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

第二十六章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

        玖分像。

        唐止的阴画儿算是尘埃落定。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六具尸体之中,有五具尸体好像被放了气的充气娃娃一般,肉眼可见地开始萎缩,然后变成了一张皱巴巴的人皮。

        仅存的那一具尸体则明显变得丰满了一些。

        分身归位?

        给唐止画尸前,凌寒心里就有个疑问。

        这样的六个分身,每个分身还都有完整的三魂七魄。

        那他到底算是六个人,还是一个人?

        但拿到了画尸的奖励,这疑惑也就迎刃而解了。

        【无极】

        【一炁化三清,吾即这天地。】

        之前那个【御魂】号称“不在三界五行中”,这一个【无极】则干脆“吾即这天地”。

        一个赛一个的口气狂妄。

        莫非这画尸奖励,所有涉及到三魂七魄的技能介绍都是这样的中二?

        所谓无极,即万物之始。

        是不是不知道,但道家就是这样认为的。

        和凌寒前世有所不同,这个世界的道家高手是真的能飞天遁地,长生久视的。

        在他们的教义中,道祖一炁化三清,便形成了如今的天、地、人三宗。

        而无极的分身之术,据说便脱胎于道祖的“一炁化三清”。

        至于这修炼方法嘛!

        就没听起来的那么高大上和仙气飘飘了,甚至还有些惊悚。

        首先要将自己身上剁下来一块,要求是“骨肉皮皆存”,意思就是要有骨头、肌肉和皮肤。

        一般剁手指头和脚指头的比较多,很少有人直接把胳膊和腿弄下来的。

        除非脑子不好使。

        剁下来的这“骨肉皮”,须“置于阴气浓郁之处,辅以魂力为食”。

        大概意思,就是把剁下来的手指头或者脚指头放在阴气重的地方,像唐止就是选择在一处地底墓穴之中完成了自己分身的修炼。

        然后用自己的魂力,也就是精神力日日滋养它。

        快的话用上一两年,那剁下来的手指头或者脚指头就能成长为一具完整的分身了。

        当然,这是从零开始慢慢修炼的情况。

        在自己识海之中,凌寒能够看到在黑刀旁边儿,静静躺着五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小人儿。

        也就是说,我连修炼方法和修炼成果一起拿过来了?

        美滋滋。

        想到唐止苦苦修炼几十载,自己却能不劳而获,凌寒禁不住想起前世懂王说过的一句话:“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除了【无极】之外,唐止还额外给凌寒贡献了三个技能。

        第一个就是和凌寒打架时候用的那套掌法,名为【惊雷】。

        第二个技能则是一套道家的内功修炼功夫,名为【炼炁术】。

        第三个技能是之前凌寒已经得到的【吐纳】,自然也就与之前的技能去伪存真,合二为一了。

        【吐纳】、【炼炁术】再加上【惊雷】,正好就是一套内家功夫的修炼体系。

        【吐纳】通过特定的呼吸方式,让人体能够吸收天地间的灵炁,而【炼炁术】则将灵炁转化为能量,也就是内力存于体内。

        和人打架的时候,使用【惊雷】将内力转化为蕴含风雷之力的掌法,把对方轰成渣渣。

        而这条修炼体系,同样还适用于其他的拳法、掌法以及刀法、剑法等。

        收获不错。

        凌寒收起纸笔,冲着何澹嘿嘿一笑:“借我点钱,请你喝酒吃鸡。”

        “用我的钱去喝酒吃鸡,这还叫你请我?”何澹不满地叫道,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把荷包拿了出来。

        “小气吧啦的!又不是不还你了?”凌寒一把从他手里把荷包夺过来,然后扬了扬自己手里的阴画儿,“如果不是我现在没法去朝廷那里换钱了,我犯得着找你借钱?”

