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血灵

第四十四章 血灵

        炼炁士不同于武夫。

        武夫的招式劈砍点刺挑,翻来覆去就那些东西。

        甭管是藏刀、断刀还是无影刀,无非是在动作组合及衔接上不同,但基本动作就那些。

        炼炁士不同。

        就拿风墙做例子,可能很多风系的炼炁士都能召唤出一道风墙。

        但不同炼炁士的风墙是有很大区别的。

        外行人看不懂,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道理凌寒自然也是懂的。

        但他无所谓。

        谁会介意一个死人的看法呢?

        反正今天九楼这几个,一个都跑不了。

        偷偷瞄了眼白衣玄心,看着他一脸的错愕,凌寒突然觉得心里莫名舒爽。

        心里开心,手底下也就不自觉地嚣张了起来。

        我左手一记劈风掌,劈飞了关沧海。

        我右手一招风龙卷,卷跑了宋峙。

        我再来个御风术,整个人都踏着风影步在空中飞了起来。

        双手一挥,大招发动。

        风卷尘生,风过秋庭,风雪交加……

        整个九楼好像遭了风灾,一片狼藉,关沧海和宋峙被这滚滚而来的大波儿攻势弄得狼狈不堪,四处奔逃。

        打不打得到无所谓,凌寒只图一个爽。

        新招数到手了,总得找个机会试一试效果。

        顺便再气一气旁边儿的老绿茶。

        关沧海和宋峙可就惨了。

        身上外伤倒是不多,但内伤也就多了去了。

        这一会儿的功夫,两人也不知道吐了多少口血。

        别说进攻了,光四处奔窜躲那些大招儿就已经把俩人累成狗了。

        变态啊!

        放眼整个江湖,没有哪个炼炁士会这么打架的。

        炼炁士的招式消耗的都是内力,那玩意儿靠的是平时吐纳、炼炁慢慢积累起来的,不是无限的。

        所以炼炁士往往会相应修习对应的近身招式,抽冷子找时机发大招一击必杀。

        而且炼炁士身上会常年备着类似续灵丹之类补充内力的药物。

        不然炼炁士一旦内力空了,那基本就是砧板上的肉了。

        像凌寒这种败家式的打法,实属找死。

        凌寒继承了玄心的经验和教训,这个道理自然不会不懂。

        但他无所谓,就是玩儿!

        反正底牌还很多。

        追着两只老鼠打了一会儿,识海之中内力只剩下小半儿,凌寒收了御风术,从空中落了下来。

        “打啊!怎么不打了?内力空了吧?”关沧海披头散发,一脸的狰狞,恶狠狠地说道,“你不是还有一把黑刀吗?”

        “拿出来啊!我看你还有多少本事?”

        一句话说完,关沧海浑身肌肉诡异地膨胀起来,将身上的衣衫尽数撑破,几息之间变成了一个微缩版的白发绿巨人。

        “噗!”

        凌寒忍不住笑了出来,“蛮可爱的!”

        可爱?

        关沧海彻底被激怒了,“嗷”一声怒吼,整个人炮弹一样撞向了凌寒。

        凌寒眼神凛冽,手中黑色刀芒一闪,一道细细的刀线直直迎着关沧海劈了过去。

        “咔!”

        一声脆响之后,关沧海双臂从额前分开。

        小臂之上鲜血淋漓,伤口深可见骨,但关沧海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痛,疯子一般仰头狂笑:“你砍不动我!哈哈哈!”

        “我要撕了你!”

        凌寒叹了口气。

        一刀而已,你就狂成这样。

        甩手又是一道刀芒,逼退了身后鬼鬼祟祟摸过来的宋峙,然后风影步走起,配合着刀剑术,一道道残影围着关沧海不停旋转。

        好像一道道龙卷风。

        “噗!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闷响之后,凌寒的身影出现在宋峙面前,黑刀的刀尖儿稳稳抵住了他的咽喉,一滴滴鲜血顺着刀刃缓缓滑落……

        “该你了!”凌寒眼带笑意,轻声说道。

        在他身后,关沧海的身体之上一道道血线透体而出,而后肌肉遒劲的身躯缓缓解体,好像散架的积木一样碎成了十几块。

        “失策了!”凌寒心中有些后悔,“不知道碎成这样,后面还能画尸不?”

