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末日圆环在线阅读 - 第67章 我真的是正当防卫(二合一)

第67章 我真的是正当防卫(二合一)

        “卧龙凤和雏?什么意思?”

        “从前,有一家武官,武官里有很多弟子,其中两位弟子最为优秀,一个相貌英俊,人称卧龙凤,就像我一样。

        另一个总是喜欢挑衅卧龙凤,关键这人还长着个**脸,被人称为雏。

        所以就是卧龙凤和雏的故事。”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程雄奇怪的问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吕落话里的意思,一旁理会意思的小弟就已经骂开了。

        “你特么找死!”

        程雄一把拦住了小弟。

        “哎,你怎么先骂人呢?我不是说过先摸摸底么?”

        “可是老大?”马仔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说吕落骂他是个**吧?

        一旁的权浦也醒了,他悄悄的观察着吕落,在他看来,吕落应该是除了程雄之外最强的人,今晚无疑是一场强强碰撞。

        “喂,你叫吕落对吧?这几天怎么没来学校上课?

        你难道不知道,如果没有教授批准,擅自缺席课程是会被退学的么?”

        程雄还是在自说自话,他不仅没有理解吕落的意思,也没有明白刚才小弟的提醒。

        这让吕落的表情略微有些尴尬,因为他的意思是挑衅一下对方,让程雄直接对他出手。

        可程雄这个脑瘫居然没理解他的挑衅,果然不能和粗鄙武夫说太深奥的东西。

        “额,家里有点事情,回去处理了一下。”

        程雄点点头,他上下打量着吕落,吕落给他的感觉只有一个,太俊秀了,不符合废土猛男的标准。

        “看你白白净净的,走的是文路吗?”

        在东环大学文路的意思,就是不涉及超凡,凭借学习和资历,成为律师,或者行政官之类的职业。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程雄实在是无法把吕落这样的人,和大肌霸联系在一起。

        “嗯,算是吧,以后准备考一考公务员,给自己弄个铁饭碗。”

        吕落可不是瞎说,狩猎人隶属议会,可不就是公务员么。

        程雄看着吕落这副样子,表情更加无害了,他拍了拍吕落的肩膀,然后伸出手。

        “既然是走文路的,那我就不拉你入伙了,把这个月管理费交了就没事。”

        “大哥,我真的没钱,要不,你动手打我一顿吧。”

        吕落一脸的真诚,他只是想混个正当防卫而已,不过分吧?

        程雄听到吕落没钱,表情立刻就变得不友善起来,他没说话,朝旁边的马仔努了努嘴,马仔立刻会意。

        “刚才我就看你不顺眼了,30块钱买个平安不好吗?非要头铁作死,你以为学校医务室是好呆的?

        真要进去了,韩诗雨教授,不给你整得明明白白的?”

        听到韩诗雨居然还主持医务室,还在纠结自己怎么弄一个正当防卫标签的吕落眼睛顿时亮了。

        没有人比他更懂抱腿,既然韩诗雨在,那自己的伤残证明也就有门路了。

        所以,吕落身上的气势一下子就变了,像个人形凶手。

        “你叫程雄是吧?这样,把你之前收的钱都给我,我尽量让你伤得轻点,少躺一段时间。”

        程雄:“你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虹耀猎物公司的资助生,而且是觉醒了c级88号序列,拳击者的人?”

        “这么强啊!”

        吕落突然起身,一把抓过程雄的衣领,极快的速度和巨大的力量,程雄根本没有办法反应就被按在了墙上。

        砰!

        吕落一拳打穿了红砖砌成的墙壁,随便扒拉出来一块转头,“嘭”对着程雄的脑袋就来了一下。

        程雄的眼球瞪的老大,他眼里除了不敢置信之外,还有慌乱和恐惧。

        “人呢,打他吗的!”

        程雄的声音还是很洪亮的,不过他能喊出声,其实是吕落故意松手。

        没办法,吕落觉得自己如果就这么1打5,把这几个人血虐一顿的话,大概率会被定义为校园恶意伤害。

        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可如果把事情闹得稍微大一点,人数多一点,情况就比较微妙了。

        就比如说40-50个人打吕落一个,吕落要是把这些人都给揍一顿,程雄真的好意思说是几十个打一个么?

        当然不好意思,他如果说了,这东环大学以后他也就混不下去了,肯定是上报成互相斗殴。

        50人斗殴的规模虽然大了点,但以前的东环联盟大学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学校方面为了平息事件,稳定校内舆论,也会把这件事情压下去的。

        所以,心里有数的吕落决定重拳出击,让这些还没有认清社会的瓜娃子们,了解一下废土社会的残酷性。

        【这种战斗也不需要提示,下手轻点!】

        看着观察者的提醒,吕落眨眨眼,按着程雄脑袋的手臂又加了一把力道。

        “打人啦,程雄打人啦!”

