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随身洪荒门在线阅读 - 第88章、渡劫!【求订阅】

第88章、渡劫!【求订阅】

        第88章、渡劫!【求订阅】

        幽冥鬼灯融合完毕后,小青就带着他在不败号转了一圈,随着不灭英灵的积累,诸多建筑单元也运行起来。

        整个不败号都弥漫着一种欣欣向荣的气氛。

        因为不败号上有小青这个特殊的中枢,所以,当天舟在步入正轨后,基本不用他操什么心。

        回到洪荒境后,他发现洞天世界想要完成蜕变,少说也要大半个月的时间。

        这时,他才想起外界还有一条王者凶兽。

        当即,他就开口问道:“洪荒门,那条银蛟如何了,有没有发狂?”

        【宿主放心,殷奇身死的那一瞬间,银蛟也随他而去】

        听到洪荒门的话,他先是一愣,再想到殷奇的性格,蛟王有这种结局也毫不意外。

        “咦,殷氏一脉的这些人居然还未离去?”当他看到殷少阳等人依旧等候在血战城时,脸上也闪过一抹意外。

        【殷奇死的太快,蛟王紧随其后,再加上殷奇所在之地被大阵遮掩起来,殷氏一脉的人自然不知晓他们的老祖已经陨落了】

        杨不败点了点头,目光中却露出几分沉思之色。

        片刻后,他才开口道:“这么说来,殷奇挂后,太真洞天岂不是无主了?”

        【确实如此】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如何才能掌控太真洞天?”

        【太真洞天本是一名皇者的洞天世界演变而成,应该有界碑或是界珠之类存在,你在殷奇的遗物中好好找一下】

        殷奇的遗物全被他交给了小青,当下他就开始沟通小青。

        须臾,小青就把一块三尺大小的晶莹玉碑交于他,洪荒门感应了一下,正是太真洞天的界碑。

        界碑的存在与镇府石碑有些相似,一个是为了控制一界,另一个则是为了控制整座洞府。

        嗡!

        当下,他就将气血之力注入到界碑之内,开始冲刷界碑,感觉差不多时,他便逼出一滴精血在界碑内留下自己的血脉烙印。

        血脉烙印刻画好的那一瞬间,他就出了洪荒境。

        果然,刚回到太真洞天,他就发现自己可以随意操纵这一界的力量,那种感觉十分奇妙。

        望着那些等候在血战城的殷少阳等人,他的脸上露出几分冷笑。

        心念一动,就见一道道空间裂缝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他们的背后。

        噗嗤!

        伴随着一道道血液喷洒开来,殷氏一脉的人俱皆被空间裂缝一分为二,哪怕那两名返祖境的武者也不例外。

        “老祖,为....为什么?”

        殷少阳低吼一声,整个人就裂成两半,临死前都有些想不通殷奇灭杀他们的理由。

        待他将殷少阳等人的遗物收起后,又拿出一个空间袋将这些人尸体收敛起来。

        这些尸体可不能浪费。不管是喂养蜈蚣道兵也好,凝炼玲珑血晶也罢,都是极好的材料。

        最大的收获应该就是蛟王的尸体。

        这可是一具完好无损的王阶凶兽尸体,还是蛟龙之身,不管是自己留着用,还是与人交易,都是有价无市的宝物。

        灭掉殷氏一脉的人后,他也是彻底松了口气。

        现在太真洞天除了他以外,全都是蜕凡境的武者,至于凶兽只剩数百只,并且这些凶兽全都没有开启灵慧,行事与普通的野兽一般无二。

        掌控这方世界后,他就回到洪荒境,静候洞天世界的演变。

        半个月后,洞天世界已经将所有的神通的炼化一空。

        让他惋惜的是,最终这方洞天世界并未能晋升为小千世界。

        见状,他也不再犹豫,念头一动这方洞天世界就融入到掌中世界。

        轰隆隆!

        霎时间,天在不断升高,地在不断加厚,整个世界就如同打了激素一般,疯狂扩张起来。

        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大半日时间,这才停了下来。

        到了这一刻,他的掌中世界已经名副其实,彻底演变成一方小世界。并且距离小千世界仅差一个契机。

        接下来他准备闭一次长关,将体内的那些神通融会贯通。

        一念起,他就将心神也沉浸到神通道篆中,开始参悟诸多神通。

        嗡!

