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唯唯诺诺

第十四章 唯唯诺诺

        白生但觉劲风扑面,睁开双眼,看到空色挥动双掌袭到胸前,危急之中不及躲避,向后便倒,突听“砰砰”的两声响,白生后背撞到石壁,前胸被空色双掌打到,顿觉胸口一滞,一口气喘不上来。

        空色偷袭得手,嘿嘿一笑,变掌为抓,将白生一把提起,向后一摔,大叫一声:“给我拿下了。”十几个鬼魂同时扑上,抱手的抱手,抓胳膊的抓胳膊,登时将白生牢牢拿住。

        白生怒道:“你们要干什么?”扫视一周,只见众鬼魂的眼中闪烁不定,一双双贪婪的眼睛紧紧盯在了自己胸前血红美玉之上。心中一片了然:这群鬼魂生前都是恶人,死了之后,贪欲不减,见到自己身上存有一块血红美玉,岂有不夺之理?暗恨自己大意,一点提防都没有。

        空色和尚哈哈大笑,走到白生面前,将白生胸前的血红美玉抓在手里,忽觉手掌嗤嗤作响,冒出一股股的黑烟,手掌疼痛难忍,急忙松开手掌,“铛”的一声轻响,血红美玉登时掉落在地。

        原来这血红美玉将白生周身火焰吸入其内,内里血光流动,同冥炎刀一般炙热,除修炼九转阴经的本人外,其他人若是抢在手里,必会被那一股真阳之力所伤。

        空色吁了口气,骂道:“这块玉当真邪门,难道还有认主的灵通不成?他妈的,小僧这一只手掌差点被烫熟了。”

        空色俯下身去,找到穿在那血红美玉上的黑色细绳,一把抓了起来,笑道:“老叫花神通广大,可没料到这一跟小小的细绳,反倒帮了小僧大忙了。”

        白生手脚俱都被石室当中的鬼魂按住,力气虽大,这会子也施展不出了,看到空色竟然夺取自己身上的血红美玉,又急又气,开口大骂:“不要脸的臭和尚,难怪你不得好死,似你这般强盗行径,来世必定是做牛做马,不得好报。”

        空色洋洋得意,右手抓住黑绳,将血红美玉在白生面前晃来晃去,笑道:“年轻人,你这么骂小僧,小僧可就将这块美玉据为己有了…….”

        空色尚未说完,忽听楚老杆子骂道:“臭和尚,咱们可是说好了,冥炎刀归你,美玉归我,你可不要说话不算数。”

        空色微微一笑,暗自寻思:待我拿到冥炎刀,一刀将你这个老赌鬼给杀了,在将石室中的十几个恶鬼俱都杀死,到时美玉和冥炎刀都是我的了。

        想到这里,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走到楚老杆子面前,笑道:“楚老哥说的不错,这块美玉当然是你的。咱们先将这个姓倪的小子给宰了,再来分这两件宝物。”

        话未说完,空色左手成抓,忽的伸出,抓向倪多事的面门,倪多事一直都不曾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这时见空色左手抓来,急忙偏过头去,“噗”的一声响,空色的左手抓在倪多事背后的石壁上,石屑纷飞,灰尘四溅。

        倪多事暗暗心惊:这秃驴看上去年纪不大,手上的力道倒是大的异乎寻常,一只手掌如同钢钩一般。忽觉脑后一股劲风袭到,知道空色一击不中,翻转手腕,抓向自己的后脑。倪多事情急智生,身体猛一用力,向旁挪开,空色这一抓又抓了个空。

        空色见到倪多事竟然接连躲过了自己致命的两击,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臭小子,有两下子,不过你这是徒耗力气,能拖延到什么时候?到最后还不是个死吗?不如乖乖的把脑袋伸过来,小僧大慈大悲,还能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倪多事微微笑了笑,说道:“和尚,那我可得好好谢谢你了,我这就将脑袋伸出来,任你处置。”楚老杆子和空色听到倪多事竟然这么乖乖的听话,都道这小子恐怕是被吓傻了,脑子有问题了。

