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劈为两半

第十一章 劈为两半

        倪多事三人商议妥当,出得屋来,三人跃出墙外,直奔白仙镇长街木屋而去,忽然自墙角旁生出一股白烟,现出一个灰衣青脸的小鬼来,那小鬼遥望三人远去,喃喃自语:“需得赶快通知黑白无常两位老爷,让他们速速来此擒拿倪多事一干人等。”

        说罢架起云头,忽忽远去。这个青脸小鬼名字叫做伶俐鬼,乖巧灵活,乃是黑白无常座下打探消息的先锋,那日黑白无常闯狐洞,双战胡媚娘,将胡媚娘赶跑,到洞内搜寻,没有倪多事的踪迹,料定胡媚娘事后必然回转,于是遣伶俐鬼在此守候,一路追踪胡媚娘,果然自胡媚娘身上寻到了倪多事的下落。

        且说倪多事白生胡媚娘三人,脚程极快,转瞬间到了木屋旁边,倪多事迈步走入木屋,只见木屋当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几十个人聚在一起,见到倪多事走入,纷纷站起身来,围拢过去,鲁长脸上前说道:“倪兄弟,你可算来了,大伙都到齐了,就等你了。”

        蒋义也上前说道:“昨日晚间误会了倪兄弟,我蒋义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原来日间已有人将凌晨发生的事情告知了蒋义,蒋义听完后,也暗自庆幸,幸亏那李还珠没有对自己下手,要不昨日晚间我岂不是尸横就地了?

        关老火拍拍胸脯,大声说道:“大伙都在这里,如今咱们大伙都听倪兄弟的安排,今晚务必将这个厉鬼擒拿消灭,为咱们白仙镇上无辜死去的一干人等报仇。”

        众人齐声呼喝,斗志昂扬,均想:我们这么多人聚到一起,又有倪多事帮助,消灭这个女鬼自是不在话下。

        倪多事摆了摆手,说道:“各位兄弟,这个女鬼修炼百年,颇有些道行,如今我已邀请了一个得力的帮手,今晚必能将女鬼消灭,为白仙镇上除此大害,大伙稍安勿躁,就在木屋当中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倪多事说完,不待众人发话,早已飘身出屋,倏然远去,不见踪影。众人纷纷的走出门外,都觉倪多事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心下均暗自骇异,对倪多事能消灭女鬼的信心,又增强了几分。

        倪多事白生胡媚娘三人走到镇外,这时明月悬空,皎洁的月光洒将下来,地下景物犹如披上了一层银纱,格外的增添一股神秘的感觉,大路两旁枯草茂密,月光透过两旁大树的枝干,将地下照的树影斑驳,偶有一股冷风吹过,地下树影摇曳,更增一股恐怖之感。

        三人走到距白仙镇上二里之外,倪多事和白生躲入路旁长草之中,胡媚娘变成一个柔弱书生,在大路上慢慢行走,走过里许之外,伫立片刻,远远瞧去,大路上静悄悄的,不见有人,耳中只听到风吹长草,簌簌作响。

        胡媚娘转过身去,在离倪多事和白生不远处来回踱步,直走到月上树梢,已近中夜,仍然不见李还珠的影子。

        倪多事等的暗暗心焦,悄声说道:“白老弟,你说这李还珠还会来么?莫非是被我们吓怕了?不敢来了么?”

        白生看看天色,说道:“倪老兄,咱们得有点耐心,我料这李还珠就快到了,这个李还珠虽然是厉鬼,倒是不怎么难对付,我刚才忖思多时,始终想不通胡媚娘为何会帮助咱们,又为何想要和你成亲,真是奇哉怪也。”

        倪多事低声笑道:“白老弟,你这么聪明,怎么这会泛起糊涂来了?”白生一愣,道:“倪老兄为何如此说,难道你已经猜出胡媚娘的意图?快说给我听一听。”

        倪多事笑道:“像我这样的,相貌堂堂,眉清目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哪个女子见了我不都得神魂颠倒,这胡媚娘柔媚入骨,见到我这人中的龙凤,岂能不想要和我双宿双飞?原也是人之常情,不足为奇。”

