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仙家至宝

第十三章 仙家至宝

        倪多事突破九转阴经第六层,自会阴涌出一股火焰,这火比前时涌泉穴涌出的青色火焰又自不同,呈现出一股诡异的紫黑色,将倪多事周身包裹,倪多事初时只觉全身寒冷无比,全身都被冻得僵硬,过得一时,又觉周身炙热无比,比前时突破九转阴经第三层时更为难受。

        倪多事在极寒极热的交替苦熬下,心中悔恨交加:早知如此,何必修炼什么九转阴经,这时也不知冥炎刀的用法,上次是巨犬将冥炎刀抛出,此刻冥炎刀除了自己之外,别人碰都碰不得,如何能指望别人?

        倪多事心中焦急,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正在这万分危急之时,放在倪多事身旁的冥炎刀被倪多事身上的火光照耀,冥炎刀周身通红,里面的红光流动,似是要从冥炎刀中流出一般。

        刀身微微颤动,击的地下“铛铛”一阵响动,这响声越来越大,刀身颤动也越来越是激烈,砰然之间,冥炎刀忽的弹起,室内诸人但见一道红光激射而出,自倪多事身下削去,楚老杆子和空色等俱都吓了一跳,同声发出“啊”的一声大喊,个个的向后跃出。

        在场诸人稳稳心神,凝神细看,只见倪多事周身的紫黑色火焰自倪多事头顶,缓缓的流入倪多事身下的冥炎刀,冥炎刀红光愈来愈盛,将整个石室映照的一片通红,仿佛被鲜血染过一般。众人相互观望,只见每个人的脸上、身上都是一片血红,眼神当中均是露出惊骇之色,讶异无比。

        过得片刻,倪多事身上的黑紫色火焰都流入冥炎刀,身上的乾坤伏魔锁早已被烧的干干静静,又过多时,倪多事渐趋宁静,自此而起,若不得天时地利人和三全之利,纵是继续在地府修行,也难以突破第九层了。

        倪多事只觉那股极冷极热的感觉逐步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精纯无比的清凉气息流转全身,凉爽舒利,极为舒服,这股气息最终归于气海,圆融为一,不落痕迹。

        倪多事睁开双眼,眼神当中如同发出一道利闪,整个石室忽的一亮,随即又变得暗淡,石室当中的诸位鬼魂又是一惊,均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在看倪多事,面庞更显bái    nèn,几近透明,周身上下寒气森森,俊眼修眉,更增俊美之色,眼神当中光芒四射,隐隐的透出一股煞气,令人不可逼视。

        倪多事缓缓的站起,拾起屁股底下的冥炎刀,忍不住的“咦”了一声,说道:“这把刀怎么变成红色的了?真是奇哉怪也,原来冥炎刀还会改变颜色。”

        忽听身旁“啊”的一声大叫,声音凄厉,倪多事忙转过身子,但见白生周身同自己突破九转阴经第三层时一样,周身青色火焰拢身,倪多事情急之下,伸手将白生推倒在地,将手中的冥炎刀凑到白生的足底涌泉穴,想让冥炎刀吸取白生周身的火焰,岂知冥炎刀刚贴到白生脚底,一股血色的红焰从刀锋中生出,但听白生又是“啊”的一声大叫,这一声惨叫震耳欲聋,竟然震的石室簌簌作响。

        倪多事心中一惊,急忙将冥炎刀拿开,心中又是急躁又是迷惑:这冥炎刀为何不能吸收白生身上的火焰呢?偏生只能吸收我的不成?

        倪多事只急的抓耳挠腮,在石室内来回踱步,正在毫无办法之际,忽听角落里一人哈哈大笑,石室当中的众鬼魂早就惊的呆了,纷纷躲在一旁,张着大口,瞪大眼睛,静静的瞅着眼前发生的事,在这么诡异绝伦的情景下,竟然还能有人笑出声来,倪多事和石室中的众鬼魂都向角落中望去。

        只见一个衣衫破烂的叫花子,头发蓬松,污泥满身,右手拿着一根竹棒,左手拿着一根不知哪里找来的细小短棍,在那里撮牙花子,时不时的伸手摸一下臭气熏天的大脚,石室中的鬼魂都暗自奇怪,实不知这个叫花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过诡异,忽然多出个叫花子,也不觉的太过惊讶。

