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贪钱

第十二章 贪钱

        倪多事察言观色,和白生相处多日,知道白生的想法,走上两步,朝上行礼,说道:“阎王老爷,白生如今和我一样,都不是一般的鬼了。”

        众鬼卒忽的哈哈大笑,均想:“新死不久的鬼又有什么特殊了?难道你还能如同十殿阎王一般,修成鬼仙不成?”

        阎罗王听到倪多事说话,这才细细打量倪多事,只见倪多事上身被锁链捆住,面目白皙清秀,右手兀自拿着一把黑中透红的大刀,不由的心下大怒,喝道:“左右来人,将倪多事手中的兵刃解下。”

        两个皂衣鬼卒一跃上前,伸手去抢夺倪多事手中的大刀,不料两个鬼卒双手刚触碰到刀柄,忽听“嗤嗤”作响,冒出一股青烟来,随即“啊啊”两声大叫,两个鬼卒一跤坐倒在地,在看手掌,早已被烧的焦黑一片,不成模样。

        众鬼卒本来长声大笑,这时一看之下,笑声戛然而止,万没料到倪多事手中的这把没有一丝光泽的大刀,竟然如此厉害。个个的瞪大了眼睛,盯着倪多事手中的大刀。

        阎罗王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下好奇不已,站起身子,同崔判官一同走下案台,来到倪多事身边上下打量,最后凝目瞧着冥炎刀。

        阎罗王伸出一只蒲扇般的青色大手,刚到冥炎刀刀柄之前,一股灼热滚烫的气流翻腾奔跃,向自己手掌袭到,匆忙撤回手掌。

        阎罗王心下暗暗吃惊,暗自琢磨:自盘古开天辟地,诸神封神归位,本王执掌幽冥界不知几千载,可从来没听说过三界当中有这样一把宝刀,这把刀从外表看上去,黑漆漆的,毫无光泽,内里却是隐隐透红,似乎有一股火焰隐藏其内,伸手触摸一下已是如此,若是被这刀一刀砍中,那还得了?

        阎罗王将漫天神佛,世间的诸般地仙,天仙,太乙金仙,三界之中但凡是有些本事的全都默想一遍,都不曾想到过有谁人有过这样一把宝器,禁不住的摇了摇头,问道:“倪多事,你说你们俩不是一般的鬼,到底有什么不同,你这把刀是从何而来?”

        倪多事说道:“我这把刀是无意间在胡媚娘的洞府中得到,机缘巧合之下,白生和我都吃了胡媚娘辛苦炼制的阴丹,只因我吃的多了些,不曾想这会已经是有形之体,和世间凡人好像没什么不同了。”

        倪多事看到阎罗王脸露郑重之色,对自己的这把刀看了又看,料想凭阎罗王不知多少年的见识修为,竟然看不出自己手中冥炎刀的来历,看来那九转阴经和冥炎刀都是超乎三界的神物,有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时候可不能将修炼九转阴经的事情说了出来,以免遭到众鬼嫉妒,惹起不必要的纷争。

        阎罗王、崔判官、黑白无常以及众鬼卒闻听此言,都是大吃一惊,黑白无常面面相觑,均想:“自有天地以来,人死化鬼,可从来没听过一件鬼魂还能再化为人的事情。除非是借尸还魂,或者本身尸体有贮存之法,炼化活人,不知要害多少人命,方能修成人身。”

        黑白无常跳到倪多事身前,将倪多事上上下下摸索一遍,只觉触手之处,质感非常,同活人无异,只不过全身冰凉,透出一股股的寒气。黑白无常相顾骇然,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阎罗王、崔判官及众鬼卒看到黑白无常的神色,知道倪多事所说不假,阎罗王眼神当中充满了迷惑之色,沉思多时,不明所以,心想世间万物,变化万千,竟然有此等事情,摇了摇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回转身去,重行入座。

        崔判官凑到阎罗王耳边,悄声说道:“阎王爷,我们地府自开张以来,可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事情,下官刚才查阅了生死薄,将倪多事生前的经历查阅一遍,平平凡凡,也不见有什么奇遇或者遇到过什么高人之类,想来倪多事死了之后,不知经历过何事,以至如此。”

        阎罗王眼望着倪多事和白生,点了点头,问道:“崔判官,你说这事该当如何处理?这两人又该如何处置?”