        两人微一疏神,忽见倪多事把头一低,一躬身,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激射而出,只听“砰”的一声,倪多事的头部撞上楚老杆子的胸口,楚老杆子被撞的倒飞出去,在空中哇哇大叫,双手缩回,重重的摔落在地。

        倪多事上身一松,一把将冥炎刀抽出,在空中轻轻挥了几挥,一道道红芒闪过,一股股炽烈的刀风在石室当中左右飞舞,石室当中本来寒气森森,倪多事将冥炎刀连挥几下,石室当中顿时变的炽热异常,若不是在场的都是鬼魂,早就个个的汗如雨下了。

        空色本来洋洋得意,这时看到倪多事将冥炎刀抽出,连连挥动,干笑了几声,脸上当真是比哭还难看,退后几步,说道:“倪少侠,刚刚只不过是和你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你可不要介意。”

        倪多事将冥炎刀扛在肩头,哈哈大笑,说道:“不介意,不介意,我早就料到你们是在开玩笑,作不得真,秃驴,你刚才那两下子使的功夫可不错啊,嘿嘿,咱们再比上一比,看看是你爪子快,还是我的冥炎刀快。”

        倪多事不等空色回话,纵身一跃,冥炎刀自上猛劈而至,半空中只见一道红光闪过,空色见刀势凌厉迅捷,哪敢直迎其锋?忙忙的身子一侧,不料终究是慢了一步,但听空色一声大叫,叫声凄厉,一条左臂被冥炎刀砍了下来,连带着左手中的血红美玉,掉在地上。

        空色疼痛难忍,急怒交加,大喝一声:“老子跟你拼了。”双脚连环踢出。倪多事一声冷笑,右手冥炎刀反手撩出,砍向空色踢来的两脚,突觉双臂一紧,这一刀竟砍不下去,耳中只听白生急叫道:“小心后面。”

        原来楚老杆子趁隙偷袭,一双胳膊从倪多事背后缠将上来,倪多事正在专心对付空色和尚,不曾提防,虽有白生大叫提醒,终究迟了一步。

        倪多事冥炎刀挥到一半,双臂早被楚老杆子紧紧缠住,空色的连环双脚飞踢而至,俱都踢在倪多事胸前,但听“砰砰”两声,倪多事被空色踢翻在地。

        空色见状大喜,叫道:“快将这小子拿下!不能让他动得分毫。”旁边除了按住白生的四五个鬼之外,尚有十几个鬼站在一旁,这十几个鬼本来迫于冥炎刀的威力,不敢上前相助空色,这时见到空色一招得手,全都扑了过去,一个又一个的压在倪多事身上,如同叠罗汉一般,将倪多事压了个水泄不通。

        楚老杆子缩回手臂,哈哈笑道:“怎么样?臭和尚,关键时刻还得看我老人家的本事吧?”

        空色拾起地下的手臂,狠狠的道:“楚老哥果然厉害,就只可惜了我这条手臂,若不将这个姓倪的千刀万剐,难解我心头之狠。”

        空色将左臂上的血红美玉拿在右手,将断臂放到一旁,走到倪多事身前。只见倪多事身躯被团团压住,只露出一个头颅,哈哈笑道:“臭小子,这次看你还怎么躲开我的利爪。”

        空色强忍疼痛,俯下身子,右手急如电闪,向倪多事面门抓到,本拟这一抓定将倪多事抓个头颅碎裂而死,忽觉手指一痛,定睛一瞧,只见手指抓入了土地当中。

        原来倪多事于危急之际,双腿猛的一弯,借助这一弯之力,将身子向后拉入一尺,躲开了空色这威猛的一击,紧接着握住冥炎刀的右手腕一翻,冥炎刀触碰到一个鬼魂的身子,刀锋上的炽热之气弥漫开来,登时将压在自己身上的一个鬼魂的身子烧成一片虚无,倪多事抖觉身上一松,利用这一丝空隙,大喝一声:“都去死吧!”右手猛力一挥,一道红光自这些鬼的身上斩过,将这些鬼斩了个干干净净。

        倪多事一跃而起,看到空色刚将右手抽回,瞪大双眼瞧着倪多事,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倪多事举刀下劈,空色竟然吓得呆住了,不知躲闪,这一刀直把空色砍成了两半,化作一团青烟,消失无踪。

