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黑色大刀

第十章 黑色大刀

        倪多事和白生眼见桌上烛火发出诡异的青绿色光芒,知道是有妖物作祟,白生刚叫得一句,只听“吱呀”的一声,门扉开处,一股冷风吹了进来,吹的桌上烛火摇曳,登时灭了。

        两人心中一惊,倪多事更是一把将冥炎刀抓到手中,眼光都望向门外,清冷的月光洒将下来,但见外面空无一人,屋内昏昏暗暗,倪多事提刀走到门口,白生跟在后面,两人走出门外,四顾查看,园中清清冷冷,哪里有人?

        忽听背后有人咯咯娇笑,两人猛然一惊,慌忙回过头去,屋内灯火不知何时点燃,一个俏丽无双的女子一手托腮,一手捂嘴,坐在桌旁,正自笑个不住。却不是胡媚娘?

        倪多事和白生各自舒了一口气,暗道该来的早晚会来,躲是躲不过的。白生更是担心胡媚娘伤及父母兄弟,急步走回屋中,低声喝道:“胡媚娘,你到我家中来此何干,莫不是害了我的性命,还想害我的家人不成?”

        胡媚娘伸出右手,随手朝门外一指,那扇门无风而动,竟然自己关上了,白生和倪多事回头瞧了瞧,都想自己可没这般本事,想起在一指峰下狐狸精洞口看到胡媚娘用飞剑和白无常激斗,心下都是砰砰直跳,恐慌不已。

        倪多事手中紧紧的握着冥炎刀,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胡媚娘,但教胡媚娘稍有异动,即可下手狠劈。

        胡媚娘望了望白生,又望了望倪多事,忽然柳眉高竖,怒声喝道:“你们两个小王八蛋,从我这里得了多少好处?将我辛苦炼制的阴丹一股脑的吃完,偷我经书宝刀,如今倪多事更是修到九转阴经第三层,转为有形之体,嘿嘿,真不知老天爷怎会对你两个这般照顾,枉我历经千辛万苦,炼制阴丹,没想到到头来却便宜了你们。”

        胡媚娘话刚说完,忽然自胡媚娘背后甩出两条毛茸茸的尾巴,一条卷向倪多事,一条卷向白生,白生猝不及防,被一条狐尾紧紧缠住,动弹不得,但觉狐尾越束越紧,呼吸一滞,竟然说不出话来。

        倪多事则是早就有所戒备,眼见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卷到,手中冥炎刀随手斜撩,砍向狐尾,哪只这一条狐尾竟然是灵动之极,忽然缩了回去,倪多事一刀砍空,瞥眼一看,眼见白生被缠的脸色紫胀,脸上痛苦难当,慌忙反手下砍,劈向缠住白生的尾巴。

        电光火石间,眼看这一刀就要得手,倪多事忽觉手腕一紧,被胡媚娘一把抓住,那条狐尾终于缠在倪多事身上,倪多事但觉周身咯咯作响,似是要散架了一般,手腕犹如被一把铁钳拿住,酸疼难当,冥炎刀拿捏不住,“当”的一声,掉落在地。

        胡媚娘走到倪多事跟前,用手捏了捏倪多事的脸蛋,笑道:“就凭你们两个,还想跟我动手,你们虽然修炼九转阴经,终究时日尚短,火候不足,本姑娘好歹也修炼了上千年,岂能被你们两个小鬼给灭了。”

        倪多事只觉捏在自己脸蛋上的手掌柔腻嫩滑,虽是全身疼痛,倒是还有一点舒服,料想凭自己和白生之能,可万万不是胡媚娘的对手,有道是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于是低声下气的说道:“我说狐大姐,咱们能认识,也算是一种缘分……。”刚想往下说,忽然胸口一紧,一口气提不上来,后边的话登时缩回肚中。

        胡媚娘哼了一声,说道:“难道我很老么?人家还是清纯美少女呢。”说完浅浅一笑,这一笑犹如桃花初开,明**人。只把倪多事和白生瞧的眼睛发直,若不是两人有先见之明,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天仙般人物会是一只狐狸精呢。

        倪多事看了胡媚娘一眼,灯烛照耀下,一张俊美bái    nèn的脸庞呈现在自己眼前,心想:骚狐狸精修炼千年,当真是长生不老,长的果然跟十八岁的小姑娘似的。想到这里,深吸一口气,笑道:“是哥哥我叫错了,似狐小妹这般好看的人物,天下间可真是找不出第二个来,哥哥我能看到狐小妹这般天仙般的人物,当真是死了也甘心了。”

