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死了,才能活

第二十二章 死了,才能活

        酆都城门。

        凌寒拖着六具尸体,缓缓前来。

        何澹和关沧海站在城墙上,看着浑身是血好似修罗恶鬼一样的凌寒,各自都是一脸的问号。

        “他干嘛要拖着尸体?”何澹问。

        “谁知道呢?”关沧海呵呵笑道,“天命者不同凡人,估计是有他自己的打算吧?”

        “他这么能打,你也没想到吧?”

        何澹抠了抠耳朵,一脸傲娇:“我早知道了!”

        关沧海看了看他,一副“你的脸呢?”那种表情。

        .

        距离城门还不到两百米。

        原本以为已经结束了,结果“砰”地一声闷响,一个人影好像石头一样重重砸在了凌寒前面的地面上。

        一阵尘灰四起,地面都被砸下去一个小坑。

        坑里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干瘦老道士“哎呦呦”一阵哼哼,然后揉着腰坐起来,指着上面破口大骂:“哪个龟孙儿把我推下来的?”

        凌寒停住脚步,冷冷看着他的表演。

        地宫地形是一个倒置的锥形,上边大,下边小,你再怎么掉也不可能掉我这儿来吧?

        虽然我是艺术特长生,但也是学过物理的好吧!

        “小哥儿!来拉我一把。”老道士看着凌寒,伸出手。

        凌寒呵呵一笑,松开背尸匠裹尸布绑成的绳子,右手一伸,一道黑色刀芒毒蛇般吐出,“铛”一声砍在老道士的胳膊上。

        没错,是“铛”的一声!

        遇神杀神,无往不利的黑刀第一次碰到了砍不断的东西。

        老道士错愕地看了看凌寒,愣住了几秒钟,然后这才反应过来抱着胳膊开始干嚎:“疼死我了!杀人啦!救命啊!有人欺负老头子啦!”

        “这什么世道啊!怎么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砍啊!”

        “还有没天理啊?还有没王法啊?”

        “今儿这事儿,没几百两银子肯定过不去了!”

        ……

        凌寒无心理会他的胡搅蛮缠,心中满是惊骇。

        一路走来,黑刀是他的最大倚仗。

        如果黑刀都拿他没办法,凌寒不确定自己的拳头能起到什么效果。

        用毒?

        可以一试,但希望也不大。

        要不,跑吧?

        藏影步发动,刚一迈步,脚腕就被一只鸡爪子一样的手给抓住了:“打了人就想跑啊?你有没有良心啊!”

        “来人啊!救命啊!”

        凌寒挣扎了几下,那只手好像钳子一样,抓得稳稳的,纹丝不动。

        这真特么遇见克星了!

        关键这老头光缠着自己,却并没下杀手。

        按理说,这种实力差距对方应该轻轻松松就把自己给干掉了啊?

        “孩子,你得死。”就在凌寒琢磨怎么脱身的时候,一个温暖的声音传入耳中,“你只有死了,才能活。”

        说话的正是抓住自己的这个疯疯癫癫的老道士。

        虽然他依然在抓着自己的腿干嚎,但凌寒却十分确定,和自己说话的那个人就是他。

        他的眼睛在说话。

        传音入密?

        “不要说话,不要停!你继续假装挣扎。”那个声音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死在我的手上,可能就真的死了。”

        “我数三下,你开始分魂。”

        “相信我!”

        “一”

        “二”

        “三”

        ……

        老道士突然发狂,两手各自抓住凌寒的一条腿,然后在空中抡了一个圈儿,用力一撕……

        凌寒的身体从中间被活生生撕裂成了两半儿,带着大片的血雨,直直被老道士扔进了酆都城中。

        “欺负老人家!该死!”老道士指着城门,跳着脚儿大骂,“我撕了你,我撕碎你,缝都缝不起来。”

        “混蛋!臭蛋!王八蛋!”

        ……

        老道士骂了一会儿,可能觉得挺没意思的,转头往台阶的方向颠儿颠儿地跑去,边跑边嘟囔:“到时候了!到时候了!”

        “小姜菱儿的叫花鸡快烤好了!”

        “吃鸡去!吃鸡去!”

        ……

        地宫上下又开始默契地陷入了宁静。

        各方势力重新归于暗处,穿黑色差服的差役和背尸匠们从各处红门之中出来清理尸体,擦洗血迹。

        经此一役,地宫内的缝尸匠和画尸人们又有的忙了。

        地宫高处,坐在轮椅上的老太监死死盯着下方的酆都城,一言不发。

        “干爹!那个老道士是谁啊?”荆无羽面色有些苍白,一边给老太监敲腿,一边问道。

        老太监摇了摇头:“我也不认识,你让影子去查一查。”

        与此同时,隐藏于地宫内的各方势力也都悄悄下了一道密令,内容都是查那个老道士的底细。

        但很快,各方的探子又都有了结果。

        老道士,不见了!

        所有人都看到他上了台阶,颠儿颠儿地走得并不快。

        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老道士就那样神秘地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或许,是陛下的人吧?”老太监抚摸着荆无羽白白嫩嫩堪比女孩儿的小手,缓缓说道,“就算不是,那至少也是站陛下这一边儿的。”

        “人都撕成那样了,活是肯定活不成了。”

        “不过为了确保万全,等尸体缝好后,你拿着我的腰牌去把尸体要过来。”

        “还有,赶明儿你出去一趟。”

        “去宫里,找娘娘……”

        ……

        各方势力躲在暗处,好像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样。

        忙忙碌碌,想着怎么害人。

        而酆都城中,凌寒的尸体被送入了城西北一个四四方方,收拾得干净整洁的小院子里。

        院门上方,挂着一个桃木牌子。

        缝尸处。

        何澹和关沧海两人乖乖站在院门口,频频张望,却不敢迈入院门一步。

        缝尸处正对院门的堂屋里,一个身段窈窕,白发垂肩的红衣女人轻移莲步,款款走出,检视完凌寒的尸体后,轻声吩咐道:“甲字零号房。”

        刚想转身离去,却终于停住脚步,对着门口的两人微微点了点头。

        何澹与关沧海心里的一颗石头这才算是落了地。

        师姐说能行,那就一定能行。

        这世上有的是医生救不了的病人,但却没有师姐缝不了的尸体。

        旁人以为缝尸匠的存在只是为了给死者一个全尸,却不知道这世上能真正从阎王爷手里抢人的,也只有缝尸匠一个。

        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酆都城里这核心的几个人。

        能做到这一点的,却只有一个人。

        酆都城的二号人物。

        林婕诗。

        “老师真的是下了好大一盘棋啊!”何澹一屁股坐在缝尸处门口的石麒麟上,“你说门口那个疯道士,是不是也是老师安排的啊?”

        “他传音给我的时候,我都以为我听错了!”

        关沧海笑眯眯看着何澹,拍了拍他的肩膀:“师父弈棋,你岂能懂?”

        何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