        倪多事本就心下焦躁,听到一个叫花子在旁大笑,心中大怒,喝道:“臭叫花子,你笑什么?我这兄弟要是有什么闪失,看我不把你这臭叫花子一刀劈了。”

        乞丐听到倪多事叫骂,依然是悠闲自得的在那里抓虱子,扣脚趾头,全然不顾倪多事,兀自在那里大笑。

        倪多事忍耐不住,举起冥炎刀,向乞丐一刀砍了过去,刀势凌厉,但见一道红光闪过,不料乞丐连躲都不躲,神色不变,仿佛那一刀劈的不是他自己一般。

        倪多事本就是吓唬吓唬老乞丐,冥炎刀硬生生的停在乞丐额头,见这乞丐犹如泰山一般镇定如恒,面不改色,不由的暗暗佩服,心知这老乞丐绝非一般人,慌忙将冥炎刀撤回,说道:“老爷子在上,小子在这里给您施礼了。”说罢一躬扫地,深施一礼。

        老乞丐哈哈笑道:“臭小子还挺精明,知道你家老爷不是一般人,你想不想救你这位兄弟?”

        倪多事抬起头来,眼中露出求恳之色,说道:“但教老爷子能救我兄弟性命,小子定当听凭老爷子吩咐。”

        老乞丐将身后的酒葫芦拿起,“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酒,忽然举起酒葫芦,将葫芦口往下紧抖几下,滴滴答答的滴出三滴酒来,原来葫芦中的酒已被老乞丐喝干了。

        老乞丐叹道:“哎,这辈子就好喝酒,好不容易凑钱打了些酒,没想到这么快就喝没了。”抬眼睛看了倪多事一眼,说道:“臭小子,看你手里的这把刀倒是不错,红光耀目,倒是能卖一个好价钱,不如送了我这老乞丐吧。”

        倪多事心中一震,想起白生的话语:这把冥炎刀吸取倪多事身上真阳,和倪多事阴阳共生,互为一体,若是失去这把宝刀,恐怕自己性命不保。想到这里,不由的皱起双眉,心中极是犹豫。

        忽听白生颤抖着声音说道:“倪老兄,这老乞丐的话万万做不得数,你可千万别听他花言巧语,若是被他骗去这把冥炎刀,咱俩难保都得魂飞魄散。”

        倪多事眼望白生,但见白生痛苦的五官挪移,额上青筋凸起,拼命的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痛苦的声音,知道白生是怕自己心有不忍,一时冲动,将冥炎刀交了出去。

        倪多事权衡再三,看到白生如此痛苦,把牙一咬,说道:“罢,罢,罢,这把冥炎刀就给你了,劳烦老爷子快快救我兄弟。”将手上冥炎刀戳在地上,那冥炎刀锋利绝伦,倪多事轻轻一戳,冥炎刀刀身插入地下,直没至柄。

        老乞丐哈哈一笑,伸出右手握住刀柄,轻轻一提,早已拿在手里,轻轻掂了几掂,赞道:“果然是一把宝刀,冥炎刀啊,冥炎刀,今日终于要宝刀有主,扫遍阴阳两界,杀尽妖邪,斩尽万魔,全都靠你了,可惜还差一柄刀鞘。”

        老乞丐喃喃自语,将手中拐杖往冥炎刀上一敲,那跟拐杖忽的化成一团黑气,包裹住冥炎刀刀身,在看冥炎刀,插在一柄纯黑乌金的刀鞘中,光华内敛,刀鞘冷气森森,透出一股股的冷意。

        老乞丐哈哈大笑,说道:“这才像个样子,冥炎刀乃是兵中至宝,三界之内,无有匹敌,倪多事,如今就交给你了。”

        老乞丐将手中的冥炎刀一抛,在空中划出一道黑芒,倪多事慌忙伸手接住,看情形这老乞丐竟似对这冥炎刀的来历了如指掌,又为冥炎刀配了一把刀鞘,当此之时,倪多事对老乞丐更无怀疑,料定这老叫花子必能救白生的性命,急忙抢上两步,屈膝跪倒,说道:“多谢老神仙赠予小子刀鞘之恩,还望老神仙大发慈悲,救我兄弟的性命。”

        老乞丐更不答话,只是微微一笑,随手将撮牙花子的短小木棍扔了出去,那段小木棍在空中忽的化成一道绿光,落在白生胸前。

        倪多事一愣,暗自寻思:这老叫花子太他妈恶心了,把这撮牙花子的木棍扔到我兄弟身上,不得把我老兄弟给恶心死么?

