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百世秘典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战损统计出来了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战损统计出来了

        朱厚照突然插话了,而听到这句话后的诸将也陷入了沉默,但是很快其中一人站了出来说道:

        “启禀陛下,是神候命人给我们送来的,但是他是谁我们并不知道,因为送来的商号在送给我们之后便直接破产了,根本无迹可循”

        看着眼前各个方面都远超边军的护**,朱厚照心中也不由的生出一种庆幸敢感。

        “不错,这支军队的军备是我见过的军队中最好的”

        华跃龙看了一段时间后对一旁的朱厚照说道,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笑容。

        “那是当然的,你没看到当时皇叔将兵符交给我时那心痛的表情”

        此时朱厚照也有一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凌哥儿,兵我给你了,我的梦想就由你来完成了啊”

        朱厚照离开时有些不舍的拍了拍华跃龙的肩膀神情的说道,在看了看这支精锐之师后头也不回的往大营赶去。

        在朱厚照离开后,华跃龙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收了回来,紧接着他转过头去,看向众人,一身强大的气息顿时暴露在了众人眼前。

        而众人也顿时感觉到一股如山般的气势扑面而来,其中实力稍微弱小一点的直接满头大汗跌倒在地,但是这只是极少数,而其余的也是苦苦坚持着,而那十位大宗师要轻松很多,但是由于实力的差距,他们离华跃龙最近,他门感受到的压力要比别人更多,此时的他们额头上也不知不觉的冒出了冷汗。

        随着华跃龙目光扫过,眼前众人皆不敢与华跃龙对视,华跃龙目光所及之处,他们纷纷低下了头。

        “虽然你们之前是跟随神候的,但是这毕竟是皇室之间的事情,不关你们的事,你们也不必过于担心,只要你们能够英勇杀敌,我可以保证可以得到相应的赏赐,甚至如果立大功的话,可以封侯拜相。”

        正所谓恩威并施,华跃龙先是用武力整压了一番,随后又将这一次的奖励机制说过他们听,让他们也能看到未来。

        而在场的众人听到封侯拜相后也都两眼放光,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

        “现在,你们就各自回各自的营队,相信你们也经历过新兵营,知道武装越野是什么概念吧,我的要求就是五天之内,完成这半个月的路程,你们能不能做到”

        华跃龙并没有进行任何的职位调动,要知道此时战争迫在眉睫,此时换将就等同于临阵换将一样,是兵家大忌。

        而华跃龙虽然说是半个月的路程,但是这半个月也是他们普通行军的速度,如果急行军的话速度要快上几倍不止,当然,这期间也是华跃龙对他们进行磨合的时期,毕竟他们之前一直都是分开,没有很好的配合,华跃龙只有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将他们磨合好了。

        在华跃龙的命令下,这些将官也都有序的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不久后,营地门前十万大军集结完毕,在华跃龙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往远方而去。

        边城之外,敌军如潮水一般退去,只留下满目疮痍的战场,由于双方西方对于这场战争蓄谋已久,而且一直以来,西方都在全球寻找殖民地,因此在军备数量方面要领先大明,但是大明实力也不弱,量不足,但是却用质补充。

        经过一天的大战,边城外只留下数万具尸体,隐隐还可以听到战场上还有重伤垂死的人那不甘的咆哮。

        虽然这一次打退了敌军的进攻,但是守城的一方也不好过,因为对方的炮火在刚开始时如雨般倾泻在边城中,如果不是火炮营找到对方位置,凭借自己的火程范围远于对方,及时将对方摧毁,说不定他们损失更大,而且中途对方时不时的往边城上来一波火炮,虽然火炮营反应迅速,但是一些伤亡还是避免不了的,而且此时虽然是明朝中期,但是因为某些改变,这些西方东征军,有近一半人用的是火qiāng,尽管他们武器不如大明先进,而且人数又多,边城注定会成为一个绞肉机。

        “启禀将军,战损统计出来了”

        正在城墙上用千里境观看地方动静的华安国听到旁边传来的声音,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淡漠的说了一个字

        “念”

        “这七天,我们共击退敌军进攻二十八次,击杀敌军近二十万人,俘虏敌军一万三千八百七十二人,其中未救治过来的有四千八百四十二人。”

        “我军共伤亡三万八千七百六十三人,重伤六千八百七十九人,huǒ    yào消耗近十分之一。”

        在念到己方战损时,那人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在深吸了一口气后一口气将这个结果念了出来。

        而华安国听到这个战损时心里也不由的一颤,根据探子回报,他知道这才是开始,这支军队虽然有五十万,但是他们大都是监狱的死囚,也正因为如此,为了活命的他们,才会不顾一切的想攻破三十万大军防守的边城,而且因为这些人大都是囚犯,因此对方对于这些人丝毫没有顾忌,通常在两方兵戈交接时,对方便开始了炮击,对双方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而且这些人中还混入了一些强大的武者,所以令他们也是防不胜防。

