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末日圆环在线阅读 - 第91章 楚琦之死(求订阅第3更)

第91章 楚琦之死(求订阅第3更)

        ……

        回到楼上时,天色已经完全变黑,吕落三人盘膝而坐,都没有说话。

        吕落是因为思考问题没有说话,而古方一和齐心竹,是在等待吕落开口。

        吕落在考虑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吴森这些人住在他们附近的危险性,和城市区黑夜危险性哪个高。

        刚才吴森在看他和古方一的时候,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死人,而在看齐心竹的时候,那是满满的贪婪和占有欲。

        “老色批无处不在啊!”

        没办法,齐心竹的长相在墙外这种环境来说,确实太过于扎眼。

        安全时期可以说是赏心悦目,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齐心竹这副长相,很可能就是灾祸的源泉。

        蓝天药业队员们遭受了那么大的挫折,他们现在的心理活动很容易就可以分析出来。

        焦躁,愤怒,怨气,急需一个发泄渠道,就算是对他们动手,吕落也毫不意外,因为齐心竹的姿色能够满足绝大部分男人欲望,是一个完美的发泄渠道。

        把目前的情况理清之后,吕落看向了齐心竹,眼神略有不满。

        这不满的眼神突如其来,莫名其妙,齐心竹有些不知所措。

        “你干嘛这样看我?眼神怪怪的。”

        “他们想要你。”

        “啊?”

        齐心竹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了,她是缺乏经验,为人处世有很多缺陷,但涉世未深不代表她是傻白甜。

        吕落的意思很明显,也很直白,齐心竹自然能够理解。

        “可我是教会的人……”

        齐心竹有些说不下去了,这几天她在墙外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吕落那晚冷漠杀戮的画面,依然会时不时地在她脑子里回荡。

        联盟的法律和规则,在墙外并不适用,这点她已经明白。

        “如果他们抓住了我,他们会怎么做?”

        “10个如饥似渴的男人,他们又刚刚经历了巨大的挫折,这个时候抓住一个漂亮的女人,你说他们会做什么?过家家吗?”

        齐心竹沉默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吕落的问题,不过作为教徒和慕光者,她也有自己的选择。

        齐心竹起身看向吕落,眼神逐渐坚定起来。

        “我的实力还可以,应该可以拖住他们。

        如果他们真的来了,你们可以先走,我来断后。”

        吕落有些吃惊,原来这样的憨傻愣,也有让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不知道这是教会的教育方式,还是她个人的意志。

        “你这话,说得跟没说一样!我怎么可能让你来断后,真是天真的女人。”

        吕落很明显是不会让齐心竹去断后的,齐心竹以为吕落不相信,强调道:

        “我是认真的。”

        “闭嘴!”吕落不耐烦道。

        “哦!”某人老实了。

        “我们现在怎么做?”古方一开了口,此时的他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

        不过吕落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犹豫,小古哥这种情感丰富的人,终究还是放不下楚琦。

        “我不知道蓝天药业这些人的底线在哪里,我也不准备用别人的道德水平去赌。

        所以,在想了想之后,我决定走。”

        “夜里走?风险太高了吧?”齐心竹皱起了自己的柳眉。

        无论何时何地,不要在夜间行军,这是所有狩猎人手册,佣兵手册都提到过的一句话。

        吕落当然知道夜里行军是非常危险的举动,夜里的异种活性大,容易聚集,贸然行动可能会越引越多,直到活活被异种围死。

        而且夜晚的视野环境太过于糟糕,实在不利于战斗。

        可就算是夜里行军非常危险,那也要看危险度的对比才行。

        这里只是城市区,最强异种不过二阶。

        相比起二阶异种,吕落觉得蓝天药业小队的危险程度要高的多。

        “即使夜晚再危险,可比起人心,夜晚的那点危险又算得了什么?”