        崔判官忖思片刻,说道:“阎王爷,下官看这两人心地纯善,品相优良,可是倪多事手中的这把刀,内里好像隐隐的流动着一股极为浓烈的煞气,逼人眼目,下官本想,现下阳间魔物横行,众位上仙又是飘然世外,不理尘世上的纷争,咱们阴间人手紧缺,诸位阴差受能力所限,不能铲除魔物,有心想举荐白生和倪多事为幽冥界阴阳使者,游行于阴阳两界,伸张正义,除魔卫道,也好减轻咱们阴间的压力。”

        崔判官说到这里,斜着眼睛看了看阎罗王的眼色,只见阎罗王闭目沉思,正在静听自己说话,于是接着说道:“只是倪多事手里的这把刀,着实可怕,下官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这把刀的来历,只怕用人不当,到时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阎罗王听到这里,睁开眼睛来,说道:“崔判官说的有理,凭这两人的人品,当可担当阴阳使者的职位,只是这把刀的来历诡异无比,连本王都难以索解,就只怕到时候引火烧身…….”

        阎罗王说到这里,忽的心念一动,说道:“本王去翠云宫禀明地藏王菩萨,看看菩萨能否告知这把刀的来历,在征询菩萨法旨,问明这两人是否能担当阴阳鬼使。”

        崔判官喜道:“正该如此,地藏王菩萨法力通天,三界之内,无有不知,自能辨析这把刀的来历。”

        阎罗王将桌案上惊堂木一拍,吩咐一声:“黑无常,白无常,着你们两人将倪多事和白生暂且押下收监,待本王问明菩萨,再做处置。”说完站起身来,急步而去。

        崔判官及众鬼卒悄然隐没,森罗殿上,只剩下黑白无常,倪多事和白生四人。

        白无常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吁了口气,说道:“侥幸,侥幸,幸亏阎王爷没问我个失职之罪,以致有什么魂魄化人的千古奇闻发生。”

        黑无常冷哼一声,说道:“这两人倒是命大,福气倒也不小。”扯起锁链,牵着倪多事和白生走出森罗殿,外面模糊灰暗,阴森寂静,殿宇楼阁几近相同。

        倪多事走的头脑发晕,不辨路途,忍不住的问道:“两位老爷,这路的样子我看都差不多,咱们可别在迷路了。”

        白无常哈哈笑道:“小兄弟,我们黑白无常二人在这幽冥界不知走了几千年,就算闭上双眼,也不会走错,你们就放心吧,咱们马上就到。”

        白生也看的云里雾里,早已把来路忘得干干净净,捅了捅倪多事,说道:“倪老兄,怪道人说阴间有去无回,就算把小弟放在这里,任由我走,恐怕走到累死,也走不出幽冥界。”

        几人悄声说了几句,走不多时,忽的眼前现出一个大洞来,一股股阴寒的冷气从洞中散发而出。黑无常将手里锁链一抖,喝道:“到了。”当先往下走去。原来里面建有阶梯。

        四人沿着阶梯直往下行,洞中黑沉沉的,目不见物,走了多时,倪多事和白生只觉眼前一亮,现出一条长长的过道来,过道两旁石屋排列,众多鬼卒在过道上来回巡逻,黑白无常将倪多事和白生领到一个石屋,着一个鬼卒开门,将倪多事和白生关在石屋之内。

        白无常笑道:“这里是诸多鬼魂暂停之所,等候发落处置,你们两个先在这里好好待着吧,看崔判官和阎罗王的意思,没准儿会封你们两个一官半职也说不定。”

        倪多事和白生环顾石室,里面倒是挺宽阔,只不过灯光昏暗,又阴又冷,模模糊糊的瞧着有十几个人缩于石室之内。

        倪多事向白无常笑道:“白无常老爷,以后咱们同堂为官,这会照顾照顾小弟两人,给我们安排一个舒适的房间不好么?”

