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号密探的人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号密探的人

        “走,去钓鱼去,今天中午就吃我们钓的鱼。”

        朱厚照对于华跃龙鄙视的眼神视而不见,一脸笑呵呵的说道。

        最后华跃龙还是和朱厚照钓鱼去了,因为如今他已然达到了瓶颈,在怎么修炼下去都没有什么作用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感悟自身,找到适合自己的路,修炼出自己独有的罡气。

        其实华跃龙也知道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要知道,整个武林武者无数,就连宗师境界的强者明面上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但是大宗师却顿时锐减,整个江湖只要成为大宗师,无一不是江湖宿老,或者太上长老之辈,而半步抱丹就更少了,除了八大门派与华族的三位半步抱丹的绝世强者外,江湖上隐藏的半步抱丹也超不出一掌之数。

        华跃龙此时的罡气是没有任何特性的,但是他的罡气却非常的凝实,而华跃龙也有了自己的方向,在天龙中他研究武学无数,虽然由于世界意志的原因凝结成的也是假丹,没有经过内力转换罡气的过程,但是却给了他一个极好的经验教导。

        逍遥派是以道家思想为基础自成一派,而道家讲究的是阴阳平衡,因此逍遥派的功法对于阴阳之道涉及颇深,而天元功只要有内功心法,就可以转换为其他内力,简直就是万金油的存在。

        而华跃龙一向认为世上没有最完美的,只有更适合的,而正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拿自己的罡气为什么就一定要定型呢,而天地万物都逃不出阴阳二字,他为何不能练阴阳以纳万物呢。

        而如今的华跃龙就像准备高考的学生一样将自己以前所学的多复习几遍,这样到时候就可以考出一个好的成绩了,这就是为什么华跃龙进宫后没怎么修炼,整日守护在朱厚照身边的原因,一是慢慢的对过去进行总结,二是因为这并不是电视剧,而是一个真是的世界,他不知道因为他的到来,这个世界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因此才守护在朱厚照身边,而朱厚照对于华跃龙也有所了解,看到华跃龙暂时放弃修炼,整日守护着他,他心里也是非常感激的。

        但是两个人好像极有默契似得谁也没有提到过这方面的问题,两人此时正拿着鱼竿在皇宫的一处小湖边垂钓。

        “最终还是失败了”

        朱厚照看到华跃龙的浮标稍微动了一下,当即便出言说道,而话语一出,浮标便立即停止了震动,而华跃龙也是一脸无奈。

        “不,他会成功的,因为他是最合适担任黄字第一号密探的人”

        华跃龙故作神秘的说道。

        “虽然神候对于成是非有些不屑一顾,而且说他心有邪念,但是如果曹正淳表示想收下成是非的话,你说曹正淳会怎样。”

        紧接着华跃龙说道,要知道朱铁胆他一直都想当皇上,为了当皇上他将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三大密探都能下手,如果让曹正淳将身怀金刚不坏神功的成是非收入东厂,增强他们的实力,无论如何朱铁胆斗不会同意,与其给别人增强实力,还不如将他招揽到自己手下,反正这个位置空着也是空着。

        “这个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我查到皇叔和成是非的师傅古三通是生死大敌,而且古三通是被皇叔擒下关入天牢的,所以成是非是不可能效忠于他的,我会让曹正淳当场提出这个要求的”

        朱厚照听闻后也是微微一笑说道。

        而华跃龙对于朱厚照的话并不意外,要知道大明的宦官都是为皇帝效力的,他们的所有权利都是来自于皇帝,大明朝历史上最有权利的太监刘瑾还不是因为皇帝的一张纸条就被凌迟了。而曹正淳原剧中看起来是一个大奸贼、大反派,但是实际上他一直都是按照朱厚照的意志行事,不过因为朱厚照因为自己的实力不足,曹正淳这才有了想挟持十大将军想权倾朝野,摆脱皇帝一句话就可以将自己打入无底深渊的局面。

        但是这里因为华族的存在,使得曹正淳心有忌惮,这些年也一直按照朱厚照的命令行事。严格说的话,这时候的曹正淳只是朱厚照推出来清理道路的工具罢了。

        而且此时曹正淳也比原剧里思考问题更加的全面,从昨天他并未搭话可以看出来。

        “皇兄,皇兄,成是非不见了”

        就在两人详谈时,云萝从远处跑了过来说道,而华跃龙也知道今天这鱼是钓不成了。

        一片竹林中,竹叶在空着盘旋,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竹林中一刀一刀的练习着令人意外的基础刀法,要知道在江湖上任意一个刀客都不会刻意去练习基础刀法,在他们看来那些基础刀法只是初学者才会去刻苦练习的罢了,都是度过那个基础后便去追求强大的高深刀法。

        “一刀,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练刀”

        在黑色身影停止练刀后,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只见上官海棠面带微笑着看着收刀的归海一刀说道,而正好此时归海一刀转过身来看到迎面走来的上官海棠,此时的上官海棠虽然男子装扮,但是面容却颇为俊俏,在得知上官海棠是女儿身的归海一刀眼中更是有着一种独特的吸引力,此时一向冷静的他心中也不禁泛起一丝涟漪。

        “一刀?”