        说着,吕落又看了一眼齐心竹,这一眼让齐心竹更难受了。

        “你又看我干嘛?你该不会又要怪我吧?”

        “不怪你怪谁呢?难道怪我这个队长么?出来混,总要有人背锅的。”

        其实吕落想说的是,你一个慕光者,长那么漂亮干什么?

        99.9%的慕光者都不会结婚,你要是丑b,不就没事了?

        “背锅是什么意思?”

        见齐心竹搭不上自己的话,吕落顿感无趣。

        “好了,如果你们没有其他意见的话,就走吧,再拖下去的话,就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在赌。”

        古方一一直在沉默,吕落知道古方一想去救楚琦,他停顿了一下,算是询问他的意思。

        如果是以前的古方一,或许会奋不顾身的救人。

        但现在不同,吕落需要他,所以他不会贸然行动,而且他也不会去求吕落,现在的古方一,太懂事了。

        “好。”

        不过古方一也没猜到吕落内心的想法,在吕落的心里,其实根本没打算放过这批蓝天药业的人。

        但他不会在这里出手,也不会在没有把握的时候出手。

        就在三人起身,准备离开小楼时,房间突然震动了一下。

        “地震?”三人同时疑惑道。

        ……

        另一边的小楼里,蓝天药业的小队也在休息,吴森脸色阴寒,其他人的脸色也不怎么好。

        “各自报一下,都拿到了多少血囊?”

        他们是蓝天药业的私人队伍,这次来到墙外为的就是血囊。

        血囊是蓝天药业制造药剂的重要材料,也是他们此行的唯一目的,其他的收益完全就是附加的,根本无足轻重。

        血囊的多少直接关乎公司对他们的态度,也关乎他这个队长这次回去的身份地位,奖金,以及是否会被公司舍弃。

        几名队员互相看了看,各自把收集到的血囊拿了出来。

        楚琦是没有血囊的,剩下的10个人,一共只保留了53个血囊,而公司的要求,是至少300个。

        毫无疑问,这次的行动失败了,而且是彻彻底底的失败。

        他们死了将近一半人,丢弃了大量的装备,辎重,换来的就是这53个血囊。

        “妈的。”

        砰!

        吴森一拳锤在墙上,狠狠的骂道。

        压抑的情绪和无处发泄的怒火让他再次上头了,他扭头看向楚琦,毒蛇一般的眼睛让楚琦一凛。

        楚琦知道,这家伙不打算遵守规则了。

        其他的队员此时也已经看到了队长吴森的眼神,他们都是老兵了,自然知道这个眼神所代表的意思。

        其中一个队员直接将除了楚琦之外的另一个女人拖进了里面的房间,其他几个队员也跟了上去,包括王铮都没有看楚琦一眼。

        他们把这个房间,留给了楚琦和吴森,而他们的房间,很快就传来了女人的哭喊和哀嚎。

        吴森快步走向眼前的楚琦,这一次,楚琦没有再去做自杀那种行为,她面色平静。

        因为此一时彼一时,这个时候的吴森,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准备妥协了么?小楚琦?”

        吴森见楚琦没有反抗的意思,顿时笑了起来。

        他走到楚琦的面前缓缓托起了楚琦的下巴,然后一把扯下了楚琦的上衣,用力地捏了一把之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算你识相,跟着我,不会亏待你的。”

        楚琦很自然地点点头,但就在吴森倒脱上衣,遮挡了自己视野的时候,楚琦突然抬枪。

        砰砰砰!

        连开三枪的楚琦瞳孔微缩,她没想到吴森的反应会这么快,在这种时候都能躲开。

        “你以为我是那种废物?连这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太天真了。

        要怪,就怪你长得漂亮,威胁到了宋哈娜,蓝天药业东环分公司的队长,没有几个没睡过她的。

        你这种无根无萍的小丫头,就不该和她作对。”

        吴森冷笑,看着持枪站立的楚琦,突然出击,他的速度极快,轻易避开了楚琦射击的方向,一脚踢掉了她手里重新购买的玫瑰390手枪。

        楚琦抽刀还要再度反抗,可吴森的实力远在她之上,怎么可能给她机会。

        吴森一拳打在了楚琦的肚子上,反手抓住楚琦握刀的手臂,用力一拧。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出,从楚琦手臂上传来。

        “呃~啊!”

