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蝙蝠

第十五章 蝙蝠

        阎罗王居中而坐,怒目而视,喝道:“倪多事,白生,你们两人可知罪么?”

        倪多事但见周遭黑雾弥漫,阴气沉沉,各式兵器寒光耀目,杀气腾腾,料想自己和白生今日今时恐怕就要毙命于此,魂飞魄散,在三界之中,在不复存。将心一横,喝道:“但不知我和白生何罪之有?愿闻其详。”

        阎罗王身旁的一个阴差走将出来,说道:“你们两人杀灭数十口鬼命,使其再不能归于六道轮回,泯灭天道,难道还不是重罪么?”

        白生踏前两步,双手一拱,施礼道:“阎罗王明鉴,只因那十几个恶鬼觊觎我们手中的宝物,想要置我们于死地,我们两人逼不得已,这才迫于形势,将一干恶鬼杀了,实是出于自保,望阎罗王明察。”

        阎罗王手捻长须,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倪多事,白生,实不相瞒,本王上报请示地藏王菩萨,得地藏王菩萨法旨,擢升你们两人为幽冥界阴阳双使,倪多事封为太阳使,白生封为玄阴使,地藏王菩萨言道:如今阳间妖孽横行当道,阴间法力有限,又兼事务繁忙,不能到阳间斩除邪魔,特此提拔你们两人,只因你们手中的冥炎刀太过霸气,斩鬼屠魔,皆化为虚无,不留余地,命你们只可除妖伏魔,不可伤生人命。”

        倪多事和白生闻听,俱各大喜,本以为小命难保,万没料到居然还能得享官位,双双上前,一躬扫地,同声拜谢道:“多谢阎罗王提拔之恩,我二人定当尽职尽责,不负阎罗王和菩萨所托。”

        旁边转出秦广王,向阎罗王说道:“幽冥界官职,岂是说封就封的?这两人何德何能,能当幽冥界阴阳二使?”

        底下众鬼卒阴差早就有所不满,均想:我们在地府兢兢业业,干了千八百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何这两人在阴间走了一遭,竟能得享高位?但听众阴兵鬼卒呼喝呐喊,叫嚷起哄之声响成一片,俱都表示不服。

        阎罗王见此情景,沉吟不决,说道:“这是地藏王菩萨法旨,本王也做不得主。”

        转轮王上前一步,说道:“各位阴君,这两人在地府伤生鬼命,触犯了阴间铁律,若是不严加惩戒,反倒给予升赏,恐怕难以服众。”

        阎罗王道:“转轮王说的有理,不过地藏王菩萨法旨已下,不能违背,依转轮王之见,该当如何?”

        转轮王笑道:“本王倒是有一个好办法,既能让大众所服,又能谨遵菩萨法旨,只教咱们十殿阎君都能同意,便可施行。”

        楚江王急如烈火,大声说道:“转轮王,有什么办法赶紧说出来,婆婆妈妈的,你不将办法说出来,我们其他九位阎君如何定夺?”

        转轮王哈哈一笑,说道:“咱们只需将地藏王菩萨赐予的那面太虚幻镜拿出来,着倪多事和白生两人,跳到里面,若是能将里面的血魔蝙蝠消灭,谅咱们地府的一众阴兵鬼差,对倪多事和白生两人升任阴阳双使,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其他九位阎君同众阴兵鬼差一听,登时雅雀无声,个个的大眼瞪小眼,脸上均露出惊恐之色,场上静悄悄的,落针可闻,过了盏茶时分,这才悄声议论。

        阎罗王紧皱眉头,说道:“转轮王,这血魔蝙蝠在人间吸食人血,伤了无数条人命,凡是被血魔蝙蝠吸过之人,无不变成了干尸,任由血魔蝙蝠控制,若是将倪多事和白生投入太虚幻镜,恐怕……..”阎罗王说到这里,沉吟不决。

        楚江王也道:“阎罗王所言极是,这血魔蝙蝠法力高深,修行千年,火不能焚,水不能溺,刀qiāng不能伤,若不是咱们阴间十殿阎君一同出马,又蒙地藏王菩萨赐予太虚幻镜,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血魔蝙蝠收在太虚幻镜内,这倪多事和白生小小年纪,有何本领?送到里面,岂不是枉送性命?”