        白生听的脸上一红,翘起大拇指,说道:“倪老兄,我长这么大,不要脸的见的多了,你算是其中的佼佼者,我白生推你为不要脸天下第一,总行了吧。”

        倪多事讪讪而笑,不置可否。两人低声说笑,两双眼睛却是紧紧盯着胡媚娘,只见胡媚娘来回踱步,走到两人左首两百米开外,接着转过身子,又向来路走回,走到倪多事和白生跟前,又慢慢的往前而行,两人望着胡媚娘的背影,但见胡媚娘虽然化为书生,可是从背后瞧去,依然是身形婀娜,倩影摇曳,勾人魂魄。

        两人均想:这胡媚娘当真是千年的尤物,从背后瞧去,都这么动人心魄。两人正瞧的出神,忽见胡媚娘身子一颤,接着右手手掌在身后打了个手势,知道是李还珠到了。

        两人朝前一看,果然见到一个白影恍如被风吹着一般,飘然而至。只见李还珠走到胡媚娘近前,忽的停住,上下打量胡媚娘,随即掩嘴笑道:“这位公子大半夜的不在家睡觉,在这里溜达什么?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胡媚娘负手在后,装作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粗着嗓子说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今夜小生看到明月当空,空气舒爽,这才来到野外散散步,姑娘难道不觉的这里景色幽静雅致么?”

        李还珠只见面前一个柔弱书生,月光掩映下,胡媚娘化作的书生面白如玉,唇红齿白,俏生生的犹如一个大姑娘一般,不觉动了色心。

        李还珠走上两步,盈盈的深施一礼,笑道:“不知公子因为何事睡不着觉,能和小妹说一说么?”

        胡媚娘道:“姑娘不必多礼,只因我单身一人,闲来无事,信步闲游而已,但不知这么晚姑娘这是要去哪里?”

        李还珠细声说道:“我是在家被人逼婚,不得已才逃出来的。”说罢轻声哭泣起来。李还珠续道:“如今逃到这里,实不知要往哪里去,公子既然单身一人,不知能不能收留小女子,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侍奉公子终身。”

        倪多事和白生悄悄的向李还珠身后掩至,这时听到两人的谈话,都觉得十分肉麻,倪多事更是鸡皮疙瘩掉了一层又一层,待得听到李还珠说愿意嫁给胡媚娘,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倪多事慌忙捂住口鼻,却是迟了一步。

        李还珠听到笑声,心中一惊,猛然回头,见到倪多事和白生站在身后两丈外,倪多事眼看事情败露,一跃而起,手中挥动冥炎刀,向李还珠当头砍去。

        李还珠见来势猛烈,不敢挡架,急忙跳到一旁,怒道:“没想到又是你们两个小鬼,我跟你们两个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屡屡坏我好事?”

        倪多事笑道:“李还珠,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好色,身为一个女子,你就不知道害臊么?怎么着?看见长的好看的男子就不想吃他的人心了么?”

        胡媚娘踏上一步,拦在大路中央,娇笑道:“李还珠,你要是嫁了给我,我还怎么能嫁给倪哥哥,可不是让我的倪哥哥吃醋生气么?”

        声音清脆婉转,悦耳动听。李还珠听到眼前遇到的这个玉面书生发出女子声音,更是吃惊,怒道:“你是何人?是和她们一伙来和我过不去的么?”

