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开局一把刀,狂扫八荒在线阅读 - 第0058章 树皮船渡海

第0058章 树皮船渡海

        赵炳炎感叹古武的厉害了,这姑娘在熟睡状态下竟然能感知到危险,着实不简单。

        这时,她已经从土地庙右侧屋脊出去。

        赵炳炎盘算了一下庙里,只能悄悄躲进神龛下面藏起来。

        不多时,一胖一瘦两个汉子便走了进去。

        瘦子摸出火折子打燃,左右晃了一下发现左边墙角一堆干草,立刻惊呼:“有人来过。”

        两人刷刷拔出刀剑背靠背做防守状,警惕的查看四周和房顶,瘦子探下身子摸过干草后说:“草还是热的,人肯定没走远。”

        胖子紧张的说:“难道有人走漏消息,咱俩被出卖啦?”

        两人紧张的探出头去外面打探。

        瘦子立刻听到外面有滚石的响动,对着胖子说不能坐以待毙,他走屋脊出去抄贼人后路,旋即像燕子李三那样纵身飞上过风的屋脊消失不见。

        那胖子听到外面的响声越来越近,嗖的钻到神龛下面躲避,却一头撞进赵炳炎的怀里。

        他两手使劲将胖子抱紧低喝:“别叫,我不是贼人。”

        那胖子咋晓得他不是坏人,一个劲儿的拼命挣扎。外面,程琳已经控制住瘦子,喊了声:“是友非敌,赵哥哥出来吧。”

        赵炳炎这才将胖子猛的推开现身。

        瘦子领着程琳进去,对着赵炳炎施礼道:“赵哥哥,本人丐帮杭州分舵岳正其,他叫汪兴,我们舵主交代过来打探鞑子水师。”

        汪兴已经爬起来站稳,嘴里不住的说:“是的、是的。”

        原来如此。

        岳正其告诉他们:此地乃是昌国县鸡公岛,对面就是昌国县衙所在,鞑子的水师就在岛后边的海上。

        仙人板板,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元军的水师就在土地庙背后的海面上。

        岳正其问:“程师叔还有何吩咐?”

        程琳在外面一招打狗棍法制住他,这丫识得打狗棍,自然就认了家门。

        程琳说她和大宋近卫军的赵哥哥就为打探鞑子水师而来,如何做?都听赵哥哥的。

        赵炳炎讲了侦查目的后汪兴认为需要不少时间,有点紧张的说:“这段时间大元水师陆续过来,已在昌国停留三日,他们的巡逻哨要上岛查探,我等不能一直呆在岛上。我俩上岛坐的是树皮船,容不下四个人过海,咋办呢?”

        程琳看了看赵炳炎给他讲:“天亮后你们二人先走,我们自有脱困之法。”

        四个人在土地庙里席地而坐,岳正其叹息丐帮一日不如一日,已经四分五裂。

        帮中不少人数典忘祖、投靠鞑子,反过来祸害帮众,屠杀抗元义士。刚才他们就在怀疑是不是又被叛徒出卖了呐。

        程琳告诉赵炳炎,丐帮帮主战死之后,帮内谁也不服谁,长时间没有令人信服的帮主主持大局人心已经散了。

        这次岳兄弟他们前来打探,定是襄儿姐联系杭州分舵出的手。

        他听着三人的叙述,开始对丐帮的现状渐渐了解。但是他并非武林高手,对丐帮帮主之位不感兴趣,也爱莫能助。

        赵炳炎彻底清醒,过去他曾想过借助丐帮的力量在江南、江北组建队伍抗元,现在看来够呛。

        天亮后,他们爬上鸡公岛的主峰鸡冠顶,山那边海上密密麻麻的战船一览无余。

        赵炳炎取出战术望远镜仔细观察,边上的岳正其看着他手里的家伙疑惑的问程琳何物?

