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国民闺女三岁半在线阅读 - 第513章 冒犯小崽崽的代价

第513章 冒犯小崽崽的代价

        第513章

        “叩叩叩”屈指敲击桌面的轻响,在整个会议室里回荡。

        无人应答。

        上将换了个姿势,上半身微微前倾,锐利如鹰隼的视线,扫过每一个人。

        片刻后,他又问:“有人能给我一个可行的方案吗?”

        仍旧,无人应答。

        上将冷笑一声:“哼,一个可行性的解决方案都没有,技术员也无法解决直播信号问题,你们还能干什么?不如全都给我上战场去!”

        “上将阁下,”终于,有人战战兢兢举手示意,“不如先对外宣称,军部被派遣一支特别医疗小队赶往黑铁监狱,对每位越狱哨兵进行精神海检测。”

        那人见上将在认真聆听,遂声音更大了些:“当初这些哨兵是因为精神海不稳定还被送往黑铁监狱的,如果现在他们的精神海稳定了,自然是能释放出狱的。”

        “释放的、精神海稳定的哨兵恢复原军人身份,他们定然会成为我星际最强的尖刀,届时不管是虫族还是暗物质辐射,都不会再是威胁。”

        这话一落,当即就有人反对。

        “不可,这些越狱犯,全都是实力强大的前军人,当初被投进监狱,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怀恨在心?”

        “如果让这些人顺利回到首都星,以他们的实力,想要做点什么,特别是ssss级哨兵黄昏,谁又能阻止?”

        上将点点头,这也是在场很多人的顾虑。

        他不自觉将视线投落到直播画面上,定格在红发男人身上。

        高大的男人,只是单单牵着只无害的小幼崽,锋芒悉数收敛,可那气场仍旧让人无法忽视。

        像只鹤立鸡群的顶级猎食者,虽是在打盹,仍旧让人不可小视。

        男人时不时屈指扯扯脖颈间,发梢拂动,露出衬衣领子遮挡的暗金色的项圈。

        那是,精神海检测项圈。

        名为检测器,实则跟个狗圈没区别。

        束缚、圈禁、桎梏。

        越狱的哨兵里,十有八九已经自行去了项圈,可黄昏仍旧戴着。

        检测器的提醒红点,从直播开始就再没有响起过。

        猛的,上将想到一种可能。

        他视线落到小幼崽身上,指着问:“这是哪里来的小幼崽?”

        监狱里,不该有脆弱的小幼崽才是。

        有人慌忙回道:“是凤凰行动的志愿者向导,这名小幼崽是刚苏醒的向导。”

        “荒谬!”上将斥责。

        再是危难之时,孩子总是需要保护的最后希望,又如何能牺牲幼崽呢?”

        那人不断擦冷汗:“小幼崽执意要去黑铁监狱,我们没想让她参与凤凰行动的。”

        上将面无表情,他仔仔细细看了会小幼崽和黄昏的互动。

        显然,幼崽是很依恋黄昏的,走哪都巴巴地粘着黄昏,像是粘人的小尾巴精。

        而黄昏也很纵容,从那座盛大的冰雕城堡,就可见一二。

        良久之后,上将摆手道:“组织医疗小队前往黑铁监狱,先对这群哨兵进行精神海检测,兴许……”

        上将透过直播屏幕,注视着和冰原格格不入的小幼崽。

        兴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

        当最后一只失控者成为尸体,被浮冰下吞吐着白雾的冰海淹没。

        须臾,水面再度凝结上,失控者的尸体彻底沉没到深海,半点痕迹都不留下。

        小奶团晃着肉嘟嘟的短腿,拍着小手欢快地说:“哇,坏蛋全被消灭了,大家都好棒棒!”

        黄昏单手虚虚扶着她后腰,省得小幼崽从肩头栽下来。

        他微微仰头去看团子,浓郁如深墨的凤眸,倒影出宝贝的小脸。

        他低声说:“我更厉害。”

        男人蔑视地扫视一圈,再次补充:“比他们所有人都厉害。”

        奶团子咯咯笑了起来,觉得爸爸好像幼儿园抢小红花的大朋友。

        她抱住爸爸大脑袋,噘嘴吧唧一口,亲在那丛乱糟糟的红发上。

        红发中间,翠绿的小苗苗挺直细杆子,骄傲又神气。

        对的,濛濛的爸爸最厉害。

        黄昏把人抱下来,裹进军服外套里:“宝宝,冷吗?”

