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创造了仙秦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阴阳家徐福(二合一,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七章 阴阳家徐福(二合一,求订阅)

        虽然赵高虽然曾经仅仅只是一介小小的宦官,但赵高却从来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赵国王室身份。

        更没忘记是因为秦国对赵国连绵不断的战事,才导致他沦落到如此地步的。

        “你太自信了,自信到不会有人背叛你。”

        等始皇帝嬴政走后,中车府令赵高才从地面上缓缓起身,用手拍掉下裳沾着的尘土。

        秦王宫打扫的极为干净,又布下了法阵。

        不可能有大量灰尘落地。

        只不过赵高出于习惯,还是拍掉了膝盖上的灰尘。

        他走出秦王宫,坐上马车,前往中车府令府邸,等在咸阳街道的时候,看了眼飞翔在天空中的鸟兽,嘴角微微一斜。

        他右掌手指轻扣在马车车窗上,五指不规律的律动。

        飞在空中的一只白鸽的眼睛将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然后鼓动翅膀,眨眼间消失不见。

        “秦直道,始皇东巡,这可是举国大事!”

        “不可有丝毫的马虎!”

        中车府令,是掌管皇帝出行乘舆的官员。

        所以始皇帝嬴政作出让赵高和丞相李斯一同操办东巡车队一事,并无突兀。

        赵高在各地挑选精良的战马,将其训练,用作拉车的马匹。

        而李斯也开始安排调度各地的粮草、官员拜见等一系列政务,使始皇帝嬴政东巡达到最大效果。

        始皇帝东巡,所带领的随从和军队,加起来至少十几万人员。

        每日的吃喝拉撒,就是一笔不菲的钱粮损耗。

        ……

        ……

        “想不到嬴政竟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东巡六国旧地,以镇压叛乱。”

        陆长离摇了摇头。

        这件事在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他前些日子演算天机,倒是已经知道了天道轨迹,预测到了始皇东巡的结果。

        说是在意料之外,是他已经给大秦开了不少的挂,让大秦不用像在历史上一样,搞得天怒人怨,然后全国爆发大规模起义,暴动不断……

        始皇帝东巡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游猎诸夏之地,而是带领精锐秦军,震慑六国旧地的百姓,击垮他们心中的反抗之意。

        可现在大秦已经成了运朝,六国故地几乎远没有反抗的资本。

        所以在之前的陆长离看来,始皇帝东巡之事,他压根都没想到过。

        “不过现在六国旧地竟然出现了反秦势力六国会,嬴政出去东巡也是应有之理……”

        陆长离掐算天机。

        尽管六国会有了魂誓,将一切消息隐藏了下来,可陆长离直接掌管天道,九州世界的运转一切他都了如指掌,哪怕这些六国会之人魂飞魄散,他也可以逆转时间长河,强行复活。

        所以六国会的秘密对于陆长离来说,并不算是秘密。

        “这倒是也是一个好事。”

        “嬴政东巡,修建秦直道,也能促进百姓之间的相互融合,这与隋朝修建大运河是一样的。”

        陆长离默默想道,“不过这六国会……若是在没有神魔血界的威胁之下,吾倒是会顺应发展,让其继续潜伏下去,但现在外界大敌威胁在即,必须整合九州世界全部的力量,这些隐藏在暗地的宵小之辈也该铲除了。”

        虽然这些六国会屠杀掉数十万楚国百姓,然后将这个罪名栽赃给了秦朝。

        但对于陆长离这个天道执掌者来说,几十万百姓的死亡会让他不快,但见过了生灵的生死,他的内心早就淡薄如水,顺应天道自然发展。

        可现在九州世界威胁在外,陆长离就必须立下决断,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破绽让别人轻易抓住。

        六国会必须被铲除!

        “此事我直接出面并不适合,按照嬴政所想,是想找一个阴阳家或者道家的修士推演天机,找到幕后黑手……”

        陆长离一挥拂尘,在身前立刻浮现出了一副场景。

        乃是行星域阴阳家的道场。

        阴阳家的学说在齐鲁大地极为盛行,在陆长离最初传道的那些年里,更是因为齐王建的大力资助,不断蓬勃发展。

        在云中子率领阴阳家的门人参加了紫霄宫之后。

        得到了练气正法,发展更加迅速,不断吸纳诸夏之地的门生,现在已经有了数千修士。

        这些修士皆传白衣,戴高冠。

        比陆长离还像真仙。

        “就是他了吧。”

        陆长离看了一眼在一颗垂柳下面打坐的中年男子,这阴阳家的修士平平无奇,修为在众多修士之中并不出类拔群。

        不过陆长离在看到他的命运脉络之后,发现其名为徐福之后。

        就心中有了一丝恶趣味。

        “去!”

