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从噩梦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一章 你就说她该不该死吧

第七百六十一章 你就说她该不该死吧

        陶欣很高兴。

        噩梦降临后,娱乐行业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很多艺人失业,毕竟在这种超过世界大战级的事件破坏下,谁还有心思追星听曲儿?

        这是娱乐圈的冰河世纪。

        其他明星也做传统的投资,但这种时候,大部分行业和投资都是亏本的,甚至是血本无归那种。

        但她的日子过的很不错,全是因为在林默和胖子的公司参了一股。

        实际上在非官方的‘安全公司’当中,幸福人生安全咨询公司是相当有名的,因为她是这个公司的股东之一,所以哪怕本身艺人的身份不做了,也依旧是各方富豪的座上宾,而且比以前更受尊敬。

        “如果不看周围的高墙,这里实际上和以前的吞鲸市差不多,而且,可能还要更热闹一些。”林默这会儿在街上走着,看着周围的繁花似锦,开口说道。

        陶欣对这个观点也挺认同的。

        “一开始,是有点不习惯,有一段时间,真的以为生活没希望了,未来没奔头了,感觉什么地方都不对劲。可我发现,人们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反正我已经习惯了,有的时候想想过去的生活,觉得仿佛已经过了好久好久。”

        她是有感而发。

        想了想,她还是没有忍住好奇心,问了一句关于吕萍的事儿。

        林默这次是没隐瞒,他觉得没啥了不起的,正好说出来让陶欣评评理。

        于是,他把刘健和林柔的事情讲了出来。

        还有十年前那场火灾。

        陶欣听完,脸色发白。

        主要是林默把刘健杀人剥皮的过程讲的绘声绘色,给吓的。

        “陶欣,你评评理,如果说这个火是吕萍放的,那她应不应该负责,如果是她做的,那她该不该死?”林默询问。

        陶欣毫不犹豫的点头。

        “应该。”

        不过她补充了一句:“那个刘健只是因为怀疑就杀了那么多人,他也应该承担责任。”

        这个林默也认同。

        想起那款游戏,林默觉得刘健被困在这个游戏场景里,也算是一种折磨。

        更多的,陶欣没问,林默也没说。

        就像讨论的是某个与他们毫不相干的新闻。

        “林专家,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陶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些小声的说道。

        “什么请求?”

        “我想看看噩梦世界里的你。”

        “就这?行啊。”

        林默看到路边有座位,让陶欣坐在那边,然后伸手在对方脸上晃了一下。

        陶欣立刻入梦。

        林默也闭上了眼睛。

        安全区在内外两个世界几乎是一比一还原的。

        昏暗的街巷,陶欣看了看对面站着的林默。

        “感觉和现实世界里差不多。”

        “差不多,我手都不一样,你看看。”

        林默撩起的袖子。

        就见他的双臂,一条是正常的,一条,明显是女人的手臂。

        陶欣一脸惊奇。

        “我能摸一下吗?”

        “能。”

        “好硬,这不是正常皮肤吧?”

        “当然不是,你看不出来?这是玩偶的手臂。”

        “怎么会这样?”

        “这事儿说起来话就长了。”

        这时候,陶欣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纸箱子,此刻从纸箱子上面,正探出一个像是紫皮红薯一样的东西。

        待她仔细看清楚之后,陶欣只感觉浑身发麻,又像是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此刻浑身冰凉,直打哆嗦。

        下一刻,她尖叫一声。

        “没事儿,那是我儿子,豆豆,谁让你自己跑出来的,你看把人家吓的。”

        豆豆一脸无所谓:“是她自己胆子小,这也怪我?”