        黑无常不待白无常回话,冷冷的说道:“没让你们去十八层地狱,已是不错了。”说罢转身走了出去,白无常笑了一笑,跟着走出。命鬼卒将石门关闭。两个鬼差这才转身而去。

        倪多事和白生站在石室当中,忽然左首角落里走出两人,一人长的胖乎乎的,圆脸弯眉,头上光亮,一团和气,穿一身灰布僧袍,是一个和尚,另一人身形瘦弱,竹竿一般,面相猥琐。

        两人走到倪多事面前,圆脸和尚笑嘻嘻的说道:“两位小兄弟,生前是做什么的啊?有没有做过什么坏事?”

        长相猥琐的说道:“空色,费什么话,这两人年纪轻轻,能做什么坏事了?”说完伸出双手,在白生身上摸来摸去,白生伸手一推,怒道:“你要干什么?”

        叫空色的笑道:“楚老杆子,人家刚来,你就动手动脚,莫叫人家误会你好男色。”

        楚老杆子说完,哈哈大笑,眼泪都差点笑出来。石室当中跟着有人发笑,纷纷起哄,都道和尚尼姑,本是一家,可怜那尼姑不识好歹,将你这个花和尚项上人头给摘了去。

        空色一张圆脸胀的通红,忍不住的冷笑一声,说道:“楚老杆子,难道你就好了么?你生前一生好赌,将自己的妻女都输了个干净,结果没处弄钱,铤而走险,到人家王员外家偷盗,结果被人抓了个现形,乱棍打死,我和尚随坏,可还没能坏到你这样,竟连自己的妻女都不顾了。”

        原来这两人同到崔判官前,听崔判官陈述生前罪行,如今被押在这里听候处置。这两人相处同一间石室,互相揭短骂嘴,以此为乐。

        楚老杆子听完空色说完,不由的触动心事,长叹一声,说道:“臭和尚,咱俩半斤八两,谁也甭说谁,如今且看看这两人身上可有什么钱钞财物。”楚老杆子说完,招了招手,从角落里又走上两人,两人年纪不大,神色闪烁,走到白生身后,忽的伸出双手,将白生臂膀按住,白生自修炼九转阴经,虽不及倪多事修成有形之身,力道也是颇为惊人。

        当下白生将双臂一抖,猛的转了一个身子,登时将两个人甩了出去,只听“砰砰”两声,两人摔在石壁之上,掉落在地,嘴里大呼小叫,直呼疼痛,一时之间,爬不起身。

        石屋当中十几个人本来吵吵嚷嚷,看到这等情形,一个一个的都安静了下来,俱都看着白生,眼中均充满了惊讶之色。

        楚老杆子干笑两声,说道:“呦呵,没想到连我也看走了眼,年轻人长的白白净净,力气倒是不小。”

        空色哈哈笑道:“小兄弟,打的好,这几个赌鬼平时在牢狱里吵吵闹闹,没一刻安静,若不是小僧瞧在阴差的份上,早就把这几个臭赌鬼揍的不成鬼形了。”

        楚老杆子阴测测的一笑,说道:“臭和尚,别以为你在空佛寺待了多时,有些本事,老子在阳间为了想赢钱,可也四方寻觅,学过不少邪术,他妈的,没曾想在阳间赌钱没用上,在阴间一炼即成,老子今日就让你开开眼界。”

        楚老杆子说完,口中喃喃自语,似是在念什么咒语一般,眼睛微闭,忽的大喝一声,倏然之间,楚老杆子双臂陡增,如同柔软的长蛇一般,双手探出,抓向白生臂膀。

        白生探出双手,抓向楚老杆子的手腕,本欲像刚才那样,将楚老杆子甩出,不料楚老杆子手腕一长,转了个弯,竟然如同锁链一般,将白生双臂连带上身牢牢缠住,白生奋力力挣,竟然纹丝不动,只觉楚老杆子两条手臂盘绕纠结,越缠越紧,登时之间,白生上半身已是动弹不得。

