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你的死相由我来搞定在线阅读 - 第一章 真乃神人也

第一章 真乃神人也

        阵阵撕心裂肺的啼哭声,有男,有女,他们披麻戴孝中,围在一间灵堂前……

        灵堂之上,一名女子闭合着眼眸,安静的躺在一只棺椁中……

        棺椁前,一名青年,手持一只朱笔,正在给女人描着黛眉。

        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以这个年纪就去世,可谓香消玉损。

        青年的手法很熟练,想来应该不是第一次给死人化妆了。

        也因此,几番功夫之后,棺椁中的女子……在妆容的遮掩下,仿佛就是睡着了一样,看不出一点已经去世的样子。

        不过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本已经去世的女人突然睁开了双眼,然后直直的由棺椁中支起了身子。

        “诈……诈尸。”

        哭丧的人,随着看到女子支起身子,睁开双眼,似被吓到了,瞬间面如土色中喊出了‘诈尸’二字。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拘。”

        不过,就在女人睁开双眼,支起身子,然后双眼通红中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

        作为入殓师的青年,却是吐出了让这个世界的人听不懂的话语,伴着的是他的一根手指,直接按在了女子的眉心……

        随即……

        “啊”女子面容狰狞中,发出了一声惨叫……

        惨叫之后,女子的身上腾起了一股黑烟。

        见此,青年面色冰冷中大喝一声道:“想跑?”

        “你跑的了吗?”

        说完,青年收回了按住女子眉心的手指,然后快速掐印中再次喊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三昧真火。”

        话音未落,黑烟便瞬间燃起了熊熊火焰,只听到“啊”又一声尖锐的叫声,当火焰散去,一条花白的小蛇便落到了地上。

        “原来是一只蛇妖。”

        说完,青年便不在看向这已经化为焦炭的蛇妖,伸手来到了女子的脸庞前,待抚下女子睁开的双眼后,将她重新躺回了棺椁之中。

        “先……先生……这是……”

        一名去世女子的家属此时来到了青年的身旁,然后心悸之余对着青年问询了起来。

        闻言,青年一边给去世的女子整理衣衫,一边说道:“不要害怕,只是一只小妖想要夺舍贵小姐的身躯而已,我已经将它除去了。”

        “妖!”

        “妖魔!”

        “怎么会……”听到青年的话,问询的家属露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既然有妖上身,势必是你家小姐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她有没有出过城?”青年问道。

        “出城。”

        正当家属疑惑的时候……

        “有……小姐不久前与武院的弟子一同外出历练,回来不久就香消玉损了,估计……就是那次小姐被……”

        一名像是丫鬟模样的少女,面色煞白中上前说道。

        听到丫鬟模样的少女所言,青年突然皱起了眉头……

        “回来就香消玉殒了?”

        “这么说……”

        似想到了什么,青年看向了此刻躺在棺椁中的女子,然后快速拿起了女子的一只手,接着摸起了她的脉。

        也就两三息的样子,青年对着家属又道:“还有一口气。”

        “来两个人,把你家小姐送会厢房。”

        “还……还有气?”听到青年的话,家属们很明显的一愣。

        但即便将信将疑,似这一家的家主,一名老者立刻喝道:“快……把小姐送回厢房。”

        于是,在几名丫鬟的搀扶下,本已经快要盖棺的女子,便又被送回了她的厢房。

        片刻后,青年站在女子的厢房前,然后对着厢房外站着的女子家属道:“在我救你们小姐时,谁都不可能进入,能做到吗?”

        闻言,似家主的老者也是当机立断,立刻喝道:“所有人,在先生解救小姐的时候,都不得打扰。”

        闻言,青年这才进入了厢房,同时关上了厢房门……

        “这……这能行吗?”

        “会不会是江湖骗子?”对于已经死掉的女子,这家人可没少请名医,大夫,但最终结果并没有改变,都判定了女子已死。

        然而……现在这名入殓师,竟然说女子还有一口气,所以在所难免的会让人感到疑惑,甚至质疑。

        可如果青年是骗子,那刚才的那条蛇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分明看到这蛇是由女子身上升起的黑烟所化,如此……不是妖魔又是什么。

        就在厢房外,女子的家属焦急等待的时候……

        青年来到了厢房的床铺前,看着在自己所化妆容下,就像睡着了一样的女子,青年坐了下来……

        接着,青年缓缓俯下了身子,然后,青年看着女子道:“我知道你能听到,如此,听我说,等下我会给你送一口阳气,不要抵抗,这是你唯一可以活的机会。”

        说完,青年低下了头,伴着薄唇轻触女子的红唇,青年缓缓呼出了一口气。

        而就在青年与女子唇对唇的相触之际,女子那闭合着的眼眸,突然……眼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青年的一只手按在了女子的心房柔软之上,伴着重重的一按……

        “咚!”

        “咚!”

        女子本已经停止的心跳,竟然在这个时候恢复了过来。

        而随着女子的心跳恢复,她那抖动的睫毛,在继续抖动了两下后,随着眼皮的抬起,女子睁开了双眼……

        与此同时……

        青年收回了自己的薄唇,然后在他支起身子的同时,‘嘶’,女子发出了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伸手由衣襟内掏出一块手绢,青年一边擦拭自己的嘴巴,一边说道:“你醒了。”

        “谢……谢谢。”

        俏脸通红中,女子低着头,显得有些害羞的说出了‘谢谢’二字。

        虽然一直处与死人的状态,但正如青年所说的那样,她还有一口气,所以她能察觉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只不过她无法述说,更无法动弹。

        本以为她死定了,没想到会有这峰回路转的时候……

        “不必谢。”

        “我也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

        说着,青年从床沿起了身,接着便准备离去了。

        不过,就在青年准备离去的时候,女子突然喊道:“我……我还能在见你吗?”

        闻言,青年停了一下脚步,然后头也不回的说道:“好好修养,差不多一个星期你就可以康复下地了。”

        说完,青年便离开了厢房……

        “她已经醒了。”

        来到厢房外后,青年对着一杆焦急等待的家属说道。

        “醒……醒了?”

        似不敢相信,所以在听到青年的话语后,家属们显得有些木讷,直到……

        “小……小姐。”

        “小姐真的醒了。”随着一名丫鬟进入厢房,然后看着已经支起身子的女子,立刻便叫喊了起来。

        “先生,真乃神人也。”

        “来人……把这白条都扯了,老夫要大摆宴席,为先生……”

        家主的话没有说完,青年直接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把我的报酬给我就行了。”

        闻言,家主立刻又道:“来人,准备黄金百两。”

        没有一会儿,一名家丁被捧着一个红木托盘来到了青年的面前,而这托盘中,便盛着一百两的黄金。

        但是……青年只拿起了其中的一锭,并且,伴着他的拿着金锭的手,手背凸起一根青筋,金锭便瞬间被青年给捏碎了,然后拿起其中一小片碎金道:“我只拿之前说好的,剩下的……拿回去吧。”

        说完,在老者吃惊的目光下,青年头也不回的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