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在线阅读 - 652.巴哥那来了

652.巴哥那来了

        里面的搜索队员看到粗豪声音走到门口后,马上一只手就从粗豪腋下穿过,两人亲热地搭着肩走到门旁边视线看不到的地方了。离门口最近的两人对着眼一笑,两人小声地嘀咕。

        甲:要不咱们出去看看吧?

        乙:你最坏了。不要了,羞死人了。

        甲高声叫到:“报告队长,我要大便!”

        小队长不耐烦地推开一个准备帮他擦脸上蛋黄蛋清的马屁精,恼怒地说:“懒驴上磨屎尿多。滚!”

        甲:“我和乙一起去,如果遇见敌人,可以相互照应。”

        小队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甲乙两人出门后笑了。得意地想果然不出所料啊!

        粗豪声音背对着他们,两只手搭在沙哑声音肩膀上,头垂下去,似乎抱在一起。

        甲乙两人哈哈笑着走到他们背后。

        乙娇羞地低下头去。可是这次却不是那种一低头的温柔,而是一低头的惊吓了。

        乙看着粗豪声音的两脚之间有一滩鲜红的血迹,而且还有血在向下滴着同一时间甲也发现了不对劲。两人同时张嘴,高声示警。

        张嘴不代表可以发出声音,当然也不能说没有声音。

        安福奈的两拳同时重击在两人的太阳穴。然后两人的头部相撞,发出一声略显沉闷的响声。

        屋里的人正翻箱倒柜的,没有人注意到这响声。

        小队长已经搜索到灶台这里了。众人都没有注意到穿着沙哑声音衣服的安福奈什么时候也进来和他们一起搜索了。

        小队长的手已经把锅台掀开了。

        安福奈猛地一刀把一袋面粉划开,两手抱着向半空中一抛,还加上一只脚一踹。整个空间被白色的面粉充满了。所有人视线一片模糊。众人纷纷叫骂哪个王八蛋吃饱了力气没地方使。

        安福奈连续四个手刀,离他比较近的四人就软软的向地下倒去。面粉已经没有那么浓了,视野基本上看得到人的影子了。安福奈快速闪动,片刻之间两个突击队员被肘击心口,发出低低的一声闷哼就倒了。

        小队长和残存的一个突击队员已经发现了不对。同一时间,小队长已经看到了蜷缩在灶台里昏迷着的乌兰裘。

        这个时候的情形是小队长和突击队员分别在厨房的两个角落。安福奈距离小队长大约有五步,距离突击队员大约七步的样子。两人几乎同时准备示警。

        房间里的三人心里都很清楚,只要有任何一人呼叫了,片刻后整个突击队都会赶过来。安福奈手腕一抖,一支筷子直直地插进了突击队员的眉心中间,突击队员仰面栽倒。

        正回过头的小队长口里发出的“来……”的音正待出口,就看到一把菜刀在半空中翻滚着直奔自己面门而来。

        小队长就是小队长,关键时刻还是很清醒,他知道如果自己发出这个音,那么菜刀就会劈开他的面门。

        于是猛吸一口气,手中的弯刀一挡一格,挡住了菜刀。可是他挡得住菜刀,却无法再挡住凌空飞过来的安福奈。安福奈的飞腿正正踹在了小队长的心窝上!

        小队长手里的铁锅这时才重新坠落到灶台上,撞破了一个洞。安福奈立即上去补刀,并把尸体一一摆好姿势。然后走到门外,把门外的四具尸体也摆好,又和沙哑声音吧衣服重新换过来。

        做完这一切,大口地深呼吸了几次。这他时感觉腹中像是有一把小刀一寸一寸地切着自己的肠子,差点疼得晕了过去。

        。。。。。。。。。。

        一直沉默不语的柔萨开口说了:“药力该发作了,就怕他们现在藏在难发现的地方。”

        卡迪夫卡说道:“我观察了下,这里空出来的地方根本没有可以伪装藏人的地方,他们势必躲在哪间房子里。乌兰裘已经中了你的一记毒刀,安福奈这个时辰也肯定是得晕过去。我们只需要按照汉人三国时诸葛亮常用的那招……”

        柔萨反问:“你是说……放火???”

        卡迪夫卡点点头。

        柔萨接着说:“你考虑清楚没有?一旦放火火光冲天,即使外营的乌兰族人不冲进来,那汉人和休屠人也势必过来救援,我们还怎么出去?!”

