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天命者

第二十五章 天命者

        也只有在酆都城这种地方,拉着尸体走在大街上不会被人当做异类。

        走在街边的人,要么画尸人,要么缝尸匠,要么是其他和死人有关的职业,总之都是常年和尸体打交道的,大家都见怪不怪。

        所以并没有什么人过来围观。

        尤其旁边还跟着何澹。

        这位爷可是出了名的不祥之人,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

        万一被他看上了,那这辈子算是完了。

        不过在别人眼里凶神恶煞,蛮不讲理的何澹,面对凌寒却好似看到主人的二哈一样,蹿来跳去,连番讨好。

        “诶!傻……,额!凌寒,你为啥死都要带着他啊?”何澹一边走,一边凑凌寒面前,涎着脸笑嘻嘻问道。

        凌寒看了看他,然后叹了口气:“这人虽然想杀我,但他毕竟死在我的手下。我打算送他最后一程,给他画尸。”

        “哦!原来如此。”何澹恍然大悟,看向凌寒的眼神充满了敬意。

        行恶鬼事,施菩萨心。

        天命者果然和我们这种凡人不一样啊!

        何澹觉得自己悟了。

        “可昨天你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单单只给他画尸呢?”何澹想了想,又冒出来一个问题。

        你屁事儿怎么这么多呢?

        凌寒想了想,然后又叹了口气:“一个人能力再大,又怎能救得了所有人?”

        “只要有心,救一人即是救所有人。”

        救一人,即是救所有人。

        何澹觉得自己又悟了。

        “那啥……,和你商量个事儿。”何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日后出去闯荡江湖的时候,能不能和师姐说一下,让我跟着你?”

        日后闯荡江湖?

        凌寒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也就是说,我可以离开这里去外面?

        “你很怕你师姐?”凌寒眼带笑意,瞅了瞅何澹。

        何澹缩了缩脖子,而后反问道:“你不怕?”

        凌寒想了想,而后认真回道:“我那不是怕,我那是尊敬。”

        何澹撇了撇嘴:“虚伪!”

        .

        街角位置有个小庙。

        何澹进去,把庙里的僧人全都赶到了庙门外面候着,然后指使着几个纸人把六胞胎的尸体给抬进了庙里。

        一路走来,都是纸人在拉车。

        凌寒觉得这个技能也挺不错的,不过碍于与何澹的关系,强行摁下了一刀把他砍了,然后给他画尸的想法。

        画尸的家伙什儿,何澹昨天也都给凌寒收起来了。

        所以说,有些人别看平时粗枝大叶没个正形儿,但真遇到事儿还是很上心的。

        当然,得是他在意的事儿。

        一切准备就绪,凌寒看了看何澹:“你也要一起?”

        何澹愣了下,然后尴尬问道:“不方便?”

        “方便。”凌寒无所谓地笑了笑,“我主要是怕万一诈尸了,我还得保护你。”

        何澹不干了,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和凌寒比划比划:“你是挺能打的,可我也不是吃素的啊!”

        “我是觉得和你比较投缘,但要说打架除了师姐,我还没怵过谁。”

        两人嘻嘻哈哈的,你捅我一下,我踹你一脚,闹够了凌寒这才从旁边拿过来一个香炉准备给六胞胎画尸。

        尸前三炷香,额头点金漆。

        点漆的时候,凌寒装作不小心把手按在了尸体之上,而后冲何澹嘿嘿一笑:“见笑!见笑!没注意,手滑了!”

        一旁正看凌寒画尸的何澹被吓了一跳,差点就把纸刀给抽出来。

        画尸期间是不能接触尸体的。

        何澹虽然不是画尸人,但规矩他是懂的。

        看凌寒屁事儿没有,淡定地一批,何澹这才把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天命者果然是和凡人不同的!”何澹背靠着墙,一边百无聊赖地拿手指头抠墙皮,一边在迪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刚才与尸体接触的那一刹那,凌寒已经在六胞胎的记忆幻境中看完了他的一生。

        收获良多。

        六胞胎名为唐止,是道门的俗家弟子。

        这个人,怎么说呢。

        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极端愚忠。

        之所以一直以俗家弟子的身份修道,就是因为唐家世代为大盛武将,祖训就是八个字“以身许国,匡扶大盛”。

        这样的人如果生在明君治下,那必定是声名传世的名将。

        可惜了,大盛已经烂到根儿了。

        像他这样的,一心为国,却被朝廷那帮阴谋家耍得团团转,给人当刀子使。

        直到他死在凌寒手里,都没人肯下来帮他一下。

        可悲,可叹!

        除此之外,凌寒还在唐止的记忆中,了解到了另外一桩事情。

        那就是自己昨天被人追杀的真相。

        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干掉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相信每当皇帝无道,便会有人领天之命,行天之道,带领大家将皇帝赶下台。

        这个人就叫做天命者。

        大盛国的开国皇帝,高祖崇明帝便是一位天命者。

        崇明帝立国之后,大盛国强民富,实力雄厚,镇九幽妖族于十万大山之中不敢露面,西方的极乐佛国、北方的罗刹蛮族,西北的草原异族每隔三年便以臣国身份到大盛朝拜。

        至于那写海面上的岛国联邦,更是直接挂上了大盛的国号。

        都是大盛人,打什么打?

        那个时候的大盛,说是一统天下也不为过。

        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崇明帝之后虽也出过几代明君,但其余的大多庸才,将一个国力强盛的大盛国活活给折腾得不成样子。

        到了当代天元帝这里,大盛已成了人间地狱。

        天命者却始终没有出现。

        但天下人不知道的是,自天元帝继位的第八个年头开始,天命者就已经出现了。

        只是天元帝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天命者刚一出现,就会有杀手将天命者扼杀于摇篮之中。

        到凌寒这里,是第十一代天命者。

        只是唐止虽然本领高强,但却只是被人利用的工具,无法接触到秘密的核心。

        比如,天元帝是如何追踪这些天命者的?

        再比如,凌寒的这个天命者身份,究竟是指这具身体的原主儿,还是从现代社会穿越而来的凌寒?

        当初没有问何澹,是因为两人不熟,关系也没到那个份儿上。

        而后来的老文官和唐止等人,凌寒是不想问。

        那个时候,凌寒完全凭着一口气撑下来。

        如果非要去追问个为什么,那这口气很容易就泄了。

        作为一个在社会打拼了这么多年的成年人,凌寒非常明白“结果导向”这个概念的意思。

        你想杀我,那我就要杀你。

        至于为什么?

        等你死了,我们可以在你的尸体旁慢慢聊。

        庙里没有画板,凌寒直接将画纸铺在一张桌子上开始作画。

        值得一提的是,唐止的每个分身都有一个地魂,也就是说他活着的时候,每个分身都是拥有完整的三魂七魄的。

        凌寒有些激动。

        对即将到手的【无极】也满是期待。

        和林婕诗那个回魂汤的方法不同,这个分身更加简单直接。

        距离自己想要的完美分身……

        只差一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