        倪多事脸上一红,说道:“好妹子,当然是你美了,咱们先把这个吃人心的妖怪给灭了,以免夜长梦多。”

        倪多事说完,手腕一转,冥炎刀斜斜撩了过去,李还珠伸手从怀中掏出那两只白骨森森的利爪,纵身一跃,跳在半空,双爪探出,爪向倪多事的面门,去势凌厉迅捷,倪多事身子一缩,利爪自头顶而过,李还珠一击扑空,落在倪多事身后,双爪同时抓向倪多事背心,这几下兔起鹘落,快异绝伦。

        白生站在一旁,眼看救援不及,不由的“啊”的一声大叫,眼看双爪就要落在倪多事的后心,忽然斜刺里一条狐尾甩出,缠在李还珠的右手腕上,李还珠低头一瞧,不由的是又惊又怕,万没想到这两个小鬼居然会和狐狸精连手对付自己。

        耳听胡媚娘娇笑道:“我的小老公你也敢伤害,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李还珠闭口不答,探出左手中的白骨爪,急向狐尾爪去,胡媚娘将狐尾缩回,李还珠手腕一松,正想夺路而逃,忽见倪多事转过身来,手中冥炎刀猛劈而至,一股炙热的刀风扑到面门,李还珠匆忙之间,不及躲避,举起手中白骨爪一挡,冥炎刀锋利绝伦,将李还珠手中的白骨爪劈为两半。

        李还珠于危急之际,身子猛的就势一滚,避过了这威猛的一刀,胸口受创,一时之间,竟然爬不起身。

        胡媚娘眼见自己的如意算盘被李还珠说穿,怒火中烧,抽出腰间长剑,怒道:“李还珠,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由不得我了。”倪多事三人商议妥当,出得屋来,三人跃出墙外,直奔白仙镇长街木屋而去,忽然自墙角旁生出一股白烟,现出一个灰衣青脸的小鬼来,那小鬼遥望三人远去,喃喃自语:“需得赶快通知黑白无常两位老爷,让他们速速来此擒拿倪多事一干人等。”

        说罢架起云头,忽忽远去。这个青脸小鬼名字叫做伶俐鬼,乖巧灵活,乃是黑白无常座下打探消息的先锋,那日黑白无常闯狐洞,双战胡媚娘,将胡媚娘赶跑,到洞内搜寻,没有倪多事的踪迹,料定胡媚娘事后必然回转,于是遣伶俐鬼在此守候,一路追踪胡媚娘,果然自胡媚娘身上寻到了倪多事的下落。

        且说倪多事白生胡媚娘三人,脚程极快,转瞬间到了木屋旁边,倪多事迈步走入木屋,只见木屋当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几十个人聚在一起,见到倪多事走入,纷纷站起身来,围拢过去,鲁长脸上前说道:“倪兄弟,你可算来了,大伙都到齐了,就等你了。”

        蒋义也上前说道:“昨日晚间误会了倪兄弟,我蒋义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原来日间已有人将凌晨发生的事情告知了蒋义,蒋义听完后,也暗自庆幸,幸亏那李还珠没有对自己下手,要不昨日晚间我岂不是尸横就地了?

        关老火拍拍胸脯,大声说道:“大伙都在这里,如今咱们大伙都听倪兄弟的安排,今晚务必将这个厉鬼擒拿消灭,为咱们白仙镇上无辜死去的一干人等报仇。”

        众人齐声呼喝,斗志昂扬,均想:我们这么多人聚到一起,又有倪多事帮助,消灭这个女鬼自是不在话下。

        倪多事说完,不待众人发话,早已飘身出屋,倏然远去,不见踪影。众人纷纷的走出门外,都觉倪多事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心下均暗自骇异,对倪多事能消灭女鬼的信心,又增强了几分。

        倪多事白生胡媚娘三人走到镇外,这时明月悬空,皎洁的月光洒将下来,地下景物犹如披上了一层银纱,格外的增添一股神秘的感觉,大路两旁枯草茂密,月光透过两旁大树的枝干,将地下照的树影斑驳,偶有一股冷风吹过,地下树影摇曳,更增一股恐怖之感。

        三人走到距白仙镇上二里之外,倪多事和白生躲入路旁长草之中,胡媚娘变成一个柔弱书生,在大路上慢慢行走,走过里许之外,伫立片刻,远远瞧去,大路上静悄悄的,不见有人,耳中只听到风吹长草,簌簌作响。

        胡媚娘转过身去,在离倪多事和白生不远处来回踱步,直走到月上树梢,已近中夜,仍然不见李还珠的影子。

        倪多事等的暗暗心焦,悄声说道:“白老弟,你说这李还珠还会来么?莫非是被我们吓怕了?不敢来了么?”