        陆长离捻下一根拂尘丝,挥手让其进入了徐福的眉心。

        在垂柳下打坐的徐福。

        顿时茅塞顿开。

        “我阴阳家一脉,借助阴阳二气修道,有的修士只修阳气一脉,东皇宫,有的修士只修阴气一脉,如月神宫,而另有一脉,则修阴阳二气,演天下星术,行勘运之术。”

        “吾就是修炼阴阳二气,但进境缓慢,远不如其他各脉修士……,直到今日,吾才找到了自己的道途,天下世界,无不以阴阳二气而构成,世界之构造,以我之修士难以挑动……”

        “不过现在仙秦运朝为阳,仙道为阴,又是人道、仙道,若吾斡旋,调动天机,以此之力,修炼道途,定是一日千里!”

        徐福眼眸中露出一丝精光。

        帝朝至阳,是滔滔的人道盛世!

        而仙道正好与此相反,避于人道,在行星域这荒芜人烟之地,开辟道场。

        “可……吾不过一介小修,又如何能说服始皇?!”

        徐福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在咸阳的钦天监倒是招揽修士,不过钦天监的修士也不一定数月能看到始皇嬴政一面。

        他若想挑动人道、仙道阴阳二气,修习练气法,就必须见到始皇嬴政,得到他的信任,前去钦天监是下下之策。

        突然,就在这时。

        忽然有一白鹤自西北方向展翅而过,白鹤背上有一舆,舆上有着两人。

        这两人皆是穿着仙秦运朝官吏的官服。

        “是秦人?!”

        “什么秦人,是朝廷来人了,就是不知道这朝廷来我道场,到底有什么事情!”

        道场中的阴阳家修士议论纷纷。

        他们这些人,不少是在秦朝一统前加入阴阳家,成为修士的。

        所以在看到这些官吏的时候,则会称呼他们为秦人。

        但同样的,也有不少阴阳家修士,乃是秦国一统天下后,才加入阴阳家的,所以才会称呼这些秦朝官吏为朝廷。

        两种不同的称呼,也隐隐约约象征着不同的派系。

        前者虽然不一定对秦朝抱有恶感,但绝对不会抱有什么好感。

        “肃静!”

        “朝廷来人,我等恭听圣训,不许大声议论!”

        阴阳家的长老呵斥了一声,让在场的阴阳家修士保持镇静,但他的脸色不卑不亢,不过用词倒是颇为恭敬。

        诸子百家各派乃是仙道中人,与仙秦运朝分而不和,但还是保持一定的恭敬的。

        因为仙秦运朝掌管着最多的人口。

        如果一旦禁止在诸夏之地传播学说,难免会使门派衰落。

        而……各大行星域现在还不适合凡人居住,尽管不少仙道中人不断改造居住环境,迁移凡人,想要摆脱仙秦运朝的束缚,但现在时间尚短,还是有所不足。

        在白鹤乘舆上的秦朝官吏微微颔首,飞跃下舆。

        他们每个人天庭饱满,身体精壮,散发着一股强横的武道威压。

        显然是武道中人。

        这也是大多秦朝官吏的修炼之道。

        修炼武道资质要求较低,尽管后续晋级有些后继无力,寿命也远不如仙道之人,但在人道气运的加持之下,也可以进行一定的延寿,倒是和仙道不分伯仲。

        “不知两位贵使前来有何贵干?”

        阴阳家长老眼睛微眯,开口问道。

        朝廷前来诸子百家各派道场可是一件稀奇事。

        在前些日子,朝廷可是和他们一同争夺在行星域的各处灵气兴盛之地,但是诸子百家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所以朝廷的势力一退再退。

        现在朝廷的使者前来,在阴阳家使者看来,恐怕是不怀好意。

        “奉陛下之命,欲要招揽精于推演天机的修士,而在这诸子百家之中,也唯有阴阳家和道家善于推演天机,所以我就到了你们阴阳家的道场招贤纳士。”

        秦朝的两名官吏笑道。

        “原来如此……”