        卡迪夫卡把玩着手中的令牌笑而不语。

        柔萨摇头说:“不可能的!到时候火光通明,我们根本没有机会蒙混过关的。”

        卡迪夫卡平静地说:“谁说突击队需要蒙混过关?”

        柔萨疑惑地问:“难不成你想强行突围?”

        卡迪夫卡呵呵一笑:“就现在这点人,想突围可能吗?”

        柔萨完全摸不着头脑了:“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卡迪夫卡阴冷地一笑:“蒙混过关是要蒙混过关,不过不是突击队,而是我们——你,我,坎达尔我们三人。凭这块令牌和你的易容术,我们三人溜出去的机会至少有九成!”

        坎达尔瞪圆双眼:“要溜你们溜!我死也不放弃自己的兄弟!”

        柔萨也说了:“三哥,这样不好吧?且不说都是自己族人,即使我们成功逃回去,这么多人折损在这里,回去也不好交代吧?”

        卡迪夫卡愤怒地说:“妇人之仁!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杀伐决断容不得半点犹疑,,没有什么是不可牺牲的!”

        坎达尔扭着脖子:“反正我不干。要溜你们溜,我带着兄弟们冲出去。”

        卡迪夫卡赤着双眼:“我们的命得留着去做更加重要的事情。这是命令!”坎达尔脖子犟得更直了:“我愿意被军法处置!”

        说完就想往外走。

        柔萨拉住了坎达尔跺着脚说:“你们兄弟两这是干什么?现在不是还没有到那一步嘛。三哥,现在还有时间,乌兰裘安福奈都已中毒,我看我们暂时还是尽全力搜索他们,说不定很快就能有好的消息呢!”

        卡迪夫卡恼恨地重重甩了袖子:“别到时候一个都出去不了!”

        柔萨语气转回温柔对坎达尔说:“堂哥,三哥说的也有道理,我们没有必要去做无意义的牺牲。这样,我们再努力一会,到时候还没找到乌兰裘他们,就按三哥说的办好吗?”

        坎达尔鼻孔里“哼”了一声。

        这时一个突击队员进来了:“报,发现目标区域。”

        三人同时精神一振。坎达尔焦急地问:在哪里?!

        突击队员回答:刚才在厨房附近,有一个小队全部被人杀死!

        卡迪夫卡只说了一句话:集合队伍到该区域搜索!

        三人向厨房飞奔而去。到达厨房门口,看到一路歪歪倒倒死在地下的突击小队,卡迪夫卡跟踪着血迹和痕迹,指着东边方向大声下令:全部人员朝这个方向搜索。一寸地都不能放过!

        柔萨跟了上来说:“三哥,安福奈太狡猾,是不是分少量人手搜其它方向?”

        卡迪夫卡冷哼一声:“所有的痕迹都指向那个方向,我也观察过,也只有那边方便藏人。我不信他是神仙。毒性已经发作的情况下还带着一个重伤号和一个孕妇,还能有时间呵呵心情去做伪装?!”

        说完犹疑了一下,还是对柔萨说道:“你说得对,还是保险一点。你心细点,带一队人在这附近搜搜。”

        说完跟上队伍,向东搜去。

        柔萨带着一个小队在搜寻,听到了这个声音,率先向厨房跑去,整个小队立即跟上。一脚踹开厨房门,看到安福奈正背起乌兰裘,拉着乌兰丽娅准备逃生。

        柔萨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手中的回旋弯刀飞了出去。

        安福奈一刀磕飞回旋弯刀,紧随着的两个突击队员已经冲了过来。安福奈急忙把乌兰裘放在地下自己身后,电光火石之间思索应对之法。

        现在的情况只有想办法把对方逼出厨房自己守在门口才能拖延时间,等待支援。一念及此,不退反进迎面而上,硬生生的挨了左边那个突击队员一刀,手里的长刀刺中右边突击队员喉头。紧接着手里长刀掷出,连根的插入左边的突击队员背心中。与此同时,整个人对着柔萨撞了过去。

        柔萨回旋弯刀一击不中,刚刚回到手中,正准备发出第二击时,安福奈已经冲到了面前。

        如果不退,那么就是一个同归于尽的局面。

        毕竟现在优势在自己这边,没必要一起死。于是只得后退,被逼出了厨房门,不过同时把回旋弯刀一拆而二,双手持刀砍了过去!