        阎罗王脸色凝重,不住摇头,说道:“不妥,不妥,就只怕解开太虚幻境封印,血魔蝙蝠复出,那时再想将其锁入太虚幻镜,难上加难。”

        一众阴君众口不一,有的同意阎罗王所说,又有的同意转轮王所说,有的说:“血魔蝙蝠封在太虚幻镜,咱们这么多人盯着,血魔蝙蝠再厉害,又怎么能逃出这么多人的法眼?”又有人说道:“这倪多事和白生年纪轻轻,送进去还不是被血魔蝙蝠吸成肉干?”

        一时之间,众位阴君议论纷纷,一片嘈杂。

        转轮王见大家讨论半天,也拿不定个主意,轻轻的咳嗽一声,朗声说道:“众位阴君有所不知,倪多事手里的冥炎刀非比寻常,里面蕴有真阳之力,能斩天下诸般妖魔,这血魔蝙蝠虽然厉害,可也禁不得冥炎刀一击…..”

        楚江王没等转轮王说完,插口说道:“冥炎刀再厉害,凭两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未必能砍到血魔蝙蝠一刀呢。”

        四五个阴君听了楚江王之言,都点头称是,都道单凭一把冥炎刀,可不能将血魔蝙蝠消灭。

        转轮王见自己说话被打断,脸露不悦之色,沉声说道:“咱们虽将血魔蝙蝠封在太虚幻镜之内,可这血魔蝙蝠在里面静心修炼,法力日渐加深,咱们若不想办法将其消灭,他日这血魔蝙蝠修行圆满,冲出太虚幻镜,到那时遗患无穷,休说是人间,恐怕连咱们这阴间都难保太平了。”

        众位阴君听了转轮王所说,都是脸色沉重,各自漠然不语,许多同意阎罗王的,这时却都纷纷的觉得转轮王说的有道理。

        最后十位阎君举手表决,竟然多半都站在了转轮王一边。

        阎罗王忖思片刻,心想:这转轮王说的也不无道理,倒不如让倪多事去太虚幻镜里试一试,凭着倪多事手里的冥炎刀,杀了血魔蝙蝠,自是皆大欢喜,解了后顾之忧,若是这两人被血魔蝙蝠杀了,也算是赎了他们杀害十几条鬼命的重罪,我们十殿阎君都在这盯着,谅那血魔蝙蝠也逃不出太虚幻境。

        阎罗王想到这里,当即向倪多事和白生说道:“倪多事,白生,我们十殿阎君说的话,你们可听明白了么?”

        倪多事点了点头,心道:他妈的,就知道这阴阳使者的官儿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这十个老头子可真他妈的老奸巨猾,借刀杀人的毒计玩的不错嘛。

        倪多事心知那血魔蝙蝠极不好对付,望了望白生,说道:“白老弟,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白生苦笑一声,说道:“倪老兄,你认为咱们还有的选择么?事到如今,就算咱们不想拼命,也没人给咱们这个机会啊。”

        倪多事想想也是,右手使劲儿握了握冥炎刀的刀柄,朗声说道:“各位阎君老爷,赶紧把你们那块破镜子拿出来吧,白老弟发话了,咱们兄弟今日就帮你们除此妖孽。”

        倪多事说完,将冥炎刀抽出,连挥几下,红光闪处,一股炙热的气息弥漫开来,倪多事笑道:“不就是一只大蝙蝠么?瞧咱们做一只红烧大蝙蝠给你们瞧瞧。”

        十殿阎王及众阴兵鬼卒均想:”这两人到了那太虚幻镜,多半是有去无回,能活着出来的希望着实渺茫,这两人竟然视死如归,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气魄,当真难得。”想到这里,又是佩服,又是同情。

        只见阎罗王吩咐一声,将黑白无常叫到面前,十殿阎君各从怀中摸出一把钥匙,交到黑白无常手里。阎罗王在黑白无常耳边交代了几句,黑白无常听的连连点头,转身快步离去。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黑白无常去而复返,将一面巴掌大小的银色镜子交到阎罗王手里,又将十把钥匙一一还给十殿阎王。

        阎罗王对着那面银色小镜念念有词,镜中忽的放出七彩光芒,夺人眼目,在场的鬼卒眼睛一花,不由的都揉了揉眼睛,凝目瞧去,但见那面银色铜镜被阎罗王抛在半空,一个圆形的洞口呈现了出来,又过片刻,七色光芒隐去,渐渐的浮现出一座高山来,里面青山绿水,瀑布深潭,应有尽有。

        阎罗王大喝一声,说道:“倪多事,白生,还不跳进去,更待何时?”

