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李还珠

第五章 李还珠

        倪多事看罢多时,身子发颤,说道:“白老弟,我看咱俩还是去白仙镇旁边的坟圈子为好,这个地方瞅着邪性。”

        白生笑道:“怎么的,你还怕鬼不成?别忘了,咱俩现在可都是鬼,越邪性的地方越适合练九转阴经。”

        倪多事想想也是,凝目向树木林立的坟堆当中望去,想找寻一个合适的所在修炼九转阴经,忽的发现前面十余丈处有两道绿光,时隐时现,倪多事吓了一跳,忙将白生负在背上,抄起那把黑色的大刀。低声说道:“白老弟,你看前面那冒绿光的,会是什么东西?”

        白生也看见了,说道:“那也没什么大惊小怪,不过是一些野狗野狼之类的,不信咱走过去看看。”

        倪多事右手握了握手中的黑刀,说道:“看看就去看看,现如今咱俩都变成鬼了,还怕有什么野兽咬我们吗?”

        倪多事背着白生缓缓的走上前,月上中天,银色的月光照在坟地之中,一层淡淡的薄雾弥漫开来,倪多事逐渐靠近,忽的听到一阵“格叽格叽”的声音,倪多事绕到一处坟地之后,探出头张望,心中登时一紧,只见一条硕大如牛的狗摇着尾巴,正在咬噬一具尸体。

        尸体肚子被巨犬撕咬开来,鲜血肚肠洒了一地,巨犬的獠牙在月光下闪闪放光,嘴里鲜血淋漓,鲜红的舌头舔来舔去。

        倪多事看的直反胃,心道幸亏现在变成鬼了,要不把胃都得吐了出来。那巨犬正吃的香甜,忽的一阵阴风吹过,巨犬猛然抬起头来,撇着头向旁边看了一眼,眼神中竟流露出惊恐之色,似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夹着尾巴匆匆的钻入树丛当中。眨眼间消失不见。

        倪多事和白生心中都疑惑不定,顺着巨犬的眼光瞧去,远处遥遥的有一个白影,肩头似是扛着什么东西,那人影来的好快,轻飘飘的走到刚才巨犬吞咬尸体的地方。

        倪多事和白生这才看清,原来是一个美貌的女子,脸色粉白,眉目如画,身条婀娜,肩上扛着一个人,看身形像是一个男子。

        倪多事心中暗暗称奇: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子力气倒是不小,在如此崎岖的山道当中扛着一个男子犹如无物,不过大半夜的,一个漂亮的女子扛着一个男子要做什么呢?倪多事和白生百思不得其解,具都定息凝神的看去。

        只见那女子将扛在肩头的男子放下地来,右手突的一伸,接着只听“啊”的一声惨呼。静夜当中,这一声叫的极为突兀惨厉。倪多事吓的一哆嗦,右手一松,单刀“扑”的一声,掉落在地,林子中扑落落一阵响动,惊起一群鸟雀飞入天空。

        幸得这群鸟雀的飞腾之声,掩过单刀的落地之声,倪多事和白生才没有被发觉。

        两人但见那女子右手拖着一个心脏,放在嘴里大嚼,鲜血自那女子的樱桃小口流出,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仿佛吃一个汁水淋漓的大蟠桃一般,片刻间将那颗心脏吞在肚中。

        那女子吃完心脏,舔了舔右手,似是意犹未尽,左手将尸首一推,尸首倒伏在地。接着转身向来路而去,轻飘飘的如同一阵风一般,转瞬消失不见。

        倪多事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屏住气息,静静的等了一会,不见那巨犬回来,也不见那女子折回,这才绕过坟头,走到近前查看。只见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八具尸体,每个死尸的胸口都有一个大洞。其中七具死尸的肚子破烂不堪,肠子碎肉遍地都是,想是被那巨犬撕咬所致。

        白生见八具尸体死的都是惨不忍睹,其中七具尸体面目全非,难以看清模样,招呼倪多事走到那具刚死的尸体之前,借着月光一瞧,不由的大吃一惊,说道:“这人是我们白仙镇的人,离我们家不远,开着一家烧饼铺,我活着的时候经常去他家买烧饼,没想到死的这么惨。”

        倪多事说道:“这女子不知是什么妖怪,地上的八具尸体,想来都是这女子干的好事,白生老弟,你说咱两个孤魂野鬼干的过那个女子吗?”

