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末日圆环在线阅读 - 第90章 不讲情义的吕落(求订阅第2更)

第90章 不讲情义的吕落(求订阅第2更)

        三人重新朝着城市区走去,返回城市是一种很浪费时间的行为,不过吕落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选择。

        吕落前世经常听到,很多人会说,现在是高速发展,最缺少时间的时候,如果不抓紧,就为时已晚了。

        可他正好相反,吕落认为,当一个人觉得一件事情为时已晚的时候,恰恰是最早的时候。

        他还很年轻,如果把时间线放远一点,再抛开那25万的合同。

        那他最不缺少的东西就是时间,他可以慢慢来,稳扎稳打。

        这次就算没全属性20,找个机会再出来就是。

        返回的这一路上,异种已经被吕落他们清理得差不多,所以三人速度很快,大概2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已经能够看到远处的建筑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建筑群,还有正在哼歌的齐心竹,古方一都有些忍不住了。

        “这么久了,她怎么还是这么高兴?

        “你为什么觉得我刚才不知道,现在就会知道?”

        吕落心里也奇怪,回到城市区至于那么高兴吗?

        走到城市区边缘的时候,天色已经非常昏暗了,吕落扫了一眼附近的建筑,最终的目光在一栋二层的便利店上停下。

        这样的小地方,清理起来十分方便,他们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

        临时凑合一晚上,第二天还要继续去碎石荒野,条件什么的基本无所谓。

        “就这里吧,我们先……”

        “吕落,有人。”古方一打断了吕落。

        “嗯?”

        吕落放下了自己真准备指向二层便利店的手,看向碎石荒野。

        只见碎石荒野已经有些黑暗的天际线上,蓝天药业的队伍零零散散,正朝着城市区走来。

        原本的20人队伍,此时只剩下了12人,其中就包括了楚琦和王铮。

        除了楚琦之外,其他5个女人只活下来一个,在这种逃跑奔袭的情况下,女人的体力就是天生的劣势。

        这剩下的12人也是个个带伤,精疲力尽,但即便是一支残兵,他们的身上依然散发着浓郁的血气。

        吕落几人看见对方的时候,对方也自然看见了他们。

        双方僵持了几秒之后,古方一和吕落就已经与对方举枪对峙,齐心竹见状,也举起了自己的震荡剑。

        不过这一次,队长吴森按下了队员的枪口。

        “先别节外生枝,几个小孩子而已,等恢复了体力再说。”

        “是!”

        【距离太远,无法解析对方对话内动。】

        吴森远远地对吕落三人做出了一个平推手掌的手势,这个手势是墙外专用,意思就是和平相处,互不干扰。

        见到对方暂时没有攻击的意图,吕落他们也缓缓后退,放下枪,对吴森做出了同样的手势。

        他也不想冲突,别的不说,在这种情况下对方一个火力覆盖,古方一大概率要死。

        齐心竹要看具体实力,只有他一个人算是比较有把握在火力覆盖下逃生。

        随着对方的靠近,吕落大致上扫了一眼,心里便有了一定的判断。

        “他们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的异种吧,这个伤亡程度……”

        吕落很清楚,一个装备精良的队伍拥有什么样的威力。

        完整的武器枪械系统,充足的弹药,队员配合火力覆盖,交叉射击。

        各种手榴弹,震爆弹,甚至有手炮之类的东西。

        再加上自身的防具,蓝天药业可能配给他们的药品,还有累积下来的超凡者装备等等。

        蓝天药业这样的20人队伍别的不说,在碎石荒野这样的地方,他们的战斗力应该是完全碾压级的。

        能够让他们这么狼狈逃窜的异种,应该不是碎石荒野的异种。

        那么很容易地就可以得出结论,他们继续前进了。

        按照以前狩猎人手册的记录,碎石荒野的尽头,就是子母沼泽。

        子母沼泽已经属于c13的高危险区域了,那里除了层出不穷的异种毒虫,各种沼泽变异怪物之外。

        还有着曾经让一队狩猎人饮恨的再生畸形种,子母水檬。

        如果这些人遇到的怪物是子母水檬,那么这种伤亡惨重的结果,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吕落在观察对方的时候,吴森也在观察吕落,他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吕落三人,他的小小的三角眼宛若毒蛇。

        他认出了吕落,那个在404生物展览馆任务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子。

        眼睛扫过吕落二人的时候,眼里除了对生命的漠视,看不到其他的情感。

        只有在看到齐心竹时,吴森的眼神停留了一下,那是一抹贪婪。

        不过吴森的专业素质还是非常高的,他最看重的东西,还是他自己,就算要动手,也不是现在。

        吴森很快就把目光从齐心竹身上收了回来,扭头对其他队员平和地说道:

