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意外频生

第四十七章 意外频生

        黄泉路难走,一步三回头。

        玄心漂浮在一片虚无之中,呆呆看着下方踉跄前行嚎啕痛哭的人群。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每个人都面色凄苦,走一步就要回头看看,舍不得身后那大好人间,花花世界。

        玄心却是打心里羡慕他们。

        他很想下去和他们一起,沿着这条黄土飞扬的大路走到头。

        哪怕前面是十八层地狱,那也认了!

        自从被方玉楼拆了三魂七魄之后,玄心就已经死了。

        现在的玄心,不过是来自天魂的一道意识。

        进不了六道,也入不了轮回。

        永生永世,就这样飘在这里,看这黄泉路上人鬼相隔,彼岸花开。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天下面黄泉路上出现了一个整张脸都藏在斗篷中的男人。

        “想活吗?”

        那个男人没有抬头,只是伸出手来,用食指朝玄心所在的方向点了点。

        玄心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拼命点头。

        那人呵呵一笑,然后随意挥了下手。

        玄心感觉身体猛地一沉,然后就开始疯狂地下坠,下坠……

        无休止的下坠。

        ……

        等玄心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仰面朝天躺在一个满是乳白色液体的池子里。

        有了肉身,人勉强算是活了过来。

        大部分修为也都还在。

        不过只有一个天魂,还有喜、怒、爱三魄。

        一个人三魂齐聚才能算是活着,那我这样算是活着还是死了?

        这个疑问伴随了玄心很久。

        那个房间,也就是凌寒醒来的那个房间。

        只不过那个时候,幽都山地宫还深埋地下并未被发现。

        整个地宫,只有玄心一个人。

        重新活过来的玄心发现自己可以一直不吃不喝都没事,却不能离开天机楼超过十二个时辰。

        否则就会身体虚弱,严重的时候几近昏倒。

        但不管多么严重,只要回到了天机楼的九楼,就会有一股股磅礴的魂力汇入自己身体之中。

        这魂力不仅能疗伤,还会让玄心修行事半功倍。

        更为诡异的是,时间一长,玄心发现自己的竟然诞生了新的地魂、命魂还有其余的恶、惧、哀、欲四魄。

        虽然很虚弱,但总不是没有。

        假以时日,也许就可以重新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所以这个老绿茶从头到尾就没一句实话。”看到这里,凌寒禁不住暗暗骂道。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玄心在天机楼九楼又见到了那个整张脸都藏在斗篷里的人。

        这次两人离得很近,凌寒特意用玄心的视角认真看了下。

        斗篷里面没有头,没有脸,没有五官,只有一片星空。

        没错!

        只有一片浩瀚缥缈,缓缓旋转的星空。

        那个人没有说话,只是站在玄心对面看了他一会儿,而后便如同幽灵一般,慢慢消失不见了。

        在那人消失之后不久,大盛的军队便发现了这座地宫。

        当然,也顺便发现了玄心。

        再之后,大盛朝廷新设立了一个名为往生院的衙门。

        玄心成了这个往生院的第一任院长。

        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任院长。

        四百多年以来,大盛皇帝换了多少茬儿,往生院的院长却始终是这一位。

        修行者大多长寿,但像玄心这样几百年容貌都不带变的却是少之又少。

        出身神秘,本领高强,形象又好,还能长生久视。

        再加上玄心几百年前就在大夏朝当国师,这官场上的事儿,自然也是驾轻就熟。

        进殿臣子礼,出殿逍遥人。

        几百年下来君恭臣敬,相处的也还算融洽。

        就算偶有冲突猜忌,也能被玄心超强的政治手腕儿消弭于无形。

        只是到了这一代天元帝,玄心突然性情大变,动不动就在殿上指着皇帝鼻子大骂,甚至还想“斩了皇帝狗头”。

        这其间的缘由,却是“气运”二字。

        玄心要断了这大盛的气运。

        靠着一手炉火纯青的政治手腕儿,多少大盛忠臣良将陨落的背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多少尸位素餐贪赃枉法的硕鼠,其实都是受了他的提点。

        大盛就像是一头大象,活生生被他这样一个小老鼠咬得满目疮痍,病入膏肓。

        到了天元帝这一代,大盛气数已尽。

        上有天灾,下有人祸。

        内有民乱频起,外有强敌扰境。

        怕是撑不了几年了!

        玄心要做的,就是在金銮殿上再烧一把火。

        每当他骂完昏君,便会有有心之人将这事儿添油加醋四处宣扬。

        时间长了,竟然有人专职做传播大盛朝廷糗事的行当。

        有钱拿的!

        君不像君,臣不像臣。

        文官贪财,武官怕死。

        只有一个往生院管死人的官儿天天仗义执言,为老百姓说话,为江山忧心,为社稷流泪!

        多么好的素材!

        至于玄心为何非要这大盛气运凋零,凌寒不清楚。

        当朝天元帝为什么能这样容忍他,凌寒也琢磨不透。

        毕竟凌寒只能用玄心的视角去经历这一切,却无从获取他心里的想法。

        想必这一切的答案,应该都在那个穿斗篷的人身上。

        虽然那天二人没有说话,但凌寒相信玄心一定是从他那里得到了某种信息或者指示。

        顺带一提。

        林家全家冤死,也和玄心有关。

        所谓的太子谋逆,其实只是玄心操控一帮权臣弄出来的噱头而已。

        皇帝多疑,一个噱头足够了!

        至于林婕诗,对他来说只是个工具而已。

        一个对大盛充满憎恨却又本领高强的工具。

        必要的时候,能起到大作用。

        就在凌寒来地宫的那天,玄心在天机楼九层之中,又见到了那个身穿斗篷的神秘人。

        依然是面对面,相顾无言。

        就在凌寒以为他又要消失的时候,那个穿斗篷的神秘人却突然说话了:“咦?还有这种操作?”

        “有趣!”

        这句话说完之后,神秘人伸手一挥,凌寒只觉得眼前一花,便回到了现实。

        画尸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

        凌寒不甘心地又把手放在了玄心的身上,结果再也没能进入他的记忆幻境。

        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无济于事,凌寒无奈只好拿起画笔给玄心画阴画儿。

        画的过程比较顺利,玄心的地魂也乖乖地站一边儿没有捣乱。

        事出反常必有妖。

        凌寒画画的时候特意分出一股精神力一直注意着模特儿的情况,不过直到画完他也只是瞪着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凌寒不放。

        连个屁都没放一个。

        墨迹未干,画儿上的玄心神情阴鸷,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长了副人样儿,却不干人事儿!

        还没来得及将阴画儿置于香火之上,只被那香火的烟气熏到了一点儿,凌寒手中的阴画儿“腾”地燃起一股蓝汪汪的火焰,瞬间便烧了个干净。

        凌寒慌忙甩手,一脸的黑线。

        这算什么?

        成就成,不成就不成。

        你烧我画儿算是几个意思?