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杀人偿命

第十四章 杀人偿命

        日后再见?

        凌寒愣住了,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本小郡主早就是一步废棋了,你却给了我一个惊喜。”李过云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声音也变得虚无缥缈,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般,“没想到大盛的幽都山之中,竟然还有你这么一个有趣的人物。”

        “好好活着!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凌寒最讨厌这种人了,说话只说一半儿。

        多聊两句会死吗?

        这个“李过云”和刚才的李过云不是同一个,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那个绑匪,也就是那个擅长搞PUA祸害小姑娘的渣男。

        两个李过云前后说话的语气和姿态都完全不同,这点显而易见。

        对方也没打算掩饰。

        但是他是怎么做到的?

        凌寒想破头也想不通,干脆也就不去想了。

        这个世界太复杂了!

        不过从渣男的口中至少知道了,这个地方叫幽都山。

        玛德!

        现在又多了一个人盯住了自己,凌寒觉得自己苟得真心很失败。

        得赶紧弄一个分身出来,不然死了就全嗝了个屁的了!

        把东西收拾好,凌寒抱着木盒子就准备出去,找那个皂隶接下一单活儿。

        画完三具尸体就可以收工了。

        凌寒自己倒不是特别累,毕竟每次画尸结束除了奖励技能还会有一股让人舒服的暖流驱除疲惫,强身健体。

        相对刚来的时候,凌寒觉得自己整体上已经强悍了很多。

        像刚才和方无柒那番老鹰捉小鸡似的追逐下来,凌寒不但游刃有余,甚至脸不红气不喘的,这放到前世二十来岁正值龙精虎猛巅峰时期的自己也是做不到的。

        走到门口,刚一拉开铁门,却发现有个人正站在门口。

        员外爷。

        就是那个托刘长贵的关系和自己换房间的画尸人。

        “你怎么在这儿?”凌寒停住脚步,冷冷问道。

        员外爷没有回答凌寒的问题,而是探头探脑地往里看了看,惊讶地问道:“你画完了?”

        凌寒斜了他一眼,懒得和他掰扯,径直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身后的员外爷急急忙忙挤进去,然后砰一声把铁门关上了,隐隐还有拖动桌椅的声音。

        嗯?

        一股本能地危机感袭上心头,凌寒赶紧掐手指又给自己算了一卦。

        卦象显示,大吉。

        好吧!

        凌寒也有些无语。

        这算卦的技能你说他准吧,自打进了这道红门就没消停,感觉稍有不慎就有掉脑袋的风险。

        但你说他不准吧!

        这一路走来确实也有惊无险,自己还得了一个截止到目前为止最有用的御魂技能。

        走廊里空无一人,而且凌寒还发现除了自己这个房间,其他房间门口的灵官都不见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寒皱了皱眉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儿冲着面前的铁门就踹了过去。

        “嘣!——嗡!”

        铁门发出一声轰鸣,然后带着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打开了一条一尺多宽的缝隙……

        凌寒轻轻一跃,身子轻盈地钻了进去。

        地上员外爷正屁滚尿流地往起爬,然后被凌寒一脚踩在了胸口,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背过去。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员外爷伸着脖子,跟一条被踩住七寸的蛇一样,拼命乱扭,“轻点儿!轻点儿!疼!疼!疼!”

        凌寒脚下用力,大声问道:“外面怎么了?你在躲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员外爷一双绿豆般的小眼睛滴溜溜乱转,一看就没说实话。

        凌寒弯腰攥住他的脖领子,手上一使劲儿直接把他给拎了起来,然后伸出门外:“最后一次机会!再不说实话,我就把你扔出去。”

        “别!别!别!”员外爷跟个螃蟹似的手脚并用胡乱挣扎,但仍不忘把声音压得极低,“拉我回来,我就告诉你。”

        凌寒皱了皱眉头,作势欲扔。

        “别!别!我说!我说!”员外爷赶紧求饶,“外面已经没活人了,大门也已经关了,咱俩被困这里了。”

        “现在就你这个房间是安全的。”

        “说清楚些,发生了什么?”凌寒皱着眉头把他拉了回来,然后轻轻把门关上。

        “有一个邪尸特别厉害,画尸人们都死了,就这样啊!”员外爷哭丧着脸说道,“我命大,跑得快这才活了下来。”

        “是吗?”凌寒冷冷盯着他,从他的袖口处拿下来一小块黄色的纸片。

        那是黄裱纸的纸片,再联想门口消失的灵官,凌寒愤怒地问道:“你撕掉了门上的灵官神像?”

        “难怪了!一个邪尸纵然再强大,也不至于把所有人都杀了。”

        “有灵官守住门口,邪尸走不出房间。”

        “正是因为你撕掉了灵官神像,所以那邪尸才能进入其他的房间去杀人。”

        “所以你来这里原本是要撕神像的,只是碰巧发现我已经画完了……”

        说到这里,凌寒猛地停住了,外面已经传来了打斗声还有野兽般的咆哮声。

        轻轻把门打开一条缝儿,外面有一个身高接近两米浑身散发银色金属光泽的邪尸,身后还跟着六七个邪尸,正在与守在门口的两个灵官打作一团。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疯了吗?”凌寒关上门,气愤地把员外爷狠狠掼在地上,直接把他摔得呕出来两口血。

        “我只是想活下去!我只是想活下去!”员外爷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神经病一般嚎哭了起来……

        凌寒又打开门看了看,灵官的实力固然强大,但奈何不住那边数量众多,尤其那个领头的邪尸格外厉害,硬抗灵官的黑刀攻击基本不落下风,但他的每一下攻击都能让灵官的身躯黯淡几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凌寒眉头紧锁,沉吟半晌之后对地上的员外爷说:“杀人偿命,这是天底下最大的规矩。”

        “你替那些被你害死的画尸人偿命吧!”

        “啊!”员外爷楞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被凌寒一把拎起来,然后打开铁门扔了出去。

        紧随其后,凌寒的身影以一个完全违反人类生理构造的姿势从铁门中飞了出来。

        由于有员外爷在前面打头阵,凌寒飞出来的时候并没获得太多的关注。

        这也是凌寒的目的所在。

        只要躲开门口的邪尸聚集区域,凭借目前自己强化之后的身体和藏影步的灵巧,先不说能把邪尸怎么样吧,保命应该问题不大。

        飞前面的员外爷就有点惨了,被那只银色邪尸一把抓住了脚踝,然后扔进了身后的邪尸堆里。

        众邪尸围住员外爷,手挠嘴啃,很快就把他给开了膛。

        罪有应得。

        凌寒轻吁一口气,脚尖点地,身子再次腾空,犹如一只矫健的猿猴在走廊的墙壁上左攀右跳,目光却是盯住了邪尸群中一只身形矮胖,行动最为缓慢的老者。

        我赌你们不敢让我……

        摸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