        “嗨,你小子学会顶嘴了?”林默插着腰走过去,豆豆立刻怂了,一阵认错。

        陶欣费了点功夫才缓过劲来。

        她和大多数社会精英阶层一样,按照国家应对噩梦危急的处置流程,按部就班,进行梦魇分离,睡觉的时候进入安全区生活,其他时间,可以在安全区外活动。

        实际上,她没见过几次梦魇。

        上一次见到梦魇,还是在她做梦魇分离的时候。

        对于像是她这一类人,实际上几乎不会真正面对危险的梦魇。

        所以这会儿才会被吓成这样子。

        林默就说你胆子太小,多见几次就不怕了。

        “去,豆豆,牵着阿姨的手,给她练练胆子。”

        豆豆一听,欢天喜地跑了过去。

        陶欣直接哭了。

        那哭的叫一个凄惨,作为大明星,陶欣自问有很强的控制力,可现在她看到那紫皮红薯一样的恐怖小鬼跑过来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

        只知道哭。

        等到那冰冷的小手抓住她的手,陶欣整个人都木了。

        连哭都不会了。

        林默在旁边看着。

        他是真的好心。

        现在这个局面看似没什么问题,似乎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顺风顺水,可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

        如果遇到梦魇,反应速度决定了能不能幸存下来,尤其是对普通人来说更是如此。

        “这是为你好啊。”林默一脸语重心长,他决定眼不见心不烦,起身溜达起来。

        噩梦世界里的安全区也有不少人。

        只不过这个时间还不到大部分入梦的时候,所以街上的人稀稀拉拉。这时候有人看到了豆豆,感受到梦魇的气息,立刻是吓的尖叫起来。

        一传十十传百。

        不一会儿,安全局的守夜人就来了。

        这是安全局专家组的一个工种,属于特殊小队,潜龙市那边也有。

        加入守夜人小队的条件之一,就是在现实世界里已经死亡的人。

        甚至有一些通过手术和其他手段,融合了梦魇的一部分身体组织,这样才能利用梦魇的力量对抗梦魇。

        林默拦住了几个守夜人,并且亮出了证件。

        这几个守夜人立刻敬礼。

        没办法,在安全局里,林默的级别非常高。

        “那个梦魇已经备案,是可控的。”

        林默说了一句。

        几个守夜人点头,二话不说,立刻就走。

        等林默溜达了一圈回来,陶欣的状态就好了很多。

        这属于硬核练胆。

        和把不会游泳的人一脚踹下水强行练习是一个道理。

        虽说方式方法生硬了一点,但不得不说效果那是相当好,你看,现在陶欣都和豆豆手拉着手聊上天了。

        这就是进步。

        林默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今天的他又做了一件好事。

        “既然聊的这么高兴,那我就先不过去打扰他们了。”

        嘟囔了一声,林默转身就走。

        把豆豆留在那边林默也是很放心的,豆豆这孩子,调皮是调皮,捣蛋也是真捣蛋,但林默给它定的规矩,豆豆也是真不敢犯。

        林默打算去吕萍那个夜店看看。

        也不知道吕萍这个女人入梦没有,假人有没有成功模仿到对方。

        一路走过去之后,林默看着前面的建筑,此刻很安静,没有别的动静。林默也不急,然后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下等。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那边门一开,有人出来了。

        是吕萍。

        不是真吕萍,是假人模仿的。

        从外表看,是真看不出任何区别,如果不是林默可以探查到假人的气息,他可能也分辨不出来。

        看到林默,假人吕萍走了过来。

        “怎么样?有没有关于十年前火灾的记忆?”林默直接问。

        如果这次不行,林默想好了,再找修理者借五个假人,五个假人都模仿一次,他就不信获取不到那一段记忆。

        结果对面的假人吕萍说有。

        “真有?”

        “对。”

        “是不是她放的火?”

        “是她放的!”

