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三章 落笔玖分像

第三章 落笔玖分像

        “你来?”驼背中年人浑浊的眼睛看了看凌寒,伸出拿着画笔的手,却在凌寒接笔的时候又触电一般收了回来,“你是嫌命长吗?”

        “接过这根笔,就代表着你接下了这个活儿。”

        “一炷香的时间,画不出合格的阴画儿,你就得死。”

        “咱俩素不相识的,你凭什么替我去死?”

        凌寒愣住了,帮你画画儿可以,替你去死?

        那不能够!

        “那如果我接了笔,再把它还给你呢?”凌寒想了想,轻声问道。

        驼背嗤笑了一声,一边画画一边回道:“看情况!如果我愿意,你就可以将笔再交给我。”

        “否则你就算强行把笔塞我手里,也无济于事。”

        原来如此。

        凌寒皱了皱眉头:“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趁机把笔交给我?交给我那就可以活命了啊!”

        “屁话!我是个读书人。”驼背中年人挺了挺胸,盯着画纸目不斜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纵然世人多污浊,可我还是想活得清清白白,像个人样儿。”

        凌寒有些恍惚。

        驼背中年人现在的样子,像极了自己那个教了一辈子小学,就是不愿意托关系走后门儿的老爹。

        尘世如染缸,亦有清白人。

        香火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了,驼背中年人又画出来了一幅画。

        结果依然不行。

        “是不是只要画的像就可以?”凌寒叹了口气,轻声问道。

        “理论上说,是的!”驼背中年人一脸的沮丧,“但我觉得我画得也挺像了啊,怎么就是不行呢?”

        您这也叫像?

        搁我上辈子,您这是要挂科的!

        凌寒上前,从驼背手中抢过了那支笔:“我帮你画啊啊啊啊——!”

        就在抢过画笔的一瞬间,凌寒看到一个披头散发,鬼气森森的男人正站在板儿床旁边的空气中,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正是余天赐。

        这特么典型的山村老尸午夜凶铃经典场景重现啊!

        凌寒“嗷”一嗓子,差点儿把画笔给扔出去。

        驼背中年人气得脸都绿了,赶紧劈手又把画笔从凌寒手中夺了过来:“小王八蛋!滚一边儿去!”

        在画笔被抢走的瞬间,余天赐的身影又消失了。

        凌寒心脏砰砰乱跳,瞬间也明白了为啥驼背中年人刚才画画儿的时候总往那边儿瞟了。

        敢情画尸人画的根本不是尸体,是特么的鬼啊?

        眼见得驼背中年人又重新抽出了一张画纸,准备再试一次,凌寒深吸了一口气,认真说道:“我来吧!我可以很快画好一副画,如果不行,你再把笔拿回去。”

        驼背怔了怔:“如果我不拿回来了呢?”

        “你不会!”凌寒笑了笑,“你们这种人,把尊严看得比命重。”

        “如果你真要那样做的话,刚才就不会抢回去了。”

        驼背叹了口气,没再多废话,将手里的画笔交给了凌寒。

        余天赐的鬼影再次显现。

        马大山说,不用怕,那不是鬼。

        那是三魂七魄中的地魂。

        人有三魂,分别为天魂、地魂、命魂。

        人死之后,天魂归天界,命魂会被无常鬼拘去地府,只有地魂会常伴尸骨,待人轮回之后又再三魂齐聚。

        地魂是没有意识的。

        一般情况下,他都是这样乖乖站着,不会滋扰或者攻击人类。

        凌寒问道:“那什么是非一般的情况?”

        马大山撇了撇嘴:“诈尸!”

        好吧!