        石室之内的众人都是大声喝彩,空色拍手笑道:“楚老杆子,小僧还真没看出来,你这老鬼竟然还有这两下子。”

        楚老杆子听到众人称赞,哈哈大笑,有心显示手段,将脖子伸出,身子不动,脑袋轻飘飘的伸到石壁之旁,对刚才那两个年轻的赌鬼喝道:“赶快过去搜一搜这年轻人的身上,可有什么财物。”

        摔在石壁旁的两个赌鬼见到楚老杆子有这等手段,眼中惊骇,挣扎着站身来,走到白生身旁,搜了一搜,不见有任何东西。

        楚老杆子大失所望,骂道:“臭小子,让老子白忙一场,你家里就没什么人么?连烧纸钱的都没有一个?”

        白生怒声骂道:“楚老杆子,你生前贪钱也就算了,有道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现下都成了鬼了,还要钱有什么用?”

        楚老杆子缩回脖子,将头摇了几摇,说道:“你小子懂个屁,难道你没听说过么?有钱能使鬼推磨,不给钱,难道你还想让鬼白推磨不成?钱可是好东西,阳间能用,阴间自然也能用了。”

        倪多事看着石室当中的这些鬼,奇容怪貌,什么样子的都有,再听到空色和楚老杆子的说话,料定这些鬼生前可都不是善类。

        倪多事走上两步,笑呵呵的说道:“楚老爷子,你说的真是大大的有理,我们小哥两个死的突然,临死的时候也没来得及通知家人一声,来的匆忙,身上也没带什么好东西,等我们两个人出去了,一定找些钱钞来双手送上,这会子就烦劳楚老爷子高抬贵手,将我这个小兄弟放了吧。”

        楚老杆子翻起白眼,瞅了瞅倪多事,但见倪多事上身被锁链捆住,动弹不得,哈哈一笑,说道:“差点把你小子忘了,咱们这会子都是自顾不暇,前途未卜,你小子指不定生前做了什么恶事,被关到这里后,身上还竟然还捆着铁索,指望着你们送钱给我,我还不如指望着能投胎到一个有钱人家呢。”

        楚老杆子说完,双手缩回,放脱白生,在倪多事怀中摸了几摸,果然不见有任何东西,不由的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忽的瞥眼一瞧,看到倪多事右手中的冥炎刀,心中一惊,叫道:“你小子真能耐啊,到了幽冥地府还敢手持凶器,拿过来给我看看。”

        楚老杆子探手去拿,刚一握住刀柄,手掌一痛,楚老杆子疼的蹦起多高,“哎呦”了一声,叫道:“这刀有毒,会咬人。”楚老杆子手掌痛的连连甩动。

        空色瞧的奇怪,问道:“楚老杆子,你搞的什么鬼?一惊一乍的,成什么样子。”

        楚老杆子叫道:“臭和尚,这小子手中的刀有问题,摸上去烫的很,比用火烧的还厉害,不信你上前去摸一摸。”

        石室里的诸位听到楚老杆子这么说,都觉奇怪,纷纷涌上前来,围住倪多事,齐向倪多事手中的冥炎刀瞧去,石室内灯光昏暗,众人定睛瞧去,只见冥炎刀通体黑里透红,微弱的红光从刀身映出,这些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觉不可思议。

        空色看到此刀诡异绝伦,知是宝物,问道:“我说小兄弟,你是什么人?这刀从哪来的。”

        倪多事笑道:“你先将我身上的锁链解开,我就告诉你。”

        空色走到倪多事跟前儿,只见一条黑色的锁链将倪多事一圈圈的捆住,竟是找不到锁头,无从下手。

        空色笑道:“小兄弟,捆在你身上的锁链乃是阴间专门束缚魔物的乾坤伏魔锁,此锁捆在身上,两端锁头自动黏合,毫无痕迹,乃是地藏王菩萨在十八层地狱之下的冥河中浸润炼制而成,小僧以前也曾广读佛经,曾在佛经典籍中看到过此物,还道是经中记载有误,不料今日亲眼所见,竟然是真的。”

        倪多事急问:“空色大师,你可知怎么样解开这乾坤伏魔锁么?”