        心神融入道篆的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化作一朵小小的火苗,在荒凉的大地之上随风摇曳,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火苗为了不被吹灭,只好努力燃烧着自己,最终借助风力点燃周围的草木,化作熊熊烈焰,席卷整个天地。

        他默默地感受着这一切,心中也生出几分触动。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随着他的明悟,心中也多了一股信息:地阶神通‘天火燎原’!

        就在他领悟了天火燎原这门神通后,盘旋在血海中的神通道篆一闪,就没入到神井内,最终与井壁融为一体。

        万事开头难,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后,他似乎把握住了这些神通的关键所在,参悟起来也是如有神助。

        弹指间,半年时间过去了。

        此前夺取的那一百三十一门神通也被他融会贯通。

        这么多的神通融入神井后,他的修为境界虽然没有突破,但是实力却提升一大截。

        此外,他早已锁定血脉之魂,想要将血脉之魂牵引出来,只需一个念头就可办到。

        一旦将血脉中蕴含的血脉之魂牵引而出,冥冥中的天道自会有所感应,从而降下天劫。

        所以,眼下的他随时都可以引来天劫。

        渡劫成功便可真正成为法相境的武者,失败则是化作飞灰,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不过,此刻他还没有推演出法相境的功法,却是不着急渡劫。

        “洪荒门,以不败金身为主,推演法相境的功法!”

        听到他的嘱咐,洪荒门立即运转起来,开始推演法相境的功法,顿时,他积攒的天道本源点也在疯狂缩减。

        两个时辰后,洪荒门便将推演出来的功法传给他。

        瞬间,他便沉浸在功法的领悟中,法相境的功法与不败金身一脉相承,参悟起来并不难。

        不知多了多久,他终于清醒过来,关于功法的种种玄奥他也是彻底领悟。

        法相境的宗旨是为了觉醒血脉中血脉之魂,以此为源,凝聚胚胎,最终凝炼法相,衍化图腾。

        说白了法相就是自身血脉中孕育而出的胎儿,唯有凝炼出法相,才能彻底摆脱先祖血脉的桎梏,将自身觉醒的先祖血脉凝练成属于自己血脉。

        功法完善后,他就离开了洪荒境。

        大手一挥,三座血色祭坛就被他收起,没有了血祭坛,大阵不攻自破。

        眼下太真洞天归他掌控,再加上此界的高级武者死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所以这里还真是一个绝佳的渡劫之地,也不怕有外人打搅。

        随意找了一个地方,他就盘坐下来,准备牵引血脉之魂。

        心念一动,他就将心神沉浸在体内,只见神泉汩汩而动,一股股精纯到极点的血脉神血正在源源不断的翻涌着,顺着彼岸之桥,流转周身,最后归于诸多窍穴。

        隐隐间还能看到在血脉神血中,流转着一道道虚幻的符文。

        正是他修炼出来的诸多神通道篆。

        此时,他体内的血脉神血,黏稠如胶,都快形成半固体了,不断闪烁九彩光晕,依稀还能看到血脉深处流转着一道道神秘道纹。

        “血脉之魂,现!”

        他在心中暴喝一声,心神意志就融入血脉深处,开始牵引血脉之魂。

        嗡!

        血脉之魂被牵动的那一刻,一股恐怖的威压就从血脉中散发出来。

        威压中流转着一股独特的大地道韵。

        轰隆隆!!!

        血脉之魂被牵引出来的那一瞬间,他的头顶上空突兀响起一道炸雷声。

        炸雷声过后,天地间凭空掀起一股狂风,好似暴风雨就要来临一般。

        呼啦!

        紧随着天地一暗,滚滚天地元气就聚集而来,在他所在的上空凝聚成一朵劫云。

        同时,劫云中传出一股磅礴的天地意志将他锁定,除非他渡过天劫,不然天劫便不会消散,更无处可躲。

        天劫是劫,亦是造化!

