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死者的幻境

第二章 死者的幻境

        第一次就碰上这么邪门的事情。

        出师不利啊!

        更为邪门的是,凌寒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那个驼背中年人也没再说话,而是表情呆滞,好像假人一样一动不动。

        也就是一两个呼吸之间的功夫,整个房间包括驼背中年画尸人和面前这具尸体,都如同扔到火堆上的蜡油,缓缓融化。

        一个新的世界在融化的蜡汁之后,扑面而来。

        ……

        “我这把年纪还能有个儿子,这是老天爷开恩赐给我的。”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欣喜若狂,“就叫你天赐吧!”

        “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就叫余天赐。”

        ……

        余天赐就是这具男尸的名字。

        凌寒就好像开了上帝视角的观众一样,从出生开始去经历余天赐的一生。

        与此同时,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也在余天赐的故事中,露出了它的冰山一角。

        这是一个乱世。

        尽管这个国家名为大盛,太平盛世的盛,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盛世的样子。

        天灾连连,人祸频生,当官儿的只想着敛财,做生意的坑蒙拐骗,有钱的酒池肉林,苦哈哈卖儿度日……

        更不要说,这个世界还有妖。

        大盛西南,十万大山之中,有一个名为九幽的妖之国度。

        人妖两不犯,互不干扰。

        但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近些年大盛国内屡屡有妖怪出现,伤人性命,食人血肉,甚至还有过屠城灭族的记录。

        除这九幽妖族之外,大盛的其他方向也并不安生。

        北有罗刹蛮族,西有极乐佛国,中间西北方向夹着的是一个崇尚武勇,被巫族控制的草原异族。

        大盛东边和南边都是无尽的苍茫大海,海上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岛国联邦,隔三差五就要上大盛的海岸线上劫掠一番。

        外有强敌环伺,内有天灾人祸。

        大盛老百姓过的日子,可想而知。

        余天赐出生在一个官宦家庭,父亲是天都城从九品的医学正科,搁凌寒前世大概是市立医院院长那个职位的样子。

        老父亲走后,余天赐子承父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坊间人称“余神医”。

        一年前,余天赐救活了一个身受重伤的中年剑客。

        没成想那中年剑客是京城里某位大人物的心腹,余天赐因此也莫名其妙得了一些象征性的赏赐。

        官场之上,站队是个很玄妙的事情。

        很多时候,你都不知道自己站在了哪个队伍里,有人早早地就给你贴上了标签。

        半年不到的功夫,京城那位大人物因为党争被满门抄斩了。

        余天赐因此被殃及池鱼,含冤入狱。

        两个儿子一个死于拒捕,一个死于流放的路上。

        妻子和小女儿更惨,被送进了教坊司,成为了达官显贵豪门士绅用来取乐的玩物。

        余天赐在狱中得知此事,用自己的血在墙上写下反诗,而后一头撞死在了监牢之中。

        “有心报国入杏林,奈何满朝皆苟蝇。”

        “来世策马金銮殿,不执银针执刀兵。”

        ……

        余天赐的故事就此结束,眼前的一切慢慢消散,凌寒再次回到了小房间之中。

        自己的手依然还按在余天赐的尸体之上,没有诈尸,更没有融化,一切都还是自己刚刚滑倒时的那个样子。

        刚才所经历的,是余天赐的回忆。

        只是个幻境。

        而且目前看来,幻境与现实之中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

        自己刚才所看到的余天赐活在人世的数十年,虽然好像短视频的剪辑一样,被极度压缩了,但至少也能有个把时辰的。

        而实际上,现实之中的时间几乎就像是被静止了一样。

        这种感觉,蛮奇妙的!

        就跟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滚远点儿!”驼背中年人过来一把拉开凌寒,恶声骂道,“差点儿让你这个小王八蛋给害死了!”

        “幸好你刚入行,否则一旦诈尸,咱俩都得嗝屁。”

        有了这个小插曲,驼背中年人对凌寒的好感瞬间降成负数,让凌寒站到角落里,距离自己和尸体远远的,只看着就行了。

        那个驼背也不再说话,开始闷头干自己的活儿。

        至于凌寒学不学得会,他自然也不会关心。

        教你是情分,不教你是本分。

        自己慢慢看吧!

        凌寒知道自己惹人烦了,所以乖乖站角落的阴影里,认真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和步骤,然后记在了心里。

        驼背中年人从盒子拿出一根白色的猪毫笔,然后又拿出一个小瓶儿蘸了蘸,在余天赐的眉心位置点上了一个金色的圆点。

        说来也怪,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这一点金漆点下去之后,凌寒觉得整个房间好像都亮堂了许多,也不再那么清冷了。

        驼背中年人从房间角落里拉过来一个画板架子,然后又从木盒里抽出一张画纸夹上去,“刷刷刷”画了起来。

        不过凌寒发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他一边画一边看,但他看的不是板儿床上那具男尸,而是板儿床旁边的空气……

        就好像,那里站着个人似的。

        这尼玛……

        凌寒用力搓了搓脸,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集中注意力在认真画画儿的驼子身上。

        他画的速度很快,几笔下去就已经勾勒出了一个大概轮廓。

        但画功就……

        就很业余那种。

        一炷香下去了刚四分之一的样子,驼背中年人已经画好了。

        画好之后,他把那画儿放在那三炷香火上用烟熏了熏,而后愣了一下,然后继续放上去熏……

        熏了足足十几秒钟,驼背中年人终于叹了口气,把那画儿放油灯上点燃了,然后重新抽出一张画纸,然后夹好画了起来。

        凌寒看得云里雾里,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没一会儿,第二张画又画好了。

        再熏,再烧,然后又拿出一张画纸……

        凌寒终于忍不住了,张口问道:“额!您这是……”

        “你闭嘴!”驼背中年人没好气地呵斥道,“肯定是因为你刚才触怒了人家,现在我怎么画都画不像了。”

        不是……

        凌寒觉得很无奈。

        你画得不像,咋还赖上我了?

        驼背现在的心态肯定有点儿崩,凌寒也不好再问东问西惹人烦,于是往前走了两步,轻声说道:“还有多的笔没?”

        “要不,我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