        倪多事转过身子,走向白生身旁,按住白生的几个恶鬼竟然吓的瑟瑟抖动,想要后退,叵耐双腿发软,动弹不得。

        倪多事笑呵呵的瞅着这几个恶鬼,手中冥炎刀轻轻的在空中一挥,作势欲劈,但听“噗通,噗通”之声连响,几个恶鬼早已吓得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一般,连声哀求:“大爷饶命,大爷绕命。”

        白生走到方才空色死去的地方,将那块血红美玉重新挂在脖子上,回过身子,对倪多事说道:“倪老兄,饶了他们吧,咱们杀了这么多鬼,令这么多鬼魂飞魄散,恐怕阎罗王不会轻易饶恕我们。”

        倪多事呵呵笑道:“饶了这几个恶鬼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这个楚老杆子么…….”

        楚老杆子在旁看到倪多事转瞬之间,就将石室里的恶鬼杀了大半有余,早就吓得呆了,这时听到倪多事言下之意,竟是不想放过自己,当下连滚带爬的滚到倪多事身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大哥饶命,大侠饶命,大老爷饶命啊,小的家里上有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下有五六岁的小儿子,中间还有糟糠的老妻,拖家带口的,大老爷慈悲为怀,就饶了小的吧,小的保证以后再也不作恶了。”

        楚老杆子为了保命,连换三种称呼,若不是觉得倪多事太过年轻,早就连亲爹都叫了出来。

        倪多事听到楚老杆子不顾脸面的求饶,心下一阵恶心,抬起右脚,一脚将楚老杆子踢到一旁,叫道:“滚,闭上你的臭嘴。”

        楚老杆子得蒙大赦,缩到石室当中的角落里,一声不吭,连稍微动一下都是不敢。

        倪多事向着跪在地下的几个鬼说道:“都给我躲到一旁,若是胆敢发出半点声音,小心我刀下无情。”

        剩下的几个恶鬼唯唯诺诺,连滚带爬的缩到了石室当中的一个角落,将嘴闭的紧紧的,生怕发出一声,惹怒倪多事。

        倪多事将冥炎刀归入刀鞘,说道:“白老弟,身上没受伤吧。”

        白生看着剩下的几个恶鬼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忍不住暗自好笑,说道:“倪老兄,你这几下可真够狠的,这把冥炎刀威力无穷,杀人的时候恐怕连魂魄都会斩的魂飞魄散,倪老兄以后出手还是手下留情的为妙。”

        倪多事尴尬的一笑,说道:“白老弟,这石室当中的鬼魂,生前都是穷凶极恶的恶人,更何况刚才情况危急,也由不得我了。”白生听闻倪多事如此说,摇头叹道:“倪老兄,冥炎刀太过霸气,有道是杀人不过头点地,纵是恶人,死后沦为恶鬼,在幽冥地府也能受到应有的惩罚,如今这把冥炎刀一刀砍下,休说是活物,竟连魂魄都斩成虚无,生生的断送了这些魂魄入六道轮回的权利,以后若是咱们行走世间,不知是祸是福。”

        倪多事皱起双眉,脸上深有忧色,说道:“白老弟,咱们还是别想的那么长远,顾眼前的要紧,但不知我杀了这么多恶鬼,阎罗王会怎么处置我?”

        两人正说之间,忽听石门嘎吱作响,牢门开处,走进十几个阴兵来,为首一人头罩乌纱,一袭官袍,当是阴间的一个差官,只见这差官走进石牢,手中展开一卷文书,宣道:“着楚老杆子,吴老四,吴老三,刘大木……..”这差官喋喋不休,一连说了十多个名字,最后说道:“一干人等上堂听候处置。”

        差官说完,不见有人出声,不由的一愣,还道是这十几个鬼竟然俱不听宣,将手一摆,喝道:“众阴兵听令,将方才所念一干人等抓捕到堂。”差官身后的众阴兵呼喝一声,手持钩挠锁链,上前锁拿众恶鬼,谁知找寻一圈,竟然只找到七八个,在文书名单上的不过楚老杆子一鬼而已。

