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我打疫苗了

第二十章 我打疫苗了

        地宫的上方。

        一个身形瘦削的老者坐在轮椅上,看着下面的战斗,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在他身后,站着一个面皮白皙,长相阴柔,眼神略显轻佻的白衣青年。

        “干爹,你就让我去吧!”青年一边给老者揉肩,一边央求道,“再这样下去,大盛朝廷的面子都被这帮废物给丢尽了!”

        老者起初不同意,但耐不住白衣青年说个不停,最终无奈点了头。

        “这小子手中那把黑刀古怪的很,拳脚功夫看起来没什么章法,但是却很硬。”老者的声音又尖又细,竟然是个太监,“你只许用飞剑和他周旋,切记一定不要和他硬碰硬。”

        “一旦发现不对劲儿,千万不要恋战。”

        “晓得了!”白衣青年乖巧地冲老者行了个礼,然后腾空一跃,脚底下出现了一柄银色大剑,一路疾驰向着下方的凌寒飞去。

        御剑乘风来,逍遥天地间。

        剑仙!

        周遭围观的众人一阵激动,悄悄议论了起来。

        “剑仙出手了,那小子死定了!”

        “没错!他也就欺负下普通人。”

        “就是!剑仙能飞,一通飞剑下去,他肯定完蛋。”

        ……

        白衣青年得意洋洋地刻意在空中晃了两圈儿,听着下面众人议论纷纷,心中志得意满,巴适得很。

        这种时候,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下贱的画尸人抢了我的风头?

        白衣青年脚踩大剑,对着下方的凌寒高声叫道:“鼠辈休得猖狂!看我冠义侯荆无羽斩妖除……”

        一道黑色刀芒无声无息迎面而来,荆无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那道刀芒给直直劈中了脚下的大剑。

        大剑发出“咔嚓”一声,肉眼可见地现出一道裂纹,然后带着荆无羽在空中一阵乱晃,差一点就给载下去。

        荆无羽拼命稳住身形,却一个没忍住张嘴“噗”地一声呕出一口血来。

        本命飞剑,剑在人在,剑伤人伤。

        整个地宫瞬间安静了。

        那些刚才还议论纷纷,等着看凌寒笑话的人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目目相觑。

        不过最尴尬的,还是站在大剑上的荆无羽。

        打也不是。

        不打也不是。

        然而凌寒根本不给他时间,又是一道刀芒瞬息即至。

        不过这次荆无羽没有托大,提前将大剑爬升了一段,堪堪避开了凌寒的刀芒,这才躲过了一劫。

        “滚回来!”

        上面传来一声呵斥,荆无羽这才歪歪斜斜地控制着受损的大剑飞了回去。

        “哼!绣花枕头!”

        下方传来凌寒的一声冷哼。

        荆无羽喉头一甜,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

        “阿弥陀佛!贫僧苦玄!”

        “阿弥陀佛!贫尼静念!”

        “向施主讨教!”

        前方的平台上,红门内缓缓走出来一僧一尼。

        和尚身材高大,杠子眉大环眼,大脸盘子,右手一根镔铁禅杖,左手则托着一个青铜金钵。

        尼姑身材娇小,柳眉杏眼,面皮白净,虽不施粉黛,素面朝天,却还颇为耐看,手中倒持着一把三尺青锋。

        “讨教?”凌寒冷笑了一声,“那到底是讨教?还是玩命?”

        和尚愣了愣,而后坦然回道:“我们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那就是玩命嘛!”凌寒手中黑刀斜指,冷声说道,“玩命就说玩命,不要搞这些虚头巴脑的,挺没劲的!”

        和尚不再答话,手中金钵与禅杖猛地一碰,发出“铛”的一声,震得凌寒耳朵嗡嗡作响,脑袋也昏昏沉沉,有点不清楚了。

        而那个尼姑则趁机脚尖轻点,人剑合一向着凌寒胸口飞速刺来。

        闹了半天,和尚是辅助,尼姑才是输出啊!

        受和尚影响,凌寒反应慢了一拍,等他想施展藏影步躲开的时候,尼姑的剑已经到了胸前。

        一不做二不休,凌寒干脆心一横,不闪不避,手中黑刀自下而上向着尼姑反撩了过去。

        这种拼命的打法着实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尼姑怂了。

        她本能想躲,但已经来不及了。

        “噗——”

        一声带尾音的闷响之后,尼姑被从竖着从中间一劈两半儿,腥热的鲜血犹如骤雨一般浇了凌寒全身。

        而尼姑手中的剑,却也借着去势方向一偏擦着凌寒的脸划过,留下了一道细微的伤口。

        这是凌寒第一次受伤。

        如果不是因为身体被画尸强化过,这一剑可能会削掉凌寒半张脸。

        但现在,只破了一点儿皮。

        “师妹!”大和尚惊叫一声,一脸悲愤地将手中金钵与禅杖不停猛敲,而后口中高喊,“对这种人间祸害,还顾忌什么江湖规矩?”

        “一起上,弄死他!”

        红门内呼啦啦又冲出来十几个人,男女老少都有,拿着各式兵刃冲凌寒就招呼了过来。

        凌寒哈哈大笑:“满口阿弥陀佛,张嘴闭嘴普度众生,却也不过是欺世盗名,假仁假义的伪君子!”

        左手拳,右手刀。

        凌寒好像个嗜血的恶鬼,冲着那些人迎了上去。

        这些人不同前面遇到的那些杀手,实力都要强上几个档次,比刚才死在凌寒手下的尼姑只强不弱。

        再加上那个躲在外围“咣咣咣”猛敲的大和尚,凌寒打得还是挺被动的。

        几个照面下来,虽然对方倒下了一大半儿的人,但凌寒也受了几处伤。

        头上挨了一锤,肩膀挨了一刀,大腿被扎了一剑,不过都是皮肉伤,连骨头都没碰着。

        最过分的,是有一个身材瘦小的青衣汉子,竟然偷偷用毒。

        你早说嘛!

        凌寒喜不自胜,几次佯攻之后,就把青衣汉子身上那点儿东西全都偷了过来。

        探云手和藏影步。

        两个凌寒原本以为很鸡肋的技能,被凌寒给玩出了花儿。

        同样是毒,那得看是谁用。

        用于口服的软筋散和无色无味的粉末状迷魂香混合后,遇血速溶,药效能快上一倍……

        外围的那些观众根本没看清楚怎么回事。

        就只看到那几个江湖高手明明已经让凌寒受伤了,却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整整齐齐全部都给栽倒了。

        那青衣汉子一脸不甘地问道:“你……,你为什么没事儿?”

        “我?我打了疫苗了。”凌寒想了想,认真回答道。

        青衣汉子睁着死鱼般的眼睛,一脸的迷茫。

        但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凌寒知道他不懂什么叫疫苗,只是因为懒得跟他解释自己是因为画尸身体被强化了很多次,现在寻常毒药对自己已经不起作用了。

        或许以后画尸画得更多一些,真的能百毒不侵吧?

        收拾好东西,继续往下走,连续走了三层,眼看都要下到地面了,都再也没碰到一个人。

        等到了最下面那层,终于踏上地面的时候,面前盘腿坐着六个一头白发好似爱因斯坦一样的怪老头。

        值得一提的是,这六个怪老头无论长相、动作都几乎一模一样。

        就好像克隆人似的。

        “不会是分身术吧?”

        凌寒心中狂跳,禁不住口干舌燥,吞了一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