        凌寒其实根本不用看余天赐的地魂,有了幻境中的经历,他对余天赐这个人可谓是十分熟悉了。

        提笔作画,凌寒很快便进入了状态。

        毕竟速写这种事情,凌寒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玩了。

        直接最擅长的勾线入手,先画出了一双眼睛。

        常言道画龙要点睛,眼睛都是放最后画的,但凌寒这人有个习惯,画人物肖像都是先从眼睛入手。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什么性格脾性,都藏在眼睛里。

        一旦眼睛画出来了,纸上这个人也就定了。

        几笔下来,一双饱含愤怒、不甘等情绪的细长丹凤眼跃然于纸上,细细看去在愤怒的背后,还能看出些许医者仁心的悲悯。

        ……

        没一会儿的功夫,凌寒画好收笔,对着画像自己欣赏了好一会儿。

        还不错!

        穿越之后这画功好像大有长进啊!

        驼背站在凌寒背后,凌寒的作画过程他每一笔都看在眼里。

        起初还没看出来什么,等那一双眼睛画出来后驼子心里就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妥了!

        命保住了!

        他还没见过有谁能画出那样的眼睛,简直就和真人一模一样。

        但等凌寒画到后面的时候,驼子又开始犯嘀咕了。

        你画的确实挺真,也挺好看。

        但和旁边儿那位不怎么像啊。

        那位披头散发一身鬼气,你画出来的这位斗志昂扬意气风发,活像个要上战场的将军。

        还有,你咋还给他挎上了个药箱?

        你凭啥就断定他是个大夫呢?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驼背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把凌寒画好的画儿放在了香火上方……

        驼背很紧张。

        凌寒比他更紧张。

        自己的画功肯定是没问题的,但鬼知道用香火烤是几个意思啊?

        驼背没说,凌寒也不好意思问。

        几秒钟后,驼背手中的画像之上有字迹缓缓浮现……

        【玖】。

        “成了!”驼背激动地大叫了一声,凌寒还是头一次听到他口齿这么清晰,“你竟然画出了玖分像!玖分像啊!”

        “小兄弟,你简直天生就是干这行的!”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你怎么知道他是个大夫的?”

        ……

        “额!蒙的。”凌寒讪讪笑着回了一句,脸上却是一脸的古怪。

        就在刚才那个“玖”字出现在画像之上的时候,余天赐的画像透纸而出,而后在空中化作一个小人,大步流星地向着凌寒走来。

        走了没几步,那身影砰然消散,化作两行古朴小篆。

        【医术】

        【悬壶济世医苍生,妙手回春解疾疼。】

        文字出现之后,凌寒大脑中一阵舒爽,就好像是鼻塞突然通窍了一般,而后无数医学相关的知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之中。

        这些知识是余天赐的,但同时也是凌寒自己的。

        就好像那个行医几十年,救死扶伤无数的人是自己一般。

        在获得【医术】的同时,凌寒感觉到自己小腹的位置传来一阵悸动,一股细小的能量正在缓缓注入,四肢百骸也都变得舒泰无比。

        之前在死囚牢中留下的伤痛、疲惫……,全都一扫而空。

        好处不仅如此。

        那股能量消失之后,凌寒十分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好像……

        变强了!

        这个变强,不仅仅是强壮那么简单。

        从肉体到精神、从视觉到听觉,从五脏六腑到肌肉骨骼……

        虽然变化很细微,但却是实实在在发生了。

        ……

        凌寒心中恍然,欣喜若狂。

        虽然开局有点惨,但我终归是个开了挂的穿越者!

        画尸人这个职业虽然有点儿阴森恐怖,还有这个鬼气森森的地方也是诡异的很,但对凌寒来说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新手村。

        先画上一个亿的尸体再说!

        凌寒很快就给自己制定了第二个小目标。

        画尸人是个高风险职业。

        但那是对别人而言。

        随随便便一画就是玖分像,凌寒觉得自己好像一个误入青铜局的最强王者。

        当然,还是安全第一,小心为上。

        这个世界存在着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无论是妖的存在,还是刚才那鬼气森森的模特儿。

        值得一提的是,刚才“玖”字出现的时候,旁边那个阴间版的余天赐已经从空气中消失了。

        而且凌寒还注意到,字迹出现之后,那三根原本烧得正旺的香火就好像被人隔绝了氧气,自己就灭掉了。

        这世界……

        有点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