        团子窝在爸爸怀里,全身都暖烘烘的,满口鼻都是爸爸身上的味道,她满足地眯起大眼睛,拿小脸蹭蹭爸爸的胸膛,只觉此时此刻幸福极了。

        小濛濛:“不冷的哦,爸爸身上很暖和的。”

        男人从止吠器面罩里发出一声应,大手抄底捞着,把团子的小脚握起来搂住她。

        “道歉!”

        蓦地,一声厉喝传来。

        团子扭头看过去,却见玛丽阿姨将司机押在地上,脑袋往白雾蒸腾的海水里压。

        虽只是a级哨兵,在这冰原上一众哨兵们,实力并不怎么样。

        可身为ss级的司机,却丝毫不敢反抗。

        sss级的马修抱手站在玛丽身边,表情讥诮地俯视着。

        司机喘着粗气,他艰难地看向缠绕和玄龟:“缠绕,你不能见死不救,你是队长。”

        缠绕:“你在战斗里,把玛丽推出去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军规,我会如实记录下来呈送军部。”

        顿了顿,他又补充说:“你确实该跟玛丽道歉。”

        司机眼白浮起血丝,脸上露出不甘。

        忽的,他视线越过所有人,锁定在小幼崽身上。

        司机大声道:“小崽崽,你不想看到有人打架对不对?你帮我跟玛丽说说。”

        谁都没想到,司机竟把主意打到奶团子头上,仗着团子和玛丽关系亲近,欺团子年纪小什么都不懂。

        黄昏眸光一凛:“找死。”

        不可视的触手,腾的呼啸而出,挟裹着男人的怒意,像鞭子一样重重抽在司机身上。

        “啊!”司机放声惨叫,后腰位置立时喷涌出鲜血。

        殷红的鲜血渗流到浮冰上,将洁白的冰层都给染红了。

        几乎被腰斩的剧痛,让司机眼前阵阵发黑,心脏在那刻几乎停止跳动,精神海更是在摇摇破碎的边缘。

        这还是黄昏,从不在团子面前杀人,是以只用了两分的力道。

        司机后悔了,就无比的后悔。

        他忙不迭地朝玛丽道歉:“玛丽,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会了,我推你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我的鲁莽。”

        玛丽狠狠一掷,将人丢到浮冰上:“你不是鲁莽,你是品性败坏,哼,我羞于和你为伍,你不配穿这套军服。”

        玛丽拽掉司机军服上的第一颗纽扣,那纽扣的模样,正是星际军部的标志。

        马修轻嗤一声,见玛丽就这么放过司机,他蹲下身定定看着司机。

        司机劫后余生,还没来得及庆幸,身为sss级的哨兵压迫就碾压下来。

        马修微微俯身:“你知道吗?你刚才的行为,足以让这里的哨兵每人把人杀死一次。”

        司机还没明白这话,马修伸手轻轻一推。

        “噗通”半个身体悬在浮冰边的司机,彻底掉进冰海里。

        刺骨的冰冷,像吸血的水蛭一样,瞬间来袭,冻住司机的四肢,并以极快的速度像其他身体部位蔓延。

        眨眼间,司机就只有头颅还在冰面上。

        白霜染上他的睫毛和头发,司机抖着发紫的唇,喑哑地吐出两个字:“救,我……”

        马修站起身,居高临下:“这里没人会救你,除非你自己爬出来。”

        惩罚!

        冒犯小崽崽的代价!

        在司机绝望的眼神里,马修微笑着转身,在他所走过的地方,从脚尖开始,逐渐有冰裂的缝隙在蔓延。

        “轰”的一声,布满裂纹的冰层无法再支撑,带着冻僵的司机纷纷沉进冰海深处。

        这番动静,并未在冰原上造成太大的影响,甚至那些休憩慵懒的哨兵都懒得抬一下眼皮。

        奶团子隔得远,又因黄昏的刻意为之,她并未看到这幕。

        玛丽等人,自然也不会拿这些事到团子面前谈论。

        司机,就此逐渐成为消失的那个人。

        然,不过少顷。

        “嘭”的巨响,巨大的水花伴随冰渣飞溅到半空中,翻滚的冰海白雾里,露出司机的身影。

        啪叽。

        司机跌落冰面,他浑身雪白,几乎成了一个冰人。

        可他盯着黄昏,惊骇恐惧都说了——

        “下面,全是虫族!”

        虫族在吃失控者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