        “保不齐还得让林婕诗帮着给缝一缝。”

        宋峙依然是那一副臊眉耷拉眼,无精打采的样子,看着凌寒阴阴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谁……”凌寒的话只说了半句,就见那宋峙冷不防地往前走了一步。

        黑刀的刀尖如切豆腐一般,直直把他的脖子捅了个对穿。

        这什么路数?

        正疑惑呢,就见从宋峙脖子流出的鲜血顺着黑刀的刀刃滴滴答答落到地上,将地板都烧出了一个个小坑。

        有毒?

        凌寒赶紧拔出刀,用力一甩。

        一道血线洒在地上,又是一串黄豆大小的小坑。

        宋峙的尸体软软倒地,鲜血好像坏了的水管儿一样,一开始只是从脖子上的伤口往外泪泪流淌,后来干脆变成了喷射。

        那些流出来的血液不断腐蚀着地板,而后也就是十几息的功夫,一个浑身血红的怪物从宋峙的鲜血之中爬了出来。

        形状好像是一个人形,但浑身周遭都是一尺多长的触角,密密麻麻,不停蠕动,活像是前世在网上看到的某种来自深海之中的丑陋怪物。

        这个怪物出现之后,地上宋峙的尸体就好像被抽干了一样,迅速干瘪成了一张人皮。

        血灵?

        在玄心的记忆之中,凌寒见过这种玩意儿。

        草原巫族有三个分支,巫师、巫蛊和巫祝。

        三个分支的成长方向都和灵魂密切相关,以灭绝人性,阴损恶毒而为正道人士所不齿。

        而这三个分支之中,要论起最为阴损,手段最为卑劣的,那就非巫祝莫属了。

        玄心所学的炼魂术就是出自于这个分支。

        其炼制方法,就是在人的三魂七魄全都齐全的情况下,轮番使用七魄所代表的七种情绪刺激对方,让对方沉浸其中。

        每当对方的情绪达到一个顶点的时候,便使用炼魂术对其三魂进行淬炼。

        时间长了,活人便会被折腾成活死人。

        体内的骨骼、肌肉以及五脏六腑全都会化成血水。

        这个阶段,便叫做血灵。

        也就是说,血灵是炼魂术的一个半成品。

        血灵再往后锤炼,血液干涸,只剩下完整的三魂七魄,便就是一个合格的战魂了。

        无论血灵还是战魂,都可以夺舍活人肉身。

        这也是为什么宋峙看起来阳气不足,没什么精神的原因。

        “你干的?”凌寒转头看向白衣玄心,眼神之中满是厌恶。

        他会炼魂术。

        这个宋峙没在何澹以及林婕诗口中听到过,身份来历都是个谜。

        目前看来,白衣玄心是最大的嫌疑人。

        “真不是我!”白衣玄心一脸无辜连连摆手,“如果我和他们是一伙儿的话,刚才我肯定就出手了啊!”

        “他的主人现在就在酆都城外。”

        “等你出去就知道了。”

        酆都城外?

        凌寒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不管是血灵还是战魂,主人哪怕身在万里之外,也是可以通过血灵的视角看到这里的情况的。

        “桀桀桀桀!~~~”血灵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阴笑,“血灵非人非鬼,不在三界五行之中,你天机楼也困不住我。”

        “我想走就走,你能奈我何?”

        “小子,天机楼里你最大,但你最好缩这里一辈子,不要出来。”

        “仗着天命者的身份得了点儿好处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啊,呵呵!”

        “还嫩了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