        白生说道:“你看我这个样子,能和那个女子交手吗?要打也是你自己打,你手中的那把刀黑漆漆的,寒气逼人,不如你自己先去和那女子动手试试,说不定一刀就把那女子劈死了。”

        倪多事回身捡起刚才掉在地上的单刀,说道:“刚才那头巨犬看上去凶悍的紧,那女子虽然长的小巧玲珑,可是巨犬远远的瞧见那女子,掉头就跑,可见那女子可比这巨犬厉害多了,不如我们先拿这巨犬试试刀,若是咱打不过这头畜生,这畜生总不能张嘴把鬼给咬了吧。”

        白生说道:“当务之急,咱们还是先找寻一个僻静的所在炼功才是,提高咱们的修为,没准儿能和那个妖怪一拼。”

        倪多事点头称是,当下四处搜寻,白生看到地下到处都是残肢断骨,点点斑斑的血迹早已干涸,心中猛然一惊,叫道:“不好,那女妖怪在我们白仙镇出没,指不定害了多少镇上的无辜百姓,刚才死的那个是我们家的邻居,若是我们家被那女妖怪盯上,岂不是凶多吉少?”

        白生越想越担心,说道:“倪老弟,要不你背着我回我老家看一看吧。”

        倪多事劝道:“你现连走路都困难,回去也是没用,我料那个女鬼刚吃完人心,就算是害人,也得等到明天晚上了,还不如静下心来修炼九转阴经呢。”

        说话之间,倪多事看见右手边有一具硕大的棺材,走到近前,只见棺材盖子掀开一半,里面铺衬华丽,没有尸体,另有一些陪葬的珠宝首饰。棺材旁有一个老大的墓穴,看样子像是有什么东西挖开了墓穴,将这个巨大的棺材拖了出来。

        倪多事扫视一周,见一个墓碑倒在一旁,走过去观看。白生看了一遍碑文,说道:“看来这墓中的女子叫做李还珠,死了近一百多年了,近来棺材不知是被什么东西给扒了出来,看这棺材里边的陪葬品,还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倪多事将白生放在墓碑上,蹲下身去查看,地上印迹杂乱,像是某种野兽的足印,倪多事回头说道:“看样子像是被刚才那只巨犬刨出来的,就是不知道这棺材是怎么被挪过去的,棺材里的尸体又去了哪里?莫非诈尸了不成?”

        白生瞧着棺材墓碑想了半天,不知所以然,看到那棺材硕大,忽的灵机一动,说道:“倪老弟,我看咱两个盘膝坐在这棺材里炼功怎么样?若将棺材盖子盖上,岂不是白天也能炼功?”

        倪多事一听之下,惊喜不已,笑道:“还是白老弟聪明。躲在这棺材里可安全多了,荒郊野外的,也没人来打扰。”当下将白生抱起放在棺材当中,接着把刀放在棺材底部,自己坐在棺材的另一侧,两人抬手将棺材盖子盖上。各人盘膝坐定,照着九转阴经的修炼法门用功习练。倪多事和白生藏于棺材之内,各自依照九转阴经的法门修习,乱葬岗中树木茂密,杂草丛生,枉死冤屈之人甚多,四面环山,阴气常年郁积不散,浓厚阴郁,纵是夏天午时,乱葬岗中依然是阴风习习。

        倪多事和白生藏身的棺材,正在乱葬岗的中心,乱葬岗中的阴气汇聚凝结,流于中心,正合了八方聚阴之数,恍如一个小小的阵法,不多时,棺材中散出浓郁的雾气,顺着缝隙飘出,那雾气初时显白,越到后来,颜色愈深,到最后变成了黑沉沉的雾气。腾腾的直冲天际。

        两人在棺材中进入无我之境界,不知时光流逝,晃眼之间,早已过了七天。原来九转阴经在修炼时不同于凡人修炼,凡人终须吃喝拉撒睡,受**所限,修习毕竟缓慢,鬼则不同,不眠不休,七日只间,倪多事就觉自会阴徐徐的流进阴气,流转全身,清凉舒适,初时缓慢,其后越来越快,不可控制,不多时,全身又慢慢的变的燥热,自脚底涌泉渐渐生出一股阴火来。

        原来倪多事曾在狐狸洞将胡媚娘辛苦炼制的阴丹恍如吃豆子般的吃了个精光,这阴丹乃是胡媚娘费劲心血,搜遍天下至阴之人,取其魂魄炼制而成,若能集齐七七四十九粒,方能起使修炼九转阴经,勘勘寻了四十八个,第四十九个再也寻访不着。

        胡媚娘心中焦躁,一日夜里出外寻访,可巧儿撞到黑白无常两位阴差引魂入地府,见到倪多事身上阴气凝重,被白无常捆魂锁锁住,兀自说个不停,料定倪多事就是至阴之魂。

        胡媚娘访求多日而不可得,此时一见,登时心中欢悦,冒险将倪多事抢了过来,不料其后黑白无常追踪而至,终于坏了好事。

        倪多事得阴丹之力,又得这个恍若阵法的聚阴阵,忽忽七日间,修为竟然达到了第三层,自无形而至有形,全身阴气流转快异绝伦,倪多事未修炼到第三层时,只觉全身一片清凉,舒服之至,哪知修为越深,全身越来越热,自脚底涌泉穴忽的发出一股阴火。