        而此时柔萨身后的突击队员的长枪也直刺安福奈。

        安福奈刚刚冲到了门口,就迎上了迎面而来的两把弯刀和一支长枪。好个安福奈,居然毫不犹豫地继续往柔萨身上撞去,长枪噗地一声贯入了安福奈的肚子。

        柔萨知道此时两刀如果击杀安福奈,但对方如此迫近,自己也必然好不到哪里去,只能再往后退。

        长枪贯入安福奈身体后,安福奈竟好不迟疑,继续前冲,整只长枪在安福奈身体内对穿而过。安福奈一个肘击击飞了持长枪的突击队员,这时终于冲到了门口。安福奈一个趔趄,反手从身体里抽出了长枪,横身在门口。

        门外众突击队员现在看到的,是一个手持长枪浑身血污披头散发状若战神的汉子,都不自觉地呆了一呆。

        柔萨“咯咯”一笑说:“强弩之末,困兽犹斗到几时?你以为你守住门口就有用?上!”

        说完手一挥,剩下的9名突击队员分为两队,一队朝安福奈攻来,一队就朝窗子奔去。

        安福奈手里长枪舞出花一朵,击杀了面前冲来的两人,眼角的余光看到已经有突击队员破窗而入。

        无奈间手里的长枪飞出去,击杀了第一个破窗的突击队员。

        这时突然响起乌兰丽娅的声音:“回来!”

        安福奈闻言,几个箭步退回到乌兰丽娅面前,顺手从突击队员抽出了长刀。

        刚刚退到乌兰兄妹身前,柔萨的回旋弯刀又飞了过来,于是扬刀磕飞弯刀。

        正如柔萨所说,此时的安福奈已经是强弩之末,虽磕飞了弯刀,但是由于完全脱力了,手里的刀也被磕飞了,一屁股坐到了乌兰裘身前。

        柔萨和剩下的六名突击队员已经全部冲入厨房,柔萨做了个停的手势,成半圆状包围了安福奈两人。

        乌兰丽娅苦笑着说:“安福奈,杀了我们。”

        安福奈大骇:“大阏氏……”

        乌兰丽娅说道:“你也知道我是大阏氏了,我宁死也不能落到他们手里。你赶紧出去告诉大汗,为我们报仇。”

        安福奈悲愤交加地呼叫:“大阏氏!”

        乌兰丽娅大吼道:“快动手!”

        安福奈咬紧牙关,从靴筒中抽出匕首,对着乌兰丽娅心口刺了下去!

        。。。。。。。。。。

        一匹快马赶到了张宠驻军处。

        来的人是马痴巴哥那。

        聚集区的汉人以前都是休屠人的奴隶,虽然也从事放牧,但都是以牧羊牧牛为主。为了预防奴隶逃跑,奴隶主们一般都不会让奴隶接触马匹。用于作战大战马就更加不可能让他们接触到了。因此,这些人对于喂养战马都没什么经验。

        这段时间以来,巴哥那都在汉人聚集区教她们怎么饲养和照料战马,以及制作和更换马鞋。

        见到乌兰族大示警之后,就赶紧骑上马赶了过来。

        看着停着不动的于郎部曲,巴哥那忙问张宠是怎么回事。

        张宠也知道这不是客套的时候,简单的三言两语就把这边的情形说了一遍。

        巴哥那听了之后大为着急,连忙说道:“张兄弟,赶紧下令进去!”

        张宠面露难色:“可是……”

        巴哥那焦急地说道:“张兄弟,我来你们这边之前,乌兰裘就和我商量过,以后咱们乌兰族越来越大,难免会出现坏人借着大汗不是乌兰族人的理由内乱。所以咱们现在就得想个办法,避免出现坏人对大汗不利。后来我们商量的结果就是按照你们汉人的做法,军队都要使用虎符。没有见到大汗的另外一半虎符,任何人都不能调动部队。”

        张宠明白了巴哥那的意思。

        现在乌兰族最大的实权人物,就是乌兰裘和巴哥那。

        乌兰裘军人出身,又是乌兰丽娅的哥哥,现在被称为“狼头”,管理军中事务。巴哥那是资历最老、威望最高的乌兰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