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双归锦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南平郡主

第三十八章 ?南平郡主

        “大姐,那咱们,咱们找个地方把它埋了吧!”陆元敏虽然害怕,但到底于心不忍。

        毕竟长乐庵香客如云,一只死猫拦在去正殿的路上,实在是晦气极了,她担心若是不把这只黑猫埋了,它死后就要被那些满嘴仁义道德,实际上心比石头还硬的贵人给烧成一把灰烬。

        陆元宁见身后已经有香客过来了,也顾不上犹豫,连忙上前将那只黑猫给抱了起来。

        抱起来后她才发现这只黑猫看起来并不大,才刚刚脱离小奶猫的范畴,约莫只有三四个月大小,而且身上的鲜血除了从高处坠落造成的内伤,竟然还有好几道鞭伤,被打得皮开肉绽,可以想象出下手的人用了多大的力气。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值当对一只猫下这样的狠手?

        “天哪,它太可怜了!”陆元敏近距离见到了黑猫身上的惨状,反倒不害怕了,又是怜惜又是愤怒道:“是谁会下这样狠毒的手,一只猫而已,也能碍着什么眼吗!”

        “喵……”这时,原本奄奄一息的小黑猫突然虚弱地叫了一声,还伸出舌头舔了舔陆元宁的手心。

        陆元宁诧异地看向它,只见小黑猫继续伸出舌头舔舐她的手心,两颗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充满乞求的目光,仿佛在向她求救。

        陆元宁心中一软,她小心地避开它身上的伤口,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你还想活着吧,真是个勇敢的好孩子。乖,别怕,我会治好你的。”

        “大姐,它还能活吗?”陆元敏满脸惊喜,又问道:“那咱们是不是要立刻下山去找兽医啊?可是大娘的长生牌位怎么办?”

        “嘘。”陆元宁将她拉到一边的大树下,避开了上山的香客,轻声道:“它受伤很严重,等不了那么久了,你帮我在这儿照看它一会儿,我去找止血的药草。”

        陆元敏瞪大了眼睛,“大姐,你,你什么意思?”

        陆元宁抿唇,并不打算隐瞒她,“我在延陵的时候读过一些医书,对治疗外伤略有精通。我打算先帮它包扎,等一会儿云霜来了,再带它去山下找兽医。”

        其实她不是在延陵的时候看过医书,而是上一世嫁给顾景行后,为了更好地替他调理身体,避免自己在照顾他的时候犯错,便苦读了好些医书,还跟在给顾景行治病的神医后头学过一阵子医术。所以,她的医术不说多精通,治疗一些普通的外伤病症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只小黑猫内伤如何她还不能下定论,只是身上的鞭伤太过惊心触目,若是不及时处理,伤口就会溃烂,那也是活不成的。

        她方才在见到梅氏主仆的那片地方见到过可以处理外伤的药草,想来这片地方也会有。

        陆元宁又叮嘱了陆元敏几句,叫她千万不要随意挪动黑猫,才将黑猫放在了草地上。

        “你再撑一会儿,我去去就回。”她揉了揉小黑猫的眉心,神色温柔。

        “喵~”小黑猫又虚弱地叫了一声,不住地拿脑袋蹭着陆元宁的手心。

        “它好可爱,打它的人怎么忍心?”陆元敏的一颗心都要化了,也不再害怕了,反而提议道:“大姐,等治好了它,咱们就把它领回家吧!叫它黑炭如何?”

        “喵!”小黑猫又叫了一声,可这声猫叫显然不是在撒娇,而是在抗议。

        陆元敏却欣喜道:“大姐你看,它同意了!”

        陆元宁:“……”

        你开心就好。

        小黑猫:“喵!”

        继续抗议!

        “黑炭,果然你很喜欢这个名字吧,哈哈不用谢我!”陆元敏也伸出一只手点了点它的脑袋。

        “喵……”猫猫好委屈,小姐姐救我。

        陆元宁怜悯地看了它一眼,表示爱莫能助。

        为了避免再见到陆元敏对小黑猫实施精神摧残,陆元宁果断决定走为上策。

        她要找的药草主要长在香樟树下,现在回过头去见到梅氏主仆的地方找就太麻烦了,所以她打算沿着目前这片地方找一找。

        因为长乐庵建在山顶,山腰下树木环绕,除了人工凿出来的九十九级台阶,还有很多幽僻小径可以上山。

        陆元宁正打算沿着一条小径往山上找寻药草,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她赶忙一个闪身躲在了一棵树后,果然没一会儿就有两个梳着双髻的小娘子朝山下走来。

        这二位小娘子的打扮赫然与方才她见到的丢猫的小娘子一模一样。

        看来她们是一伙的了。

        “郡主也真是的,不过就是一只猫儿,也值当这样穷追不舍的吗?它都被郡主的铁鞭打成那样了,又被青竹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怎么可能还活得成?”其中一个婢女抱怨道。

        “谁让青竹胆子小,都不确定猫死没死就赶回去复命,郡主这不是担心那只黑猫命大被上山的香客给救了吗?”另一个婢女回道。

        “就算真救了也不怕,不过是个不吉利的黑猫,只要郡主要它死,谁还敢同郡主作对不成?整个大魏,敢于郡主作对的人还没出生呢!”先前那婢女与有荣焉道。

        陆元宁听得眉头直皱。

        郡主?

        虽然这两个婢女没有说出这位郡主的名讳,但整个京城若要找出一位嚣张恶毒,不可一世的郡主,那就只有吴王的长女——南平郡主一人了!

        说起这位南平郡主,她可谓是胆大包天、任性妄为,其恶行是罄竹难书,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呐!

        她上一世夫君顾景行也曾深受其害。

        据说南平郡主在一次皇家筵席上见到了久病不愈,难得出一次门的顾景行,立刻就惊为天人,竟悄悄使人将顾景行绑了去,当晚就要逼他入洞房。

        好在顾景行身边有英武侯安排的护卫跟着,这才及时解救下了他,躲过了南平郡主的黑手。

        可这事到底把顾景行气得够呛,当场就吐了血昏迷不醒,圣人知道后,逼着吴王和南平郡主去英武侯府赔礼道歉,又舍下血本送了一堆珍贵药材,这才保下了顾景行的命。

        不过这梁子是因此结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