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签到在亮剑开始在线阅读 - 第55章,战前会议

第55章,战前会议

        李云龙听了袁朗的担心笑了笑,又摇了摇头:“嘿,这你就不知道了。

        小鬼子一向狂妄,纠结了上千人就敢往咱们根据地直插,不稀奇。

        他要知道咱们总部在这儿,说不定都敢直奔总部来。”

        袁朗皱着眉头,对李云龙的话不怎么认同。

        固然小鬼子很狂妄,以前常干这种事儿。

        可什么事儿就怕万一。

        万一小鬼子转动脑筋了,不按常理出牌,给你下个饵儿怎么办?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你李云龙一个正确的判断,可能打一个大胜仗,拯救很多人的生命。

        可要是一个错误的判断,那会是什么样的?

        造成的后果,他担得起吗?

        李云龙是个打仗好手,常常能想出鬼点子来不按常理出牌。

        但他也有粗俗的一面,神经大条粗乎大意也是常有的事。

        要不然也不至于老是捅娄子,让总部首长都记住他的“恶名”。

        与之相反,袁朗的性格是谨慎中庸,如果让他来指挥军队打仗,那么一定是一板一眼循规蹈矩。

        吃不了大亏,也很能占什么便宜。

        赵刚和袁朗相似,与李云龙相反,正与李云龙是个互补的性格,所以上级才派他来当政委,给李云龙戴紧箍咒。

        “团长,我觉得袁顾问的话是有道理的,这伙鬼子摆明了就是冲咱们来的,恐怕是有一定的阴谋。

        我们不妨找上级请示一下,着重关注周围日军的动静。多派骑兵侦察,防止鬼子援军的突然出现。”

        赵刚的劝阻是好意,可是他的建议提的太急了。

        李云龙不高兴,反了反了,一个政委一个顾问,是在挑战他的权威吗?

        “张大彪,新二团谁是团长啊?”

        被叫到的张大彪,下意识地挺直腰杆:“报告团长,新二团团长是李云龙。”

        袁朗和赵刚都明白了,李云龙对他们的指手画脚不满了,这是在示威呢!

        “你是团长你说了算。”袁朗就坡下驴,之后便坐在一旁闭口不言。

        ?赵刚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起了个坏头,连忙表示自己只是就事论事,并无他意。

        李云龙倒也真不是搞一言堂,只是觉得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很伤士气。

        确定了自己的权威,他便把众人都叫到地图跟前来,讨论以敌人目前前进的方向,在哪里伏击敌人最合适?

        伏击战,自然得选我方有利,敌方有损的地方。

        众人围在地图面前,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十多双眼睛,都不约而同的集中在了,地图上的一个地方:神头岭。

        “神头岭。”

        张大彪黑粗的手指在地图上划过:“团长,这地方一条公路从村西头,的神头岭下穿过。

        咱们把部队摆在山岭上,居高临下,既便于隐蔽,又便于出击。这是个打伏击的理想场地。”

        二营长点了点头说:“山岭伏击战是咱们的强项了,只要鬼子来了,他们的小命就留下了。”

        三营长颇为无语了,话都让他们两个说了,自己说啥?

        只能随意发挥,表示俺也一样。

        大家议论一阵,最后都望向李云龙,等待他下决心。

        李云龙望着地图沉思了一会儿,突然问到:“神头岭的地形谁看过?”

        众人摇摇头,都不吭声了。

        新二团也是苍云岭之战后,随总部转移到这一带驻扎。

        来了一个多月,不是忙着打仗就是忙着训练。根据地的很多地方都没去过,对于神头岭的了解,也只是来源于眼前的地图。

        可眼前的地图,是南京政府民国13年绘制的。究竟准不准确是要打“?”的。

        谁也不敢打保票,地图上的记载是真实的。

        “这不是纸上谈兵吗?”

        李云龙冷着脸说:“咱们旅长常说,五行不定输得干干净净,靠着中央军的老地图吃饭,是要饿肚子的。

        我看,会暂时先开到这里,咱们先去看看地形再说!”

        一行人立刻跨上马,直奔神头岭而去。

        到了神头岭一看,眼前的景象令他们大吃一惊。

        “这……”

        张大彪目瞪口呆:“这地形和地图上标示的,根本是两回事嘛!”

        众人都看出来了,公路不在山沟里,而在山梁上!

        山梁宽度不过一二百米,光秃秃的。

        路两边,地势比公路略高,但没有任何隐蔽物,只是紧贴着路边,还有过去南京军部队构筑的一些工事。

        山梁北侧是两条大山沟,沟对面是申家山。

        山梁西部有个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子,那就是神头村。

        再往西便是微子镇、沿城了。

        “这样的地形怎么能打埋伏?差点上了地图的当。”二营长骂骂咧咧的,之前还一致同意神头岭好,现在恨不得把说过的话咽回去。

        三营长脸色也不好看,他们三个当了一回纸上谈兵的赵括,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袁朗之前没有参加讨论,倒是免得因此而觉得惭愧。

        李云龙用鞭梢朝公路指了指说:“怎么样,这一趟没有白跑吧?了解地形才能打胜仗,不要纸上谈兵,都记着点儿。”

        显然,这里是不大适合打伏击的,因为部队既不好隐蔽,也难于展开。

        北面又是深沟,预备队运动不便,搞不好,还可能使自己陷入困境。

        他特意看了一眼袁朗,意思很明确。咱老李就有这个带兵打仗的天分,什么时候都能一眼看到重点。

        袁朗在思考,坦克怎样在这样的地势发挥,拯救众人于水火之中。

        没有注意到李云龙的眼神,倒是显得老李媚眼抛给瞎子看了。

        这里不合适,一路走来也没有看到理想的地方,怎么办?

        三个营长没主意,副团长不在,赵刚以前没指挥打仗过。

        一时间陷入了困局。

        李云龙把周围的景色收入眼底,哈哈大笑:“这有什么好沮丧的,回去讨论好啦!

        地形是死的,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个杀猪的地方吗?”

        一行人回到团里,接着开会讨论,有的主张在这里打,有的主张在那里打,形不成统一的意见。

        李云龙一边听着众人发言,一边认真思考着。

        待所有人发言告一段落后,他用洪亮而坚定的声音说:“我看,这一仗还是在神头岭打好。”

        “神头岭,为什么?”张大彪惊讶的声音代表了众人的想法,都搞不明白里面人为什么要把地点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