        “这里应该安全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别惊扰到人家。”

        “是。”

        吴森在下达命令之后,其他蓝天药业队员们紧绷的神经,也算是短暂地平复了下来。

        子母水檬的杀戮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好在他们的震爆弹足够多,不然真的不好跑。

        就算是现在,他们也不太清楚那个怪物到底有没有继续追过来。

        队员们还算有序地走进了吕落身后一栋小楼里,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不过有好几人的目光,都在齐心竹的身上停留了一下。

        【这些人对你抱有很强的敌意,请保持谨慎。】

        和吴森那种还能自控不同,他们眼中的贪婪完全不加以掩饰,那是赤裸裸的占有欲。

        不说别的,就这种眼神,让吕落和齐心竹都很不舒服。

        老同学王铮在楼梯前顿了一下,他看向古方一,又看了看吕落。

        “古方一越混越回去了,现在居然成你的小弟了。”

        这种挑衅意味十足的话语,吕落听了都忍不了,但他眼角喵到古方一的时候,却发现小古居然还挺平静的。

        好像对于他来说,做吕落的小弟也没什么不好的。

        不过平静归平静,气势上还是不能输的,小古挑了挑眉。

        “怎么?你不服?”

        王铮撇撇嘴,同学情分什么的,早就在他训练的这一个多月里磨灭光了。

        居然天真的想要解除合同,没有大公司的资源,像古方一和吕落这样的散人怎么可能混的起来?

        古方一压了他们这群孤儿院的人这么多年,谁的心里没点不服气?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不介意送这位天才一程。

        “自甘堕落。”

        王铮撂下这句话之后,就转身上楼了,而蓝天药业队伍剩下的最后一个人,便是楚琦。

        此时楚琦浑身脏兮兮的,泥沼、灰尘、汗水全部黏在一起,看起来有些狼狈。

        她走向前,拍了拍吕落和古方一的肩膀,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似苦涩,又像是无奈。

        像古方一这样的初哥见到了楚琦的这个表情,马上就开始脑补楚琦是不是吃亏了,或者被欺负了。

        而吕落呢,如果不是前世在他们帮会的会所白嫖了6年,见惯了各种演帝,估计也就相信了。

        “你们两,最近还好吧?”

        “还好。”古方一和楚琦的情谊是比较深刻的,这点他从没有否认过。

        如果两人不是因为蓝天药业合同的事情分道扬镳,或许真的有可能走到一起。

        “吕落呢?”

        “啊?我也还行,混吃等死呗,生活总要继续,我们这群脱离了公司的废物,还能怎么样呢!”

        吕落的回答让古方一和齐心竹都为之侧目。

        尤其是齐心竹,她本来以为吕落只有对她说话时的态度是阴阳怪气的,没想到遇到老同学,他依然是这样。

        看来吕落阴阳怪气的本事,已经深入骨髓了。

        楚琦的表情有些尴尬,她本来是想要用多年同学的情谊,加上上次在公司对他们的帮助,让吕落他们抬自己一手。

        趁着吴森他们的体力状态还没恢复,吸引吕落和他们爆发一点小冲突,带自己走,或者让自己有机会逃跑。

        她认为自己上次在公司救了吕落,现在吕落帮她一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人情不就是这样的么?

        可吕落不按套路出牌的说话方式,让她原本在见到两人时想好的说辞,全都派不上用场了。

        “吕落这个家伙,我上次帮他,他难道忘了?不行,我不能栽在这儿。”

        其实楚琦这么想的时候,吕落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很早就说过,他做事是看因果的。

        而所有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蓝天药业404事件,这是底层逻辑,不会改变。

        他们为什么会被弄到蓝天药业去?还不是因为404展览馆的事情,如果不是楚琦和蓝天药业有问题,404能出事?