        只听狐媚娘冷笑一声,说道:“那本九转阴经呢?你们藏到了哪里?”说完又去白生身上搜了一遍,仍然搜寻不到。

        倪多事这才恍然,原来胡媚娘左手在自己胸前摸索半天,是在找那一本九转阴经。可是明明记得这本书就在自己怀中,胡媚娘如何搜寻不到?这时被胡媚娘骤然问起,心中一呆,一时之间难以明了,暗道难道这本书丢在了乱葬岗中?不过这本书的内容早已深印于脑,丢就丢了,也不觉的有什么可惜。

        反倒是胡媚娘神色焦急,显是颇为在乎这本经书,连连追问,倪多事说道:“不瞒胡小妹,哥哥我一直将经书藏于怀中,现下找不到,恐怕是丢了也说不定。”

        胡媚娘忽的抬起手掌,甩手就给了倪多事一巴掌,怒道:“这本书天上少有,地上也无,乃是我从极北玄阴之地偶然觅得,我受尽严寒冰冻之苦,差点丧生在玄阴寒洞中,你竟然说丢就丢了?”

        原来胡媚娘当年游遍天下,遍搜灵芝仙草之类,虽是小有收获,终究不过百年之物,给凡人延年益寿自是尚可,对于胡媚娘的修为道行,提升却是微乎其微。

        胡媚娘孜孜不倦,搜遍千山万水,不知不觉间来到极北苦寒之地,这一日上得一处高山,远远瞧见北边一片冰原,冰原上积雪遍地,洁白耀目,一座座冰山通体晶亮,犹如水晶一般,银装素裹,端的是壮丽非凡。

        胡媚娘站在山上远远瞧着,只觉冷风扑面,冰凉彻骨,心下一阵暗淡,不曾想游遍天下,经历千辛万苦,也没找到什么灵异之物,想那灵物凝聚天精地华,可遇而不可求,自己机缘不到,不可强求。

        胡媚娘叹了一口长气,转身欲走,忽然瞥眼之间,从远处一座座低矮的群山当中,看到一座黑色的山体,这座山体在一丛丛洁白晶亮的冰山当中,格外耀目,衬的周遭景色黯然无光,一股黑气腾腾的直冲天际,天空阴云密布,不见颜色。

        胡媚娘瞧了半天,看到天有异象,料想其中必有宝物,不觉的惊喜交集,这才飘身飞去,愈是向前飞行,愈是寒冷难当,勘勘行到黑山脚下,实在忍耐不得,落下地来,踏着积雪而行。

        走到近前,抬头一看,只见倘大的一座冰山当中,其中冰冻着一把通体漆黑的大刀,黑色的刀光掩映其中,发出一股股黑色的光芒。

        胡媚娘心中诧异,不明白这样一把刀为何会冰冻在这样一座冰山当中,不过看这架势,料想是一把宝物,当即运使飞剑,将冰山打的粉碎,忽然一阵天崩地裂,地动山摇,那座冰山化为碎块,连同那一把黑色大刀,叮叮当当的陷入一个大洞。

        胡媚娘大惊,腾空欲飞,哪知从那洞口生出一股无穷的吸力,将胡媚娘拉入洞中,胡媚娘只觉周身冰冷彻骨,随着那股吸力直往下掉,心中叫苦,强运法力,竟然毫无作用,片刻之间,摔落在地,所幸洞口不深,没把胡媚娘摔死。

        胡媚娘只觉全身都像散了架一般疼痛。喘了几口气,周遭一片漆黑,不见一丝光亮,摸索着站起身来,胡媚娘眼不见物,不敢迈步而行,当即俯下身子,一点一点的用手摸索,忽然摸到一本书卷一样的东西,也没多想,随手揣在怀中,接着又去摸索那一把黑色的大刀。

        这黑色的大刀寒气逼人,胡媚娘循着寒气而行,一边小心翼翼的将冰山碎块一件一件的挪开,过不多时,果然触手摸到了刀身,摸到刀柄,提了起来,入手沉重无比。

        狐媚娘心中一喜,不敢多所停留,抬头看了看洞口,只见头上一片微光,腾身飞起,飞离洞口,提着黑色大刀落在洞旁,环顾四周,一片明亮,再也没有丝毫的黑气。

        忽的看到洞旁立着一块晶莹透亮的水晶石碑,碑上刻有“玄阴寒洞”四个大字,旁边又有几行小字,上写:本尊修为至深,早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天上地下唯吾独尊,出天入地,无所不能。今日到此,偶有兴致,留书一本,留刀一把,他日有缘人得之,除恶扬善,自当造福苍生,若是背经离道,天必收之,谨记,谨记。