        差官悚然而惊,暗道这地牢看守严密,周围有幽冥地府所布置的锁鬼阵法,休说一般的鬼魂,就是有些法力的,纵是会土遁隐身等术,也会触动阵法,落个魄散魂飞而死。

        差官忖思片刻,幽冥地府当中可从未发生过逃狱越狱之事,于是将剩下的几个鬼魂叫到跟前,问道:“方才本官所念的十几个鬼魂都去了哪里?快快道来。”

        剩下的几个恶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中都露出恐惧之色,犹豫不决,也不知该说不该说,一同瞧向倪多事。

        倪多事肩扛冥炎刀,仰头望天,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众恶鬼看到倪多事手中的冥炎刀在肩头来回颤动,哪敢多言,俱都回道:“启禀官老爷,小的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差官一听此言,勃然大怒,喝道:“这么多鬼,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消失不见,难道说你们十来双眼睛,竟然一个都不曾瞧见么?”

        楚老杆子大着胆子走到差官身前,扯了扯差官的衣袖,低声说道:“官老爷,能借一步说话么?”

        差官斜眼睛瞅了瞅楚老杆子,微微点了点头,楚老杆子将差官引到一处角落,远离众鬼魂,附到差官耳边,悄悄的嘀咕了半天,将适才所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只说白生和倪多事如何仗着手中的两件宝物行凶,于自己和空色想要夺取冥炎刀和血红美玉一节,却略去了不说。

        差官听完楚老杆子说完,脸上勃然变色,吃惊非常,大声喝道:“将倪多事和白生拿下,两人蓄意杀人,破坏天理轮回之道,罪不可赦,押到森罗殿上交付阎罗王问罪。”

        倪多事嘿嘿一笑,心中不服,喝道:“若不是这些恶鬼作恶在先,想夺取我们两个手中的宝物,我又何必将他们斩尽杀绝,不过是他们咎由自取而已。”

        差官怒道:“量你一个小鬼头,安敢如此狂妄,强言狡辩,左右,拿下了。”吩咐一声,十几个阴兵手持锁链,就要上前将倪多事锁住。

        倪多事“哼”了一声,将冥炎刀抽出,一众阴兵眼见倪多事手中的冥炎刀殷红似血,内里流光溢彩,俱都吃了一惊,相互一望,眼神当中露出骇异之色。

        为首的差官大声喝道:“还不给我动手拿下,更待何时!”众阴兵不敢怠慢,将手中的锁链扔出,圈向倪多事,但见空中锁链飞舞盘旋,组成一片黑色的大网,向倪多事兜头罩下,倪多事扬起手中冥炎刀,连挥几下,几道红光闪过,割断头上锁链,锁网被削割的七零八落,一段段的掉落在地。

        十几个阴兵俱都吃了一惊,抛出手中钩挠,十几条钩挠末端寒光闪烁,钩子又尖又利,若是钩到鬼身上,定然被钩的支离破碎,化为碎片。

        倪多事将冥炎刀挥动如飞,一团红光将自己周身罩定,众阴兵手中的钩挠灵动无比,犹如一条条长蛇一般游动,钩头吞吐闪烁,遇到倪多事舞成的红光,当即缩回,只等倪多事刀光中露出破绽,便即钩上。

        斗了数合,双方僵持不下,倪多事如此挥舞冥炎刀,本来极耗体力,可是他所修的九转阴经非同小可,遇强愈强,身体劲力源源不断,冥炎刀挥舞的密不透风,越来越快,红光范围不住扩大,竟然将众阴兵手中的钩饶不住的向后逼退。

        斗到最后,众阴兵俱都感觉到一股炙热的刀风席卷而来,个个的把持不定,十几个阴兵不住后退,只听“啪啪”几声响,若干阴兵被一股灼热的气息逼得难以忍受,手中的钩挠纷纷落地。

        那个官长见势不妙,急叫道:“大伙赶紧退出石牢,咱们去般救兵。”说完当先闪出牢门外,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直往森罗殿奔去。

        众阴兵听到官长发话,无一不是如释重负,将手中的钩挠仍在地上,转身鱼贯逃出石牢,牢门外众鬼卒看到这么多阴兵逃出,都是一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瞪眼看着这些阴兵狼狈逃出石牢。

        倪多事大获全胜,收刀而立,忍不住的哈哈大笑。白生本来站在墙角边上,见到众阴兵眨眼间逃了个干干净净,急步走到倪多事面前,说道:“倪老弟,咱们可闯下大祸了,你竟然还笑的出来?”