        倪多事和白生见此情景,闭上眼睛,双双的奋力一跃,此时两人修为已是不低,洞口随高,跳将进去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两人双脚着地,睁开眼来,看到自己踏在一片草地之上,前方一座高山耸立入云,一条瀑布从山间云层中直泄而下,落在山涧当中,轰轰作响,震耳欲聋。

        山上青松绿柏,一条山道蜿蜒而上,道旁花团锦簇,幽香扑鼻,倪多事深吸一口气,赞道:“好香,这个地方景色美如画啊。”

        白生心中奇怪,问道:“倪老兄,听十殿阎王口中所说,血魔蝙蝠是被囚禁在太虚幻镜,为何进到这里面,却是如此一副美景?给神仙清修尚且有余,哪里像一个囚禁妖魔的处所?”

        倪多事环顾四周,除了面前这座高山外,其它三面,都是绿色的草原,遥遥望去,不见边际。

        倪多事笑道:“白老弟说的是,咱们要是找不到血魔蝙蝠,不如就住在这山上,反正这里景色秀丽,天天悠闲自得的睡上一大觉,岂不是美哉哉?”

        白生将手中的鬼头刀向山道一指,说道:“倪老兄,你就别开玩笑了,外面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呢,被这么多双鬼眼盯着,我可睡不着,咱们还是沿着这山道往上走吧,兴许血魔蝙蝠就在山顶上。”

        倪多事叹道:“白老弟所说不错,这四下里就这么一条山路,咱们就试着往山上走一走。”

        两人沿着山道,向上而行,那山道初时颇为平缓,越往上走,越是陡峭,两人走了半天,越来越是费力,过得一会,两人走到半山腰中,眼前雾气弥漫,云雾缭绕,再往上看,山道模模糊糊,除了脚下的一段山道外,上面的山道被黑云遮住,再也看不见了。倪多事抽出冥炎刀,同白生摸索着往前行,又行多时,路途从陡峭渐渐变的平坦宽阔,好似到了山顶,黑云也越来越是浓重,伸手不见五指,倪多事心里忐忑不安,听声辨人,说道:“白老弟,看来咱们已经到了山顶了,山底下的瀑布飞溅之声,在这里也听不见了。”

        白生低声道:“倪老兄,这山顶黑云弥漫,目不见物,你说那血魔蝙蝠会不会躲在这黑云当中?”

        倪多事激灵灵打个冷颤,饶是胆大,看到周边黑漆漆的一团,若是那个血魔蝙蝠突然偷袭,那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倪多事手握刀柄,弯腰侧耳细听,周围静悄悄的,右手边似有一条河流流过,传出一阵阵轻微的流水声音,倪多事刚想迈步走向河流方向,忽然前面黑云中电光一闪,将周遭照射的一团明亮,雷声轰鸣,直震的倪多事和白生耳朵嗡嗡作响。

        片刻之间,一道道的电光如同火蛇乱舞,隆隆之声连绵不绝,狂风骤起,雨点夹杂着冰雹随着狂风飞舞乱窜,倪多事心神早被震的一片慌乱,眼睛微睁,眼角余光扫去,但见白生站在自己身旁,手中握着的鬼头刀刀尖颤动,显是惊的呆了。

        雷暴轰鸣,眼看就要将白生和倪多事劈作粉尘,当此之时,倪多事也不暇细想,忽的将白生猛的推出,随即纵身一跃,“噗通,噗通”两声,两人一前一后落入河中。

        倪多事方才在电光闪烁中,瞥眼见河面明镜一般,缓缓流动,本以为这河流很浅,不曾想跳入河中后,身子直往下沉,河中暗流涌动,一股巨大的冲力将倪多事和白生推出,两人身不由主,随着潜流激射冲出,随即往下落去,倪多事强自镇定,微睁双目,抖觉眼前一阵明亮,定神一瞧,只见自己身处半空,随着瀑布往下直落。

        倪多事心想:下边若是光溜溜的岩石,我和白生两个岂不是要摔成肉饼?