        他的声音混合了气,十分具有穿透性,吕落估摸着,如果不是睡得太死,隔壁的两个宿舍应该都能够听得见。

        这个时候,程雄这段时间招收的小弟们已经围了过来。

        这些人大多是打过一次两次校园架,有了那么一丢丢战斗经验,成为了他们平时吹水打趣的谈资。

        现在看吕落和程雄扭打在一起,更是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都还等什么,上啊。”

        之前和吕落搭话的程雄头号马仔大声道,至于他为什么自己不上,废话。

        他是见识过吕落厉害的,这个时候自己上就送死。

        而那些刚刚体会过校园暴力的团体成员们,看着这样近在咫尺的殴斗,他们的肾上腺素开始激增。

        其中一些人已经忍不住冲了上来,对吕落动手了。

        砰。

        一根木棍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吕落的后脑勺上,可惜,没流血。

        吕落心里也很纳闷,没吃饭么?总要让他受点伤吧,不然到时候说不过去的。

        “这些家伙的攻击力也太低了!用力啊!”

        吕落虽然无奈,不过在战斗中他可不会留手,混战中几乎是一拳一个。

        每一拳都尽量打在对方的肌肉、屁股,或者没有危险内脏的肚子上。

        这样造成的伤害比较有限,不至于出人命。

        碰碰啪啪!

        房间里一片混乱,19号床的权浦已经躲的远远的了。

        看着吕落此时的表现,醉宿的权浦瞬间清醒。

        “这哪是鱼塘的虾啊!分明是个人形异种。”

        吕落这边的战斗结束的很快,因为他要在驻扎警卫出现之前,就把这些人解决掉。

        所以打到后面,他已经不怎么留手了,也因此有几个人被吕落不小心打断了腿,哭嚎着趴在地上。

        6号宿舍的动静终究是引起了警卫们的注意,他们对于联盟大学的这种校园暴力事件已经见怪不怪。

        第四环缺乏娱乐项目,又缺少资源,很多方面都属于一种非常压抑的状态。

        这种环境下,校园暴力频发,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而且这种校园暴力,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上位者们默许的,可以转移矛盾。

        只有第四环的人们本身就有许许多多的矛盾,那样他们的统治才会具有持续性,才会稳固。

        “都停下,别打了。”

        为首的警卫已经开始拉开人群,吕落见势不妙,捡起地上的那块破红砖,就朝着自己脸上砸去。

        砰!

        这一转头砸的结结实实,就连吕落自己的脑袋都后仰了一下,可砖头几乎粉碎,但他的脑门子却一点事都没有。

        【序列d-00-极坚韧效果生效,所有伤害-7%,伤害最终值-1。】

        【板砖伤害不足,你免疫了此次伤害。】

        “艹,怎么会有这么傻x的序列?”

        【唉你这个人,上次你和圣光蜘蛛李曼婷战斗的时候,还大吹特吹坚韧牛逼呢!这怎么就翻脸了呢?】

        警卫已经快要走到吕落身后,吕落实在没办法了,一把扯断了自己的一根铁质床腿硬生生的在自己头上划拉了一下。

        鲜血终于顺着脑门流了下来,吕落立刻把鲜血抹的满脸都是,看起来十分凄惨。

        当警卫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猛然站起身,一把抓住了警卫的手,嗓子里已经满是沙哑。

        “警卫大哥,救我……带我去医务室,找韩教授!”

        吕落刚说完,身体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名警卫看吕落满脸的鲜血,僵硬的身体,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都看什么啊,这是要出人命了,赶紧救人啊!”

        几个警卫立刻找人把吕落架了起来,送往医务室。

        周围刚才被吕落痛殴的同学,此时是懵逼的,刚才吕落还天神下凡乱杀一通。

        这个时候怎么看起来一副快要不行的样子?他们这里还有能给吕落打成这样的人?

        难道是他们趴在地上的时候,吕落被人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事态的发展,就和吕落之前预计的一模一样。

        这些人没有说他们是几十个打一个,有说的,也是支支吾吾。

        为首的警卫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判断具体的情况,目前他们所知道的情况只有一点。

        那就是这些人的伤势程度好像都出奇地一致,大部分人好像就挨了一下子。

        其中一个警卫一脸怀疑地看着自己的上司。

        “卫长这会不会是一个人做的?”

        被称为卫长的人微微蹙眉,他一把抓起牙齿已经快要掉光,脑袋上还被开瓢的程雄。

        “你们这边到底怎么回事?”

