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完全没有反应

第十六章 完全没有反应

        三人一边喝茶一边聊起了一些事情,虽然秦始皇贵为九五之尊,但是他从小在宫里长大,多于外面世界的了解也是甚少,虽然有人经常向他禀报过关于民间的事情,但就算是一只笼中鸟都会向往笼外的生活,更何况帝皇了,

        昨晚,秦始皇从华跃龙口中得知了很多民间的事情,即使这些事情都不大,但是秦始皇对于这个却非常感兴趣,当听到有人利用手中职权威逼民众,吞并土地时,他会气道拍桌子,当听到有游侠惩治当地恶人时,他也会高兴地大笑。而秦始皇的动作,让一旁的李斯很是无奈,不是说好了我是带领商队的老爷,你是我的护卫吗,你什么时候见过一名护卫丝毫不顾及老爷的感受,比老爷还跳。

        当然他也不敢说,虽然这些对于身为丞相的他来说再正常不过了但是碍于秦始皇他也只能在一旁附和着,此时的官员没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因此在华跃龙看来他的动作是非常的牵强的。

        而无奈的还有华跃龙,他可不想陪着秦始皇讲一夜无足轻重的事,因此他说了一个关于当地一位士绅因为看上当地一个女子,但是那位女子却已经有了婚约,因此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利用朝廷的律法在女子结婚前一天将女子的未婚夫派去服徭役,结果女子的未婚夫由于怕耽误服徭役的时间而被处死,结果一路奔波在临近咸阳时身体坚持不下去而病死的事,当秦始皇听到后,也沉默了。

        他也知道此时的律法确实较为苛刻而且不完善,他也想过很多的办法,但是国内六国余孽众多,再加上当年六国战败未投降的士卒纷纷落草为寇,南有越族,北有匈奴,国内外都不太平,正所谓乱世必须用重典,身为千古一帝,为了抗击匈奴,使得蒙家在军中一家独大,整整30万精锐的蒙家军,撑死了有着将近百万军队,但是这其中含有多少水分谁都知道,要真的算起来的话秦国精锐不足60万,而一个家族却掌握了秦国近半精锐部队,不得不说对于一个皇帝来说那该有多大的魄力,敢将一个国家一半的精锐部队放在别人手中,在外人看来秦始皇是非常信任与看重蒙家的,但是只要往深想一下就可以知道其中的无奈了。

        沉默后的秦始皇端起眼前的茶一饮而尽后说的:“不知道跃龙兄弟你怎么看待当前的局势呢”

        这也是困扰他的问题,虽然在外人看来他是高高在上,但是其中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秦国以近两百万人口在短短几年之内统一天下,人口瞬间暴涨十倍,这不仅仅是一口吃成大胖子了,因此秦始皇统一后十几年就死了还是有原因的。因此秦始皇也为此而感到非常的焦急,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出来散散心的原因了。

        华跃龙听到秦始皇问这个暗道了一声:“机会来了”

        华跃龙沉思了片刻后低沉地说道:“如今大秦可谓是内忧外患啊”

        秦始皇和李斯听后猛地一震,李斯更是当初大怒,当即前体前倾,猛拍了一下桌子:“放肆,你…”

        正当李斯要说下去的时候,一只手从旁边伸出抓住了他的手腕,李斯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立即闭上了嘴,转头看向秦始皇。

        秦始皇看着他轻摇了摇头,后对华跃龙说道:“跃龙兄弟,你接着说”

        华跃龙见两人动作也不意外,轻抿了一口茶接着说道:“秦国如今外有越族和匈奴虎视眈眈,内有六国余孽如何蛇蝎一般隐藏在暗中,趁机搞事情。而如今朝堂之上,也不太平,如今朝堂上不仅仅只有当年的那些秦国老臣,如今人员复杂,如今是顾得了头顾不了腚,秦皇想要治理好内政那么外患呢,要知道这内政可不怎么好治理,这里面触动了太多人的利益了,要是下定决心整治的话,国内必将动荡,那到时候需要大批军队来镇压,但是调动军队镇压内部那么外敌谁来守?”

        秦始皇听后并不感到惊讶,反而反问道:“我有大将蒙恬为大秦镇守北疆,有赵佗守南疆,何来外患,朝堂之上,有丞相李斯,还有诸多能臣辅佐,何来内忧”

        华跃龙听后也是淡然一笑:“哦,那想必是我想错了吧”

        说完后,华跃龙还端起茶杯给秦始皇和李斯二人沏一杯茶。

        秦始皇:“…”

        李斯:“…”

        此刻表情淡然的秦始皇也突然愣住了,卧槽,不按流程出牌啊。不是我问,你答,我再问,你再回答,然后被我看中你的才能后请你出山助我吗?

