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方玉楼的口讯

第四十章 方玉楼的口讯

        凌寒不是卫道士。

        更不是圣母。

        作为一个在社会上打拼多年的成年人,见过太多阴暗的角落,也做过一些并不太光彩的事情。

        但凡事都有个度。

        像玄心这种,他接受不了。

        太过了!

        幻境消失,凌寒和玄心一起出现在了六楼的大厅之中。

        暗黄色的灯光之下,大厅中央站着一个黑影。

        看不清面孔,但凌寒知道那个就是玄心的恶念。

        玄心走到自己的恶念之前,额前青光闪现,那道恶念化作一股黑烟,带着阴损的笑声消失其中。

        转过身来,玄心浑身上下黑气缭绕,连身上的道袍都变成了浓墨一般的黑色。

        也正常,他是灵体。

        衣服只是魂力的具象而已。

        “走吧!”玄心信步而来,对着凌寒低声说道。

        就仿佛幻境之中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凌寒也没再搭话,迈步走上了楼梯。

        道不同,不相为谋。

        没什么可说的。

        玄心走在凌寒身后,怨毒的眼神好似毒蛇一般,盯着凌寒身上每一个致命的要害。

        沿着台阶拾级而上,六楼通往七楼的位置依然还是一道光幕。

        只是这次,光幕上不是数学题,也不是古诗填空,而是一封信。

        .

        HI~朋友!

        关于我的身份,我想你已经猜出来了。

        没错!

        我和你一样是个穿越者,我们来自同一个世界。

        一楼到六楼的关卡是为了甄别你的身份,从这里开始再往下,你将步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不过作为你的前辈,我必须要提醒你。

        如果你只想做一条咸鱼,在这个世界混吃等死的话,那么我会抹除你在这里的所有记忆,再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安度余生。

        如果你有自己的理想,想在这个世界混出一番名堂的话,那么请继续往下走。

        你会接受我的馈赠,但同时也要承担一定的后果。

        运气不好的话,有可能会死。

        现在,给出你的选择吧!

        .

        可能还是为了做身份筛选,选择的方式依然是填空。

        不过旁边有范例供参照。

        追求梦想or做条咸鱼。

        凌寒想都没想,直接选择了前者。

        一个有奖励,但可能会死。

        一个没奖励,直接被抹掉记忆送出去。

        对凌寒来说,这就是一个单选题。

        先不说分身的问题,我要是直接被送出去,那我回来地宫干嘛来了?

        玩呢!

        没有人不怕死,主要还是值不值。

        人生在世,总要有些人、有些事儿值得你去拼一把。

        否则,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

        光幕徐徐消失。

        凌寒周身被一道金光围绕,然后“咻”一下消失不见了。

        留下身后面露凶光,双手黑气缭绕,准备出手偷袭的玄心道人一脸懵逼,半天没回过神儿来。

        解除了这道禁制之后,凌寒就已经没什么用了。

        如果凌寒同意联手,那自然能活。

        但既然他拒绝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凌寒知道了他那么多秘密,又是传说之中的天命者,那自然是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的。

        这道理,两人都清楚的很。

        玄心躲在后面准备下黑手,凌寒手中也暗暗捏了一把绿幽幽的钢针。

        那是林婕诗给凌寒准备的定魂针。

        专门对付寻常办法对付不了的孤魂野鬼,魑魅魍魉等没有肉身的灵体。

        对方毕竟是修行八百余载的老妖怪,这定魂针能不能行凌寒心里也捏了一把汗,没成想光幕上这封信直接给来了个大劈叉般的转折。

        “啊!——”

        玄心披头散发,对着凌寒消失的地方就是一顿无能狂怒地猛轰,阵阵浓如实质的黑气将附近的墙壁侵蚀地如同风化的石头,斑驳不堪,轻轻一碰就化作了黑色的齑粉。

        “上来吧!”

        前方的楼梯拐角出现了一角道袍,而后是一张儒雅俊朗的脸,对着下面的黑衣玄心微微一笑,“他是来救人的。”

        “不管他跑多远,最终还是要回到这里。”

        黑衣玄心看了看他,眼角闪过一丝狠厉,而后笑了笑,迈步向上走去。

        一个仙气飘飘,一个魔气缭绕。

        “我斩了其余三魄,只留下恶念足矣!”