        白生看看天色,说道:“倪老兄,咱们得有点耐心,我料这李还珠就快到了,这个李还珠虽然是厉鬼,倒是不怎么难对付,我刚才忖思多时,始终想不通胡媚娘为何会帮助咱们,又为何想要和你成亲,真是奇哉怪也。”

        倪多事低声笑道:“白老弟,你这么聪明,怎么这会泛起糊涂来了?”白生一愣,道:“倪老兄为何如此说,难道你已经猜出胡媚娘的意图?快说给我听一听。”

        两人朝前一看,果然见到一个白影恍如被风吹着一般,飘然而至。只见李还珠走到胡媚娘近前,忽的停住,上下打量胡媚娘,随即掩嘴笑道:“这位公子大半夜的不在家睡觉,在这里溜达什么?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胡媚娘负手在后,装作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粗着嗓子说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今夜小生看到明月当空,空气舒爽,这才来到野外散散步,姑娘难道不觉的这里景色幽静雅致么?”

        李还珠只见面前一个柔弱书生,月光掩映下,胡媚娘化作的书生面白如玉,唇红齿白,俏生生的犹如一个大姑娘一般,不觉动了色心。

        李还珠走上两步,盈盈的深施一礼,笑道:“不知公子因为何事睡不着觉,能和小妹说一说么?”

        胡媚娘道:“姑娘不必多礼,只因我单身一人,闲来无事,信步闲游而已,但不知这么晚姑娘这是要去哪里?”

        倪多事和白生悄悄的向李还珠身后掩至,这时听到两人的谈话,都觉得十分肉麻,倪多事更是鸡皮疙瘩掉了一层又一层,待得听到李还珠说愿意嫁给胡媚娘,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倪多事慌忙捂住口鼻,却是迟了一步。

        李还珠听到笑声,心中一惊,猛然回头,见到倪多事和白生站在身后两丈外,倪多事眼看事情败露,一跃而起,手中挥动冥炎刀,向李还珠当头砍去。

        李还珠见来势猛烈,不敢挡架,急忙跳到一旁,怒道:“没想到又是你们两个小鬼,我跟你们两个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屡屡坏我好事?”

        倪多事脸上一红,说道:“好妹子,当然是你美了,咱们先把这个吃人心的妖怪给灭了,以免夜长梦多。”

        倪多事说完,手腕一转,冥炎刀斜斜撩了过去,李还珠伸手从怀中掏出那两只白骨森森的利爪,纵身一跃,跳在半空,双爪探出,爪向倪多事的面门,去势凌厉迅捷,倪多事身子一缩,利爪自头顶而过,李还珠一击扑空,落在倪多事身后,双爪同时抓向倪多事背心,这几下兔起鹘落,快异绝伦。

        白生站在一旁,眼看救援不及,不由的“啊”的一声大叫,眼看双爪就要落在倪多事的后心,忽然斜刺里一条狐尾甩出,缠在李还珠的右手腕上,李还珠低头一瞧,不由的是又惊又怕,万没想到这两个小鬼居然会和狐狸精连手对付自己。

        耳听胡媚娘娇笑道:“我的小老公你也敢伤害,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李还珠闭口不答,探出左手中的白骨爪,急向狐尾爪去,胡媚娘将狐尾缩回,李还珠手腕一松,正想夺路而逃,忽见倪多事转过身来,手中冥炎刀猛劈而至,一股炙热的刀风扑到面门,李还珠匆忙之间,不及躲避,举起手中白骨爪一挡,冥炎刀锋利绝伦,将李还珠手中的白骨爪劈为两半。

        李还珠于危急之际,身子猛的就势一滚,避过了这威猛的一刀,胸口受创,一时之间,竟然爬不起身。

        胡媚娘眼见自己的如意算盘被李还珠说穿,怒火中烧,抽出腰间长剑,怒道:“李还珠,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由不得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