        秦始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内心满怀期待的等待的竟然是一句“哦,那想必是我想错了吧”

        秦始皇像吞了一只苍蝇般,用微微颤抖的手指着还在细细品茶的华跃龙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随后起身离开,坐在身边的李斯也跟着秦始皇起身离去,不过离去之前深深地看了华跃龙一眼。

        在外面的侍卫也是觉得奇怪,他们刚才还看到三人一起谈的有说有笑的,但为何突然之间就闹翻了呢,众多留守在外面的侍卫也不敢多问,只好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跟着二人离去。

        “陛下,我们就这样走了?可是此刻城门早已关闭啊”李斯在一旁恭敬地向秦始皇问道

        “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要不是看在我今天是微服出宫的,我早就叫人斩了他了,竖子,真的是竖子。”秦始皇气的大骂

        “你堂堂丞相难道没有进出城门的资格吗,到时候亮出令牌谁敢拦我?”

        上了马车的秦始皇心中颇为不静。之前在兰池的时候遇到兰池勇士,虽然其貌不扬但是一身武艺却是非常了得,人也很有趣,但是却是一位隐士,原以为这次又遇到隐士了,没想到…

        “朕以为还能碰到像兰池勇士那样的高人,看来想兰池勇士那样的高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秦始皇摇了摇头后喃喃道

        “诺”

        李斯行了一礼后,上了前面一辆马车和车队一起往咸阳城赶去。

        马车上的秦始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了,冷静下来后的秦始皇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自己和他交谈许久,尽管了解不深,但是但从谈吐中也可以看出华跃龙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而且对方既然能够清楚地说出自己如今的困处,就算再怎么弱也不该是一个无能之辈,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信不过自己,不想将自己的真是想法说出来,二是对方纯粹是想耍他。但自己和他也是初次见面,因此第一种可能性要更大,既然第一种可能性大,那么对方极有可能对这方面有着研究,而且对方既然能回答,那么对这个问题肯定有答案。想到这里秦始皇心里就像被猫爪子挠过似的,但是自己依然离开了剑庐,此刻再回去岂不是颜面尽失,身为一个帝皇怎么能向别人低头。

        想到这里还有当今的局势,秦始皇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如今天下看似风平浪静,其实却是暗潮涌动啊,他如今也年纪不小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等自己逝去时,扶苏该如何治理天下,他的大秦王朝该如何千秋万世。

        “我见你也不是一个自甘平凡的人,终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的,到那时侯看你怎么保留”坐在马车上的秦始皇想到这里,心情便变得好多了。

        剑庐内

        看着甩袖离去的秦始皇,华跃龙轻笑了一下,起身将身前的东西都收拾好后,看向了门外。正好今天是十六,正所谓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想到今天秦始皇吃瘪的样子便觉得一阵好笑,想来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这样回答他,大概自己也是第一个忤逆他的人吧

        念及于此,华跃龙便低头笑了一下,看到不远处的树影,华跃龙顿时兴起,走到小屋内拔出宝剑便趁着月光练起来剑,要知道刚才喝了那么多的茶,他怎么睡得着,还不如练剑来的实在。

        本来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借此机会进入朝堂,但是随后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还是有所不足的,自己这些知识都是理论上的,而且他虽然借着游历天下的机会,将各地的实况都有了一番了解,但是了解了,并不代表着自己能够解决,而且他也并不想现在进入朝堂,他现在除了一些游侠的名声外没有任何优势,他在等扶苏的举贤堂,进入举贤堂后,自己才能靠近扶苏,而以自己的实力得到扶苏的赏识也是轻而易举,到时候借扶苏将的口将答案告诉秦始皇,这样一来,秦始皇会重用自己,而自己出身于举贤堂更容易得到扶苏的信任,到时候有华跃龙的帮助,扶苏还不是顺理成章地登上皇位,而如果通过影响两任皇帝都改变不了如今的局势,华跃龙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咸阳,皇宫内

        秦始皇端坐在大殿之上,看着下方跪伏的臣子们脸上闪过一丝怒气,自己好不容易找借口将蒙恬召唤回咸阳,可是没过多久又听闻匈奴骑兵有向边境靠拢的迹象,而当自己问道谁愿意带兵出征时除了蒙恬外没有一个人愿意请命

        秦始皇也知道蒙恬终年守护边疆,因此它是最适合去的人,但是他却不想让蒙恬去,他也知道蒙家对自己忠心耿耿,但是如今全国一半的精锐都被蒙家所掌控,他担心自己死后会出现臣强主弱的局面,到时候蒙家只有出现一个有异心的人,那么改朝换代近在迟尺啊。

