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你管这叫大吉?

第十章 你管这叫大吉?

        红门后是依然是一条幽暗的走廊。

        更宽,更暗,却并没有多长。

        站在入口,就能看到走廊的尽头,还有另外一扇红门。

        不知道通往何处。

        走廊两侧的房间和之前凌寒看到的不同,一水儿都是坚固的铁门,门上贴了画在黄裱纸之上的门神。

        不过这里贴的不是秦叔宝和尉迟敬德,也不是神荼和郁垒,更不是哼哈二将,而是两个凌寒也不认识的不知名神仙。

        黑盔黑甲,手持黑刀。

        画尸人们两两组队,已经各自找了一个房间站在了门口。

        留给凌寒的,只有最里面紧挨着走廊深处那道红门的房间。

        走廊中央站着一个身穿藏青色官服的差役,手持铜锣,不耐烦地冲凌寒叫道:“快点儿!这么多人就等你一个。”

        凌寒嘿嘿一笑,一溜小跑儿到了留给自己的那个房间前站定。

        依旧是九声铜锣,画尸人高喝九声“敕!”,不过结束之后,敲铜锣的差役额外叫了一声“开尸门,有请灵官下界!”

        差役的话音刚落,就见那张黄裱纸上的黑甲神仙竟然从画中走了出来,一左一右在房门两侧站定。

        然后就听到一连串“吱钮钮”的声音响起,走廊里的铁门全都自动打开了。

        按照往常程序,到这里画尸人进门,开始干活儿。

        灵官守卫两侧,房门也会自动关闭。

        但是今天不知怎么了,房门刚打开了一半儿,那些灵官竟然整整齐齐一躬身,右拳重重击打在左胸的位置,向着同一个方向,行了一个大盛军礼。

        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们神情异常激动,眼里竟然还有泪花在闪动。

        灵官哭了?

        顺着他们行礼的方向,画尸人和差役看到了一个打着饱嗝儿,一身酒气的年轻人……

        正是凌寒。

        所有灵官都在给凌寒行礼?

        这是什么情况?

        画尸人们纷纷交头接耳,看向凌寒的眼神三分疑惑,三分嫉妒,三分羡慕,剩下一分则是埋在心底的幸灾乐祸。

        大家都是命比纸贱的画尸人,凭什么就你这么特殊?

        何澹请你喝酒吃肉,守门灵官都要给你行礼,你有什么可豪横的!

        一会儿就你一个人进去画邪尸,没别人帮你,看你怎么死。

        灵官们礼毕,整齐划一张嘴发出一声无声的呐喊。

        尽管听不到他们发出的声音,但所有人都能够从他们的口型判断出来,他们喊的是……

        大胜!

        大盛,大胜!

        敲铜锣的差役嘴唇嚅动,眼睛也控制不住的潮了。

        他也曾经是上过战场的大盛军卒,也曾经手执长刀跟着袍泽兄弟一起高喊这两个字,然后拧作一股铁流,无坚不摧,无战不胜。

        大盛,必胜!

        只是现在……

        大盛已经很久没打过胜仗了。

        “发什么呆?赶紧干活儿!”差役“咣”地敲了一声铜锣,对着画尸人们骂道,“干啥啥不行,看热闹第一名!”

        骂完后,差役觉得还不解气,指着凌寒又加上一句:“你配不上他们这个礼!”

        什么配不配的,凌寒是不在乎的。

        但灵官们冷不丁来这么一出,让凌寒着实有些惶恐和烦恼。

        这个世界光怪陆离,稀奇古怪,现在发生什么事情凌寒都不会觉得有多么惊讶了。

        凌寒只是想做个低调的穿越者,安安静静画自己的尸体。

        灵官们这么一搞,自己还怎么低调得起来?

        脑子里不受控制地冒出来很多个猜测,但大多都与自己这具身体以前的身份有关。

        额,不管那么多了!

        就算我的前身是皇帝,那我也得有实力坐得稳才行啊!

        先把今天送上门的邪尸撸完再说。

        毕竟,大吉。

        “官爷,我家里有只膘肥体壮,眉清目秀的妙龄种猪……”凌寒冲差役嘿嘿一笑,闪身进了房间之中。

        差役皱眉:“什么意思?”

        .

        铁门在身后砰地关上。

        房间里的油灯不知为何也突然给熄掉了。

        “嗝~~~”

        凌寒被吓得又打了个饱嗝儿,然后赶紧从随身的木盒里取出了火折子,“噗”一下给吹着了。

        然后……

        耳畔刮过一阵凉风,火折子也灭了。

        我去!

        凌寒后背发凉,鸡皮疙瘩从手上起到了脖颈儿,心说这特么是大吉?

        冷静!

        我要冷静!

        “我是来给你画阴画儿的,我就一个普普通通小老百姓,您别为难我。”凌寒想起了马大山教自己的这套话术,画阴画儿撞邪的时候用。

        前面几次都顺顺利利,凌寒觉得自己应该是有金手指护体,百邪不侵。

        没成想,这回给用上了。

        “画完阴画儿,您就可以转世轮回,也落一个解脱。”凌寒在马大山的话术基础上又发挥了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然成天冷冰冰躺这里,时间长了臭了烂了,您也不想这样不是?”

        一边说着,一边又拿起火折子吹了一下。

        “噗”

        火折子亮起,这次没有再被吹灭。

        咦!

        还真有效啊!

        凌寒借着火折子的光亮战战兢兢往里走,没几步就看见一个挂墙上的油灯。

        把油灯点着,提在手里,再往里走,凌寒才发现这个房间比之前那些放尸体的小房间大多了。

        而且这房间里锦绣屏风、桌椅板凳,布置得干净整洁,俨然就像是一个供人起居的卧房一样。

        转过那道屏风,凌寒突然呼吸一滞,愣在了那儿。

        昏暗的灯光下,出现了一张粉红罗帐的绣床。

        而那绣床之上,仰面朝天躺着一个妙龄少女。

        少女乌发蓬松,面色雪白如凝脂,小刷子似的的眼睫毛又长又弯,让人禁不住遐想如果睁开来又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一床薄薄的红罗被盖住了她的全身,隐隐能看出少女起起伏伏的曲线。

        红罗被没盖住的地方,露出了少女白天鹅一般颀长的脖颈和垂在身侧的青葱玉手……

        尸体都这么美。

        凌寒叹了口气,正想上前,却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不是说这是邪尸吗?

        不是说邪尸都要用铁链子锁在特制的铁床上的吗?

        铁链子呢?

        铁床呢?

        绣床上的少女猛地睁开眼睛,瞳仁里是一片渗人的猩红。

        无声无息之间,少女缓缓起身,掀开红罗被翻身下床,露出只穿着白色里衣的娇嫩身躯,而后张开樱桃小口向着凌寒扑了过来……

        凌寒很想骂人。

        这特么叫哪门子的大吉?

        这叫大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