        倪多事向白生瞧去,但见白生前胸不知何时,居然多了一块晶莹碧绿的美玉,那玉的形状如同一弯月牙,手掌大小,内里流光溢彩,如同水波流动,好看非常。

        过得一会,白生身上的火焰渐渐收入美玉当中,那玉本来呈碧绿色,随着白生身上的火焰渐渐流入,美玉由绿变红,最后竟然赤红无比,如同注满了鲜血一般。

        到得此时,白生终于突破九转阴经第三层,化为有形之身,白生站起身子,将那块血红颜色的美玉揣在手里,走到老乞丐面前,倒身下拜,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多谢老神仙救命之恩。”

        老乞丐哈哈一笑,说道:“恩,不错,你们两个年轻人心地倒是良善,很合老叫花子的脾胃。”老乞丐忽的探出手去,在空中一抓。

        倪多事在旁看的奇怪:怎么的?莫非老叫花子身上的虱子跳到了空中?看不出老叫花子眼睛浑浊,眼神倒是好使,这么昏暗的地方都能看到虱子。

        白生则是感觉手中一空,急忙伸出手掌,只见手中空空如也,那块血红的美玉竟然不翼而飞。

        倪多事和白生一个胡思乱想,一个吃惊不已,俱都往老叫花子瞧去。

        不知怎的,那块血红的美玉竟然到了老叫花的手里,老叫花子挠了挠头,从头上拔下一根头发,放在手里,连同美玉一撮,忽的向白生扔出。

        白生只觉脖子当中一沉,低头一看,只见那一块美玉被一条黑绳穿过,挂在了自己的胸前。

        白生又惊又喜,料定这块血红的美玉是仙家至宝,忙扣头再拜,说道:“多谢老神仙赠宝之恩。”

        倪多事心想一根头发能有多结实,走到白生面前,伸出双手将美玉上的那跟黑绳扯了几扯,没曾想黑绳韧性十足,拉扯之下,不见有丝毫折断的迹象。

        老乞丐瞧的哈哈大笑,说道:“这条细绳是用如意玄丝制作而成,别说你是徒手拉扯,纵是用你的冥炎刀,也休想砍动分毫。”倪多事和白生万没料到在幽冥地府的地牢之中,竟有一个神仙一般的老叫花子,均是心中暗叫侥幸:若不是这个老叫花子,白生恐怕早就魂飞魄散了,又得刀鞘宝玉,均是感激不已。

        两人看这老叫花子衣衫破烂,形象虽是肮脏猥琐,可是于适才所施手段,化拐杖为刀鞘,化木棍为美玉,都是神仙所用的法术。两人收起轻视之心,双双上前拜倒在地,同声说道:“多谢老神仙,不知老神仙从何处而来,我们兄弟两人愿拜老神仙为师,望老仙长收下我等为徒。”

        老乞丐哈哈大笑,负手而立,说道:“欲学混元造化功,需到南山不老峰。路途艰险多磨难,本心不灭始到终。”老乞丐说完,化为一团清气,登时不见踪影。

        倪多事和白生站起身来,在石室当中各个角落找寻一遍,哪里还能找的到?心中都暗自寻思老乞丐说的话,倪多事对白生说道:“白老弟,看来这个老乞丐非同寻常,又说了几句诗,你平时多阅书籍,来说说这四句诗的意思?”