        他也不强求后人有多么的雄才伟略,只求他能够平衡朝堂局势,让秦国能够顺利的传承下去。因此他现在希望的就是有人能够将蒙家的势力分出去一部分,而且尽管蒙恬对自己非常忠心,但是他却没有其他几个军中大佬那么有政治思想,要知道秦国名将一直不缺,但是名将总是集中在那几个世家中,比如王,章这两个军方大佬家族,在秦始皇统一六国时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统一后,两人也都急流勇退,对于朝堂上的事情两人好像打酱油一样,生怕因为自己的动作而牵连到家族,毕竟功高盖主也是一种忌讳。

        秦始皇巡视了一下堂下低头的众人以及出列请命的蒙恬,脸上一脸平静地说道:“既然蒙爱卿能替朕分忧那是再好不过了,既如此,蒙爱卿听令”

        蒙恬听后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连忙行礼道:“微臣在”

        “命你立即带领五万蒙家军前往边疆,务必击退匈奴,守护我大秦子民”秦始皇用威严的语气说道

        秦始皇也知道匈奴人经过几次战役已经被打痛了,之所以会有犯边的迹象可能是因为边疆较为恶劣,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劫掠边疆百姓,但是在汲取了教训后决定将人马分开进行劫掠,秦始皇也知道这样的话,匈奴的机动性就太强了,只能进行驱逐,没有办法进行全歼。如果不是因为对方太过灵活早就被他派大军消灭了,也不至于将自己的30万精锐拖在边疆,而且还不得不将军队放在蒙家人手里,如果边疆平定了,他有几十种方法削弱蒙家的兵权,可是在对付匈奴上只有蒙家最为擅长,因此对于秦始皇来说匈奴才是大患。

        “微臣领命”蒙恬接过虎符后立即退至一侧。

        蒙恬并未觉得自己的决定有什么不妥,因为在他看来他们蒙家是世代效忠于秦国,而他也没有一丝反意,对于陛下也是忠心耿耿。而且因为常年征战沙场,在他看来每次来咸阳朝堂述职都像进入牢笼一样,相对于朝堂上的斗争他更喜欢征战沙场。但他身为蒙家家主,为了蒙家他不得不待在咸阳,如今有机会回边疆,对于他来说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如今蒙毅也没有想回蒙家的迹象,只好暂时将此事搁置,等他回来后情况大概会有所不同吧。

        想到这里蒙恬只能默默地在内心里叹了一口气。

        而此时的易小川则正在崔文子的教导下练习醉剑。

        不得不说造化弄人,自从和华跃龙分别以后,三人以易小川为主,虽然经历过一场生死劫,但是易小川的性格变化并没有很大,对于一个喜爱摄影的人来说来秦朝不游历一下咸阳那是不完美的,而且易小川的性子本来就比较跳,在决定了以后,吕素自然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而高要也觉得既然回不去了,那就暂时待在这边,到咸阳开饭店。说不定挣钱的机会更多,因此便同意了易小川的决定。

        终于在易小川的带领下两人走向了命运安排好的轨迹。

        那天,他们一到咸阳城就碰上了刘邦,而此时刘邦正好为因为两个徭役逃跑的事而发愁。刘邦等人因为是走路前往咸阳,而易小川他们除了最开始和刘邦他们一起的那段路程外全程都是坐马车的,最终两拨人还是在咸阳碰面了。

        在看到易小川的那一瞬间,刘邦还以为自己肯定在劫难逃,因为他听说一个人快死时会看到已死之人的灵魂,而易小川染上瘟疫是他亲眼所见,那现在易小川肯定已经死了。

        不过当他看到吕素和一个与易小川交谈的人时,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易小川并没有死。但令他疑惑的是并没有看到华跃龙,他对于华跃龙还是有一些惧怕的,华跃龙武功高强而且还没有易小川那么好忽悠。

        而当时易小川也发现了刘邦,自己大难不死而且又再次碰上了刘邦,感到非常惊呀和惊喜,于是拉起吕素便上前打招呼:“大哥,你们怎么现在才到咸阳啊”

        易小川决得很奇怪,为什么自己耽搁了那么久现在才到咸阳,而刘邦他们马不停蹄的竟然自己先到。

        “贤弟啊,你有所不知,你大哥我带着他们跋山涉水的,我们是紧赶慢赶终于在清点徭役的前一天到达咸阳,对了我当时不是看到你染上瘟疫了吗?怎么现在到了咸阳了?”