        “仅仅七天就损失了十分之一的兵力,看来我是小瞧他们了”

        华安国收回自己的目光,不由的叹了一口气道。

        “将军,我们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那人连忙说道,要知道华安国这七天可一直未休息,就连前方作战的士兵,到了一定的时间都会有人上城池将他们替换下来,可华安国因为对方七天日以继夜的进攻可一直在后面指挥。

        “报..禀告将军,后方来援军了,是八大将军率领他们的人在路上汇聚,共七十万人,距离边城不到五十里。”

        只见一名斥候从远到近,来到华安国身前行礼禀告道。

        但是没等华安国高兴,突然从敌方阵营中传来一道惊天的欢呼声,此时华安国因为后方来源的喜悦之前也被冲淡了一分。

        “东尼亚,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我给了你五十万最骁勇的战士,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你竟然还没有攻破对方的城池”

        东征军阵营中,一位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白人男子一脸不屑的看着眼前这些天指挥攻边城的将军东尼亚道。

        “呵,佛罗你无非就是因为我抢了你先锋官的位置心有不满罢了,你认为这大明这么好攻破的,要知道八年前我们组织的海盗船可是在东方吃了一个大亏,当初他们虽然以冷兵器为主,但是这八年来他们的变化非常大,经过几天的交锋,我发现他们的火qiāng比我们要先进,而且火炮的打击范围也比我们更广,杀伤力更大,要是你来,我估计你在受过一次打击后,就会失去进攻的勇气。”

        东尼亚反讽道,当初两人是最有资格成为先锋官的人,不过最后还是他技高一筹,不过对方也一直不服气,一直想着出这个口恶气。

        而这一次边城久攻不下,这就成了佛罗打击他的借口,但是这对于他来说浑然不惧,因为他相信即使对方接手也比他强不到哪里去。

        “哼,这只不过是你的借口罢了”

        佛罗虽然这样说,但是他却并没有打算再斗下去,因为据他所知,海上的战役也开始了,但是在巨大优势的情况下竟然被大明水军给挡住了,而且伤亡还不少,这让他也渐渐收起了那狂傲的心里,虽然他与对方不合,嘲讽他两句还是可以的,但是要争斗的话那就是愚蠢的做法了。

        而东尼亚也明白这一点,在对方没有再针对他的意图后,他也收起了自己的心思。

        这一次佛罗率领的援军也是五十万,但是其中有三十万的奴隶还有二十万的正规军,要知道正规军可不是囚犯和奴隶可比的,他们是经过系统的训练的,而之前那些只不过是为了消耗对方的炮灰罢了。

        “这一次我带了大量的dàn    yào,足够我们消耗一段时间了,其实我们也不必要一定攻破对方的防线,那些亲王级的强者很快就要和对方交手了,他们才是胜利的关键所在”

        佛罗转过身对东尼亚笑了笑说道,而东尼亚也并没有出言质疑。

        虽然两方已经开始大战了,但是双方的半步抱丹级的强者都在观望状态,他们对对方都非常的忌惮,虽然华族三老,一个可以打三个,但是加上八大门派及三位散修也不过20位半步抱丹的战力,可是对方加上之前来的,还有镇守在各殖民地赶来的半步抱丹强者陆续赶来,共将近30位,他们双方都对对方忌惮不已。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观察,西方大陆的半步抱丹强者也都汇集到了一起,而大明这边中途只有东瀛的一位守护皇室的半步抱丹强者赶来了,虽然他们对于大明不是很喜欢,但是在此时的他们眼中西方只是为经教化的蛮夷,空有强大的武力,但是却没有任何文化底蕴,只是野蛮人罢了,所以与其坐视大明被灭,被蛮夷统治,还不如归附大明,好歹一直以来中原国家都是东瀛的宗主国,而其余的小国因为没有半步抱丹强者,只能用人数凑,而出云国更倒霉,唯一的大宗师境界的大将在大明不知道被那个小角色给杀了,使得他们只能苦着脸东拼西凑的拉出来两万人的大军,在大明将领的统合之下共计五十万大军往边城而去。

        “呜…”

        “咚,咚,咚…..”

        随着西方东征军战争号角的吹起,大明的战鼓也随着而响。

        不一会儿,边城外,如蚂蚁一般密集的大军便从军营中开了出来,这一幕也落在了一支观望这边的华安国眼中,令他奇怪的是尽管这支军队人数众多,但是他们的步伐却是非常凌乱,他相信如果不是位于那些人之间的人扬起鞭子制衡他们,说不定他们很快就会一哄而散。

        当他们快靠近边城时,他们止住了脚步,正好处于火炮的射程范围之外,而对方也随着步伐的停止,一架架攻城用的设备被抬了出来,和东方的攻城器具统一有序不同,他们的五花八门,稀奇古怪,甚至还有十几位身高两米多的大汉抬着巨木在后面人的帮助下,放上了一个装有滑轮的大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