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四章 钟敲九响,阎王发饷

第四章 钟敲九响,阎王发饷

        劫后余生。

        驼背中年人讪讪的很不好意思,心中满是“原来高人就在我身边”这种感觉。

        稍稍犹豫了下,驼背中年人正了正衣冠,双手齐额,给凌寒施了一个颇为正式的揖手礼:“小兄弟,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我马大山欠你一条命,日后有需要,随时吩咐。”

        “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凌寒两辈子合起来也没受过别人这么大的礼,也是尴尬的很,赶紧把他拉起来:“没啥!没啥!举手之劳而已。”

        “我叫凌寒,初来乍到也不懂规矩,以后还得请马大哥多多指点。”

        一来二去客套了几句之后,两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马大山舌头不大好使,说起话来含混不清,凌寒听得着实很痛苦。

        刚开始的时候凌寒以为他这是天生的残疾,类似先天性口吃那种。

        但有了从余天赐那里获得的【医术】之后,凌寒忽然就萌生了一种“这病应该可以治”的直觉。

        为了验证此事,凌寒还让马大山张开嘴看了下。

        在他的舌根下面,有一个的深红色的肉瘤,大小看起来也就比一个枣核大上那么一丢丢。

        果然如此。

        按照现代医学的说法,这玩意儿叫增生。

        严重一点儿的话,可能需要动手术。

        但像马大山这种个头儿不太大的,用针灸再辅助以中草药治疗也可以康复。

        “咋了,小兄弟,你还会看病?”马大山含混不清地问道。

        “略懂!略懂!”凌寒嘿嘿一笑,“你能不能搞到针灸用的银针?如果能再搞到一些中草药,那就再好不过了。”

        “针灸可以缓解,再加上中草药辅助,最多一个月左右,应该就能好个七八成。”

        “若想痊愈,完全正常,嗯……,估计最多也就半年吧!”

        马大山叹了口气:“小兄弟,不用费心了!我这病很多年了。”

        凌寒咧嘴一笑:“试试呗!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你就说你能搞到我说的那些东西吗?”

        “能!”马大山犹豫了下,然后使劲点了点头,声音都哽咽了,“我……,我……谢谢……”

        因为是个驼子再加上口齿不清,马大山一直被人叫“马驼子”、“烂嘴巴”。

        原本满腹经纶,一肚子的墨水,但就因为这外在条件各方面一直不顺,在县衙里当个小文书,干得却是杂役的活儿。

        一次被欺负急眼了,操起刀子冲一名衙内捅了过去。

        然后就进了死囚牢,再然后就和凌寒一样,被带到了这里。

        苟且于世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愿意把他当个人看。

        凌寒决定帮他,一方面是觉得马大山这人还可以。

        多个朋友多条路。

        另一方面,凌寒也想试试自己画尸得来的医术是不是真的有用。

        治不好的话也没啥损失,能治好的话还能落一个大人情。

        成年人的世界里,人情很多时候比朋友管用。

        张嘴“朋友”,闭嘴“兄弟”的人,真有事儿不一定能帮你。

        欠你人情的人,往往比朋友更靠谱一些。

        最起码,你能张得开嘴。

        当然,要人帮忙,自己也得有可用之处。

        不然的话,亲生兄弟保不齐也会来一句“我也很难啊!”。

        本质上,都是交易。

        .

        此间事了。

        凌寒和马大山收拾停当,然后一起出了那个小房间。

        画尸人的工作时间极限就是一炷香,谁都一个样。

        超过这个时间没出来的,大概率也就出不来了。

        因为前面耽误了不少时间,等凌寒和马大山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刚刚好一炷香的时间。

        一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带着黑铁金属面具的赤膊壮汉,肩上搭着一方白色的裹尸布。

        看到凌寒和马大山从里面出来,壮汉嗓子里发出了一阵难听的“咯咯”声,然后扭头向着走廊尽头的黑暗中走去。

        马大山说,这个就是背尸匠。

        他们把尸体背哪里去不得而知,但过两天尸体就会再背回来交给画尸人画阴画儿。

        运气好的话,还能画到熟人。

        “像刚才那情况,画不出来就真的会死?”凌寒看背尸匠都来了,那刚才应该真的还挺凶险的。

        “会的!”马大山很严肃地说道,“每天都会有人死,不信一会儿回去你就知道了。”

        “今天进去的人多,至少……,十个起吧!”