        石碑右下角又标注一行字,言明无上玄尊所提。胡媚娘看到石碑内容,惊喜交集,想来这无上玄尊厉害无比,所留下的东西自是珍异之物。慌忙自怀中摸出那本书来,一看之下,又是大失所望,原来九转阴经是自死而生,凡是修行之人,必须在死后方能依此书修炼。

        胡媚娘千年修为,岂可轻易赴死?不过又觊觎书中的修炼法门,这才另辟蹊径,搜寻天下至阴之人,炼制阴丹,没曾想违背天道,终究功亏一篑。

        此刻听闻倪多事说将九转阴经丢了,暗道这阴经珍异无比,如何能随意丢弃?紧紧逼问,没曾想倪多事守口如瓶,只是不说。

        胡媚娘毫无办法,心想还是问白生的好,狐尾晃动,将白生举在面前,说道:“白生,你若想保全家人的性命,就将九转阴经交了出来。”过了片刻,不闻白生说话,心下寻思:难道白生为了九转阴经,竟连家人性命都不顾了么?

        凝目向白生瞧去,只见白生一张脸苍白无比,隐隐的有些透明,心下一片了然:怪道白生一直不说话,原来他修为不及倪多事,被自己狐尾缠住,不能出声。

        胡媚娘慌忙将缠住白生的狐尾松了一松,白生这才缓过神来,顿了一顿,说道:“胡媚娘,你就别枉费心机了,那本经书已经烧的灰都不剩了。”胡媚娘嘿嘿一笑,说道:“白生,你想骗我,可还嫩了点,那本书是玄阴至寒之物,纵是放到火中,也不能伤到一点,若是你再不说出九转阴经的下落,休怪我出手无情。”

        白生说道:“我可没骗你,凡火当然烧不了那本经书,不过那日倪多事修炼到九转阴经第三层,阴火遍及身体,那本经书当时被倪多事揣在怀内,此刻早已烧的不知影踪了。”

        倪多事听的暗暗点头,这才了然,心道还是白生聪明,我还当真以为九转阴经被我丢了呢。

        胡媚娘听白生说的在理,不由的信了**分,随即叹了口气,心想:就算我能得到经书,现下又再到哪里去寻四十九个至阴的人,看来我终究是和九转阴经无缘了。

        胡媚娘低下头沉思片刻,倪多事和白生具都盯着胡媚娘,只怕胡媚娘一时想不开,突下杀手。两人心里突突跳动,只见胡媚娘面色凝重,一会摸摸耳朵,一会摸摸面庞,神思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过得一会,忽听胡媚娘娇笑一声,眉毛舒展开来,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胡媚娘将狐尾收回,倪多事和白生陡然间觉的身体一松,站立在旁,只见胡媚娘笑意盈盈的走上前去,笑道:“两位小哥儿受苦了,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你们可千万不要介意。”

        倪多事和白生万没想到胡媚娘有此反应,刚才还是雷暴大雨,转眼间就云开日出了?两人均觉莫名其妙,脸上均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白生皱了眉头,问道:“胡媚娘,你这是耍的什么把戏,难道说你不想要那本九转阴经了么?”

        胡媚娘笑道:“我要九转阴经有什么用,这本经书正适合你们这些新死之人修炼,可见上天有好生之德,纵然人死了,依然能给你们一个成仙的机会,小妹不但经书不要,连这把刀也一并送给你们了。”

        胡媚娘说完,伸手去拾起冥炎刀,哪知右手刚握住刀柄,一股炙热滚烫的感觉传了过了,急忙缩回手掌,放到烛光下一看,一只葱葱玉手已被烫成黑色。

        白生暗自好笑,说道:“胡媚娘,看来这把刀你不送给倪多事,也由不得你了。”

        狐媚娘道:“我胡媚娘修炼千年,也是重信之人,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岂肯随便收回?这把刀倪哥哥尽管拿去。”

        倪多事本以为胡媚娘不能轻易饶恕自己和白生两人,此时见到胡媚娘竟然这么大方和气,心想:这只骚狐狸不知想到了什么毒计折磨我和白生,这个时候能活一刻是一刻,总好过被这骚狐狸立时杀了。

        倪多事提起冥炎刀,笑道:“那哥哥就在这里多谢胡小妹了,胡小妹现在是白堂的干姐姐,说来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说完干笑两声。

        胡媚娘一双妙目盯着倪多事,忽然说道:“倪哥哥,你说小妹我美不美?不如我嫁给你做你的妻子吧。”

        胡媚娘上前勾住倪多事的脖子,说道:“倪哥哥怎么能这么说,你模样俊秀,人品又好,咱们俩在一起不是很好么?”