        白生笑道:“这四句诗听上去倒是简单,头两句大概是说让我们去南山,找一个叫做不老峰的地方,在那里或能得遇名师,学到真功夫,不过路途……”

        白生话说了一半,忽见楚老杆子一只右手悄悄的摸上倪多事的刀鞘,急叫:“倪老兄,小心。”探出右手,去抓楚老杆子的手腕。

        不料楚老杆子出手如电,一只右手早已抓住刀鞘,刚要回夺,突听“当啷”一声,冥炎刀竟然掉落在地。

        楚老杆子心中一惊,才知冥炎刀沉重之极,自己单手拿捏不住,手腕一翻,避过白生的一抓,双手伸出,抓向掉落在地上的冥炎刀。这几下兔起鹘落,楚老杆子手法快异,双手同时抓住冥炎刀刀鞘,心中一喜,急忙回拿,哪知那冥炎刀纹丝不动,楚老杆子双手使尽平生力气,连连大叫,直累的气喘吁吁,如同蜻蜓撼柱,哪里动得分毫?

        倪多事笑嘻嘻的俯下身子,将冥炎刀一把抄在手中,笑道:“楚老杆子,这把冥炎刀我拿在手里,还真是觉得累赘,既然你这么想要,小弟就双手奉上,送给你了。”

        倪多事双手平端冥炎刀,伸到楚老杆子面前,楚老杆子一愣,可没想到倪多事竟然这么大方,这把冥炎刀是宝中之宝,就这么给我了?正自迟疑,忽见倪多事双手一松,冥炎刀掉落在地,但听楚老杆子大叫一声:“啊呦,可把老子疼死了。”一屁股坐倒在地,急忙伸出手去抚摸自己的双脚。定睛一瞧,只见冥炎刀砸在自己的脚面之上,一双大脚早被砸到扁如薄纸一般。

        楚老杆子气的破口大骂:“小兔崽子,你可真够阴险的,可把老子的两只脚砸坏了,哎呦,哎呦,好疼,小兔崽子,赶紧把这把破刀给老子拿开。”

        倪多事笑道:“楚老杆子,可不是我不想给你冥炎刀,这可是你自己不想要,讲不了,我只好拿走了。”

        倪多事轻轻的将冥炎刀拿在手中,扛在肩头,笑呵呵的盯着楚老杆子。

        楚老杆子揉搓了半天脚丫子,嘴里边兀自絮絮叨叨:“他妈的,小兔崽子,老子早晚有一天要你好看,等你这小畜生落在老子的手中,扒你的筋,抽你的皮,喝你的血……”

        刚要继续往下说,忽见红光一闪,楚老杆只觉头皮一紧,一股灼热的刀风从头顶掠过,吓的楚老杆子一缩脖子,下边的话登时吞下肚去,在一摸头皮,干干净净,长在头上的几缕头发早被冥炎刀灼热的刀风烧的不剩一根。

        楚老杆子抬头一看,只见倪多事笑眯眯的站在一旁,手中扛着冥炎刀,一只脚丫子轻微颤动,要多臭屁有多臭屁。

        倪多事笑道:“怎么着?楚老杆子莫非想试试我的冥炎刀不成?要是我这一刀在往下那么一点点,不知道你这个大脑壳子会不会把我的冥炎刀给崩坏了,楚大老爷子,要不要试一试?”

        楚老杆子双手连摇,说道:“可不敢试,可不敢试,我这大脑壳子比豆腐还软上几分,哪里能禁得起倪大侠这一刀?倪大侠大人大量,相貌英俊,这宰相的肚子能撑船,弥勒佛的肚子能容事,倪老人家可不能跟我这个糟老头子计较,没的污了您的大宝刀。”

        楚老杆子混迹赌场,欠钱不还被人围住毒打,早就学的油嘴滑舌,见风使舵拍马屁的本事那也算是一绝了。听闻老乞丐说这把冥炎刀是什么三界至宝,兵中之神,贪念陡然而生,对冥炎刀垂涎欲滴,眼珠子都红了。

        待得见到老乞丐绝迹无踪,这才抑制不住,心中只想将这把冥炎刀据为己有,没曾想夺刀不成,自己性命反倒是差点不保,这才唯唯诺诺,不住的给倪多事戴高帽子,生怕倪多事心中一狠,将自己这大脑壳子削为两半。

        倪多事和白生暗自好笑。突听空色在旁拍手叫道:“楚老杆子,你这老鬼现下也和小僧一样了,秃头头脑,不如遁入空门,拜小僧为师的好。”