        马大山其实也刚来不久,充其量也就比凌寒早来半个月左右。

        这个地方,画尸人一茬儿接一茬儿的,更新换代特别快。

        新人来了死,死了又再来新人。

        能活下去,完全靠运气。

        马大山虽然嘴巴不太利索,但人又很爱说话,一路上一直在很热心地给凌寒介绍他所知道的一些事情。

        因为听起来很费劲,所以凌寒也就听了个大概。

        倒是中间有一段儿关于死人像上的数字凌寒着重留意了下。

        画尸人的画出来的死人像,其实并没特别高的相似度要求,一般情况下只要能画出三分像就算过关了。

        马大山今天画得虽说不太好,但也不至于三分像都达不到。

        所以凌寒觉得画像上被香火熏烤出来的那个数字应该是有玄机的,至少应该不是单纯地只看画像与本人的相似度。

        得空得好好研究一下。

        另外,画尸人画出来的死人像是可以拿到当值的差役那里去换钱的。

        画像上的数字越大,就越值钱。

        而画尸人在这里的一应吃穿用度,都是要用钱来买的。

        凌寒嘴角上扬,心中安稳了许多。

        以自己的画功,大富大贵不敢说,但赚点小钱维持生活应该问题不大。

        再加上开了挂,安全应该也没啥问题。

        稳住,别浪。

        这一世,要好好活!

        .

        跟着马大山走了约摸五六分钟的样子,前面出现了一道红门。

        穿过红门之后,视野豁然开朗。

        好大!

        这里的地形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倒置锥形,越往上越大,越往下越小。

        凌寒所在的位置,在这个锥形距离地面约摸三分之一的位置上。

        而在这个锥形的倾斜面上,密密麻麻有着无数和凌寒身后一模一样的红门。

        上不见顶,下方则是一座城市。

        规模不大,前前后后也就几条街的样子,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倒是全都有。

        城市四周被高高的城墙围着。

        城墙外面是几丈宽的护城河,河里有流水汹涌奔腾,水势颇急。

        城门之上写着两个大字。

        酆都。

        凌寒当然不会以为这里真的是酆都。

        很显然,这里是一处规模颇为庞大的人工建筑。

        看上方一片漆黑,不见日月,九成九应该是建在了地下或者是山腹之中。

        “这么大的工程,别说在这生产力低下的大盛朝了,就算在现代社会恐怕也得举全国之力,然后经过多年努力才能造出来吧?”凌寒暗忖道,“这里搞这么大阵仗就专门为了给尸体画遗像?”

        鬼才信!

        但这念头也只是在心里闪了一下而已,很快就烂在了肚子里。

        我只管苟住发育就好,阴谋家的事情与我无关。

        出了红门外大概十几米的位置,有一个小亭子,上挂一个木牌子“鉴定处”。

        小亭子里,有两张桌子。

        一张桌子负责收画,鉴定,盖章。

        另一张桌子负责根据画像的评级发放赏钱。

        马大山恭恭敬敬双手把画儿交上去,负责收画的差役起初不甚在意,但一看到画儿上的“玖”字,猛地抬起头问道:“驼子,这是你画的?”

        “官爷莫要取笑了!”马大山大着舌头赔笑,“我哪有这个本事啊!”

        “是这位小兄弟画的。”

        那个差役看了看凌寒,眉目间满是赞许:“人不可貌相啊!”

        凌寒腹诽:“您可真特么会夸人!”

        盖章之后,领赏钱。

        到手的是沉甸甸一包铜钱,凌寒数了数大概能有好几百。

        马大山说,叁成像只能换50文。

        如果凌寒以后每次都能画出来玖成像,那可以安心在下面的酆都城里做个富家翁,买房置地,娶妻生子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凌寒嘿嘿一笑,不置可否。

        过了鉴定处,是一条沿着着斜面儿建造的台阶,弯弯曲曲通往下面的酆都城。

        走上台阶还没几步呢,就听到身后不远的红门内传来了一声沉重的钟声,然后紧跟着就是第二声,第三声……

        一直响了九下。

        然后稍停片刻,又是九下连续的钟声。

        .

        “这是怎么了?”凌寒回头看向红门,对马大山问道。

        马大山对凌寒苦笑了下,然后咬着牙齿骂道:“还能怎么了!要命的活儿来了。”

        “钟敲九响,阎王发饷。”

        “这是碰上棘手的活儿了,人手不够,敲钟叫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