        渡不过便是劫,渡过去那就是造化。

        望着不断蓄势的劫云,他却是满脸平静,似乎并没有将这次的天劫放在眼中。

        滚滚元气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被劫云所吸收,劫云也是不断变大着,短短数十个呼吸间,劫云已然化作数百丈方圆。

        他默默地感受着这一切,心中也生出几分触动。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随着他的明悟,心中也多了一股信息:地阶神通‘天火燎原’!

        就在他领悟了天火燎原这门神通后,盘旋在血海中的神通道篆一闪,就没入到神井内,最终与井壁融为一体。

        万事开头难,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后,他似乎把握住了这些神通的关键所在,参悟起来也是如有神助。

        弹指间,半年时间过去了。

        此前夺取的那一百三十一门神通也被他融会贯通。

        这么多的神通融入神井后,他的修为境界虽然没有突破,但是实力却提升一大截。

        此外,他早已锁定血脉之魂,想要将血脉之魂牵引出来,只需一个念头就可办到。

        一旦将血脉中蕴含的血脉之魂牵引而出,冥冥中的天道自会有所感应,从而降下天劫。

        所以,眼下的他随时都可以引来天劫。

        渡劫成功便可真正成为法相境的武者,失败则是化作飞灰,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不过,此刻他还没有推演出法相境的功法,却是不着急渡劫。

        “洪荒门,以不败金身为主,推演法相境的功法!”

        听到他的嘱咐,洪荒门立即运转起来,开始推演法相境的功法,顿时,他积攒的天道本源点也在疯狂缩减。

        两个时辰后,洪荒门便将推演出来的功法传给他。

        瞬间,他便沉浸在功法的领悟中,法相境的功法与不败金身一脉相承,参悟起来并不难。

        不知多了多久,他终于清醒过来,关于功法的种种玄奥他也是彻底领悟。

        法相境的宗旨是为了觉醒血脉中血脉之魂,以此为源,凝聚胚胎,最终凝炼法相,衍化图腾。

        说白了法相就是自身血脉中孕育而出的胎儿,唯有凝炼出法相,才能彻底摆脱先祖血脉的桎梏,将自身觉醒的先祖血脉凝练成属于自己血脉。

        功法完善后,他就离开了洪荒境。

        大手一挥,三座血色祭坛就被他收起,没有了血祭坛,大阵不攻自破。

        眼下太真洞天归他掌控,再加上此界的高级武者死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所以这里还真是一个绝佳的渡劫之地,也不怕有外人打搅。

        随意找了一个地方,他就盘坐下来,准备牵引血脉之魂。

        心念一动,他就将心神沉浸在体内,只见神泉汩汩而动,一股股精纯到极点的血脉神血正在源源不断的翻涌着,顺着彼岸之桥,流转周身,最后归于诸多窍穴。

        隐隐间还能看到在血脉神血中,流转着一道道虚幻的符文。

        正是他修炼出来的诸多神通道篆。

        此时,他体内的血脉神血,黏稠如胶,都快形成半固体了,不断闪烁九彩光晕,依稀还能看到血脉深处流转着一道道神秘道纹。

        “血脉之魂,现!”

        他在心中暴喝一声,心神意志就融入血脉深处,开始牵引血脉之魂。

        嗡!

        血脉之魂被牵动的那一刻,一股恐怖的威压就从血脉中散发出来。

        威压中流转着一股独特的大地道韵。

        轰隆隆!!!

        血脉之魂被牵引出来的那一瞬间,他的头顶上空突兀响起一道炸雷声。

        炸雷声过后,天地间凭空掀起一股狂风,好似暴风雨就要来临一般。

        呼啦!

        紧随着天地一暗,滚滚天地元气就聚集而来,在他所在的上空凝聚成一朵劫云。

        同时,劫云中传出一股磅礴的天地意志将他锁定,除非他渡过天劫,不然天劫便不会消散,更无处可躲。

        天劫是劫,亦是造化!

        渡不过便是劫,渡过去那就是造化。

        望着不断蓄势的劫云,他却是满脸平静,似乎并没有将这次的天劫放在眼中。

        滚滚元气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被劫云所吸收,劫云也是不断变大着,短短数十个呼吸间,劫云已然化作数百丈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