        林默深吸口气。

        这就够了。

        假人说有,那就一定是有,记忆不可能凭空捏造。不过这个如果上法庭,可能法官不会认为是证据,但在林默这里,这就是实打实的证据。

        足够判对方死刑了。

        现在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把吕萍弄进游戏里。

        对于这个问题,假人吕萍表示它有办法。

        “什么办法?”林默挺好奇,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假人得到了不少吕萍的记忆,从某种程度上说,它现在是最了解吕萍的人。

        那么它有法子也不奇怪。

        “吕萍最新迷恋上一个年轻男模,对方的要求,她从不会拒绝,如果是这个男模让她玩游戏,她会玩的,至少会尝试一下。”

        尝试一下就足够了。

        “有办法搞定男模吗?”

        “不用搞定,这个男模是我们的人。”假人吕萍微微一笑。

        你们的人?

        林默明白了。

        这个男模早已经被假人替代了。

        之前来分局‘自首’那帮人里,应该就有这个男模。

        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收获。

        “你去,把它找来,等下,让它在现实世界到安全局找我。”

        假人走。

        林默这边也不能闲着,他得先准备游戏设备和下载游戏。

        他吃脱离豆,立刻让人买来一套设备,然后从自己的设备里将死亡密室拷贝了过去。

        安装好,做测试,没问题。

        就等着那个男模来了。

        林默发现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能把她拉到那个特定的游戏场景。

        这个事儿倒是可以请教一下病秧子和黑人,他俩是资深玩家,之前他们就是半路进入到恐怖屋场景的。

        待会儿要去进行第三个关卡的任务,一会儿可以问问他们。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那个男模来了。

        林默见到对方,只感觉这就是一个娘娘腔,小奶狗。

        吕萍这女人喜欢这个口味儿的?

        因为这个男模是假人,所以不用担心出什么幺蛾子。

        林默把情况和男模说了说。

        后者表示这件事就交给他,绝对办的漂漂亮亮的。

        这下林默放心不少。

        接下来就是去找病秧子和黑人,问问怎么才能把吕萍弄到恐怖屋场景。

        忙活完这些,林默看时间差不多了,直接戴上了vr设备。

        林默不知道,他忘了一件事,也忘了一个人。

        安全区,噩梦世界里。

        陶欣正浑身僵硬的坐在噩梦世界里,和豆豆手牵手聊着天。

        虽然也在笑,但谁都看得出来,那是强颜欢笑。

        时不时满怀希望看看远处路口,发现没人过来,只能是继续硬挺着,然后充满幻想的再看。

        “阿姨,你在看什么呢?”

        “没,没看什么?”

        “是不是我给你讲的故事不好听?”

        “好听,可好听呢,阿姨喜欢听。”

        “那我继续给你讲。”

        ……

        恐怖屋游戏的休息室里,林默看了看四周。

        病秧子依旧低着头一动不动。

        林默想碰,但碰不到。

        似乎有一堵无形的墙阻隔着对方。

        这个之前病秧子他们说过,玩家临时下线时,身体会有这种保护机制,就是为了防止其他‘玩家’偷袭。

        但剧情角色可以碰触到他们。

        黑人已经来了,看到林默从‘下线’状态恢复过来,也凑过来。

        林默把怎么将其他玩家拉到这个场景的问题抛了出去。

        “这个简单。”黑人从口袋里翻出一张卡片,他告诉林默,说这游戏里有一种特殊的卡片,用这种道具,可以进入对应的游戏场景。

        “你看这个卡片背面写着‘死亡恐怖屋’,这个是恐怖屋的专属卡片,可以带出去,要让某个玩家进来,把游戏id写上去就可以。”

        黑人说他刚好还有一张‘死亡恐怖屋’的专属卡片,可以送给他。

        “不过这个名字,得玩家本人写才会生效。”黑人递给林默之后,又补充了一句。

        这个也简单。

        有男模小奶狗做内应,吕萍十有八九得上钩。

        林默将卡片收好。

        实际困难都已经解决了,剩下的就是具体实施,

        严格来说要完成刘健和林柔的这个委托任务,难度实际上是非常高的,换成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光是找吕萍这第一步就可以难住绝大部分人。