        刘邦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要知道,当他知道易小川染上瘟疫时他是多么的开心,终于没有人和他抢吕雉了,可如今他却没死,而且如今又逃了两个徭役,这下能不能活着回去还是一个问题呢。

        “对了,贤弟你们?”刘邦此时也看到了易小川身边的吕素,而吕素此时已经改变了装扮了,要知道在古代未嫁的女子和妇人的装扮是有差异的。

        “大哥有所不知,小弟染上瘟疫后,在素素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和龙哥,还有高要他们的努力下,我的病被治好了”易小川指着旁边的高要说道

        “而且,现在素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说着易小川拉住吕素的手,而吕素此时已经满脸羞红了,对于一个古代女子来说,当街与男子拉手已经算是有违礼法了,即使这个男子是她的丈夫,而吕素却舍不得挣脱。

        “那恭喜贤弟了,可惜愚兄未能去参加贤弟的婚礼,这是愚兄的错”刘邦满脸歉意的说道

        而此时旁边的高要对于刘邦也是颇为好奇,因为路上易小川对他吹嘘过说他和汉高祖刘邦,楚霸王项羽是结拜哥们,虽然高要读书少,但是对于这两个家喻户晓的牛人还是听说过的。

        高要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会见到汉高祖刘邦,此时的高要心情也是颇为激动的。

        而看着心情激动的二人,刘邦脑子突然闪过一丝亮光,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好法子。如果成功的话,既可以除掉易小川这个威胁,又可以让自己度过这次的难关,思索片刻后刘邦脸上堆起了看似真诚的笑容。

        夕阳西下,西边的落日将半边天都染成了橘黄色,由于古代都实行禁宵,因此当太阳落山时刻,街上的行人便慢慢减少了,而刘邦则以兄弟重逢为借口将易小川和高要两人邀请到了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喝酒,而吕素因为是女眷,而且不管古代还是现代,很少有兄弟相聚还带着女眷的,因此易小川也将吕素留在了客栈中。

        “……”

        “来,贤弟,这一杯我敬你,原谅哥哥没参加你的婚事”刘邦举起酒杯对易小川说道,而周围的人也一起相继起哄。

        “大哥严重了,虽然我现在回不去了,但是我并没有不开心,因为我有素素,相对于高岚,素素比她好一百倍。我在这里也有了家了,现在又和大哥你相遇,我现如今一点烦恼都没有了”易小川嚼着大舌头说道。他也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碗酒了,因为高兴因此对于别人的敬酒,他是来者不拒。

        “哼,开心?没烦恼?我看你明天还笑不笑的出来”

        刘邦看着摇头晃脑的易小川心想道。

        “贤弟,我遇到你我也很高兴啊,你知道吗?当时你染上瘟疫时,我是多么的担心你啊,可是愚兄有任命在身,要知道,我们要是误了徭役可都要被处死的啊。为了众多兄弟们的性命我也只好对不住你了,希望贤弟你能见谅啊”

        说着,刘邦又端起一碗酒对易小川说道。

        “大哥,说的哪里话,哪能因为我而误了大家的性命呢,大哥你没有做错”易小川抬起头,对刘邦说道,然后接过一碗酒直接饮下。

        周围人也连连叫好。

        “那谢贤弟原谅了”刘邦也同样将碗中酒喝尽

        “小川,可别怪我心狠啊,如果凑不齐人数大家都要死,而且我可已经征询了你的意见了,你也说了不能因为你而误了大家的性命啊,大哥再次多谢了”刘邦看着打着酒隔的易小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霎时间,易小川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现代,和朋友一起聚会的场面,因此易小川也放开了。而高要本不擅长饮酒,在周围人的刻意劝酒下也很快就趴在了桌子上。

        “哈哈,高要你怎么这么快就倒下了”

        说罢易小川也跟着倒下。

        “贤弟,贤弟”

        “高要,高要”

        刘邦推了二人几下,看到二人完全没有反应,而周围人此刻也安静了下来了。

        “唉,我不知道这样做我以后还怎么面对我这兄弟…”刘邦拿出名册,脸上露出愧疚之色。

        “亭长大人高义,我等都对亭长敬佩啊”

        “是啊,亭长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啊”

        “...”

        周围人纷纷劝导,毕竟死道友不是贫道,有了二人的顶替他们才能活下去。

        就这样二人的命运就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

        第二天一大早接到刘邦报讯的吕素匆匆赶来,听刘邦说他们昨天喝的太多了,官差见他们少了两个人,而正好易小川和高要他们两个在徭役居住的地方,就顺便将他们二人顶替少了的两人了。

        而此刻高要已然被送进宫去当了杂役,而易小川在最后被送往边疆时才缓缓醒来。他醒来时正好看到哭成泪人的吕素,在听到刘邦的解释后,将吕素托付给刘邦,让刘邦将吕素带回沛县后,便跟着修长城的徭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