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在线阅读 - 第0215章 自爆一号(为白银盟暖阳1314加更9/50)

第0215章 自爆一号(为白银盟暖阳1314加更9/50)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而这种立场又会因为局势的变化,随时可能发生改变。

        至于如今的战局已经不再纯粹是玄阳联盟与凶兽之间的厮杀,万毒宫暴露自己的险恶用心,开始大范围放毒还在其次。

        关键是那三颗赤血珠的引爆,对这东西鹤先生不算太陌生,之前夏金雨准备将其作为埋伏巨猿王的第一波诱饵时,    他还跟着燕狂山近距离观察过。

        所以当发现那隔绝战场之外的黑红之地内,有一股刺鼻的血腥气向着四周发散,特别是注意到凶兽因此改变路线,齐齐向着中心战场不要命的冲去后。

        他就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也因为这赤血珠的出现,表明了此刻的战局不再单纯到只是为了解决兽灾。

        他想不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但他清楚必须先搞明白一个人的立场!

        而面对鹤先生的目光,莫昊林只是看了其一眼,接着就望向前方那黑压压的兽群。

        “赤袍军镇守玄阳域的目的,    就是为了阻挡兽潮,这也是赤袍军存在的原因。”

        听到这句话后,鹤先生暗松了一口气,说到底还是因为他其实一直搞不懂莫昊林,这些年他虽与莫昊林有过多次接触,却完全看不透这个人。

        特别是此人还牵扯到十三年前的无忧山庄事件,明明感觉比起自己和燕狂山,他应该更了解秦凡的一些情况才对。

        但其表现出来的却是冷冷淡淡,甚至可以说是极其陌生。

        这种不正常的陌生就无法确定在一些多变的情况下,对方是敌,还是友。

        “开始了。”

        随着这轻飘飘的三个字,莫昊林一跃而出,强大的军阵瞬间凝成,一股可怖的气势笼罩在每一名赤袍军的身上!

        远远望去他们已经组成了一道最坚实的屏障,特别是面对前方如潮水袭来的无数凶兽,黑与红对撞的瞬间,天地都好似为之震颤!

        鹤先生深吸了口气,脑海里也摒弃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如今他能做的只有战,    一直战到这场战争迎来胜利曙光的那一刻!

        “玄阳卫听令,杀——!”

        浩荡的军势凝结成一股长矛,从侧面对凶兽发起冲锋,至于正面则由赤袍军完全牵制住!

        当战斗开启的那一刻,怀疑,不解,犹豫等情绪就应该通通放下,鹤先生不是一个纯粹的军人,可他也明白这个时候所能做的唯一就是相信。

        相信赤袍军,相信莫昊林,也相信秦凡。

        ......

        东方战场,玩家所在的驻地内。

        美丽不打折正缠着公输莲各种卖萌,再加上一个二逼魔耍泼打滚,直让公输莲频频翻白眼。

        而开口的则是站在公输莲身前的【牛牛怕困难】。

        “公输前辈,还望您能相助。”

        作为玩家的临时总指挥,他已经知道西方战场全面崩盘,凶兽正向着中心战场逼近。

        北方战场因一开始的赤袍军和后续接替的玄阳卫转移的关系,凶兽们也都跟着撤到了中心战场。

        换言之现在的中心战场压力很大,他们不能再让这里的凶兽冲破临时组建的防线,否则中心战场绝对瞬间垮掉。

        虽然不知那股黑红色雾气里到底在发生什么,    可通过素材收集组的汇报,其中时不时传来打斗声,而基本能够确认的是,他们的阵营boss也待在里面。

        总之现在的局势是搅成一团乱,他手下的卧龙集团也分析不出太多的情报,就知道万毒宫可以确定为敌人。

        至于还牵扯到哪些势力,他也无法给出准确的信息,所以如今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配合黑暗联盟将东方战场的凶兽全都钉死在此。

        而就算玩家们已经无视自己的死亡惩罚,借助罗星魂琴音之力的加持,开始一波又一波不要命的冲杀,但自身弱小的实力,却让他们愈发感到无力。

        战争是很感染人的,或许一开始玩家们都有些无所谓,心态上也颇有一种能打打,不能打赶紧跑的随意。

        可当完全投入其中后,他们发自内心的想要获得胜利,为此甚至已经不惜一切代价。

        公输莲抬起头,原本稚嫩的小脸却流露着一种成年人的严肃。

        “你们想清楚了?”

