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林家惨案

第三十一章 林家惨案

        林婕诗的父亲,是大盛朝一位从三品的怀远将军,名为林定安。

        林定安一生为大盛冲锋陷阵,浴血杀敌,立下了汗马功劳,却因为被卷入太子谋逆案锒铛入狱。

        三司会审半月有余,也没审出个子丑寅卯。

        皇帝看了上报的折子,龙颜大怒,朱笔御批四个大字:“欺君罔上”。

        于是林家上下一百余口,男的砍头,女的削籍为奴入教坊司。

        林家主母也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奇女子,性子刚烈,宣旨的太监还没来,就带着全家女眷集体抹了脖子。

        林婕诗的哥哥当时正驻守边关,对家中噩耗一无所知,刚从与罗刹蛮族大战的战场上下来,就被皇帝派去的执法队砍掉了脑袋。

        ……

        惨!

        林婕诗之所以能够幸存,是因为她那个“不合理综合体”的师父。

        玄心道人。

        就因为林婕诗是玄心道人的徒弟,整个大盛朝廷从上到下,仿佛就忘记了林家还有这么一个女儿。

        这样的朝廷,还没倒闭也真是魔幻的紧!

        林婕诗赶回林家的时候,已是一地尸骸,满园子的死不瞑目。

        缝尸匠最拿手的就是从阎王爷手里抢人,但也不是人人都能救,最终在尸堆之中只找到了三个还有一线希望的。

        一个是林婕诗的乳母,南姨。

        一个是南姨的外甥女,南小月。

        再一个就是大嫂刚出生还没满月的女儿,丫丫。

        回到地宫之后,林婕诗把自己闷在房间里近月余,这才算是把三个人从鬼门关给抢了回来。

        但三人却也落下了一辈子的毛病。

        南姨失去了表情,南小月和丫丫无法正常走路。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林婕诗一夜白头,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再后来,林婕诗以一人之力,把此案之中所有参与诬陷林家的大小官员以及帮凶全都炼成了活尸,生生世世在林家老宅之中受苦赎罪。

        若不是后来玄心道人阻止,林婕诗还要夜闯皇宫,斩了那狗皇帝的项上人头。

        “狗皇帝的人头,早晚有人去取。”玄心道人说,“与其你搭上性命,为何不多活上几年,看着这大盛国运散尽,山河破碎?”

        “杀人诛心,才是上上之策啊!”

        ……

        许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林婕诗也恢复了平静,不再像刚才那样情绪激动。

        “你不是死人都可以缝活的吗?为什么不……”问题问一半儿,凌寒自己都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蠢。

        能救她肯定早就救了。

        林婕诗看了看凌寒,淡淡说道:“你以为缝尸匠是神仙吗?救人用的是我的命元,我就算本领通天,又能救回几个人?”

        “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救,必须三魂齐聚的才能救回来。”

        “每个人魂力强度不同,有修为之人或许时间能长点儿,普通人死后最多一刻钟,天魂就已经散掉了。”

        “只有地魂和命魂,救回来也是个傻子。”

        “也就像你这种怪胎,能坚持那么长时间不说,还一体双魂。”

        ……

        原来如此。

        凌寒沉默了很久,这才整理衣冠,恭恭敬敬对着林婕诗说了一声:“谢谢!”

        “谢我什么?”林婕诗歪着头,依然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凌寒想了想,认真回答道:“所有事。”

        林婕诗“哦”了一声,然后又问道:“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呢?”

        “我……”凌寒原本想开个玩笑说“要不以身相许吧!”,但又想到刚听林婕诗讲完她家的悲惨往事,这样说有点儿欠揍。

        林婕诗笑了笑,转身去屋里又拿出一坛酒,反正上了屋顶,高声叫道:“来!陪我喝酒!”

        凌寒苦笑,也提了一坛酒,再那上剩下的半碟花生米,也一个纵身跳上了屋顶。

        夜晚的风有些凉,但终是敌不过酒精的火热。

        林婕诗踢掉了鞋子,赤着一对白得晃眼的玉足,背靠屋脊慵懒斜坐,一袭红衣飘飘荡荡又美又飒。

        美酒入喉,湿了衣衫也浑然不觉。

        凌寒看得眼睛都直了,借着酒劲忍不住就哼起了前世的一首经典曲子。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

        “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

        ……

        凌寒上辈子就是学艺术的,虽然学的是画画,但骨子里就有浪漫的基因在。

        这一曲男声版的《笑红尘》唱得动了情,比起原版,少了几分媚,却多了几分的情深意切!

        林婕诗醉眼朦胧,歪着头看着凌寒纵酒高歌的样子,越看越顺眼。

        也是。

        毕竟自己都是照着她的审美做出来的,想不顺眼也难!

        “这个是什么曲子?很好听!”林婕诗抱着酒坛子闭眼躺在屋脊之上,浑然不管自己胸前衣衫已经被酒浸湿了大片。

        借着繁星点点,凌寒无意中看到了那一片高耸入云,禁不住口干舌燥,赶紧提起酒坛“咕咚”一口吞了下去。

        “笑红尘。”凌寒也坐了下来,“专为你写的曲子。”

        “嗯?为我写的?”林婕诗眼带笑意,慢慢睁开眼睛,轻轻问道,“你平时也是这样哄其他女孩子的吗?”

        凌寒汗颜。

        他原本的意思是,这首《笑红尘》是给东方不败写的,而林婕诗本人的状态像极了那个又美又飒的东方不败,所以觉得这首曲子就像是专为她而做一样。

        但是喝了酒,脑子跟不上嘴巴。

        就成这样了。

        话已出口,再解释就煞风景了。

        再说反正这个世界的人也不知道真相,那干脆将错就错吧!

        凌寒也就势在林婕诗身边躺下,仰望着满天繁星,轻声说道:“给你讲个故事。”

        “想不想听?”

        .

        凌寒给她讲的,就是令狐冲和东方不败的故事。

        不过,是魔改过的那版。

        起初林婕诗觉得很无聊,但很快便进入了状态,侧过身体,一手撑住头,一手把玩着手里的酒坛子,听得津津有味。

        当讲到东方不败推开令狐冲,坠下悬崖之时,林婕诗沉默了好久,这才问凌寒道:“这个故事,是真的?还是你编出来的?”

        凌寒看了看她,认真说道:“是故事,但不是我编出来的。”

        “在我的故乡,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故事。”

        “你若喜欢,以后我可以经常讲给你听。”

        林婕诗“嗯”了一声,再次仰面朝天躺在屋脊之上,看着满天繁星,哼起了歌儿……

        细细听去,竟然有几分《笑红尘》的味道。

        残月隐隐,繁星满天。

        两人在屋顶上纵酒高歌,下面几十具尸体静静矗立……

        就像这大盛的乱世,魔幻却又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