        空色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锁韧性天下无二,除非是阴间的鬼差,或者法力高深之人,一般的人或鬼怪是无法解开了。”

        楚老杆子插嘴说道:“看不出你小子竟然还有这等待遇,莫非你小子深藏不露,有通天的本事不成?要不为何要将你用什么乾坤伏魔锁锁住?

        倪多事心想指望这些人解开锁链是不可能了,也不说话,环顾四周,见右首边一处角落空荡荡的,于是招呼了一声白生,当先走了过去,盘膝坐在地上,将冥炎刀放在身旁,闭目休息。

        白生从旁坐下,十几个人也觉老大无趣,纷纷坐回角落之中。

        白生低声说道:“倪老兄,难得来到幽冥地府,想来这会子用功应该会进展很快。”

        倪多事微微点了点头,并不说话,只是闭目运功。

        白生也是盘膝坐下,两人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周围的说话之声充耳不闻,不多时,便进入到了通明之境。

        两人专心修炼,一股股的阴气汇聚过来,倘大的幽冥界,阴气充足,自是比那个小小的乱葬岗子阴气更盛。

        过不多时,石室当中便是冷若冰霜,楚老杆子冻得瑟瑟发抖,骂道:“他妈的,老子在阳间的时候,时值隆冬,老子赌钱把衣服都输了去,光着膀子在雪地里行走,也不觉的很冷,这一会子是怎么了,居然冷的这般厉害。”

        空色也冻得够呛,说道:“都说变成鬼了便无知无觉,我怎么觉得这股冰冷的感觉直透入心底一般,可比凡间的冷厉害多了。”

        石室当中的人纷纷站立起来,前后左右的寻找,想要找到发出冷气的来源,忽听楚老杆子说道:“大家过来瞧瞧,这一位冻得都结了冰了,那一位怎么全身冒起了热气?”

        十几个人围拢过去,但见倪多事被一层坚冰裹住全身,坚冰晶莹透亮,微弱的灯光掩映下,如同水晶一般,白生则是全身冒出一股股的黑烟来。

        楚老杆子忽的哈哈大笑,指着倪多事说道:“这小子当真说话算数,说是给老子送钱,这可不就是送来了么?”楚老杆子从地上拾起一个石块,往倪多事身上的坚冰凿去,“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动,楚老杆子但觉触手之处,坚硬无比,裹在倪多事身上的坚冰不见有任何的碎裂,反倒是震的自己手腕发麻,手中的石块都碎了一地。

        楚老杆子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这小子不知耍的什么鬼把戏,当真邪门。”

        空色倒是有些道行,脸上神情讶异,说道:“楚老杆子,快些退后,这年轻人身上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值钱的水晶,乃是聚集阴气凝结而成的玄阴寒冰,比生铁还要硬几分,你如何能敲得动?”

        楚老杆子骂道:“臭和尚,当真是胡说八道,这小子身上的东西要是这么硬,岂不是一辈子都要被封在里面了,若不是…?”话未说完,忽然自倪多事屁股底下冒出一团紫色的火光来,眨眼之间,裹上了倪多事的周身,倪多事身上坚冰一般的东西被火焰裹住,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下直把石室当中的众人瞧的目瞪口呆。

        原来倪多事修炼九转阴经,这九转阴经若是不得天时地利人和,绝难修炼而成,也是倪多事该有此造化,九转阴经适合魂魄修炼,倪多事得其人和,又借助胡媚娘阴丹之力,这才突破九转阴经第三层,如今身在幽冥地府,又得其地利,附在倪多事身上的阴丹之力这时才得以全面发挥,一炷香的时间,已经突破九转阴经第六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