        【牛牛怕困难】点了点头道:“我们的捡尸小队搞了不少凶兽尸体,这些尸体就都交易给公输前辈,只希望前辈能帮我们这一次。”

        “据我所知,你们天外来客复活的代价不算轻,再加上将所有的收获全都给我,最后你们很可能什么都没捞着。

        从这点上来看,已经与我以往所了解的天外来客那以利为先的个性太过冲突了。”

        公输莲的目光向看向【牛牛怕困难】,又注意到其身后一众沉默不语的玩家。

        【牛牛怕困难】听此无奈的笑了笑道:

        “或许这个选择有些愚蠢,但这是我们此刻所有人的想法。

        之前秦庄主曾经提示过我,我们这种可以复活的特性被很多人所羡慕,因为这表明我们可以无限的试错,也可以规避一些麻烦。

        可在我看来,或许这更代表在某些时刻,更适合由我们站出来,毕竟死了也可以重来。

        至于前辈所说的以利为先,这点我承认,不过我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热血上头的话,会不顾一切的做出些,事后我们都无法理解的举动。

        就像此时,就像当下。”

        而在【牛牛怕困难】的身后,玩家们开始纷纷响应道:

        “牛老大说得好!”

        “就是干,不解释!”

        “对!死了大不了重来呗,总之这一战必须赢!”

        公输莲开着一个个涨红了脸的玩家,有些无法理解的摇摇头,不过就在她右手一挥后,一具具奇怪的人形机关物出现在其旁边的空地上。

        这玩意儿在之前出现过,正是二逼魔被塞入其中后,产生近乎达到灭镇级爆炸威力的【人形自爆垃圾一号】!

        因为这【人形自爆垃圾一号】实在太多,没一会儿就近乎堆成了一个小山,这让本来准备继续与公输莲一番嘴炮的【牛牛怕困难】完全愣住了。

        “没想到?”

        【牛牛怕困难】点了点头,随即指了指美丽不打折道:“听说前辈好像不是很喜欢这种纯粹为了爆炸而爆炸的机关物。”

        公输莲撇了撇嘴,一脸不满道:

        “确实不喜欢,这玩意儿就是垃圾中的垃圾,但谁让庄主提前吩咐我多打造些这东西的,本来这也是给你们使用的。

        因为要想将其的爆炸效果发挥到最大,必须有一个人牺牲,所以这也是最适合你们的兵器。”

        公输莲故意将最后两个字加重了一些,貌似是为了将其完全区别于机关物。

        【牛牛怕困难】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本来他觉得公输莲可能顶多储备三五个这玩意儿。

        所以他已经准备顶着友好度下降,甚至以大义相压,劝说公输莲再拿出些更强的杀手锏。

        现在倒是不必了。

        随即他看着公输莲蹦蹦跳跳的将捡尸小队搜集的凶兽尸体一个接一个收入空间戒指后,有些肉疼的他张了张嘴,却将到口的话还是咽了回去,接着目光转向众玩家道。

        “兄弟们,按照计划先将其搬运到伏击点。

        二逼魔你去论坛通知你家老大,让他告诉公孙族长,可以松开下防线,先让一部分凶兽冲到我们指定的地点。

        我们必须测试一下垃圾一号的杀伤力和爆炸的范围!”

        一直在地上如同虫子一样来回蛄蛹的二逼魔一跃而起,果断在论坛上对着剥削魔一顿疯狂@。

        很快剥削魔那边有了回信,表明已经将事情告知公孙信,但也不忘提醒这边的自爆小队加快速度,毕竟那边临时封锁凶兽行动的黑暗联盟也快要到极限了。

        嘿咻,嘿咻,嘿咻。

        玩家们开始各司其职的忙活,【牛牛怕困难】则是一脸苦笑,结果这才是之前庄主提示他们的关键所在。

        “其实你们做的很不错了。”已经将凶兽尸体收完的公输莲,难得的跑到【牛牛怕困难】身边说了一句鼓励的话语。

        “之前的毒翔计划,虽然有些恶心,但效果显著,同样也因为你们的出现,让这黑暗联盟的成员重新燃起了胜利的希望。

        士气带来的影响,其实在我看来更为关键。”

        【牛牛怕困难】点了点头后,还是叹了口气道:“可我们还是太弱了。”

