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杀人悬尸

第三十三章 杀人悬尸

        “你最好想清楚你在做什么?”林婕诗闭着眼睛躺在被窝里,用最柔软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

        我要想做什么早就做了。

        还能活到现在?

        (这话没毛病。)

        不过凌寒无心和她斗嘴,而是面色凝重地说道:“地宫出事儿了!”

        “你是不想回去了吧?”林婕诗缓缓睁开眼睛,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没开玩笑!”凌寒很认真地说道,“你忘了?回魂汤的池子里,还泡着我一具尸体。”

        “那上面有我的另外一个分魂。”

        “就在刚才,他活了。”

        这种事情说出来好像是天方夜谭,但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之前只是一具尸体,对外界没有任何感知。

        看不见,也听不见。

        凌寒原本计划是等那尸体恢复地差不多了,可以拿给朝廷交差了,就把尸体上的分魂给收回来。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林婕诗把自己带出来了这好几天。

        收魂这事儿就给耽搁了。

        就在今天晚上,凌寒突然发现地宫里那个分魂,能看见东西了。

        自己正被挂在高处,身边好像腊肉一般,挂着几十具尸体,俱都是一身蓝色的粗布道袍。

        酆都城的办事人员,都是玄心道人的门下,穿道袍的。

        在那些尸体中间,凌寒还看到了何澹。

        何澹还活着。

        但也只剩下了半条命。

        .

        “你那个分魂现在能做些什么吗?”林婕诗问道。

        凌寒苦笑着摇了摇头。

        只是能听能看而已,但尸体毕竟还是尸体。

        关键那还不是真的尸体。

        真的尸体天魂已散,凭着一股执念还能诈个尸什么的。

        那个尸体是林婕诗缝出来的,三魂齐聚,真的就只是一副臭皮囊而已。

        “挂尸体的那个地方应该是天机楼。”林婕诗说道,“全酆都城只有这么一处高楼。”

        “那里是酆都城的核心,也是师父修炼的地方。”

        半死不活的何澹被挂在了玄心道人修炼的地方。

        那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玄心道人挂了。

        另一种是,玄心道人疯了。

        “终于还是出事了。”林婕诗一脸的面无表情,无悲无喜,“皇帝终于还是忍不住对师父下手了!”

        说完,林婕诗走到那个金丝楠木的大衣柜面前,探手在上面点了几下。

        而后一阵光华闪动,一个和在地宫里一样的阴阳八卦机关出现在了衣柜的柜门之上。

        “你想现在过去?”就在林婕诗想转动机关的时候,凌寒往前一步,挡住了她。

        林婕诗皱了皱眉头:“你可以留下。”

        哎!

        笨女人。

        凌寒搓了搓脸,然后认真地问道:“你过去想做什么?送死吗?”

        “不管地宫里发生了什么,能搞定你师父的人,你觉得你去了就能力挽狂澜了吗?”

        林婕诗淡淡问道:“不然呢?”

        凌寒其实能理解她。

        林家出事儿的时候,她不在。

        全家上下一百多口都死了,只有她还活着。

        现在发生的事情,几乎就是当年事情的重演。

        她不想再做那个苟活的人。

        “我知道有些时候,活着比死了还难受,一头扎进死人堆伸长脖子等着让人砍反而是一种解脱。”凌寒呵呵一笑,语气却有些生气,“人生在世,绝大部分时候,死都比活着容易。”

        “但你想过没有?那些死去的人,他们为什么而死?”

        “你又有没想过?你死了,让那些还活着的人怎么办?”

        “你让丫丫怎么办?你让南姨和小月怎么办?”

        “你让我……”

        话说秃噜了,差点把自己也给搭进去。

        凌寒强行把后半句话给咽回去,然后板着脸说道:“多读书!多动脑子!很多人输,不是因为自己不行,而是因为乱了阵脚。”

        “动不动就和人梭哈,你以为你是赌神啊?”

        “无能狂怒,最为致命!”

        林婕诗眨巴着眼睛想了想,然后冷冷说道:“虽然你说的有些话我听不太懂,但我觉得你好像是在骂我。”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把你知道的关于你师父还有天机楼的情况,都和我说说。”凌寒没搭她那个话茬儿,冲她挑了挑眉毛,“关键时刻,还得我出马。”

        “直说了吧!你只要乖乖听我话,别去送死,这事儿咱俩就能成。”

        其实凌寒自己也没太大的把握,但他心里有一个大概的计划。

        以及……

        还有一个猜测。

        尽管觉得凌寒有些充大个儿,但林婕诗还是忍住了想扁他一顿的冲动,言简意赅地给他介绍了下。

        死马当成活马医呗!

        万一这小子真能有办法呢?

        毕竟天命者。

        .

        天机楼是酆都城的核心所在。

        据说楼中有一套天机万象仪,是上古秘宝。

        对大盛来说,这套天机万象仪最主要的作用是“沟通阴阳,窥探天道”。

        之所以是据说,因为林婕诗跟随师父修行二十余载,也从未上去过。

        倒也不是天机楼守卫森严,闲杂人等,不得进入,相反那天机楼并无守卫,从早到晚都是大门洞开。

        但这世上除了玄心道人,其他没有人能进的去。

        一旦走近那个门,就会被一道光幕传送至酆都城外。

        之前林婕诗和何澹不服气,尝试用御空飞行之术想从空中突破,结果仍是一样。

        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玄心道人与皇帝百般不对付,但这世上只有他能进入天机楼操作天机万象仪,皇帝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沟通阴阳,窥探天道。

        玄之又玄的八个字,对大盛皇帝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能让皇帝放弃帝王尊严,容忍玄心道人这样的奇葩一次又一次地冒犯他,天机楼藏的东西一定很诱人!

        更让凌寒想不通的是,皇帝都忍了这么多年了,怎么突然就不忍了呢?

        还这么巧合地发生在自己穿越过来,大闹地宫死而复生之后?

        “无意冒犯!有个问题,我得再和你确认下。”凌寒把这所有线索理了理,然后皱着眉头问道,“你确定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师父能进的去天机楼?”

        林婕诗犹豫了。

        她知道凌寒指的是什么。

        如果只有玄心道人能进的去天机楼,那把何澹还有凌寒的尸体挂楼上的,也就只有他了。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凌寒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微笑说道,“在我的家乡,官差们都是这样断案的。”

        “从已知条件反推,你的师父目前是嫌疑最大的。”

        “但无论从作案动机,还是从人性角度分析,玄心道人不可能把何澹打个半死吊楼上去。”

        “第二嫌疑人是皇帝。”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皇帝,这个时候翻脸只有两个原因。”

        “第一,天机楼里的东西对我不重要了。”

        “第二,我有了其他更听话的进入天机楼的人选了。”

        “但不管是哪个原因,皇帝的目的是杀人泄愤,然后接手天机楼,那么挂天机楼上的怎么说也应该是你师父玄心才对,为什么会是何澹?”

        “为什么何澹的身边,是我的尸体?”

        “我不知道背后的凶手是谁。”

        “但我基本可以断定,他的目标……”

        “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