        不过难度越高,按道理奖励就越高。

        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这个好消息,可以提前和刘健说说。

        看了一眼吧台。

        恐怖屋老板不在。

        可能一会儿就来了。

        只不过等到病秧子都来了,时间到了,入口的门自动打开,刘健都没来。

        很奇怪。

        但最后一个关卡的入口开启之后,必须进去。

        病秧子说,进去之后还有机会通关,如果不进去,必死无疑。

        林默他们三个肯定是第一时间走了进去。

        另外三个剧情角色有些犹豫。

        可能觉得恐怖屋老板不在,他们可以一直待在休息室。

        虽说休息室也没有出口,但总比可能会死人的关卡要强。

        结果没一会儿,这三个剧情角色就尖叫着追了过来,林默问他们怎么了,肌肉男一脸恐惧的说,休息室的灯突然暗了,然后,他看到墙角,多出来一个阴森森的人影。

        他们害怕,这才追过来的。

        病秧子和黑人习以为常,他们告诉林默,这是游戏机制,如果不按照游戏规矩来做事,出事是必然的。

        这一下,六个人都进入了恐怖屋最后一个关卡。

        林默也是头一次经历这么庞大的游戏场景,之前恐怖屋老板说这第三个关卡才是真正的挑战。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反正林默是挺期待的。

        就是恐怖屋老板的突然失踪,让林默感觉什么地方不对。

        撩开前面的厚布帘子,他们看到了一个屋子。

        这屋子不大,像是几十年前那种集体宿舍,屋子里有老旧的床铺,有桌子,有放暖水壶的架子。

        怪异的地方也有。

        地板上写着一个阿拉伯数字‘1’,而在前面三面墙上,都有一道门,分别写着‘2’,‘3’,‘4’。

        都是头一次来,不太了解情况。

        先观察,没发現什麼危险。

        “散開,找线索。”对于恐怖屋的套路,林默已经摸熟了,一般场景当中都会有一些‘指引’。

        只不过大都藏的很隐秘,需要一双发现的眼睛。

        黑人在墙上找到一个画报。

        上面是一个美女穿着泳装的图案。

        此刻黑人指着画报的空白处道:“這里有字。”

        的确有字。

        看了看,上面写着:“老五回来了,必须藏起来,不然我们都会死。”

        这句话写的没头没尾,光这一句,能看出来的东西不多。

        关键字是‘老五’,‘藏’,‘我们’,‘死’。

        老五应该是某个危险的东西。

        可能是人,也可能是鬼,当然也有可能是某种猛兽一类的。

        藏这个字很好理解。

        ‘我们’,代表躲藏的并不只是一个人。

        死就不用说了。

        也就是说,有几个人在躲着一个叫老五的东西,好像被‘它’找到,就会死。

        没一会儿,又有发现。

        肌肉男在床铺下面的夹层,找到一个老旧的日记本。

        翻开看,略过前面没营养的部分,到最后记录的一页,上面写着一个可怕的经过。

        “我们把老五丢到了河里,身上绑着石头,他永远沉在水里,这件事我们发誓不泄露出去,谁如果违背誓言,死无葬身之地。”

        这句话的后面,还签着四个人的人名。

        张德汉、王权、刘根宝、赵东。

        结合刚才那一句‘老五回来了’,莫名有一种渗人的感觉。

        老五肯定是个人,而且十有八九是被这四个人给害了,还沉到了水底。

        他们发了誓,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但谁也想不到,老五回来了。

        日记后面没有写,但想都能想出来,不外乎就那么几种可能性。

        要么逃掉了,要么没逃掉,被抓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他们全都死在了这里。

        至于老五。

        可能对方运气好,没死,死里逃生之后回来复仇;还有一种可能,对方死了,变成了‘怕怕’回来复仇。

        ------题外话------

        凌晨大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