        “以弱胜强的路线很多,我的机关术为其一,阵道也是一种,此外还有毒术,蛊术,特别是军阵的效果更将完全放大综合战力。

        论及平均实力的话,那一万玄阳卫其实还不如此地的这一万名黑暗联盟聚集起来的精锐,但论及杀伤力,前者是后者的十倍。

        你们......算了,让你们搞军阵这套貌似有些难。”

        【牛牛怕困难】则是目光一亮,或许在纪律性方面他们没法和普通的将士相比,可他们也有优势啊。

        比如一个正规的军团基本成型的话至少花费个三五年,但玩家因为能够经验加点的关系,只要搓出技能,完全能够大幅度缩短这个时间。

        况且怎么玩不是玩,群殴小朋友更是玩家们最喜欢的战斗方式之一。

        他觉得有必要事后去找秦凡说一下。

        随即他开始想起自己的问题,于是趁着如今公输莲的心情还算不错,便主动问道:

        “公输前辈,不知我要学习术法的话,该去请教镇中的哪一位高手,之前公孙家的一位术法师检验过我的资质,他说我修炼术法的话应该还可以。”

        【牛牛怕困难】很机智的将‘一般’这个词换作了另一个词。

        “术法啊......”公输莲皱着小脸,好似在思考现在的桃源镇中,有哪一位是擅长这方面的,随即她摇了摇头。

        “这是有钱人学的玩意,甚至比我的机关术更烧钱,通常大一点的世家家族会培养几个术法师撑撑门面。

        再就是皇朝中心的那些权臣,有的走文道路子就很喜欢辅修术法。

        至于桃源镇内还真没有,过去的话,貌似朱......咳,你其实不应该问我。”

        “啊?”【牛牛怕困难】有些不解。

        公输莲想要拍拍【牛牛怕困难】的肩膀,结果发现自己翘起脚都够不到,但牛哥很贴心的蹲下身,这让公输莲很是满意,于是提醒道。

        “你真正该找的是庄主,这身衣服本就说明了你被庄主所看重,那也代表在很多方面,庄主会给予一些你想象不到的便利。

        但前提是你要会主动争取,就像这一次一样。”

        随即公输莲挥了挥手,招呼着美丽不打折,朝着山涧深处走去。

        美丽不打折则是悄咪咪给了【牛牛怕困难】一个眼神,表示她们会帮着牛牛从公输莲口中套取更多关于术法师的信息。

        【牛牛怕困难】点了点头,并习惯性的抱拳一礼,不过做出这个动作后,他才想到面对同为玩家的美丽不打折,这反而显得有些怪异。

        随即他暂时将自己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并专心投入到接下来的战斗当中。

        ......

        中心战场处,青渊山山顶。

        夏金雨看到三颗赤血珠爆炸后,便一直陷入沉思,这让旁边全程担任背景板的林翼,总感觉气氛有些压抑。

        直到见到胖大拖着阿大和燕狂山回归后,他才长舒了一口气。

        接着连忙上前检查二人的伤势,并顺便给燕狂山补了一记昏穴,毕竟这位大哥现在的用处基本就是好好躺着。

        要是醒过来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反而更加麻烦。

        “林翼,准备战斗了。”

        “啊?”正蹲下对着阿大一顿乱摸的林翼,茫然的抬起头。

        夏金雨神情严肃道:

        “东方战场暂时被黑暗联盟和天外来客牵制住,北方战场的部分凶兽和西方战场的凶兽也被玄阳卫和赤袍军隔绝在外。

        但也有些脱离队伍的凶兽,从其他方向闯入这里。

        一颗赤血珠的吸引力都让巨猿王近乎失去理智,那三颗赤血珠还是爆炸之后的赤血珠,完全能让无数凶兽为之发狂。

        ‘风’解决巫涌还需要一些时间,主上的情况又有些不对劲,需要王井羽专心保护。

        所以接下来全都靠你了。”

        “我——”林翼有些懵逼,作为在场最弱的一员,他已经适应了一直充当背景板的身份,突然被委以重任,反而让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最适合你的战场,不是吗?”

        “最适合我的......”林翼缓缓起身。

        这时他所散发的气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位居青渊山山顶这至高处,他的箭可准确命中雾气里的每一处。

        而他有自信只要不是面对大宗师境的怪物,他完全可以乱杀!

        没错,这就是最适合林翼的战场!

        就算身为一个先天境的弱鸡,他也要在此战绽放出属于他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