        上官海棠见归海一刀站在原地微微发愣,脸上也不由的泛起一丝红晕,带有一丝疑惑的开口道。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跟天涯去调查巨鲸帮去了吧”

        归海一刀很快就回过神来,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不自然之色,对上官海棠说道。

        “我和大哥明天就出发,我只是感觉你今天状态有些不对来看看你”

        上官海棠走近对归海一刀关心道。

        “我没什么事情你不用担心”

        归海一刀听后也是心中一暖,冷漠的表情上也露出一丝微笑。

        “其实,你对义父的安排也不要有什么看法,其实义父说的也没错,我们护龙山庄现在只有三大密探,成是非又没有通过测试,而最适合成为密探的又不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不能担任,所以我们之中必须要有人守在京城”

        上官海棠说道这里看了归海一刀一眼后又紧接着说道:

        “而大哥他在东瀛待过几年,对于他们也更熟悉,所以我和大哥两个人去比较合适”

        “我知道,我对于神候并没有什么看法,我只是想抓紧时间练刀而已”

        归海一刀听了上官海棠的解释后心中也不知道为何变得有些烦闷,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去,最后语气平淡的说道。

        “嗯,这样也好,我真的没有想到当年华凌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你真的苦练了这么多年的基础刀法,而且每天练数千次。”

        上官海棠见归海一刀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立即转移话题道。

        “他说的没有错,虽然基础刀法非常的简单,但是当我每日将他们练上无数遍时,我便可以看见他们就如同我身体的一部分,而且经过这些年的坚持,我感觉就算我得不到我父亲的绝学阿鼻道三道我也能够成为天下第一刀”

        归海一刀此时冷漠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他为了复仇可以绝食、跳水、甚至还能七年之内连杀七个好朋友,就是想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天下第一刀,为他父亲报仇,每日坚持练基础刀法这么简单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坚持不下去。

        “嗯,我也相信你可以成为天下第一刀,到时候了结自己的仇恨”

        上官海棠听后,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

        “皇兄,你就答应我嘛,好不好”

        皇宫书房内,云萝正抓住朱厚照的手臂一脸幽怨说道。

        而此时的朱厚照也是不胜其烦,但是他却全无办法,云萝整整纠缠了他三天,每天一大早都是她将自己从甜美的梦乡中叫醒,而且还整天在他耳边叨唠,这让朱厚照真的受不了了,这让他突然有些羡慕起华跃龙了,因为华跃龙有先见之明,在当日听到云萝的声音后,并借机溜了,随后更是再没有出现了,想必他是早就想到了这一出了。

        “唉,其实你不应该来烦我,你应该跟母后说的”

        朱厚照对着云萝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问过母后了,他说让我来找你,我知道你一定有能力将成是非找回来的,对不对”

        云萝一脸期待的看着朱厚照说道。

        “唉,我怕了你了,我现在就下旨让曹正淳去找成是非,行了吧”

        朱厚照最终还是妥协了,在云萝的注视下,朱厚照将曹正淳叫了过来,当着云萝的面安排道。

        而云萝见朱厚照安排人去找成是非了,这才罢休,回去休息去了。

        “曹正淳,你现在就安排下去,把人给我找回来”

        朱厚照看着云萝离去的背影,对曹正淳说道,而当说人字时,朱厚照特意稍微加重了一点语气,而曹正淳听后眼中也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

        “诶,那丫头终于走了”

        当曹正淳告退离开后,华跃龙这次从门外走了进来对朱厚照说道。

        而朱厚照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写了几个字,抬起头对华跃龙调侃道:

        “哟,凌哥儿终于舍得出现了,我还以为你看中了我宫中哪个宫女了,去幽会好几天都不出现呢”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喜欢那种一脸惹人怜爱的娇弱女子”

        华跃龙白了他一眼后说道,如今经历过几个世界的华跃龙也不像以前那样觉得找一个能过日子的就行了,他发现如果自己真的要找伴侣的话,一定要找一个可以陪伴自己一生的女子,因为他不想在体验一次天龙中心爱之人先一步离自己而去的结果,那种感觉他永远都不想在体验一次了。

        “不喜欢娇弱女子,那你喜欢像云萝那样的女子了,哦,原来你来皇宫是别有居心啊,看来我以后要让云萝远离你了”

        朱厚照听后当即回答道,还特意拉长了声音说道。

        “滚”

        华跃龙言简意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