        楚琦痛苦的嘶吼一声,但没有任何的意义。

        撕拉!

        她的战斗裤被吴森一把扯下。

        楚琦强忍着手臂断裂的痛楚,一口咬向吴森的手指,就算吴森的实力再强,这个时候也不可能顶得住。

        “啊!”

        吴森一脚踹在了楚琦的肚子上,将她踹飞出去。

        再次走到楚琦的面前,抓住楚琦的头发直接将其拎了起来。

        接着又是两拳,打断了楚琦的几根肋骨,将楚琦的战斗力彻底废除,瘫软在地上。

        “哼,有用吗?看来你是没有理解1阶和2阶的差距,非要让人打一顿,哪里舒服了?还不是要让人干。”

        吴森走到了楚琦的面,半跪在她身上,撕扯她的衣服。

        可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楼房好像有些震动。

        “地震?墙外发生的地震么?”

        这个时候的墙壁已经不再震动了,吴森又恢复了神色,他开始撕扯楚琦的衣服,将身上仅存的一些布片扯光。

        正准备上手时,吴森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立刻从楚琦的身上跳开,猛地后退几步。

        轰!

        叽叽叽!

        墙壁轰然崩塌,子母水檬发出奇怪的声音一抓扫向吴森,但提前逃跑的吴森躲过了这一劫。

        原本水檬已经没有继续追击这群人的意思了,但它在碎石荒野游玩狩猎的时候,突然闻到了这群人类的气味。

        这群人类好傻,他们居然只是走到城市区的外围就休息了,所以水檬干脆钻了过来,搞了一手偷袭,可惜偷袭失败了。

        子母水檬摇了摇头,似乎非常不满意城市区域的环境,在它看来,这里比碎石荒地更加糟糕。

        不但没有水,这里的石头还特别地硬,不好钻,它不喜欢这里,它要走了。

        临走之前,水檬发现地面上居然还躺着一个小人,可以吃的那种。

        可是它已经在碎石荒野吃饱了,怎么办呢?有点舍不得啊!

        水檬爬到了楚琦的身边,楚琦看着眼前怪物的巨脸,强行站了起来,捡起了旁边的手枪,指向子母水檬,开了枪。

        砰!

        ……

        “枪声?发生了什么?”齐心竹问话的时候,吕落和古方一已经冲下了楼。

        吕落远远看着已经倒塌的小楼,虽然已经天黑,但水檬那巨大的身体在破碎的楼板中翻腾的样子,他们还是看得一清二楚。

        “领主级,子母水檬!”

        三人都没有说话,缓缓后退,隐藏在暗处没有发出声音,静静的看着水檬进行破坏。

        水檬兴致不高,玩了一会之后,就离去了。

        紧接着,他们便看到了蓝天药业队伍急匆匆的步伐。

        其中好几人都还没穿衣服,现在可是二月初,天气还很冷,这种环境下裸睡根本不可能。

        所以看一眼,吕落就猜到了小楼发生了什么。

        不过等这些人都走光了,他们也没有看见楚琦的身影,不光是楚琦,另一个女人也没有出现。

        吕落能感觉到古方一的手指在抖动,哎,古哥终究还是心肠太软。

        吕落不忍古方一难过,终究还是先开了口。

        “古哥,蓝天药业的人都走光了,你不想和我说点什么?”

