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驼背老头

第七章 驼背老头

        ”

        众人七嘴八舌,都道鲁长脸说的对,刘胖子脸色胀的通红,怒道:“就算不去我家,可也不能去你这个大驴脸家。”

        鲁长脸笑道:“那是自然,我的脸长,难道我自己不知道么?要不怎么能取名叫鲁长脸呢?不像有些人,明明肥头大耳,却是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蒋义长的人高马大,是这些人的头目,耳听大家熙熙攘攘,早就有些不耐烦,扶着白衣女子说道:“大家还是静一静的好,治疗小娘子的伤势要紧,我家有治疗跌打损伤的良药,还是先把小娘子让到我家吧。”

        蒋义说完,偏过头去对那白衣女子说道:“不知小娘子意下如何,若是不嫌弃,就请到我家暂时居住一段时间,待你伤势好了之后,再做打算不迟。”

        白衣女子深施一礼,盈盈说道:“但听大哥的安排就是,小女子这厢多谢了。”

        众人见此女子如此说,也都想只好如此了,刘胖子在一旁瞪着一双豹子眼,气的呼呼直喘,毫无办法,眼睁睁的瞧着白衣女子跟着蒋义而去。

        倪多事和白生两人一直在众人后面看着,见这女子虽然身穿白衣,可是相貌较之前乱葬岗中看到的那位女子颇不相同。深夜当中,出现这样一个女子,两人都觉奇怪。

        倪多事看了半天,见这女子除了长的相貌好看,身材婀娜,举止动作和寻常女子无异,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

        白生却是瞧的眉头直皱,对倪多事说道:“倪老兄,这女子有些奇怪,恐怕不是什么寻常人物。”

        倪多事微感讶异,问道:“白老弟为何这么说,我看这女子除了举止有些轻佻外,和常人也没什么不同啊?”

        白生用手指了指倪多事的鼻子,问道:“你的鼻子还好使么?莫非你修炼到了九转阴经第三层,嗅觉反倒不好用了?”

        倪多事听白生如此说,忙提鼻子闻了一闻,只觉空气当中有一股浓浓的香气,但想女孩子家涂脂抹粉,有一些香气也没什么不正常啊,正欲问白生是怎么回事,忽然自那香气当中闻到一丝腐臭的气味,这气味若有若无,被那浓香掩盖,若不是细细留意,决然分辨不出。

        倪多事猛的一惊,说道:“不错,这浓香的气味里有一股死尸腐烂的味道,却不知这股腐烂的气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莫非这附近有什么尸体发臭了不成?”

        白生怒了努嘴,说道:“你走到那女子近前看一看,可有什么不同?”

        倪多事点了点头,迈步拦在蒋义和那白衣女子面前,笑呵呵的说道:“蒋大哥留步,我看这白衣女子有些面熟,好像我失散多年的妹子,不知姑娘的芳名叫什么?”

        倪多事一边说一边凑到那女子面前,细细打量,提鼻子闻了一闻,果然那腐臭之气又重了几分。

        白衣女子脸上露出不愠之色,抬眼睛看了一眼倪多事,说道:“小女子名叫李还珠,在家中是独生女,可没听我爹娘说过我上头还有一个哥哥。”

        蒋义本来在看到李还珠后,一颗心早就全部放在李还珠身上,正想美滋滋的把李还珠带回家中,好好温存一番,没料到斜刺里跳出一个倪多事来,大声喝道:“臭小子当真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胡乱认起亲戚来,听到了没,小娘子说不认识你,还不给我滚到一边去。”

        倪多事听到“李还珠”三个字,隐隐的觉得有些耳熟,总觉的好像在哪里听过,略一凝思,这才想起,自己和白生在乱葬岗中见到的那个坟墓,墓碑上就注明了李还珠,只不过不确定眼前的李还珠和那个是不是同一个人,或许仅仅是同名也说不定。

        关老火冷笑一声,说道:“小白脸果然都没什么好心眼子,看到人家姑娘漂亮,就借机搭茬勾搭,你小子来历不明,我们要拿你去见官,有空儿还是考虑考虑自己的安危吧。”

        鲁长脸也笑道:“关老火说的不错,这小子色胆包天,见到美女什么都忘了,都这当口了还想着泡妞,大伙拿住这淫贼,最近镇上失踪的几十口人就着落在这个淫贼身上了。”说罢大手一挥,十几个人将倪多事团团围住。