        程雄看着警卫长,顿时有种想哭的感觉,他身上还背负着资助合同。

        这个时候总不能说他们几十个打一个还输了,那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万一被虹耀猎物公司单方面解除合同,那他的未来也就没了。

        程雄可不是吕落他们,他没有那么大的心,敢自己下海,所以,自己找的事,含着泪也得把这口锅给接了。

        “没事,就是正常打群架,受了点伤而已。”

        程雄说话都漏风了,警卫长怎么看都不像是打输了那么简单,而且6号宿舍应该已经被程雄拿下了才对。

        既然他不愿意说,那警卫长也不会去追问,不过今天这个情况,是6号宿舍有变故啊?

        警卫长也不是第一次见这种校园团体冲突了,这样的冲突,几乎是第四环几个大公司博弈的缩影。

        这些大公司会尽可能地把第四环本就不多的人才收入囊中,至于是培养还是怎么用,那就不好说了。

        他只是个小小的警卫长,只要不出什么重大危机事件,比如掏枪或者死人了,基本上懒得去管。

        立刻就给这件事情定了性。

        “聚众斗殴,双方互有损伤,各方头目已经私下和解,剩下的让校方自己处理好了。

        喂,你们别在这里装死了,能自己起来的,全部自己去医务室,起不来的,打电话叫医院的救护车吧。

        韩教授的精力有限,不能一次性治疗那么多人。”

        听到警卫长的话,还能站起来的学生沉默而有序地爬了起来,纷纷朝着医务室走去。

        相比起医院那高昂的费用,还是医务室来的比较划算。

        ……

        被人用担架抬到医务室的吕落,滴溜溜的转着自己的眼睛。

        他发现学校的医务室很大,几乎已经可以比肩小型医院了。

        大学建那么大的医务室,这是要干啥?专门用来处理校园暴力伤患的吗?

        此时收容室的床位都被住满了,吕落发现周围几个病床的人都爬起来看着他。

        “一年级的?哪个宿舍又干架了,说说呗,在这呆着挺无聊的。”

        吕落看着这些还绑着绷带的学生,脑子里灵光一闪,做戏要做全套,那就让这件事情坐实团体斗殴吧。

        “我是6号宿舍的吕英俊,今天的事情,要从6号宿舍的酒皇权浦和拳王程雄的争斗说起了……”

        就在吕落给这些人讲故事的时候,零临时接到通知的韩诗雨立刻赶到了医务室。

        兼职医生本来就是她自己的意愿,因为她是黎明教会的慕光者,治愈他人本就是她的工作之一。

        韩诗雨的步速很快,她一边走,一边穿上了白大褂,顺便问起了目前伤员的情况

        “伤者很多?有没有重伤者。”

        这名负责交接的警卫立刻点头。

        “嗯,伤者目前一共有53人,其中有一人重伤,感觉已经快要不行了,所以赶紧让您去看看。”

        “重伤!快不行了!”

        韩诗雨面色有些凝重,脚底下的步子更快了。

        可当她和警卫来到伤患收容室门口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有些不对劲,里面的人,好像在讲故事!

        此时收容室的里面,吕落眉飞色舞,其他几人聚精会神。

        “只见那酒皇权浦,一记乌鸦做飞机,直扑程雄,但被程雄一招马尾甩苍蝇挡下。

        两人激战正酣,不分伯仲……”

        站在门口的韩诗雨面如寒霜,吕落的声音她一听就能认得出,这个家伙,终于回来了么?居然在讲故事?

        【门外有人来了,你最好准备一下。】

        韩诗雨大步走进收容室,吕落听到有人进来,立刻闭嘴,躺在床上装死。

        “哎,你还没说完呢?接下来呢?”

        周围的几个老哥有点急切,主要是因为吕落的故事说的着实精彩。

        吕落对周围的几人眨眨眼:“回头再说,先应付他们。”

        周围的几个老哥也不是不懂事的人,也都纷纷躺好,做好一位病人的本职工作。

        韩诗雨打开灯,对一旁的警卫问道:

        “谁是重伤者?”

        警卫立刻指着吕落的床位说道。

        “就是他,他快不行了,韩医生赶紧给他看看吧。”

        韩诗雨一把将满脸鲜血的吕落抓了起来,朝着房间内走去,吕落还没开口,她便主动支开了警卫。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量保住他的命,你先出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

        “好的,麻烦韩教授了。”

        被单手拎起来的吕落也不敢吱声,一直到韩诗雨把门关上,他才笑憨憨的看着韩诗雨。

        “韩教授,好久不见。”

        “嗯,是好久不见了。”

        韩诗雨没有放开吕落,而是直接把他丢到了检查床上,大致看了一下吕落脑袋上的伤口。

        “你这伤啊,幸亏来的及时,要是再晚一会送来,伤口就愈合啦!”

        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