        古方一有些意外,虽然他很想说一些话,但他也记得吕落曾经告诉过他。

        只有足够的实力,才有行使权力的力量,他觉得自己的实力并不足够,所以有些话,干脆也就不说了。

        “你说过,人弱的时候,坏人最多,没有实力的时候,不要说话。”

        吕落点了点头,他明白古方一的意思,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可他对古方一还是隐瞒了许多,就比如自己的实力,出墙前的自己和如今的自己,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几天前的他们,或许没有实力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可几天后的他们,有些情况已经不一样了。

        而且吴森如果回去了的话,必然会让蓝天药业重新记忆起他们这两个小人物。

        吕落不想让他们记起自己,所以么……

        “古哥,如果我们的实力够了呢?你会怎么做?”

        “够了?”

        古方一疑惑的看着吕落,仔细品味着吕落话里的意思。

        “如果我们的实力够了,我会杀光那些人。”

        “好!”这次,轮到吕落言简意赅了。

        一旁的齐心竹根本听不懂吕落和古方一在说什么,不过她在黑暗中盯着吕落眼睛的时候,好像又明白了。

        ……

        返回到小楼里时,吕落收到了观察者的提示。

        【里面还有活人的气息,是你那个叫楚琦的同学。】

        吕落眼睛眯起,靠着极强的力量直接搬开了断裂的楼板,然后走到了奄奄一息的楚琦面前。

        看着楚琦的样子,一向沉默的古方一狠狠锤了一下墙壁,爆了粗口。

        “草!”

        而齐心竹则是捂着自己的嘴巴,然后连忙跑到了楚琦的面前用圣光之力止血。

        此时的楚琦只剩下了一条胳膊,双腿从大腿处被咬断,左边的身体连通骨头,内脏,少了一大块。

        这种伤势的她其实早就应该死亡,但蓝天药业为她注射的缓死药物,可以让她保持生存,一直到生命力完全耗尽。

        这也是之前吴森毫无顾忌攻击她的原因,因为蓝天药业的人,不会那么容易死。

        楚琦双眼茫然,呼吸已经十分微弱,不过她在看到吕落和古方一之后,眼神逐渐明亮起来,也笑了出来。

        人之将死,是楚琦这段日子以来,第一次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她抬了抬手,制止了齐心竹的治疗。

        “吕落,你是对的,是我太贪心了。”

        “可惜人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也没有复活币。”吕落开玩笑似的说道。

        “是啊,可惜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野心和欲望真的会让一个人失去理智,我太蠢了……”

        楚琦说了一半,突然表情痛苦的停止了,过了一会才继续说道:

        “我最讨厌这种煽情的情景,而且我的身体很痛,所以,吕落,让我解脱吧!”

        吕落和古方一双双沉默,一旁的齐心竹突然意识到楚琦话里的意思,连忙说道:

        “我我,我可以尝试救她,我的序列有很强的治愈之力,也许可以救她。”

        齐心竹看向吕落,她希望征求吕落的同意,但楚琦直接摇了摇头。

        “我不想悲哀的活着。”

        她也是孤儿院里的天才,在孤儿院那种环境下,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一阶。

        比起古方一,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的天才,又是从第四环孤儿院那种艰难的环境挣扎出来,和古方一一样,都有着自己的骄傲。

        就算活下来,她的未来也只是一个身体残缺,无手无腿的废人。

        楚琦的骄傲不允许她那样卑微的活着,靠别人的怜悯,所以她选择用死亡,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吕落明白了楚琦的意思,他缓缓伸出手,移到了楚琦的头上。

        “吕落你要干嘛?她是你的朋友。”

        齐心竹还在劝说,而古方一已经别过头去,不再看这一幕。

        气合在吕落的手中汇聚,不过真到了这个时候,他的手掌也稍稍停顿了一下。

        楚琦见吕落迟迟没有动手,主动将自己的血肉模糊的手掌放在吕落的手背上,然后用力按了下去。

        嗡!

        气合的震荡瞬间杀死了楚琦,让这个十分复杂又倔强的女人,黯然的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