        白生眼见人多,料定见了官后就算有理也说不清了,低声对倪多事说道:“倪老兄,三十六计,溜为上策,咱们先逃走吧。”

        倪多事答应一声,提起手中长刀,作势向身后一人砍去,那人眼见来势凌厉,一股炙热的刀风扑面而来,不由的心惊肉跳,急忙向旁避开,倪多事本就是装装样子,见那人躲开,脚下用力,跃起数丈,晃眼之间,消失在浓浓的夜色当中。

        众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觉得不可思议,心中砰砰直跳,均想:今天恐怕当真是遇到鬼了,否则的话活人怎会跑的这么快?想到此处,哪里还有人敢去追倪多事?更何况就算去追,又哪里能追的上?都是摇了摇头,脸上均露出恐惧之色,不得已,为了大伙的安全,只得举起火把接着在镇上巡逻。

        李还珠见到倪多事飘然而去,眉头皱了皱,随即恢复平静,一声不响的随着蒋义回入蒋义家中。

        倪多事奔出里许之外,回头瞧去,不见有人追来,这才站在路旁等白生过来。白生走到倪多事近前说道:“倪老兄,你这逃命的本事恐怕无人能及,以后就算遇到打不过的,也能溜之大吉了。”

        倪多事哈哈一笑,说道:“就是还没学会飞,对了,刚才那白衣女子自承叫做李还珠,你说会不会是乱葬岗中墓碑上的那位?”

        白生回头望了望,看到蒋义、关老火这些人全都步入镇中,不在镇口守候,说道:“李还珠是不是乱葬岗上墓碑上的那位,这都不要紧,这白衣女子虽然外表看不出什么破绽,不过身上隐隐的透出死尸一般的气息,依小弟看来,这白衣女子纵然不是吃人心的那个,也绝不会是什么善茬子。”

        倪多事见白生脸上神色郑重,知道白生所说不假,说道:“蒋义将此女带回家中,恐怕会有性命之忧,白老弟,你知道蒋义家在哪里吗?不如咱俩趁着现在镇口没人,找到蒋义家去,暗中观察一番,若是李还珠加害蒋义,咱们也能救他一命。”

        白生笑道:“小弟正有此意,这蒋义和我虽然不熟,平时和我家还是有些来往的,事不宜迟,咱俩现在就跟过去吧。”

        白生和倪多事并肩而行,两人奔行迅速,行到镇口,果然见到巡逻的众人都走向街心,白生招呼倪多事转向小巷,小巷当中黑漆漆的,倪多事跟着白生连转了几个弯,过不多时,忽听见前面拐弯处有人说道:“小娘子,前面就到我家了,你的小腿还疼吗?等回到我家了,哥哥好好给你看看。”说话声音轻浮乖巧,正是蒋义的声音。

        接着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有劳蒋义哥哥了,能遇到蒋义哥哥这样的好人儿,真是小女子毕生的荣幸,小女子以后一定好好的报答蒋义哥哥,但有吩咐,小女子照办就是。”蒋义听到李还珠这么说,乐的合不拢嘴。

        李还珠腿上有伤,和蒋义同行,自是行走的不快,白生和倪多事听到说话之声,慌忙停了下来,白生招了招手,示意倪多事躲到街角的一颗大树之后,两人探头张望,只见蒋义左手搂在李还珠的腰间,右手举着火把,两人走到一处大门前,蒋义抬手轻轻打了打门,但听“砰砰”两声,静夜当中,敲门声传出老远。

        过不多时,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是谁啊?门外是蒋义吗?”蒋义低声说道:“是我回来了,老管家快快开门。”

        “吱呀”一声,大门开处,从里边走出一个驼背老头儿来,那老头儿老眼昏花,耳朵倒是好使,将蒋义让进门内,丝毫没注意到多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待得蒋义和李还珠走入,老头儿重新将门关上,回入自己房中接着入睡。

        倪多事和白生转出树后,走到蒋义家门前,倪多事将耳朵贴在门上,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过得一会,再无声息,想是蒋义已经和李还珠走入屋内。

        倪多事和白生飞身上墙,跳入天井当院,倪多事看着白生轻飘飘的落入园中,低声笑道:“白老弟,你现在是无形之体,难道就不能穿墙而入吗?干嘛还要像我一般跳下来?”