        阴阳家的长老脸上露出了释然之色。

        修为到了高深之境的修士,几乎都会一些推演天机的手段。

        但是只有阴阳家和道家才是对此专精。

        “不过吾曾听闻钦天监的众多贤士人才济济,我等阴阳家、道家的修士还是不要过去献丑了。”

        阴阳家长老摇了摇头,语气流露出不满之色。

        这些钦天监的修士曾经大多都是诸子百家的修士,然后“叛逃”到了朝廷,与他们作对。

        而且阴阳家长老说此话也有一番隐喻。

        就是既然钦天监有着如此之多的修士,想要推演天机不是轻而易举之事,如果这些钦天监的修士都做不到的事情,那么道家、阴阳家的修士能做到此事的人,恐怕少之又少。

        但凡让朝廷招揽到一个人,就是阴阳家、道家元气大伤。

        “长老说了不算,还是要看你派的诸位弟子,若是有意前往,希望长老不要特意阻挠。”

        秦朝官吏皱了皱眉,语气严厉说道。

        在长离仙尊还没有传道之前,诸子百家的士子想要投效各国,都是任随如心,但自从这些诸子百家的人踏入仙道之后,这些诸子百家就从教授知识的学派演变成了类似于修道宗门的存在。

        门下弟子的人身去留,也得到了限制。

        毕竟各家法门不一,一旦外传练气正法,就容易让各派的核心传承丢失,这是各派所不能容忍的。

        之前的知识尽管珍贵,可远不如修炼秘术珍贵,这两者相差何止千倍万倍!

        但秦朝势大,而且有着旧有规矩沿袭。

        如果诸子百家各派阻止门下弟子投效朝廷,那朝廷就可以问责于这些诸子百家各派,对其生源等不断打压。

        “这是自然,只要你能招揽到人,本长老自然不会进行阻止!”

        阴阳家长老冷声道。

        如果阻止秦朝官方招贤纳士,那么就相当于明面上对抗仙秦运朝。

        那百万秦军武道大军……

        谁又能有信心抵挡得住!

        不过在说完这句话后,他眼睛扫了一眼在旁蠢蠢欲动的阴阳家修士,“若出了道场,尔等就不再有如此舒适的修道场地了,凡俗事物扰乱于心,红尘多妩媚,汝等小心……小心……”

        他叹了口气。

        尽管其中有着对阴阳家修士的警告,但也未尝不是爱惜。

        一旦出了道场,红尘乱耳,怎么能静下心修炼。

        修道资源再多,可心一乱,这仙道就难求了。

        “吾等知晓。”

        阴阳家众多修士闻言,右脚缩了回去,驻足不前。

        他们已经很满足现在的修道生活了,在开始想投效朝廷,是想做一把当官的瘾,但想了想,如果做官了,还有没有时间修道……

        所以他们畏惧不前了。

        阴阳家长老脸上露出了笑容,微微颔首,“山上虽多虎兽,但这是看得清,摸得着的,一旦尔等下山之后,这凡间的虎兽可是藏在心里的!”

        “多谢先生教诲。”

        阴阳家众多修士点了点头。

        但就在这时,徐福走了出来,揭下了榜单,“徐福资质低劣,恐难在道场精进修为,吾一朝梦道,明悟道心,我的道在凡俗,在咸阳,还请长老宽恕。”

        阴阳家长老顿时惊愕,但随后点了点头,也未曾怪罪。

        路是自己走的。

        既然徐福说自己的道是在凡间,在咸阳。

        他已经说明白了利害关系。

        能走出这一步,不是蠢人,他自然也没有阻拦的必要。

        当然,也不可能进行阻拦。

        “那么吾就为你推演一下天机。”

        阴阳家长老收敛心神,微闭眼眸,嘴唇轻动,手上在刻画着奇怪的法阵,片刻之后,他神光一敛,说道:“你的路确实在山下,不过吾劝你郑重!”

        他叹了口气,内心满是骇然。

        这徐福的命运轨迹看似一片明晰,可往下探索之后,确实一片迷茫。

        必定是有着大神通之人进行遮拦。

        以平常修士的手段,进行推演,得到的是别人制定好的命运轨迹。

        可对于他这等专门精深于推演天机的阴阳家长老来说,却看到了另外一层。

        但他不敢明说,只是叮嘱一两句,劝徐福保重。

        至于徐福,也难以看出自己的命运轨迹。

        算人难算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