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你到底是谁?

第十二章 你到底是谁?

        房间是封闭的。

        唯一和外面连通的就是进来的那道铁门。

        自打进来后,铁门就没打开过。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这人早就躲在了这个屋子里。

        他是谁?

        他想干什么?

        一时间,凌寒的脑子里涌现了无数可能以及应对方案,最终却化为了一句话:“兄弟,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被人拿刀架脖子上的时候,适度认怂是一种智慧。

        脖子上的匕首松开了,凌寒小心翼翼地转身,看到了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身影。

        李过云!

        唇红齿白,美目如星,面如冠玉,乌发垂胸。

        蹙眉好似深潭水,矗立有如山间松。

        男生女相。

        搁凌寒前世,那妥妥就是一个引无数少女欢呼的小鲜肉。

        尽管在方无柒的记忆中有看到过李过云的样貌,但见到本人却还是觉得很惊艳。

        只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做个交易。”李过云叹了口气,一脸的疲惫,“给我画一张阴画儿,我就不杀你。”

        啊?

        凌寒愣了下,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李过云的身体比飘在方无柒尸体上那位要凝实的多,但和人类的身体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也就是说,他目前也是个“模特儿”?

        那他的尸体又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李过云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皱着眉头说道,“我好像中了某种诅咒。”

        “她死之后,我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人不鬼,半死不活。”

        李过云自然不知道他和方无柒的事情,凌寒已经全部烂熟于胸。

        在他眼里,凌寒就是一个有点儿本事儿的小小画尸人。

        之前也来过几个画尸人,但都被方无柒给弄死了。

        凌寒是第一个征服方无柒的画尸人。

        “不要画,不要给他画。”悬浮在空中的模特儿方无柒突然开口,虚弱地说道,“不要给他画,我要他永远在这里陪着我。”

        一边说话,模特儿方无柒拼命挣扎想扑过来。

        但似乎受到了某种限制,她拼尽全力也无法动弹分毫。

        这倒是出乎凌寒的意料之外。

        原本凌寒的计划,是通过漫画的形式对付出现在邪尸旁边的模特儿。

        只需要十几秒,最多不超过半分钟的时间,凌寒就能快速画出一幅漫画肖像。

        可能看起来没那么像,但达到阴画儿要求的三分像最低标准,凌寒还是很有信心的。

        现在方无柒动不了,可操作的空间就更大了。

        “听她的,还是听我的,你自己决定。”李过云把玩着手里的匕首,冷冷地说道。

        凌寒苦笑了下。

        有的选吗?

        自己或许可以利用藏影步与他周旋,但鬼知道这位小鲜肉还有什么底牌?

        毕竟那可是在重重防卫的护国公府来去自如的人。

        而方无柒那边,固然挺可怜的,但她目前对自己却没半点儿威胁。

        对错由天定,善恶有鬼神。

        我只是一个埋头撸尸体的画尸人。

        凌寒定睛看向李过云,思考片刻,心里便有了大概的构思,执笔蘸饱了墨,然后刷刷刷在画纸上画了起来。

        一旁的方无柒又是吓唬又是哀求,但都无济于事。

        于是小丫头开始将矛头转向了李过云,凌寒耳边很快便上演了一场异世界版的狗血言情剧对话……

        “李郎,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我?是我不够好吗?”

        “不,你很好!是我不够好,我配不上你。”

        “我不信!你是不是有其他喜欢的女孩子了?”

        “其他?哪里来的其他?我被困在这里,每天看到的除了你还是你,你告诉我,哪里还有其他的女孩子?”

        “所以这就是你杀我的理由?你开始觉得我烦了是不是?”

        “笑话!我为什么要杀你,你心里没数吗?”

        ……

        凌寒听得一个头两个大,但手底下的活儿倒是没受影响,半分钟不到的时间,一副玉树临风的漫画版的古风公子小鲜肉形象出现在了画纸上。

        虽然和李过云形象上有一定差距,但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来有几分相像的。

        四五分打底,保不齐能有柒分像。

        信心满满的凌寒将画好的阴画儿置于香火之上烘烤,但足足烘烤了近一分钟,画像之上竟然没有任何变化。

        咦?

        凌寒一脸懵逼。

        难道漫画版的不行?

        没事儿,反正时间还有的是。

        凌寒重新扯出一张画纸,改用速写的手法认真画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一张栩栩如生的李过云速写肖像跃然于纸上,就连冷若冰霜的本尊看了后都嘴角上扬,莫名开心。

        我怎么那么好看!

        李过云心里一定这么想。

        爱美是人类的天性,无论美丑。

        凌寒重新将画像置于香火之上,但结果仍然是毫无动静。

        这就怪了啊!

        像肯定是画的很像的。

        按照前面画阴画儿的经验,凌寒觉得这一张至少应该是玖分像打底的。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要不,先画方无柒?

        李过云起初不同意,但经凌寒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还是同意了。

        毕竟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不是?

        凌寒看了看香火,还不到一半儿,时间还来得及。

        刷刷刷。

        一通泼墨挥毫,一个明眸皓齿、古灵精怪的小郡主形象再次诞生,那是没遇到李过云之前的方无柒。

        李过云看着凌寒手里的画卷,忍不住开口对方无柒说道:“我更喜欢这样的你。”

        “我就是我,哪有这样的我和那样的我?”方无柒看着美美的自己,心头喜欢却又忍不住反唇相讥。

        “看见没,你就是这样,永远都要和我对着干。”李过云不满说道。

        方无柒嗤笑一声:“男人如果变了心,总是能找出各种可笑之极的理由。”

        ……

        又来了!

        凌寒无语地将方无柒的画像再次置于香火之上烘烤,一个“玖”字露出了轮廓……

        成了!

        凌寒舒了一口气。

        可还没等他这口气吐完呢,就见那个“玖”字好似落在烧红的烙铁上的雪花一般,很快就又消失了!

        搞什么?

        这还能撤回的吗?

        凌寒气急败坏地把画像置于香火之上再次烘烤,结果再无任何变化。

        这下真没辙了!

        凌寒无力地拉过一个圆凳过来坐下,皱着眉头看着一对俊男靓女在那里拌嘴,将整个事情从头到尾复盘了一下,试图从中找出些线索。

        问题出在哪儿呢?

        画儿肯定是没问题的,这点儿凌寒非常自信。

        和以前画过的几具尸体相比,唯一的区别就是现在这里有一具尸体,两个模特儿。

        一具尸体,两个模特。

        一具身体,两个模特!

        两个模特!!

        凌寒脑子之中闪过一道闪电,再结合幻境中看到的方无柒的记忆,一个大胆的猜想不受控制地出现在脑海之中。

        再次复盘一遍,凌寒几乎完全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诶!”凌寒站起身,走到李过云面前,“你到底是谁?”

        李过云愣了下,不明白凌寒为什么突然问自己这样一个愚蠢的问题。

        “我应该叫你李过云呢?”不等他回答,凌寒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悬浮于绣床上空的方无柒,又看了看李过云,“还是应该叫你……”

        “方无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