        白生啐了一口,说道:“刚做鬼没多久,哪想到这么多,我可不敢尝试,万一卡在墙里面,进退不得,不是糗大了,别开玩笑,干正事要紧。”

        两人环顾左右,见蒋义家院落宽大,正对着有八间上房,左右又各有三间,其中从左首边一间房中的窗户中透出暗淡的灯光,两人缓步走到窗下,侧耳细听。倪多事和白生躲在窗外,屋内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只听那白衣女子低声说道:“蒋大哥,你别着急,小妹的小腿疼的厉害,你先帮我找一些伤药抹上。”

        蒋义笑道:“差点忘了小娘子腿上的伤,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倪多事和白生耳听蒋义从里屋走向外屋,倪多事忍不住的抬起头来,用手指轻轻的捅破窗纸,向里张望。屋内灯火通明,李还珠坐在床边,床头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面铜镜,只见李还珠正对着镜子照来照去,嘴角斜笑,似是对自己的样貌颇为满意。

        过不多时,蒋义拿着治疗跌打的药酒走进屋内,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前,急切的蹲下身子,淫笑道:“好妹子,待哥哥给你抹上药酒,这药酒专治跌打损伤,极为灵验。”

        蒋义左手拿着药酒瓶子,右手将李还珠的裤脚卷起,将药酒倒在手上,往李还珠的小腿上抹去,灯光掩映下,李还珠的小腿洁白莹亮,蒋义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将李还珠的小腿抬到眼前,伸出舌头舔了一舔。

        李还珠咯咯而笑,说道:“蒋大哥你太坏了,弄得小妹的腿又痒又麻,小妹的腿伤都不觉的疼了。”

        蒋义听到李还珠的娇笑声,更是骨软酥麻,难以自制,站起身来,一把将李还珠抱住,说道:“小娘子你实在是太漂亮了,哥哥我狠不得把你吞到肚中方能干休。”说着就要动手动脚,谁知李还珠双手推开蒋义,笑道:“蒋大哥,你也忒着急了些,小妹我逃了一天一夜,到现在为止都没吃过东西呢?”

        蒋义一拍脑门,说道:“都是哥哥的不是,考虑的不够周到,这就去厨房为你准备饭菜。”说完转身走出房门。

        倪多事和白生忙忙的俯下身子,蒋义开门出来,急匆匆的走向东厢房,随后东厢房亮起灯光,接着听到一阵轻微的响动,看来是蒋义在轻手轻脚的准备饭菜。

        白生用手指了指窗户,随即凑到窗前倪多事捅开窗纸的那块,向里张望。倪多事暗自好笑,轻轻的直起身子,重新点了一处窗纸。

        只见李还珠从床边站起身来,转过身去,背对着窗户,房内忽然生出一股青烟,李还珠缓缓的转过身子,青烟朦胧中,一个全身枯干的尸体呈现出来,倪多事和白生各自吓了一跳,相互看了一眼,又是害怕,又是惊异,两人稳了稳心神,重新向里张望。

        那具干尸双手捧住一张画卷,将画卷平铺桌上,画卷里画着一个美女,浓眉秀目,正是李还珠的模样。干尸从旁边拿出一支笔来,对着画卷画了寥寥数笔,倪多事和白生从窗户中只能看到的侧面,忽然桌旁的烛光晃了几晃,两人不约而同的同时看向桌上的灯烛。

        忽的看见灯烛旁的铜镜上清清楚楚的映出一张可怕的面庞来,那面庞皮肤黑紫,皱纹堆垒,双目深陷,黑洞洞的不见眼珠,嘴里牙齿寒光闪烁,血肉模糊,像是刚吃完生肉一般。

        这具干尸手握笔杆,动来动去,右手上森森白骨,锋利修长的指甲在烛光摇曳当中闪闪生光。忽听“啪”的一声响,干尸将笔掷在一旁,随即双手捧起画卷,往身上一披,猛的原地转了个圈子,青烟散去,一个俏生生的美女站立床前。

        倪多事和白生具都看的目瞪口呆,头皮发麻,只见李还珠对着镜子看了半天,倪多事和白生从铜镜当中看去,镜中的李欢珠红唇娇艳欲滴,脸色更显bái    nèn,头发乌黑锃亮,果然这一番忙碌,更增李还珠娇艳之色。

        李还珠收起笔墨,藏在怀中,重新坐在床前。又过一会,蒋义捧着一张托盘走进房内,托盘中盛满饭菜,更有一个酒壶,两个酒杯。

        蒋义分别将盘中的酒壶饭菜放在桌上,说道:“让小娘子久等了,看看哥哥做的饭菜合不合胃口。”蒋义在两个酒杯中分别斟满,笑道:“这是我自家酿的陈年老酒,也请小娘子尝一尝。”