        这股阴火非同寻常,乃是至阴下生出的真阳之火,倪多事就觉脚底板疼痛难忍,想要停止修炼,竟然动弹不得,那股阴火腾腾的直欲上行,眼见便要受尽阴火焚身之苦,魂飞魄散。

        忽的棺材一阵剧烈的抖动,翻转了几个圈子,棺材中的金银首饰撒满了一地,倪多事和白生也被晃出棺外。

        白生修为虽慢,也修炼到了第二层,此刻突然被外力甩出,忙身子一伸,站立起来。四顾查看,只见一轮圆月当空,将地下照的亮如白昼,那只眼里冒着绿光的巨犬站在身前三丈处,獠牙寒芒闪烁,嘴里呼呼的直喷热气,口水滴滴答答的掉在地上。

        白生猛然一惊,忙纵身后跃,这一跃竟然飘忽轻捷,纵出数丈有余,这才意识到自己能动了,心中惊喜交集,忍不住的叫道:“倪老兄,我能动弹了,这九转阴经果然非同凡响,以后就不劳倪老兄背着小弟行走了。”

        呆了一呆,不闻倪多事说话。眼看那巨犬一对绿眼直勾勾的望着前方,顺着巨犬眼光一看,不由的大吃一惊。只见倪多事盘膝倒在地上,身上冒出一团火光,这火光诡异绝伦,颜色呈青紫色。

        白生曾将九转阴经看完,知道这是阴火焚身的现象,急的抓耳挠腮,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眼看倪多事瞪着一双眼睛,似是忍着极大的痛苦,一动不动的倒在当地。

        白生心中一动,在地下捡起一根树枝,纵身跳到倪多事身前,心想若是能用树枝推得倪多事动一动,或许能将倪多事阴火焚身的状态解了。哪知那树枝甫一接触倪多事身体,发出一片黑色的火焰,登时化为乌有。

        白生吓了一跳,将手中剩下的半截树枝抛在地上,又将一块石碑拿在手里,抬手往倪多事身上推去,那石碑冰凉坚硬,料想不能被火焰点燃,万没料到那石碑刚一接触到倪多事,竟然也和那树枝一样,发出一片黑色的火焰,随后被烧的灰都不剩一点。

        白生这下可没了主意,站在一旁急的直跺脚,正在彷徨无计之时,忽的眼前白光一闪,一双厉爪猛扑而至,白生躲避不及,暗叫不好,这下可要葬在狗嘴里了。把眼一闭,闭目等死。

        猛然听到“嗷”的一声,叫声凄厉惨烈,白生心中一颤,睁开双眼,只见那只巨犬急退数步,前腿的两个爪子早已没了踪影,鲜血流了一地。

        白生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无形之体,那头巨犬碰不到自己。

        原来这只巨犬正要去觅食,途中见到倪多事和白生躲藏的棺材隐隐的泛出一丝丝青紫色的光芒。还以为棺材中有什么宝贝,卯足力气,一头撞了过去,将棺材撞的翻了几翻。

        没料想宝物没撞出来,却撞出一个人来,又见那人盘膝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全身散发出淡淡的青紫色光芒。巨犬眼见气氛诡异,不敢贸然上前,双目紧紧盯着倪多事,越看越是饥饿,心想长这么大吃的都是冷冰冰的死人,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活人,而这活人看上去还不能动弹,天可怜见,让我吃一顿热乎饭。

        巨犬想到这里,在也忍耐不住,纵身一扑,一跃而上,双爪刚搭在倪多事的右臂上,早已被倪多事周身的青紫色火焰点燃,巨犬只觉一阵剧痛传遍全身,这剧痛直透心底,一声惨叫,忙忙的向后跃开。

        这一下直把巨犬狠的牙根儿都痒痒,嘴里咬的咯咯作响,万没想到一顿美食没吃成,俩前爪反倒莫名的没了。

        巨犬匍匐在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鼻中忽然闻到一股清冷的气息,低头一看,见是一把黑漆漆的大刀,心中大喜,用嘴叼住刀背,头颈猛的一甩,将那把黑色的大刀甩出。黑色的大刀夹着一股劲风,直奔倪多事而去。

        白生看的清楚,忙从地下捡起一块破碎的石碑,用石碑一挡,不料那黑色的大刀锋利绝伦,无声无息的将石碑砍为两截。急往倪多事的双脚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