        白生听闻这胡媚娘语出惊人,说话颠三倒四,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胡媚娘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料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忽的想起,今天夜里还要和众人去斗一斗那个女鬼,此刻天色不早,需得及早出发的是好,这时也奈何不了这胡媚娘,为今之计,倒不如先行料理了那个女鬼,为白仙镇百姓先除去一害再说。

        白生想到这里,对倪多事说道:“倪老兄,别忘了咱们今天晚上的正事,这个时候可不早了。”

        倪多事经白生一提,这才想起还要和白仙镇诸人在长街上木屋相会,商议如何对付李还珠那个女鬼。

        倪多事推开胡媚娘,说道:“胡小妹,哥哥还有要事在身,现在天色已晚,你还是及早回去休息吧。”

        胡媚娘坐回桌旁,笑道:“你们是打算去对付镇上的那个女尸么?这个女尸苦修百年,需要吃九九八十一个成年男子的人心,才能化为人形,如今只是每天披着人皮去骗镇上的好色鬼,你们管她做什么?”

        白生问道:“你怎么会对这个女鬼这么了解?难道说你认识那个叫做李还珠的女鬼么?”

        狐媚娘说道:“说到这个女尸,你们还得感谢我呢,若不是我在这里保护你弟弟白堂,他早被那个女尸掏了心去了,前些日子,我夜里来到你家,发现那女尸变作一个美女模样,在门外装作受伤的样子,shēn    yín出声,引诱你弟弟白堂出门查看,若不是我在暗中相助,你以为你还能见到你弟弟白堂么?”

        白生暗自侥幸,心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不是自己被胡媚娘害死,这会说不定我们白家两兄弟都被那女鬼害死了。

        白生想到这里,上前深施一礼,说道:“白生在这里多谢胡媚娘了,你对我弟弟有救命之恩,只要你不伤及我的家人,我愿代我弟弟报此大恩。”

        胡媚娘笑道:“你只要促成我和你这位倪兄弟的婚事,我就当你报恩了,你们当真以为凭你们镇上的那些青年男子凑到一起,能是那女尸的对手么?若不是我用教授武艺为名,留你弟弟在家中学武,你弟弟若是跟了那些人去,还不是一样的凶多吉少?”

        倪多事和白生这才明白,怪不得在镇上巡逻的那些人中,没有白堂在内,原来如此。

        倪多事不由自主的说道:“你这么好看,是个男人都喜欢你了。”

        白生虽然聪明,一时之间,又哪里能想到其中原因,当务之急,还是对付女鬼要紧,对倪多事说道:“倪老兄,这些事情,还是留到以后再说,现如今还是想办法对付李还珠吧。”

        倪多事也觉事情紧急,说道:“胡小妹你早些休息,我们两个要到街上去走一遭,其它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

        胡媚娘柔声道:“你们两个本事平平,可想到什么办法对付那个女尸么?”

        白生心念一动,若是狐媚娘肯出头帮忙,自是万无一失。当下将白天想的计策对胡媚娘说了一遍。

        胡媚娘笑道:“现在李还珠的身份已露,难道还会轻易上你们的当么?李还珠见到是你们白仙镇上的人,如何会轻易上钩?任谁都会想到其中有诈。”

        白生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总不能我们一直聚在一起,天天防着李还珠?”

        胡媚娘忽的转过身去,再转过身来时,竟然变成了一个相貌清秀的白面书生。倪多事和白生直瞧的张大了口,倪多事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恩,你是胡媚娘?胡大哥?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胡媚娘转了个身,说道:“我这个样子怎么样,能不能把李还珠引出来?”

        白生和倪多事拍手叫妙,都道若是得胡媚娘相助,消灭那个女尸想来不在话下。当下三人商议在镇外大路上由胡媚娘出面引诱李还珠现身,倪多事和白生则躲在大路旁埋伏。

        倪多事向白生问道:“白老弟,镇上人多,咱们为何不在镇上埋伏?”

        白生道:“倪老兄,咱们现在得狐媚娘相助,对付那个女尸已经是绰绰有余了,镇外大路是通向乱葬岗的必经之路,李还珠肯定由此而过,若是让镇上的人帮忙,反而碍手碍脚,到时让李还珠趁乱抓住一人,咱们投鼠忌器,岂不是白忙一场?”

        倪多事翘起大拇指,笑道:“白老弟考虑的甚是周到,我这就去木屋通知大伙一声,你们在木屋旁的树下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