        404不出事,他们有个锤子合同的问题,能遇到屁的危险?这个逻辑毫无问题。

        所以那天晚上在蓝天药业的事情,在吕落看来根本不能算是帮助,只能说是楚琦的补救。

        算上赤甲和装备的收益,吕落勉强算她扯平了。

        帮助什么的,吕落从来没认同过,只有楚琦自己那样认为。

        这可不是吕落冷漠无情,而是他从业卧底多年的经验,真正宝贵的,用许多手下命换来的宝贵经验。

        404事件,他们是被动的,蓝天药业和楚琦才是主动,事情的底层逻辑,非常清晰。

        就算是在蓝天药业的那场战斗,也是楚琦和宋哈娜之间权力斗争的延伸。

        宋哈娜是个恶毒的女人没错,但楚琦内心的野心也不小。

        她不自然流露出的那种模仿上位者的神情,早就被争权多年的吕落看的一清二楚。

        楚琦想要权力,并且为掌权的那一刻做足的准备。

        她会救吕落他们三人,看似冲动,但也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她想把自己和古方一视作她本人的势力来培养。

        其实如果不是吕落的想法太过超前,能力太过强悍,那么他们是必然无法还清25万债务的。

        到时候还不清合同欠款,未来也必然会加入蓝天药业中,楚琦的阵营,然后成为她的部下。

        这些是吕落修炼无聊时才想明白的。

        这是一个十分有远见,有规划的女人,就连吕落也不得不承认她的优点。

        但她的缺点也很明显,心太大,规划太满,以至于没有完成自我规划的能力,和应变事故的手段。

        楚琦现在的尴尬处境,怎么能逃得过吕落这个老油子的眼睛?

        上次在蓝天药业时,楚琦被赤甲困住,和今天的情况何其相似?

        这两件事其实都反应出了楚琦的问题,心大能力小,没有相应的实力去处理自己惹下的问题。

        但他并没有主动伸出援手的意思,除非楚琦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当然了,吕落所想的诚意,并不是道个歉,求个饶,问声好那么简单,他看向了楚琦腰间别挂的鬼蟹眼球,这样的有实质意义的东西,才是他需要的。

        【3阶异种,沼泽鬼蟹之眼,拥有非常高的药用价值,也是一些炼金物的材料,价值极高。】

        “你不上去吗?那么晚了,你的同伴们应该在等你吧?”

        吕落这一句话,就等于把楚琦逼到绝路上,古方一想要说话,但被吕落伸手拦住。

        古方一是个感情用事的人,吕落不是。

        如果这个时候楚琦非常诚恳地、真心地寻求他们帮助,并且支付足够的报酬。

        那吕落会让古方一和齐心竹先走,自己一个人抬楚琦一手。

        以他现在的实力,靠着坚韧的减伤和20点体质,他还是有把握硬抗一部分没有暗能附着的普通子弹。

        入手一枚价值高昂的3阶异种眼球,加上一条蓝天药业的情报线,这笔买卖,能做。

        不过如果楚琦继续玩小心思,打感情牌,那就没意思了,真没必要,路都是每个人自己选的。

        楚琦脸色有些难看,她知道吕落已经看穿了她的想法,但她还是不甘心。

        看着吕落,楚琦有些不满的说道:

        “吕落,难道我们之间就没有一点点情谊可言?一定要这样么?”

        “我都来墙外当拾荒者了,你跟我讲情谊?而且你是不是忘了,先有蓝天404事件,然后才是合同?”

        楚琦被吕落说得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反驳,她发现吕落一直盯着鬼蟹眼球,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不过楚琦并没有打算放弃这颗眼球,她翻身也是需要资源的,如果眼球给了吕落,那她怎么翻身?怎么赢宋哈娜?

        “朋友之间不该互相帮助吗?帮我一把,就当是看在秦碗鱼的面子上。

        他们现在的状态很差,我们联手,是有机会的,到时候他们的装备全部归你,我只要血囊。”

        还在画饼,这个女人,真的是没劲,真以为吴森他们不会做防备?4个人去突袭一只有防备的队伍?

        而且朋友这个词用在小古和周凯身上倒是没问题。

        至于楚琦,吕落觉得,他们还是进行肮脏的利益交易比较好。

        “楚琦,你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很明确的自我认知,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做的,也不是你该做的。

        一个人有野心之前,需要有相对应的能力。”

        这是吕落最后的提醒,可楚琦根本听不进去。

        她还想继续打感情牌,直到她的目光,突然扫向了一直站在吕落身后的齐心竹身上。

        美丽的面容,高挑的身材,完美的气质,看着齐心竹,楚琦露出了一副恍然的表情,她有些失望地说道:

        “原来如此,吕落,看来你有不念情谊的理由了,别把话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我有我的想法,你不帮就算了。”

        楚琦转身上了楼,吕落知道她似乎是误会了什么,不过他也懒得去解释,误会就误会吧,他们本就互不相欠。

        吕落看向古方一,想要问问古方一的意思,但古方一低着头,隐藏了自己的表情。

        见古方一没有开口的意思,吕落只能摇了摇头,带着两人离开了。

        他没有去蓝天药业队员小楼隔壁的便利店,而是重新选了一间距离较远的小门店,保持距离,进行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