        李还珠望着蒋义,忽然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说道:“没想到蒋义大哥对我这么好,小妹心中欢喜,真是不知道怎样才能报答蒋大哥的收容之恩。”

        蒋义见李还珠哭的梨花带雨,更是让人爱恋,伸手抹去李还珠脸上的泪痕,说道:“小娘子若是不嫌弃,以后就住在这里,哥哥这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你先吃些饭菜吧,不要想太多。”

        李还珠答应一声,拿起碗筷,随意吃了几口,说道:“蒋大哥,不知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小妹若是长期住在府上,可有什么不便么?”

        蒋义听她这么一说,尴尬的一笑,说道:“家中只有一个妻子并两个丫鬟而已,再有一个就是看门的李老头儿了,此外更无旁人。”

        李还珠站起身来,深施一礼,脸上神色为难的说道:“既然蒋大哥已经有了妻室,小妹在这里多有打扰,还是离开此地为好,以免蒋大哥为难。”

        蒋义见到李还珠要走,急忙上前拦住,说道:“小娘子你多想了,我妻子素来贤惠,而且我娶妻多年,到如今膝下无子,我妻子早就允我在多取一房妻妾,哪里会有什么不便之处,你尽管放心住了下来,我妻子见到你,高兴还来不及呢,绝不会来驱赶小妹。”

        李还珠举起手中的酒杯,笑道:“蒋大哥,小妹先陪你喝几杯酒吧,白天的时候小妹还是尽量出去的为好,终身大事,在禀过父母之前,小妹不敢擅自做主,暂且还是不要让嫂夫人知道我在此间,以免多生事端。”。

        蒋义猛的一愣,随即两眼发直,似是傻了一般,呆呆的转过身子,如同梦游一样,走回自己的卧室。

        只听李还珠冷笑一声,嘿嘿笑道:“若不是白仙镇近来防范严密,镇上的青年男子都聚拢起来巡逻,我何至于如此费事,如今且在你这里待上几日,待我想办法将白仙镇上的青年男子人心吃光了之后,再来取你的狗命。”

        李还珠自言自语唠叨了一阵,转身走出房门,倪多事和白生在窗外听的清清楚楚,见李还珠开门而出,早就躲在了墙角,深夜当中,李还珠飘身跃出围墙,飘然远去。

        倪多事和白生随后跟着出来,四下里一望,街道小巷众多,哪里还有李还珠的影子?

        倪多事急的直跺脚,说道:“白老弟,我猜这个女鬼就是乱葬岗中吃人心的那个,这女鬼描眉画眼,指不定能画出多少个不同的美女样子来。”

        白生点头赞成,说道:“倪老兄说的很对,如今咱们赶紧追上李还珠,这李欢珠深夜出去,必是想法害人去了。”

        倪多事道:“这女鬼身法快捷,早就不见了踪影,上哪里找去?”

        白生提鼻子闻了闻,说道:“这女鬼身上气味浓厚,咱们跟着气味走,必能寻到。”

        倪多事一拍大腿,说道:“还是白老弟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不等白生说话,手提冥炎刀,闻着李还珠身上留下的香气追了下去。此时已是三更时分,天上星月暗淡,两人寻着气味转去转来,转来转去,不知不觉间,寻到了街心上,只见鲁长脸、关老火等人兀自在街上巡逻,这些人手持火把,似乎有些累了,走到街旁的一个木屋当中坐下。

        这木屋虽是有些简陋,但是搭建的颇为宽大,里面桌椅甚多,茶水点心充足,原来是为了这些人在街上巡逻累了在此安歇之用。

        倪多事和白生寻着气味追到这里,忽然起了一阵凉风,将气味吹的了无影踪。两人用力嗅了嗅,再也闻不到一丝香气。

        倪多事锤头丧气的站在街角,向白生问道:“白老弟,这次你还能有什么办法追踪到李还珠那个女鬼吗?咱俩还不如在蒋义家直接动手,当场戳穿李还珠就好了,省的现在这么麻烦了。”

        白生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在蒋义家动手,难保这女鬼狗急跳墙,到时咱俩一时制不住这女鬼,岂不是将蒋义一家老小的性命都搭进去了?”

        倪多事想想也是,说道:“那你说现在如何是好?还能上哪里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