        “倒也不必那么绝对,拥有凡人的七情六欲,会让我们更容易被凡人接受。”

        “你想改修人间香火?你疯了!”

        “倒也不是那么绝对,再看看!再看看!”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缓缓走上楼梯,前面有两人恭恭敬敬拜伏在地,齐声高呼:“恭喜师尊脱困出关!”

        矮矮胖胖好像土地爷似的,是关沧海。

        另一个蓬头乱发,浑身脏兮兮的,是宋峙。

        两人身后不远处,挂着十几具尸体,其中便有何澹和凌寒的尸体。

        这里是天机楼的九楼。

        天机楼共有九层,但六楼之后便是九楼。

        没有人知道如何进入七楼和八楼,纵然是玄心苦心经营此地多年,也没有找到进入七楼和八楼的方法。

        关沧海手抚须髯,一脸担心的问道:“师尊,他会不会是进入了那两层?”

        “这不好说,毕竟他是天命者。”白衣玄心呵呵一笑,而后看向身旁的黑衣玄心,“你不该那么早和他摊牌,要给他一个慢慢消化的时间。”

        黑衣玄心“哼”了一声,闭目不言。

        “你师姐还在老太监那里?”白衣玄心向关沧海问道。

        关沧海点了点头:“是的。”

        白衣玄心叹了口气:“可惜了!”

        .

        凌寒确实是在七楼。

        眼前是一个庞大如同一座小山一样的……

        机器?

        凌寒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

        无数个大大小小各不相同的齿轮、连杆,还有数不清的拳头大小的方形金属块儿,被齿轮和连杆带动着在这台巨大的机器之中迂回运动。

        看似杂乱无序,但他们又全都各行其道,精确地避开对方。

        每个金属块儿的六个面都刻有笔锋遒劲的篆体字,随着机关地运动不停排列组合,形成一串又一串晦涩难懂的字句。

        在这座小山一般的机器之前,有一块凸起的平台。

        平台之上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三样东西。

        一块印章、一本绢册,还有一个微缩版的天机楼模型。

        凌寒在这四周检查了下,确认没有什么危险,这才小心地走上了那个凸起的平台。

        脚刚踩上去,还没站稳呢,就看到一个身着青衫的书生“咻”一下出现在身边,一脸地坏笑:“哈!有没吓到你?”

        凌寒吓了一跳,手中黑刀本能地出现。

        “你特么……”口中脏话说了一半儿,凌寒这才发现那其实只是一个虚影,应该是一段记录之类的影像。

        “咳咳!自我介绍下,我叫方玉楼。”那个青年书生得意地嘿嘿笑道,“没错!就是你心中想的那个方玉楼。”

        “其实你也不用太崇拜我,我只是做了一个穿越者应该做的事情。”

        “你看到的那一大坨,就是传说中那个可以沟通阴阳,窥视天道的天机万象仪。”

        “其实也没那么牛掰啦!都是那些土著自己YY出来的。”

        “这玩意儿我到现在也没研究透,反正功能确实很强大倒是真的。”

        “最牛逼的功能,你知道是什么吗?”

        “它可以精确地计算出即将来到这个世界的穿越者,额!也就是天命者,名字我起的,有点中二,但这个世界的土著们都认,也就凑合用了。”

        “桌上那三样东西看见了吧?提督印信,天下群英谱,和无处不在又无处可在的天机楼。”

        “你能来到这里,肯定对它们已经很了解了。”

        “所以我就不多啰嗦了,直接说重点。”

        “关于这个世界,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

        “我也是,所以我一直都在找寻答案,而且我觉得我可能已经摸到那扇门了。”

        “门后面,可能是答案,也可能是新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所以以防万一还是留下个口讯吧!”

        “如果我没回来,你就要接替我继续往前走。”

        “对了!下面被我拆得七零八落的那个臭道士,你不用怕他,那就是个菜鸡。”

        “你要对付的,是人心,还有……”

        “神!”

        ……

        影像到这里就结束了。

        凌寒看着桌儿上那三样东西,一脸懵逼。

        什么跟什么啊这是?

        大哥!

        我失忆了啊!

        我不认识方玉楼啊!

        你再多说两句会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