        正自慌急,忽见一道黑影自瀑布旁穿出,猛的扑向倪多事,倪多事抖觉左臂一痛,似是被什么东西咬住了,百忙之中在空中猛的一侧身,右手冥炎刀劈出,红光一闪,将一个黑呼呼的东西劈成了两半。刚想定睛去瞧,身下一冷,呼吸随之停顿,原来是落入了山涧当中,倪多事身子先是往下一沉,紧接着往上浮去,睁开双眼,环顾左右,知道是落入了深潭之中。

        谭中冰冷彻骨,光线暗淡,倪多事凝目瞧去,只见白生手脚乱动,料定白生不会游泳,将冥炎刀插回刀鞘,分开水路,游到白生身旁,伸手抓住白生后腰,向上游去。

        过得一会,两人浮出水面,倪多事见深潭不远处有一块大石,拉住白生,游上了大石之上。

        两人身子冰冷,全身湿透,白生声音颤抖,说道:“倪老兄,刚才凶险的紧,小弟又蒙你救了性命。”

        倪多事笑道:“白老弟,这个时候还说什么客气话。”瞧了瞧周边,忍不住的苦笑道:“白老弟,看来咱们白忙一场,好不容易爬到了山巅,没想到一眨眼的时间就落到了山脚下。”

        白生定了定神,说道:“倪老兄,刚才咱们身处山巅,雷电交加,不绝于耳,想来那血魔蝙蝠应当不在山顶上,否则岂不是早被惊雷劈成了灰烬?”

        倪多事点点头,说道:“白老弟,还是你想的周到,刚才我从山上落下时,看到从瀑布当中,一个黑影闪过,咬住了我的左臂,被我一刀砍成了两截。”说着将左臂衣袖卷起,谁知一瞧之下,左臂肌肉平滑红润,哪里有什么伤痕?

        原来倪多事修炼九转阴经,体内圆转如意,自愈能力极强,些微伤口,早就愈合了。

        白生看了看,笑道:“倪老兄,你不会是在吓我吧?难道是血魔蝙蝠从瀑布中飞出,被你劈成了两半?”

        倪多事听白生如此说,心念一动,说道:“白老弟,你还别不相信,我猜血魔蝙蝠定是藏在这瀑布之后,不如咱俩一同过去看看。”

        倪多事站起身来,看到谭中边缘几处大石直通瀑布前面,身子一纵,接连几个起落,来到距离瀑布最近的一处大石之上。白生跟着纵到,耳中只听水流落下的声音隆隆作响,抬头观看,只见一条白练也似的瀑布直泄而下,水花四溅,水雾朦胧中,哪里看的见瀑布后面是什么情景?

        白生刚想大声说话,忽觉右手腕一紧,右手鬼头刀被倪多事抢到手中,用力扔出,一道白光闪过,鬼头刀穿过瀑布,消失在瀑布之后。

        倪多事随即一跃而起,如大鹏展翅一般,跟在鬼头刀之后,冲入了瀑布之中。

        白生心中一愣,略一凝思,心中暗暗好笑:倪老兄什么时候头脑这么灵光了?居然还能想到投石问路的法子,看来倪老兄猜的不错,这血魔蝙蝠八成就是在这瀑布的后面。言念及此,白生把牙关一咬,双眼一闭,跟着纵身跃入。

        白生身体被瀑布一冲,下落之势陡然加快,心中不觉的一惊,慌忙睁开双眼,但见自己身在空中,眼前是一个巨大幽深的山洞,白生轻飘飘的落在洞口,见倪多事手中拎着鬼头刀,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将手中的鬼头刀递还给白生,笑道:“怎么样?白老弟,我想的不错吧,这瀑布之后果然大有蹊跷。”

        白生左手大拇指一翘,笑道:“倪老兄果然所料不差,小弟佩服,佩服。”

        倪多事心下得意,心中对血魔蝙蝠的恐惧之心倒似减弱了几分,抽出冥炎刀,当先而行。

        洞中近瀑布处,尚有一些光亮,越是深入,光线越暗,一阵阵的阴风从洞中吹出,两人放慢脚步,悄悄掩上,约莫走了一百米,洞中一片漆黑,白生悄声说道:“倪老兄,这里一团漆黑,别在像咱们在山巅所遇那样,突遭凶险。”

        倪多事一呆,转过身来,问道:“白老弟,难道你看不见洞中景象么?我倒是看的清清楚楚。”

        白生道:“倪老兄,你将九转阴经修炼到了第六层,能看清暗处,也没什么稀奇,不如我抓住你身后的衣襟,跟在你后面,你看怎样?”

