监视本王的任务?

        朱公公立即下跪说不敢,绝对没有,请汉王别嫌弃小女出身卑微,让小女留在汉王身边。

        赵炳炎沉默三秒钟后说:“晓得了。汝只需干好本职,本王不会无情到卸磨杀驴。”

        朱公公跪在地上使劲磕头,连呼谢过汉王厚爱。

        赵炳炎已经开门离去。

        三日后,他登上回海南路的大海船,启程返回海南。

        三月天的大海风和日丽,和去年屡屡台风来袭相比,却是温顺多了。

        朱静怡拉着陈家小公主出来在甲板上嬉戏看海,大呼汉王快来看呀,好大的海鱼。

        赵炳炎见海上一股喷泉直射而起,走到后甲板的船舷边上看清是一头巨大的鲸鱼一边追逐他的官船一边喷水示威,他指着远处叫看看呐,还有一群海豚在撵路呢。

        小公主开森的笑了。

        第二天,他横跨珠母海回到海南路的昌化。

        刘师勇早就在码头上等候,见到他便上去一个熊抱,跟在后面的方日行笑哈哈的说:“汉王长胖啦,定是拿下安南心宽了。”

        赵炳炎拉着两位老哥的手说走起,今日我请客,咱们好好喝一个,不醉不归。

        次日,太阳升起老高了三人才一起说正事。

        刘师勇告诉他第五旅已经满员,两个甲种团,三个乙种团,满满当当一万人,守卫海南绰绰有余。

        赵炳炎颔首说队伍的训练要督促紧,我担心大元这就要发动攻击了,海南四周都是码头港口,元军选择进攻的地方很多。

        方日行点点头,告诉他最近琼州就抓了不少奸细,鞑子有进攻琼州的迹象。

        他说靠近对岸的地方都有可能,但是不排除大元人也学着我们出奇兵,迂回攻岛。

        刘师勇给他讲,这大半年方老哥跑遍海南路的湾子,对适合登岛的地形都做了详细勘察,一部分不易防守的海湾已经埋设马叉,木桩毁了水道,不怕鞑子偷袭。

        赵炳炎颔首吃茶,提醒他们大意不得,大元的张洪范算是一名将,比他优秀的大有人在。

        还是那句话,必须发动全岛百姓防御。

        方日行深有体会的说:百姓都动员起来后敌人便无处遁形,琼州抓到的奸细大多数都是百姓发现端倪的。

        赵炳炎有点感慨了,后世常常看到朝阳群众举报违纪违法的恶人和贪官污吏,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次日,他回到儋州,将小公主送到小陈皇帝府上,小姑娘欢喜的扑进皇后怀里大哭起来。

        小陈皇帝气得脸色都变了,当场质问他这是为何?是要毁约、退婚吗?

        他摇摇头说:“都不是,陈公看看小公主才多大,先在娘家住下吧。这个年龄也该上学读书识字了,就送去海南书院念书,过几年小公主长大了依然愿意嫁给本王,那时再成婚也不迟。”

        小陈皇帝听到他如此解释,心中踏实了。

        赵炳炎喊了声:“拿来。”侍卫长钱世潘马上将一个精致的箱子送上去。

        他说这里有一笔金银,是本王送给小公主做零花的,请收下。本王走南闯北的难得回家,还请两位老人照顾好咯。

        赵炳炎的这个姿态够低了,小陈皇帝、皇后听得欢喜,面带笑容的收下。

        等赵炳炎离去,小陈皇后马上拉住自家闺女问是否受到欺负,是否被汉王欺辱?

        小公主都是摇头,就是想他们了,一个人在汉王府里感到孤独、害怕。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