        “跟大哥混,以后有的你吃香喝辣的。”

        画尸人的纸上面是有特定编号的,不同的编号对应不同的人。

        凌寒这种已经“死了”的人,肯定是不方便去拿着阴画儿换钱了。

        何澹摇头晃脑地走在前面,凌寒抱着木盒跟在后面,两人晃晃悠悠朝着酆都城最热闹的鬼街走去。

        凌寒现在是彻底的换了个人。

        不光是长相不同了,身材也比以前壮硕了一些,尤其是胸和屁股。

        没办法。

        林婕诗的审美就这样。

        改头换面的凌寒大摇大摆走在街上,完全不用担心会被人认出来。

        不过和何澹走在一起,无可避免地就会成为焦点。

        大概情况就是,俩人走到哪儿,哪儿的人就会在几秒钟之内很默契地走开,离两人远远儿的。

        “你人缘混的这么臭的吗?”凌寒冲何澹抱怨道。

        何澹倒是无所谓地晃了晃脑袋:“你知道什么叫鹤立鸡群吗?他们都是鸡,我是仙鹤,他们和我站一起自然就会自惭形秽了。”

        “优秀的人,总是孤独的。”

        “他们是怕被你记住。”凌寒毫不留情地拆穿他,笑着说道,“听说被你选中了,很少有人能活着回来。”

        “人嘛!总是会想方设法活下去。”

        “他们怕你,惹不起你,自然就得躲着你了。”

        何澹突然停下来,转过身一本正经地问凌寒:“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喜欢滥杀无辜的人?”

        凌寒看着他,没有说话。

        答案不言而喻。

        “你为什么会选择和我这样一个不招人喜欢的人做朋友?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见凌寒不回答,何澹脸色明显不太好看,语气也有些冷淡。

        终归……

        还是太年轻啊!

        凌寒叹了口气,一脸的似笑非笑:“你刚说滥杀无辜?我昨天杀了多少人,你有没记下来?”

        何澹愣了下,却忍不住也“噗”一声笑出来了。

        “给你讲个故事。”凌寒拍了拍何澹的肩膀,笑着说道,“我以前也有一个朋友……”

        上高中的时候,凌寒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成绩很差,抽烟、喝酒、打架、旷课、早恋……,总之学生时代能犯的错误他几乎全都犯了。

        但这不影响凌寒和他关系很好。

        即便在凌寒离世前夕,每隔上一段时间就跑去陪他说说话的,也只有他一个了。

        两个人只要三观一致,又能谈得来,那就可以做朋友。

        至于他是个什么人,那并不重要。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凌寒冲何澹眨了眨眼睛,“不过你不算,你顶多就是我一小跟班儿,我还没考虑好要不要你跟着我。”

        “喂!你再说一遍试试!”何澹不干了,冲凌寒就是一脚。

        凌寒使出藏影步,三两下甩开何澹,施施然往前走去。

        一个跑,一个追,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没心没肺的少年时光。

        ……

        半个时辰后。

        酆都城中一座桥头的石头上,何澹一边喝酒一边醉醺醺地问凌寒:“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总是从画尸人之中挑人去邪尸宫?”

        “因为我就是要他们死,嗝!因为……,他们都该死。”

        “这个鬼地方,很多人都是死囚。有人是被冤枉的,有人是真的干了很多坏事……”

        “做了坏事,你说……,该不该死?”

        这点凌寒倒深有体会。

        那天给那死掉的十几个画尸人画尸的时候,他看到了他们的过往。

        的确每一个都是罪大恶极。

        有拐卖良家妇女的人贩子,有谋财害命的强盗,有贪赃枉法害人无数的贪官,还有道貌岸然贩卖焦虑蛊惑人心的敌国细作……

        只是何澹是怎么知道的?

        他明明和朝廷不是一伙儿的啊!

        还有……

        “那我呢?为什么要选中我?”凌寒笑嘻嘻问道,“难道我也是罪大恶极吗?”

        何澹醉醺醺一挥手,醉眼朦胧地黑色瞳仁里露出一丝得意:“不!你和他们不一样……”

        “选你……,是因为老师给你布了一个局。”

        “老师说,要送你……”

        “一场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