        程琳笑而不语。

        他观察过后将背带套在岳正其脖子上说:“拿稳了自己看,此乃千里镜,再远的东西都看得清。”

        岳正其看到海上的战船就在眼前,惊得立刻趴下,逗得程琳和赵炳炎大笑。

        待汪兴看到远处元军的巡逻船驶来,赵炳炎说该走了。

        岳正其立刻和汪兴下山,坐上他们的树皮船出发。

        赵炳炎看着薄似鸡蛋壳的船儿离岸,感叹古人的智慧,又担心起如此简陋,仅容下两人的船只是否真的能渡人上岸。

        程琳见小船已经不见影子,将他拉进小树林,搂着他的腰说咱们也该动身啦。

        两人紧贴着的腹部和对方眼睛射来的炙热神光,让他感到有点恍惚。大姑娘脚底乘势一挺,带着体香的嘴巴突袭赵炳炎大嘴。

        姑娘随即把头深深的埋进他胸脯问:“哥哥还不走,在等啥。”

        赵炳炎心神一荡,赶紧启动乾坤大挪移,两人转眼来到昌国县衙后边的背街小巷。

        程琳找了一间裁缝铺,两人钻进去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像情侣似的手拉手朝大街上走去。

        程琳告诉他县衙的守军明显有增加。

        赵炳炎也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平常的县衙就是左右两个衙役值更,这里咋弄出一排士兵守在大门口。

        刚走出没多远,听得身后有人大喊:“呦西,花姑娘的、米西米西,米西米西。”

        跟着,便听到急促的啪嗒、啪嗒声。

        赵炳炎厌恶的转头,发现几个梳着高高的发髻,一身黑黢黢倭人服饰的邋遢汉子踩着木屐朝他们快步走来。

        程琳见他两眼冒火,叫走起,此地不宜动手。

        赵炳炎很不情愿的加快脚步朝西街疾走,后面的榴芒竟然紧追不放,大呼花姑娘留下,米西米西、呦西。

        程琳说昌国县是倭国人进入中原大陆的最前沿,倭人乘船来时多数要在昌国歇脚,因此这里住着不少倭国人。

        赵炳炎受过长期的抗倭教育,听到倭人要米西花姑娘,他勃然大怒,拉着程琳拐进右侧小巷,嗖的取出一把大黑兴套上肖音器。

        三个倭人还不晓得遇上了煞星,嘚瑟的跟着钻进小巷大呼站住,看到前面是个死胡同,花姑娘和他的同伴逃无可逃,这些个榴芒乐啦。

        居中一个壮汉手舞足蹈的欢呼:“花姑娘的留下,男人快滚。”

        赵炳炎转身举枪瞄准,一边射击一边说:“走啥走,老子你们回姥姥家。”

        三个倭人被如此近距离点杀,毫无悬念都是眉心中枪,仰面倒下。

        赵炳炎叫程琳快些上去摸摸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两人一起上去将所有值钱的物品和刀剑配饰都没收了,制造一个抢劫现场离开。

        程琳惊奇的说:“这火枪真是神器,杀人于无声。”

        赵炳炎笑笑说:“也不全是,妹子没听到它发出的噗噗声?”

        程琳吃瘪,不理他。

        两人来到南门外的海岸边上,赵炳炎找了个隐蔽处取出望远镜观察码头港口。元军水师几十上百艘船排列一个方阵,分成大大小小的四个集群稳稳的停在海湾里。

        他暗道:这个总指挥动过脑子了,这是担心宋军用火攻偷袭,有意将大队水师划分成若干小片停靠。

        他注意到,中间靠近码头的几十条船有点特别,左右的守备很多,大船的吃水也明显比其他三个集群的船要深。

        都是一样的海船,这组船的吃水却格外深,肯定装载着沉甸甸的货品。

        赵炳炎决定晚上摸进去瞧瞧。

        县衙对面的鸠山道场,一群倭人哇哇大叫着将三个被赵炳炎爆头的同伙抬回去研究了半天没有找出仇家,又抬着死人急火火来到县衙击鼓鸣冤。

        不料县衙里突然冲出来几十个军爷,棍棒交加的把他们打得连滚带爬,抱头鼠窜。

        为首的倭人鸠山不明其意。

        他们因为有洋人这身皮,平常都是一个个大爷,在昌国县欺男霸女、横行霸道,今天咋就突然没了这项特权?

        这厮哪里晓得,大元皇帝已经对岛倭国动怒,正在打造战船,训练水师,要动手讨伐岛倭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