        倪多事将手中的冥炎刀晃了晃,说道:“白老弟,我这把冥炎刀也能发出些微红光,你跟着我的冥炎刀走不就行了?所幸这里只是一团漆黑,没有黑云阻碍视线,要不咱俩都得变成了睁眼瞎。”

        两人边行边悄声说话,忽然自洞中传出一声“滴答”的声音,似是有水珠掉落在地。紧接着“滴答”声连声响起,霎那之间,如同下了一阵急雨,响成一片。

        倪多事暗自奇怪:山洞之中,也会下雨么?这可真是活见鬼了。

        抬头一望,只见山洞顶部,一只只的蝙蝠倒悬于顶,口中獠牙竖起,一滴滴的痰液从这些蝙蝠的口中掉落而出。

        倪多事心下忍不住的一阵恶心,慌忙扯住白生,正欲向后退去,身后扑梭梭一阵响动,夹带着一股腥风扑面而至,倪多事回头一瞧,暗暗叫苦,只见身后一大片蝙蝠席卷而来,口中吱吱作响,利爪森森,獠牙外翻,直往倪多事和白生扑来。

        倪多事将白生扯到身后,将冥炎刀舞成一团红光,一股股灼热的气息自刀锋弥漫而出,将冲到最前的蝙蝠砍成了碎片,化为一片虚无。

        一群群的蝙蝠如同飞蛾扑火,蜂拥而至,白生手舞鬼头刀,上下翻飞,直砍的蝙蝠血肉横飞,叵耐众蝙蝠余势不减,似是无穷无尽,过得一会,白生但觉手腕酸麻,眼看就要支持不住,忽听一阵急促尖锐的哨声响起,蝙蝠群听到哨声,纷纷的飞回洞顶,不再攻击。

        倪多事长出一口气,问道:“白老弟,没受伤吧?”

        白生摇了摇头,说道:“倪老兄,刚才多亏了那一阵突然响起的哨声,但不知这声音是谁人发出?”

        倪多事脸色凝重,说道:“这声音来自山洞深处,看来咱们离血魔蝙蝠,不会太远了,白老弟,你跟在我身后,咱们这就去瞧瞧。”

        白生忽的说道:“倪老兄,自咱们进到这太虚幻镜后,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倪多事笑道:“不对劲儿的地方多了,山巅黑云雷电,瀑布后的山洞蝙蝠,有哪些地方对劲儿了?”

        白生沉思半晌,说道:“倪老兄,为什么外面山高林密,草木茂盛,河流深潭之中,竟然不见一点活物的影子?这时咱们到了这山洞之中,偏偏的就出现了这么多蝙蝠,难道你不觉的奇怪么?”

        倪多事经白生一提,这才恍然,说道:“白老弟,你心细如发,观察入微,经你一提,却是有些奇怪,依白老弟所说,这是为何?”

        白生摇头说道:“一时之间,小弟也想不明白,咱们走一步算一步吧。”

        两人往前又行,经此一劫,倪多事和白生越发小心,头上脚下前后左右无不细细查看,两人转了三个弯,陡觉眼前一亮,前面现出一个倘大的空间,里面铺陈华丽,桌椅俱全,往上看去,头上天光明亮,一条河流自上方头顶流过,恍如有一片透明的镜子将河流拖住,流光溢彩,好看非常。

        倪多事和白生心下均是暗暗称奇,又往正前方一瞧,一面红色的帷幔遮挡其后,看不清楚帷幔之后是什么景象。

        倪多事和白生但觉一阵阵的幽香扑鼻,若不是听闻十殿阎王告知这里面有血魔蝙蝠,还道是进了女子的闺房。

        倪多事万万没料到山洞深处,竟是这样一番光景,低声说道:“白老弟,劳烦你掐一下我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