        楚老杆子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走到角落里,骂道:“臭和尚也不是好东西,逼良从娼,天天的诱骗良家妇女,可比老子缺德多了,倪大侠,你不如用你手里的冥炎刀,将这个作恶多端的老贼秃一刀劈了,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空色讪讪而笑,不在言语,白生笑道:“大家现在都是鬼了,生前的罪孽,自有来生还报,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这会子也不用咱们来动手了。”

        倪多事点了点头,说道:“还是白老弟说的有理,咱们还是坐等阎罗王的判决处置吧。”两人坐回角落,低声探讨方才老叫花子说的话,商量多时,这才各自坐定,闭目养神,不在说话。

        空色瞧了瞧倪多事和白生,看到两人说了一会子话,忽又闭目垂坐,似是睡着了一般,轻轻的走到楚老杆子面前,蹲下身子,低声说道:“楚老杆子,脚还疼不疼了?”

        楚老杆子把眼一瞪,刚要大声说话,空色急忙探出右手,捂住楚老杆子的嘴,左手放在嘴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低声说道:“楚老杆子,想不想要那个姓白的挂在脖子里的美玉?”

        楚老杆子知道这空色平素竟干些拐带妇女,偷盗美女的勾当,平日里诡计多端,手段毒辣,现下找自己来商量,定是存了什么坏心思,心想凭自己之力,想要夺冥炎刀和那块血红美玉,当真是痴心妄想,痴人说梦了,不如和这个臭和尚合作,还能分到一杯羹,当下点了点头。

        空色缩回手掌,低声说道:“楚老鬼,冥炎刀你是拿不动了,就是送给你,你也拿不走,如今小僧和你合作,将冥炎刀和那块血红美玉抢过来,美玉归你,冥炎刀归我,你觉得怎样?”

        楚老杆子低下头,沉思半晌,知道空色所说不假,这把冥炎刀自己说什么也是拿不动了,得一块美玉虽然吃些亏,总比两手空空来的划算,于是抬起头来,悄声说道:“臭和尚,老子就听你的了,你有什么好主意?”

        空色哈哈一笑,说道:“楚老杆子,我看你那一套伸长胳膊的本事还挺不错,这会趁那两人闭目休息,咱们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楚老杆子道:“臭和尚,有什么鬼主意尽管说出来,何必拐弯抹角?”

        空色道:“楚老鬼,待会你悄悄掩过去,伸双臂将那佩戴冥炎刀的小子上身缠住,谅他也不能挣脱你的束缚,旁边那个姓白的交给我处理,待冥炎刀和美玉抢到手中,美玉归你,冥炎刀归我,你看如何?”

        楚老杆子说道:“臭和尚,你能有多大本事?能打的过那个姓白的?”

        空色环顾四周,说道:“楚老鬼,看到了没,石室当中的这十几个恶鬼全都听我吩咐,我和他们商量好,大家到时候一拥而上,不怕抢不到冥炎刀和那块血红的美玉。”

        原来这空色平素作恶多端,在空佛寺当中修行,本领着实不低,石室当中的众多恶鬼都知道他的厉害,不敢不听其命令,空色时常笑呵呵的,生前被称作笑面佛,专做笑里藏刀的无耻事情,楚老杆子新到不久,不晓得这空色平时嘻嘻哈哈,可是若是不小心得罪了空色,其后的报复便是毒辣无比。

        这时空色看到冥炎刀这般厉害,自是想要将冥炎刀据为己有,暗忖自己把握不大,不敢轻易出手,这才不显山、不露水的等待良机。待看到倪多事和白生盘膝坐在角落里闭目养神,计上心头,这才来到楚老杆子面前,撺掇楚老杆子出手帮忙,同时向石室当中的一众鬼魂使个眼色,将众鬼魂叫到跟前,轻声交代了几句。

        当下楚老杆子放轻脚步,一步一挪的走向倪多事,生怕倪多事突然睁开双眼,定息凝神,眼睛紧紧的盯住倪多事,待得走到倪多事一丈内,伸出双手,双臂长出,悄默声的伸到倪多事身前,忽的双臂绞动,将倪多事上身牢牢缠住。

        空色所忌讳的只是冥炎刀,看到楚老杆子得手,放下心来,这才动如电闪,挥动双掌,袭向白生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