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土地爷?

第二章 土地爷?

        “抓个屁的狐狸,方才我拘押着的一个鬼魂被人给劫走了,我追踪到了这里,不见踪迹,所以才叫你这个糟老头子出来问问,把那狐狸精的洞府告诉我,肯定是狐狸精干的好事。”

        土地哈哈大笑,说道:“你抓鬼也有个千八百年的了,怎么如今竟然把鬼给丢了,定是你疏于职守,才有此恶果。”

        白无常急的直跳,见这老家伙一脸的坏笑,不疼不痒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这气儿就不打一处来,把手里的哭丧棒一举,怒道:“在不给我捡重点的说,小心我这哭丧棒抽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土地见白无常急了,忙摆手说道:“七爷,别着急,开个玩笑,那狐狸精住在这山里,俗话说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抓那狐狸也不急在一时。”

        白无常见这土地废话连篇,没完没了,气的直跺脚,说道:“能他妈的不着急吗,天天打雁,如今被一只小家雀儿啄了眼,惩罚倒是小事,这事儿要是传便鬼界,让我这张千年老脸往哪搁?”

        土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有道理,有道理,事情虽小,面子是大。”

        白无常听土地这么说,默不作声,等着土地交代下文。谁知土地腆着一张老脸说道:“七爷赶了这么远的路,想必也是累乏了,不如到小老儿那里喝杯茶,歇歇脚,养足力气在找那狐狸精的晦气。”

        白无常双腿一软,差点给土地老儿跪下,一双鬼眼泪眼朦胧,瞧着土地,央求道:“爷,您是我爷,行了吧。算我求求你,那老狐狸精到底在哪?”

        土地见白无常这幅德行,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打了个激灵,说道:“看见前面那个山峰了没,过了那个山头,在往右转,有一个一指峰,峰下就是那狐狸的洞穴,老狐狸修行千年,有些道行,你要多加小心,劝你还是回去找些帮手。。。。。”

        白无常不等土地说完,瞪了土地一眼,把脚一跺,起在空中,早去的远了。转过山峰,果然见右手边有一处高高耸立的山峰,像一根手指头似的直插云霄,暗道这土地老儿罗里吧嗦,倒是没哄我。降落在山峰脚下,明月高悬,这一处清风徐徐,真可谓是天清气朗。

        游目四顾,奇花在旁,瑞草遍地,树木郁郁葱葱。白无常赞叹一声:“这只骚狐狸倒是挺会选地方,这一处景色秀丽,气候宜人,果然是一处不错的修行场所,不知一只狐狸精要拿魂魄何用?”

        转了一圈,不见有什么洞府,四下里草丛摸索了一遍,忽见左首边荆棘丛生,一股黑腾腾的妖气弥漫空中。

        白无常心中一喜,暗道看来就是这里了,口中念念有词,张开口一喷,一股火焰直喷到荆棘丛中。一片荆棘登时燃起了熊熊大火,四下里照的一片通明,不片刻之间,烧成了一片飞灰。

        白无常刚要举步,突见半空里白影一闪,一个娇媚入骨的少女声音喝道:“哪里来的野鬼,竟然敢到姑奶奶的洞府门前撒野。”

        白无常定睛瞧看,只见来人柳叶弯眉,樱桃小口,嘴唇血红,脸色bái    nèn,身材婀娜,仿佛是天上仙女一般,手持一柄长剑。

        白无常将哭丧棒一扬,说道:“我乃是阴间的差官,白无常谢必安是也,你就是从我手下夺走魂魄的狐狸精么?”

        女子呸的一声,骂道:“姑奶奶管你是黑无常还是白无常,一个小小的吊死鬼有什么能耐,你押着的那个小鬼就是姑奶奶夺走的,姑奶奶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白无常一听大怒,喝道:“一个小骚狐狸敢在本老爷面前发泼撒野,看本老爷收了你。”举起哭丧棒,当头击去,女子将手里长剑一抖,架住哭丧棒,长剑斜削,沿着哭丧棒向白无常五指削去。

        白无常急退一步,张开口,呼的一声,喷出一口火。女子抛出手里长剑,念念有词,长剑化成一团白光,如同一面盾牌将火挡住。

        “呦呵,我擦,骚狐狸还会运使飞剑,看是本老爷的哭丧棒厉害,还是你的小飞剑厉害。”将手中哭丧棒一抛,双手连指,一道白光直奔剑光而去,半空中只见两团白光你来我往,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交战良久,两团白光不相上下,白无常暗自焦急,没料到这个老骚狐狸竟然这么厉害,思忖:我这哭丧棒也是阴间神兵,和八爷范无救的哭丧棒称为阴阳两极棒,若是八爷在这里,阴阳两极棒同时出手,谅这只骚狐狸也不是对手。这阵子又不能回去找八爷,这可咋办呢?

        忽听后边阴风阵阵,一个声音高声叫道:“七爷不用着急,我来帮你。”紧接着一道黑光从身旁掠过,快如闪电,直奔剑光而去。

        那女子果然招架不住,呼喝一声,将剑光收去,架起云头,落荒而逃。

        七爷喜道:“八爷你来的可真及时,咱们先去这骚狐狸的洞府看看,倪多事八成就在里面。”

        倪多事昏昏沉沉,模糊当中忽然闻到一股香气,精神一震,睁开双眼,只见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旁边桌上灯烛耀眼,帷幔床被具都是粉红色,心中暗想这是到了哪里?

        “救我,救我。。。”,声音微弱,倪多事吓了一跳,一坐而起,叫道:“谁在说话,你在哪里?”

        “我,我就在,就在,你旁边啊,”声音断断续续,仿佛要断气一般。

        倪多事瞥眼看去,身旁躺着一个年轻的后生,面色惨白,几乎透明,一双死鱼般的眼睛紧紧盯着倪多事。

        “你是谁啊?怎么会在这里?”

        “别,别提了,你也是,也是被那狐狸精,抓来的。你先,先去那桌子,桌子下边,的抽屉里取,取一个,一个瓷瓶。”倪多事翻身下床,拉开抽屉,果然见到一个晶莹碧绿的瓷瓶。

        “快,快倒出,倒出一粒,丹药,给我服了。”倪多事打开瓷瓶,一股清香透鼻而入,伸出手掌,倒出一颗丹丸,血红如玉,隐隐的透出丝丝红光。

        倪多事将那颗丹丸给那个年轻人服下。

        那年轻人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缓了一缓,说道:“好多了,多谢你救命之恩,差一点就魂飞魄散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倪多事?你呢,叫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