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阴阳异闻录在线阅读 - 第2621章 杀人记号

第2621章 杀人记号

        “你觉得谁的问题更大一些?”阿离起身走到门口,侧耳倾听了片刻后回身问我。

        “怎么说?”我点了一袋烟问道。

        “我觉得尚领队还有苏老板,两个人都有问题。现在看来,就看他们两个谁的问题更大了。这批货,说不准跟他们两个都有关系。商队的骨干,可都是包老板所看重的人。你发现没有,这顿酒席下来,醉的都是商队的人。苏老板那边,可是一个都没醉。”阿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将窗户稍微打开一道缝朝外头看了一眼说。

        “没准是别人好客呢?客人没喝醉,就代表主家不热情,酒菜没有招待好。”我抽着烟对阿离笑道。我想听听阿离怀疑对方的理由。尽管我心里也同样在怀疑,不过我想要知道阿离跟我猜疑的点,是不是同一个点。要是我们都在怀疑同一个问题的话,那就证明我们的猜疑很有可能是真的。

        “好客,把客人都灌醉了可不是好客。那是想要看客人出丑,然后搏一搏笑料而已。当然驿站这边可不会为了看商队的笑话去这么干。”阿离将窗户关好,坐到我的身边低声说道。

        “下头可还有驿站的人守着咱们呢!这个苏老板,可真是一个细心的人。就算是在他的地盘上,也还顾着咱们的安全。”阿离话里有话的对我说道。但是我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是想说,苏老板派了人在监视我们。

        “看来有人终于要浮出水面了!咱们接着刚才的话题聊,你怎么就认为苏老板不是好客,而是故意想要把我们给灌醉呢?”我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敲问阿离。

        “他今天带来陪客的人,个个酒量不俗。而且在酒桌上他们彼此之间从来都不敬酒,而是专门盯着商队的人喝。而且苏老板之前表现得似乎是醉了,可是送我们离开的时候,气息却相当的平稳。甚至连脚步都四平八稳的,毫无醉酒的迹象。他派人将我们送回来,然后那些人却不离开,而是在这附近守着。这不是担心咱们的安全,这是怕咱们跑了。”阿离接着说道。

        “我觉得咱们要是不动手的话,商队接下来会死人。而且会死很多人。货没了,人死光了,死无对证。只要事情不传出去,或许这件事包老板永远都不会知道。”阿离接下来的话,让我起身在屋里走了起来。

        “我们的实力,尚领队是知道的,你说她要是跟货物失窃的事情有关。之前为什么不对苏老板直言,反正为我们遮掩呢?”这是我唯一想不通的事。如果她在酒席上提醒了苏老板,那么之后苏老板主要对付的目标肯定不会是那些商队的骨干,而是我和阿离。就算不在酒桌上针对我们,他也会在随后的时间当中使阴招。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我们成为了一个威胁,那么他们就必须将威胁解决掉。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在接下来的行动当中万无一失。

        “这个,恐怕就只有去问她本人了。也或许是她并不想这批货落在别人手里?又或者是不想跟人去分这批货,而是想独吞?总之她今天替我们打了掩护,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当然就算她不打掩护,最多就是苏老板跟我们翻脸,然后我们用暴力来解决这件事而已。不管如何,这一次包老板的货,我们要给她拿回去。”阿离喝了口茶水接着对我说道。

        “那是当然,我良人府可丢不起这个人。头一次护送商队,居然被人设计把货给夺了。想在我嘴里夺食,要看看他们的拳头是不是能跟胆子匹配。那这件事,咱们要不要告诉秋执事?”我抽了口烟问阿离。

        “我去喊她过来一趟,咱们把该说都对她说了,省得到最后不落好!”阿离起身朝门口走了去,而我则是轻轻将窗户打开了一条缝,朝楼下看了一眼。果然如同阿离说的那样,在楼下,三三两两的站着苏老板的那些手下。他们时不时的,还朝客栈里看上一眼。我只是笑了笑,将窗户又给关上了。

        不过片刻,阿离就把秋执事给找来了。秋执事的酒意还没有散尽,阿离为了她能在一个清醒的状况下听我们说话,随即动用真力帮她把酒劲全都祛除了。祛除了酒劲,阿离这才把我们刚才商量的事对她说了一遍。等阿离说完,秋执事的鬓角上顿时滴落下几滴汗珠来。

        “这件事,还有劳二位鼎力相助。至于怎么做,二位自己做主便是。”想了想,秋执事起身对我和阿离行礼说道。

        “秋执事身上可是涂了香水?”秋执事的身上隐隐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阿离闻了闻问她。秋执事闻言一愣,然后低头在自己的身上嗅了嗅。

        “我从来都不涂抹这些东西的。奇怪,这香味是怎么来的?”秋执事闻了闻自己身上的那股子香味,然后摇头对我们说。

        “屋里点了熏香的话,多少也会沾染一点味道的。”我在一旁说道。

        “没有,我才回屋准备烧水泡茶,压根就没有点什么熏香!”秋执事摇头肯定的对我说道。

        “你们在屋里坐一会儿,我去尚领队那里看看去!”我想了想,起身朝门外走去。来到楼下尚领队住的房间门口,我轻轻在门上敲了敲。过了一会儿,才听到一阵踉跄的脚步朝门口走来。门开,尚领队靠在门框上对屋里指了指。

        “江先生进屋坐!这酒的后劲真不小,下次我可再也不这么喝了。”尚领队把我让进了屋里。进屋之后,一股子跟秋执事身上相同的香味传入了我的鼻子里。我四下看看,却没有找到香味的源头在哪里。

        “茶壶里没有茶水,我去给江先生泡茶!”尚领队将房门关上,踉跄着走到我的身边对我说。一股比刚才较为浓郁的香味传来,我这才发现香味原来来自于尚领队的身上。

        “不用麻烦了,我就是来看看你醉了没有。你先休息,我也要回房了。”我伸手拦住了她,然后起身朝门口走去。我打算再到那几个一起赴宴的商队骨干屋里看看情况。一通走下来,果不其然,所有的人身上都有那股子香味。唯独我和阿离的身上,却没有沾染上。

        “记号!”等我回房把事情对阿离一说,她当时冷笑着说道。

        “记号?”我问她。

        “杀人的记号!我们身上没有,或许是他认为咱们还不值得让他动手。也或许有别的原因。总之,今天咱俩别睡了,等杀手来了就一切都清楚了。”阿离将指关节握得一阵轻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