        倪多事仍是大笑不止,笑道:“白老弟,人生得意须尽欢,我活着的时候可万万不会料到自己能有这么厉害,现下走一步是一步,灭恶鬼,打阴兵鬼卒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干的,可跟你白老弟一点关系都没有。”

        白生拍了拍倪多事的肩头,说道:“倪老兄,你把小弟瞧的忒也小了,你数次救我性命,难道我就是忘恩负义、贪生怕死之辈么?事到如今,咱俩共同进退,就算魂飞魄散,也得拼命最后一搏。”

        倪多事看着白生,两人心意相通,彼此之间肝胆相照,均想人生得一知己,不枉了在世上走这一遭,同时哈哈大笑,倪多事瞥眼看见楚老杆子和几个恶鬼偷偷摸摸的走到牢门口,心想一不做,二不休,除恶务尽,手中冥炎刀陡的挥出,红光闪过,早已将楚老杆子和剩下的几个恶鬼砍做两截,化为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生见事已至此,心道也不差这几条鬼命了,拾起地下众阴兵掉落的钩挠,对倪多事说道:“倪老兄,咱们同到森罗殿上辩护,若是要惩戒咱们两个,咱们就打出幽冥地府,他妈的,天大地大,不如我大,老子豁出这条命去,看阎王老儿还能把咱们怎么样。”

        倪多事本来瞧着白生斯斯文文,一身的书生气息,没想到在命悬一线,前途未卜的时刻,竟然如此豪气干云,不由的对白生刮目相看,大喝一声:“白老弟,咱们走。”手扛冥炎刀,大踏步走出牢门外。

        过道里的众鬼卒看到倪多事和白生怒气冲冲,杀气冲天,一股灼热的气息又自冥炎刀上弥漫而出,均是不敢阻拦,倪多事走到一个鬼卒前,将手中冥炎刀轻轻一挥,红光到处,冥炎刀劈在那鬼卒身后的石壁之上,那石壁连通石牢,虽是坚牢无比,又哪里能禁的住冥炎刀的威猛一击?但听咔嚓嚓一声巨响,那鬼卒身后的一面石墙早已被砍为碎片。

        那鬼卒吓的一动不动,竟然如同石像一般,过道里的众鬼卒看到这种阵势,更是不敢上前,心下均自砰砰直跳:这要是砍到我身上,连鬼都做不成了,不能动,不能动,年轻人,你厉害,你厉害,赶紧走,赶紧走。

        倪多事呵呵一笑,将那鬼卒腰里的鬼头刀抽了出来,转身交到白生手里,说道:“白老弟,用这个,你手里的钩挠软绵如绳,咱们没有武功,可不会用这钩挠。”

        白生伸手接过鬼头刀,暗道还是倪多事想的周到,将钩挠抛在地上,和倪多事一同沿着过道而行,走不多时,来到那一段漆黑的地洞,倪多事修炼到九转阴经第六层,内里脉络早已圆转如意,神而明之,达到了地仙之境界。此时抬眼看去,洞内虽然漆黑一片,可是自倪多事看来,一片光明,洞内的微小事物皆不能逃出倪多事的一双法眼。

        倪多事当先而行,沿着阶梯向上走去,白生跟在后面,一盏茶的时间,早已来在洞口,两人跳将出去,忽见外面阴兵鬼卒层层的围在洞口,手中各自拎着奇形怪状的兵器,刀qiāng剑戟斧钺钩叉锁链飞刀渔网等物应有尽有。

        倪多事和白生定睛瞧去,只见阎罗王位于中间,左右又各有服饰官帽相像的九个人物,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等阴差位于下首两旁站定。

        倪多事将冥炎刀扛在肩头,白生手握鬼头刀,两人环顾四周,见到自己两人被幽冥地府众阴兵鬼卒,十殿阎罗围在中心,凛然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